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十四章 衣裳
    雪国,通指北荒以北的诸多国家。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和北荒的游牧民不同,更北的雪国地区很早就建立了文明。

    中古诸子纷纷飞升的时候,就有冰属的修士在北国这修炼宝地建立势力了。而他们也为当地带去了文明。

    圣婴教席卷整个神州的传道活动,则将北国融合了进来。

    这已经是一万年前的的事情了。

    现在,传说当中蓝瞳的雪国土著已经不见了。中原地区的血脉占据了那边。如今的雪国人,只是肤色比中原居民白很多。

    王崎面前的这个,就是典型的雪国人。

    赵清潭见了那个雪国派的修士,迎了上去,道:“老肖,我就知道你小子心野。这一次一定有你的份。”

    肖、柴、伊,都是北国的大姓。

    “我只是跟着范老师。”姓肖的修士笑了笑:“范老师这一次要去,所以我们就跟着去罢了——运气好。你知道,我这一次运气一向是不错的。”

    “范老师……”赵清潭瞪大了眼睛:“范德范老师?”

    青年点了点头:“确实。”

    赵清潭倒抽了一口气。范德这个名字,不可谓不轻。

    这位大师却不是什么新晋天才了。他是一个魔皇之乱前就踏入仙道的老派修士。和万法门门主陈景云一样,他也是半步逍遥。可他的声名甚至还不如陈景云。这位大师,没有在任何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上有重大建树。

    可这并不能说明范德本身水平不够。正相反,这位大师就连调教出的弟子中,都有人登临逍遥了。

    他非是不能踏出最后一步,而是想要凭借自己对算学多个领域的系统性理解,踏出最后一步,摘取长生果实。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范大师也是一个醉心于传道受业的修士。作为半步逍遥修士,他甚至会出现在北国的诸多仙盟分坛开办的讲坛,为那些初入仙道的修士讲课。甚至还有一些天资过人的修士,会被他带到雪国派里体验雪国派的学风。

    也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他才会被选中吧。

    但是,赵清潭却意识到,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雪国派是连宗。范德是连宗的代表。

    而王崎是离宗的代表。

    这意味着仙盟的上层,几乎就是将王崎推到了范德这种半步逍遥的强大修士对立的立场上。

    这……

    “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奇道:“少黎派完全放弃了名额,而你们……”

    “少黎派确实不大会教学,他们也知晓这一点,所以干脆放弃了。”肖姓青年跟修士笑道:“只用和算君说一声就可以了。”

    赵清潭不大相信。但是他身后的王崎却已经信了七八分。

    算君就是做得出这种事。他对算学的本质兴趣缺缺,反倒对“用算学解释世界”充满热情,有一种很接近应用类的算家的热情。

    而在仙盟的计划里,算君这样的算家是不应该第一批与妖族接触的。

    而且,算君也着实缺乏教授弟子的耐心——没人喜欢对着猴子训练“一一得一一二的二二二得四”。

    他出声喊道:“喂,赵师兄,不介绍一下?”

    “哈。”赵清潭笑了笑,拉着肖姓青年走了过来:“肖楚红,我同期的,和师弟你一样结业于辛岳仙院。”

    “原来是肖师兄啊。”王崎毫无诚意的抬起手:“久仰久仰。”

    “啊哈哈哈哈,这种敷衍的话咱们就不要说了吧。”那个青年也笑了:“我肖楚红的名字,应当还不至于被你王崎记住吧。”

    “《换位子群的某一组拓扑不变量》。”王崎思考了片刻,飞快的报出一个名字:“思路清晰的论文。”

    肖楚红有些惊喜:“你居然知道?”

    “前些日子研究辫群的时候看到的。”王崎笑道:“这个领域还挺冷门的——估计比雪国的冬天还冷。能让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不多。除了早期一些算君打下的基础,歌庭派的明确定义,就雪国派做得比较多了。”

    “换位子群”是与辫群息息相关的一个研究方向。

    肖楚红有些古怪:“总觉得最近和我们谈扭结的人多了点……以前根本就没有人对这个感兴趣。”

    “拜龙族所赐啊。”王崎道。

    龙族的化形神通,肯定也会在仙盟带一波节奏。

    “总之,您能够记住我,不胜光荣。”肖楚红一点都没有因为王崎结丹期的修士而轻视他,郑重的行礼:“那就是我证得元神的论文。我个人还是很喜欢的——虽然和你的成果一比,他不值一提。”

    赵清潭道:“不过,你们出现的时候,我们可是真的吓了一跳……”

    “听说我们与你们同行的时候,我们也很惊讶。”这位新晋元神修士道:“你们或许不知道,这一次歌庭派也没有派人前往南溟的意思。他们将你们推出来,恐怕有什么更深刻的图谋吧。”

    数年之前,算主道心破碎,让走入歧途的歌庭派声望大跌。现在他们已经没有竞争“正统”的“名分”。但是声望归声望,实力归实力。歌庭派经营数百年,又有算主带领下的黄金时代,其影响力还在、人脉还在。他们想要在这一场“正统”的争端里插一手,还是有实力的。

    若是做得好了,这也能挽回一些声誉。

    而歌庭派不声不响的完全不参与,总让人觉得有些古怪。

    “我们这些小字辈的也有些猜测。”肖楚红一点儿架子没有,反而介绍道:“先,歌庭派有可能是潜心学术,希望能够纯靠学术翻身了——所谓在哪儿跌到就在哪儿爬起来。这种情况下,他们也不会掺和这种事。但是,这件事总不能让连宗独占,离宗总得出人的,否则就是将‘正统’的名分拱手让人……”

    “也就是说,你们觉得我们是被当成枪使了?”赵清潭看了王崎一眼。

    “还有一种说法,真正的高层都觉得这一次不是什么好事,有可能会赔了名声又浪费时间,还得不到好处。”肖楚红说这话的时候,也是看着王崎的。

    由于身份特殊,王崎虽然修为低微,但是却是和暗部直接联系的。在众人眼中,他就是一个好说话的“高层”了。

    王崎表示无奈:“不必从我这里套话。讲真。”

    “现在万法门里面传疯了,有些人觉得你和歌庭派或者更高的上层有什么肮脏的背后交易,另外有一些人则觉得你使了什么手段……”肖楚红道:“离宗那边不服你的年轻算家更多了。”

    “早就习惯了。”

    众人正说着,一个老者迈着流星大步,从空中款款落下,风度不凡。除了头银白、头顶量有些稀疏外,此人没有一点老态。他面部线条硬朗,仿佛花岗岩雕成,一身肌肉虬结,体格类似于北地的某种可怕猛兽一般。而他强大的气血也说明,他本人还兼修了炼体。

    这也是北地的风俗之一了。北地尚武,人人习武,就连北地出身的算家也喜欢一边出去揍几头妖兽一边思考算学问题。甚至有雪国派算家这么交流经验:“你一拳一拳砸敌人的时候。脑子里的灵感也好像一拳一拳的砸出来了。”

    这位老者就是范德范大师了。

    王崎急着走过去:“你们先聊着,我去打了招呼,商量一下去南溟的行程。”

    众人眼见他走到范德大师身边,与范德低声说了几句什么。范德大师乃是半步逍遥。他有意封锁消息,周围的人就什么都探不出来。

    范德大师在听了王崎的话之后,点了点头。随后这位大师又伸出手,揪着王崎的领子看了看。王崎还献宝似的捧起自己的袖子。众人光见二人动作,却听不到他们交流,心中更是疑惑。

    王崎回来之后,苏君宇第一个问:“刚才,范前辈干嘛抓着你衣裳?”

    他现在穿着的袍子不是万法门制式的蓝袍,而是一件黑色衣袍。这件袍子样式上倒是和接近万法门制服,但是却是纯透黑色。

    王崎笑了笑:“前辈夸我这件衣裳料子好呢——兴许是他也想去照着我这件做一身呢。”

    陈由嘉下半张脸挤出半个嫌弃的表情:“难看死了好吧。这根本就是万法门法袍的样式,一点都没改,你还做得这么乌漆墨黑——你是自己炼的还是找哪家裁缝做的?如果是我,铁定要去找裁缝退钱。还有,别侮辱人家范大师的审美了。”

    “料子好啊。”王崎举起袖子:“不信你来摸一摸。”

    众人真的伸出手摸了摸。陈由嘉、苏君宇、冯兴衝都只觉得这料子虽然经纬细密,可是却意外的粗糙,没有一丝光华的感觉。

    赵清潭却露出一丝骇然。

    肖楚红有些好奇,也想摸。这时,范大师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楚红,过来一下。”

    “不好意思,范大师叫我。”肖楚红向着其他人告了个罪,然后走向范德:“怎么了,大师?”

    “没什么,让你不要去碰那件衣裳罢了。”范德大师摇摇头:“虽然我知道那衣裳稳定性强……但是心中还是忍不住惊惧的。少给那件衣裳刺激。”(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