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章 妖族伦常
    看见王崎拔腿就走的样子,辰风伸出手想要拉住他。八一中文√网w★w★wく. 8★1 z w .com现在,整个南溟交流学府都已经被妖族的神秘法度覆盖,所有人族修士都要受到排斥。艾轻兰自己就试过了,以她洞开天关、半步元神的水准,也依旧觉得前进很吃力。

    王崎的水平,不过是与艾轻兰相当罢了。

    但是,辰风口中劝阻的话还没说出口,王崎就走出了星舰宝光护持的范围。

    然后,辰风瞪大了眼睛。

    无形的风暴将王崎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这没由来的风是一个地方的灵气骤然失去平衡、空气动能突然被放大而形成的。

    这一阵风暴渐渐扩散。辰风感觉自己与外天地的交流突然变得顺畅起来,更新妖族的压制仿佛一瞬间就消失了。

    这……

    “这不可能!”奧流·神岚皎感应到了御座之上传来的灵犀。他行布的法度在失效。

    不是被暴力崩溃,而是主动撤销。

    对人族敌意最深的更新妖族一瞬间全体失语。他们不知道这个人族的底细。

    如果是那群被唤作“逍遥”的长生者随手击破了这一重法度,那他们谁都不会说什么。毕竟他们也没有自大到想要通过这种层次的神道手段就压迫住逍遥期修士。不过,若是人族修士非得出长生者才能消除这个法门,或者求他们解除这个法门,那么更新妖族“下马威”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可是,这个小鬼他明明就是……就是一个刚刚奠定法力流转枢纽,堪堪只是低阶的修士!可他居然能够破掉这个更新妖族的神道法度?

    更新妖族顿时踟蹰起来,不敢动作。

    王崎露出邪魅狂狷的一笑。他一开始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了。

    这个行布在学府当中的法度,应当是利用整个城市妖族自然散的气息集结而成的。这就是对所有个体“冗余”的利用,很接近传统的神道修士。更新妖族以神道立族,这法度十有**就是他们的。

    这手段对付得了别人,可偏偏对他毫无作用。

    所谓神道系统,无非就是智慧生灵设定的一个灵气运作系统。或许其遵循的规则、逻辑和人族的算器系统不大一样,但其中许多规则都是相通的。比如说——权限。

    在几年之前,他就从遗迹当中挖掘出一片妖皇力量加持的花瓣。这是妖族最高执政长官“持花圣者”的信物。里面留下的力量层次虽高,但是却是死物,早就失去了主人的智慧与加护,被王崎用心魔大咒染了,自己炼化使用。

    这就是一个极高的权限了。

    莫说是交流学府之中这些普遍只是化形期的小修士,就算是已经证得长生的神妖,也未必能够高过持花圣者的权限。

    如果不是持花圣者若干年就会轮换一届、每一次轮换妖皇都会赐下新的信物,只怕这东西还落不到王崎手里。

    基派的几人自然是紧跟王崎步伐,辰风和艾轻兰犹豫了一下,在与同门交代过之后也跟了去。

    辰风手里捧着预先下的地图,寻找自己的住处:“我们这些低阶弟子也是来交流学习的,好像住得和那些妖族不是很远……”

    王崎按住他的肩膀,指了指远处的一栋高楼:“跟着我混还用去挤集体洞府?咱们就住那边。”

    艾轻兰惊诧道:“那边?那不是……”

    “高层?咳咳,高层还算不上,但是兄弟我现在也是个人才,所以这一次的身份是讲师。”王崎拍了拍赵清潭:“喏,助教都随身带着呢。”

    辰风和艾轻兰对视一眼,齐齐惊呼:“这不可能!”

    …………………………………………………………………………………………………………………………………………………………………………………………………………

    奧流·神岚皎就是看着王崎走向那栋房子的。他身周的黑雾忽聚忽散,显示出他心中的忐忑之意。

    在收到御座传来的灵犀之后,他就亲身赶过来查探情况了。他实在不明白,自己的法门为什么会败得这么干脆。

    “他现我们的窥探了。”少年“浭”依旧跟随在他的身边:“他胸有成竹。”

    在离开的时候,他甚至感觉得到王崎的灵识挑衅一般的在他们身边晃荡。艾轻兰后来似乎是通过王崎的行径察觉到了什么。

    “只是灵识强大罢了。”黑雾之中,传来筋肉紧绷的声音,仿佛手臂粗的麻绳到了极限,正在渐渐崩断。

    “你好像很愤怒。”少年浭闭上眼睛。但是,他头顶那对角也在悄悄变大。

    显然,他心中也不平静。

    “愤怒吗?”奧流问道。

    浭反问:“你在气什么?”

    这句话没头没脑,更没有正面回答。

    “他是一个讲师啊……”奧流少年语气森然:“他是一个讲师。那个不过结丹期的家伙,居然也是一个讲师。”

    黑雾翻滚,显然,他是动了杀念。

    就连浭少年的情绪也不似最初那般平和:“讲师……”

    “真是不将我妖族放在眼里啊。人族可恨。”奧流道:“你真的不愤怒吗?始新妖族的奇迹少年。”

    “我……”

    “你能够忍受自己对着一个不过结丹期的家伙喊‘恩师’吗?”

    浭睁看眼睛:“就算是圣族,也得尊重我族伦常……”

    妖族伦常,师道无上,师恩大过天。师命不可违。背师徒之伦者,妖妖唾弃。

    当初定下这个“交流计划”的古龙皇,还有方才与月落琉璃讲解局势的老龙,其实都没有提始新妖族和更新妖族反感这个交流学府的真正原因。或许是龙族根本不理解,或许是故意遗忘。

    妖族并非是血缘上的概念,而是文化上的概念。一切开灵之后,认可妖帝最初定下的规矩的生灵,就可以被称之为“妖族”。

    由于妖族的智慧、心灵不是来自于先天的血脉,所以真正古老妖族对“家庭”的概念和是血缘无关的。对于他们来说,真正赋予他们生命的,不是那个生出他们肉身的无知野兽,而是点开他们灵智的文明妖族。

    对于妖族来说,师者,非是传道授业解惑者,而是予我智慧、予我心灵者。

    妖族的“师徒伦常”,实际上是相当于人族的“亲子伦常”一样。这甚至还要更近一步。妖族智慧非是先天血脉,而是源自后天点化,所以“开灵之师”对于妖族,远比父母对于人族重要。

    对于更新妖族来说,就连“姓氏”,都是开灵之师赐予的。比如“神岚皎”,就是奧流开灵之师的姓氏。

    龙族让他们学习人族,就等若让他们全族管人族叫爹。

    现代妖族没有修炼的具体方法,只懂得将自己的经验传承给生理和自己极为接近的子女。这在原始妖族看来,就是礼崩乐坏、道德不存。

    ——连血脉藩篱都打不破,算什么妖族!

    而这“学府”这种形式,在妖族眼里,大约就相当于一群人聚到一起,认另外一群人做义父。这完全就是对“家庭”的亵渎。

    在妖族的道德观当中,这非常荒唐。他们对这件事的感觉,就像是人族被人强压着去参加无遮大会一样——说不定还更加严重。

    无遮大会起码会给参加者带去强烈的快感。而不少妖族,在一年的大部分时候是没有“性·快感”这种机制的。有些种属的妖族,雌性完全不存在性·快感。有一些妖族则是根本没有。在妖族的世界观里,一群同族为了交配聚在一起胡天胡地……简直就是玛德智障。

    妖族的人生观价值观里,好像真的不存在更没廉耻的事儿了。

    龙族和人族就没有这个烦恼了。他们的智慧是先天带来的,他们尊重自己与生俱来的智慧。龙族的社会形态甚至走向了另一个方向——他们靠着化形摆脱了血脉限制,可是化形也使得“成就高低”与“血脉复杂度”以另一种方式绑定。他们将自己全族按照血脉区分“种姓”,然后按照公式一般配比血统,让被证明为优势的、更适合化形的血脉快扩张。血脉已经和他们的社会绑定。

    人族龙族和更新始新的妖族,就是两套思维模式。

    对于妖族来说,在非情期被强逼着参加无遮大会已经够惨了。可现在,龙族又找了一个下边一身病、猥琐丑陋又恶心的个体骑在他们身上,并对他们说这个家伙的种子非常优秀,要他们一定要孕育出什么……

    去你奶奶的熊啊!

    这就是更新妖族的奧流对王崎的第一印象。

    “人族展很快,非同凡响,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少年浭低声吟咏,似乎是想要说服自己。

    “哼,你就在这儿自欺欺人吧。”奧流转身就走。

    浭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去找圣族打听打听那个人族的来历。”奧流咬牙切齿:“我一定要让他待不下去……我要让人族知道,‘师道’不是可以随意亵渎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