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十五章 授剑
    “您是说,那玩意是个高阶妖器?”

    肖楚红吓了一跳。八一中文网w w★w★. 8★1 z√w .★com

    “刺激”这个词,是对“生命”这个系统专用的。

    在当今妖族对人族统治最后一次反扑中,统率群妖的金剑妖王就是一位“妖器”。所谓妖器,就是指有了完全的自我、又不受法器先天限制,可以自我修炼的器。

    心狠手辣,念念不忘要反噬主人的妖器,自然也是存在的。

    只是……

    范大师也要惊惧的妖器?这得是多么可怕的东西?难不成成仙了?

    范德摇摇头:“那件衣裳上的东西,比妖器简单无数倍……”

    ——可正是因为简单,所以才可怕。

    王崎身上那黑色的玩意,就是兽机关。

    简单的兽机关,自我复制的度相当可怕。而数量上去之后,这些简单的个体就能够通过群体化作复杂的系统,从而在灵气的汪洋当中搅动起惊涛骇浪。

    王崎一开始就没说谎。这衣裳,料子好,真的是料子好。

    好到光凭这个料子,就足以灭掉一个太阳系。

    他身上穿着的,实际上依旧是那件万法门的蓝袍。只不过上面覆盖了一层兽机关。而这一层兽机关又作为媒介,扭曲空间,在王崎体表形成了一个狭小的异常凹陷。更多的兽机关被纳入了其中。

    在王崎自己的感知当中,他的衣裳依旧是那件普普通通的法袍。但在外界看来,他这是披上了一层两米厚的兽机关装甲。

    这也是王崎从千机阁同道吴承道的微型机关兽那里得到的灵感。

    必要时,他只用将身子一抖,就可以放出这些杀人的利器。

    不过,在到达南溟之前,这些事还有必要保密就是了。

    范德深深看了王崎一眼,就取出一道大型灵舟法器,道:“都坐上来吧。”

    雪国派的一众修士,还有基派大猫小猫两三只都上了船。

    等到灵舟缓缓出的时候,苏君宇才惊讶的问道:“不是往南?”

    “不不不。”王崎摇摇头。其实早在出之前,他就和范大师打过招呼,之前只不过是当面确认一下。他道:“我们当然是要去南溟的。只是呢,我还要去辛岳参加一个小小的仪式。”

    “仪式……”陈由嘉眼中带着一丝疑惑。

    “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跟来看看啊。”王崎的眼中带着戏谑。

    ……………………………………………………………………………………………………………………………………………………………………………………………………

    “虽说是来看一看,但是……”陈由嘉表情完全崩坏了:“为什么……”

    ——为什么是天剑的授剑仪式?

    所有参与者都在心中呐喊。

    “喂喂,这不对啊,这绝对不对,这不合天道……”苏君宇用力掐自己:“怎么……王崎这小子到底是怎么过的天剑问心关?”

    “天剑宫的人都瞎了眼了……”陈由嘉语都快了起来,似乎不说出来憋在心里难受:“这个家伙,这个家伙……他干的事情哪里符合天剑护世的理念了?”

    与王崎最熟悉的两个人的三观都受到了剧烈的冲击,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基派的其他几人都看着,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里是辛岳仙盟总坛的礼堂,通天道堂正下方。

    通体铁木装潢而成的礼堂,既有光明、堂皇,也有幽暗、封闭。恰到好处的开放空间,恰到好处的采光,给予这一间礼堂以隽永的气质。

    这里是仙盟最为正式的礼堂,任何在这里举行的仪式,都必定有特殊的、历史性的意义。

    天剑宫宫主邓稼轩就站在礼堂中央。而王崎则盘膝坐于他身边。

    和几年前相比,这位天剑宫明面上的宫主更显憔悴了。强练天剑法留下的暗伤,就连长生者的本质也无法快治愈。王崎在被钦定为天剑使之后,倒是了解过一些内幕。天剑宫的许多修士都在研究的项目之一,便是与天剑的“人剑合一”。

    这等于将太阳化入体内。

    天剑之所以不能作为本命法宝,就是因为天剑本身太强,反而会压垮修士辛辛苦苦构建出来的系统。而天剑宫研究的这个法门,自然也是危险无比。

    听到后面纷杂的声音,邓稼轩看向王崎的眼神当中也带上了一丝疏离与漠然。他苦笑:“真没想到啊,你这孩子居然……你真的……我都没什么好说的了。”

    “听说当初在辛岳仙院的时候,老院长对我多有回护之意,学生不敢忘。”王崎睁开眼睛:“您若说觉得我做错了,学生自然是不敢反驳的。”

    “不反驳,也就是说不一定会认?”邓稼轩谈到:“当年的事情也只是职责所在罢了。任何一个学生,都应当被理解。可你现在……就连你最亲近的人都不认可你啊。”

    “他们不是不认可我,只是觉得我不适合天剑罢了。”

    “若是要我来说,你也确实不适合天剑。”邓稼轩道:“你过天剑问心的法子……”

    “邓宫主,我看王崎道友过天剑问心的法子,就没什么问题。”站在一旁的范德冷冷开口:“就算有问题,那也是你们天剑宫的问题罢了。”

    这一次,万法门雪国派前来观礼的,就只有范德一人。其余的雪国派算家,都在辛岳城里做最后的休整,同时等待其他门派派往南溟的人。

    “万法门的人都是如此看的?”邓稼轩似乎有一丝不悦。

    “你们不认可,无外乎就是因为这小子使用近乎魔道的手段过了天剑问心罢了。可你们定下的规矩,根本就没有禁止。”范德道:“而反过来,既然你们觉得他过问心关的方式不妥,就只能说明你们的天剑问心关设置有问题。”

    “天剑宫恪守护世之誓,已有五百年,还请道友慎言。”

    “哦,五百年了。”范德道:“可是世道也差不多要变了。如果你们天剑宫放不下这五百年的规矩,以后天剑问心关就是一个笑话。”

    范德顿了一下,目光转到王崎身上:“你们也心知肚明吧,他的手段,虽是脱胎于那个邪道手段,但是本质上早就越了那个邪道手段。这就像我们的今法、元神法,虽然也是借鉴元婴法而形成的。但元神法不是元婴法。”

    邓稼轩低下头,低低叹了口气。

    王崎之所以能够用近乎作弊的手段越过天剑问心关,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特殊的精神、毅力,不是因为他有什么不可复制的护身法器、符篆,而是因为他开了虚实两相修法,其中虚相修法完全可以将天剑问心关当做等闲。

    越来越多的人主修或者兼修了虚实两相修法。虽然这几年还不明显,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修炼了虚实两相功法的人将会越来越多。每一个修炼了这一脉修法的人,都有可能复现王崎的这个“作弊”。

    除非他们禁止修炼了这一门修法的修士成为天剑使,或者修改天剑问心的法度,不然的话,这种事将会层出不穷。

    “以后有得忙了。”这位逍遥修士叹了口气,道:“授剑。”

    一柄剑缓缓从地板中升起。邓稼轩轻轻抓起这一柄长剑,双手捧住。与天剑宫大剑炉时不同。此时天剑已经稳定下来。天剑上已经具备了护手、剑柄、剑鞘。护手上的宝玉,能够起到内置算器的作用,而剑柄上许多细微的符篆,亦是有利于王崎的控制。天剑剑鞘也是一桩异宝。这玩意耐火性与强度都是仙盟理论的极致,扔到古时候,光是这个剑鞘就能够被称作“失去了灵性的仙器残骸”了。

    光是这剑鞘,就足够一个古代废柴展开逆袭。

    但这样的剑鞘,也只是为了封印剑本身。

    王崎将双手举过头顶。邓稼轩神色肃穆,道:“天剑护天、护生,专为卫道而铸。”

    “一问,汝愿持否?”

    “愿。虽九死而不悔。”

    “二问,汝能持否?”

    “能。被千劫而不弃。”

    陈由嘉已经听不下去了。

    ——真的……很没说服力啊!

    所幸,天剑的授剑仪式非常简短。

    在仙盟的诸多重大仪式当中,天剑的授剑仪式属于少数与学术无关的。

    而在这些少数与学术无关的仪式当中,天剑授剑仪式又是最为简短的。

    无他。所有天剑的持剑者,皆是战士,皆是与宇宙四百亿年历史战斗的战士。

    入天剑宫,需自备棺木。这实在不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

    王崎倒是不在意。如果他想要在今法仙道的大环境中长生久视,这种事情他迟早是要面对的。他现在倒是很想拔出天剑试一试铸好的天剑究竟有多可怕。

    邓稼轩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淡淡的提醒:“天剑轻不出鞘,所以授剑式上,天剑绝不可出鞘。”说到这儿,他又苦笑:“嗯,以你的性子,估计这句话就是放屁。你们万法门的估计也喜欢你挥动天剑张扬的样子,但是……至少在到达南溟之前,你不可拔剑。”(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