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二章 你们这是自寻死路
    “浭,始……新……妖族。八一中 文√网w w★w★. 8★1zw.com”大约是对“始新妖族”这个自称有些不习惯。长角的少年浭在自我介绍的时候顿了一顿,然后接着道:“开明兽……《开明兽经》的传人。”

    与龙族或者人族不同,始新妖族是没有“姓氏”这个概念的。

    或许是为了彰显妖类“摆脱先天血脉”吧,妖帝摒弃了从龙族那里继承而来的“姓氏”这个概念。这位古老的大能认为,对于完全不依靠先天血脉的妖族来说,使用那些用于标记血脉、凸显血脉联系、与血脉绑定在一起的“姓氏”,是一种自降身份的行为。今日妖族这种“根据自己原身取一个人族姓氏”的行为,根本就是对妖族荣光的亵渎。放在过去,这种妖是要浸猪笼的。

    “翀,始新妖族。”另一个太阳穴上长着一对小翅膀的少年站了起来,道:“《八极天吴法》。”

    《开明兽经》、《八极天吴法》便是始新妖族的功法了。这种功法会将修炼者的妖身塑造成一种不同于自然演化的模样——比如说更多的脑袋、更多的爪子、更多的翅膀。

    许多上古传说中的怪兽,其实就是妖族口耳相传下来的远古始新妖族“妖身”的样子。

    在众人自我介绍的同时,王崎也弄明白了教室当中的诸多异族的分布。

    由于知识体系的不同,这些妖族对于人族来说是属于零基础的,需要从头开始教。所以,那些作为“交换生”而过去的结丹期、元神期修士,是不会和他们一起上课的。

    王崎真正需要面对的学生,就只有更新妖族和始新妖族而已。

    而在这一讲堂共三十六人的学生当中,龙族有两名,始新妖族十八名,更新妖族十六名。

    至于萳族……他们还是得先学会了人族语言,才能够好好上课。

    始新妖族的介绍非常简短,很快就完了。没有自己氏族的说明,也没有其他更深入的东西。

    然后,奧流·神岚皎迫不及待的站了起来:“道友,是不是轮到我了?”

    “是‘先生’。这是我族的规矩。”王崎不轻不重的提点一句,顿时就让这个青年额头青筋暴起。但是,奧流还是打定主意,一定要先礼后兵,彻底摧毁这个可恶讲师的道心。他站起来,道:“先生……”

    “看起来你是更新妖族的头头啊。那就从你开始吧。”

    奧流站起来,自我介绍道:“奧流·神岚皎。‘神岚奥义’的传承者,风后之后。”

    诸多更新妖族似乎都表现出了自己的敬意。而奧流自己脸上,也有无比自豪的表情。

    王崎点点头:“看得出,望族啊。”

    更新妖族倒是有“姓氏”这个概念。但是,更新妖族的“姓氏”在人族看来,倒不如叫做“称号”。

    因为,这种“姓氏”同样与血脉无关。妖族是最不喜欢自己先天的血脉的。他们一直都为自己后天的灵智而自豪。所以,与姓氏绑定的也不是“血脉”而是“功法”。

    就拿“奧流·神岚皎”这个名字来说。这里面,只有“奧流”是名,而“神岚皎”就是姓氏了。其中,“神岚”二字为姓,“皎”为氏。只有在奧流传承了“神岚”一脉代代相传的功法、获得先天之师的肯之后,他才能获得“神岚”的姓。皎则是来自于“神岚奥义”当中“皎”之精义,代表他在一个方面的成就。

    如果功法被改变,那么更新妖族的姓氏同样会随之改变。绝大多数情况下,这种改变只是让一个同姓宗族之中多出一个氏族。但是,有些时候一些彻底的改变,也会诞生新的姓。

    与此同时,王崎还注意到了一点。无论是更新妖族还是始新妖族,都没有提到自己开灵之前的族裔,除非他们自豪的神通与自身先天血脉有关。或许在他们心中,这先天血脉并不重要吧。

    “椒·树海花。”另一个更新妖族的少女站起来自我介绍。她的头还是绿色的,鬓角还留下了一些藤蔓,整个眼瞳都是绿的——看起来她应该是还没学会怎么产生黑色素。

    一个又一个更新妖族站起来自我介绍,除了奧流之外,其他所有人的自我介绍都非常简短。

    对于更新妖族来说,似乎一个名字就能够说明一切问题了。出身、修法,全部都包括在这一个名字当中。

    在众人全部自我介绍完之后,沉默重新降临,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来。因月落琉璃配合而产生的一点“融洽”的错觉也立刻消失不见。

    空气如同弓弦一般紧绷。

    王崎意识到,真正的考验开始了。这些畜生的难很快就要来了。

    他身周灵光弥漫,幻化成文字,代替板书:“先,这是我们的第一课。所以,我也不想给大家讲太过艰深、太过困难的题目。所以,我们就从最简单的开始好了。”

    “我们最开始学习的,就是算学。”

    “算学在我族的学识当中处于一个非常特殊的地位,它不涉具体事务,又渗透到万事万物当中。两千年前,我们人族的一位绝顶人物开创了一个了不得的思路——使用算学来将自己所求之道表现出来。这一个体系从那时起就不断壮大,直至今日,我们人族相信,算学可以用来表述‘道’。若是有朝一日,我们得道了,那么那个‘道’一定可以用算学的语言表述出来。”

    这个时候,奧流站了起来:“也就是说,王‘先生’你们人族的道,就是建立在这算学之上的咯?”

    他故意将“先生”二字咬得很重。

    王崎点点头:“是啊,一点错没有。”

    “那么,人族的算学水平想必也是极高了?”他盯着王崎,嘴角扬起恶意的微笑。

    王崎咳了咳:“这位弟子,现在是授课的时间,如同你有什么质疑,请不要拐弯抹角,直说便是。或者,你也可以在私底下找我解决。”

    ——私底下?那不就看不到你丢人现眼的样子了吗?

    他道:“我就很怀疑你的算学水平。不过是结丹期而已,你又凭什么来教授我们?”

    一直呆在讲台角落的赵清潭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请注意秩序。”

    说实话,他是真不想和那个家伙对上。他实在是太强了。可是,他赵清潭作为王崎助教的意义就在这里。

    王崎示意赵清潭淡定:“我的资格是由我族认定的。如果你有质疑,请通过正规的程序向上面提出抗议……”

    “据我所知,你们人族明明是有规定的吧。未成元神,则不得教授弟子。”奧流一点一点撕去自己的伪装,露出狰狞表情:“你这家伙,连在自己族裔之内的教育权都没有,又凭什么来教育我们。”

    “是这样吗?”王崎回应道:“若是你真的看我不舒服呢,可以找我打。我承认,我‘自身修为’远不如你,这是事实。不丢人。但是,‘能打’和算学没有必然的联系……”

    “我妖族……更新妖族之中亦有‘明算’的学问,很不巧,我闲暇之余学过一些。”奧流道:“人族的道,是以算学为根基。若是连我都能问倒你,那你还有什么资格来教人呢?”

    奧流的话,博得了一些喝彩。更新妖族日薄西山的那些日子里,公子奧流才华横溢,礼乐画算无一不涉猎的雅名也是广为流传。

    奧流也感觉自己回到了往昔。那时的他,在算学上也是有一定造诣的。

    “原来是这个啊。”王崎心中微微有些激动。仅仅是视觉效果、信号传递介质或身体结构的不同,就能够产生许多不同的思维、不同的数学。更新妖族的数学又是什么样的呢?

    他登上课桌,故意不去看王崎,而是面对诸多妖族,一副“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模样道:“在下不才,对于算学也是多有涉猎的。而在我学算的那些年里,也着实学到了一些东西……”

    “我们曾经从圣族那里学到了一种来自于海洋的……嗯,人族是叫几何的?我不清楚这个名字有何意义,我们妖族是管它叫做‘像论’的。在像论当中,有一个著名的……四大定义……”

    “噗……”月落琉璃差点笑出声,最终只好趴在桌子上笑得一抽一抽的。她身边的白弦惊到:“殿下……”

    月落琉璃摆摆手,示意她继续听。

    “……在圣族引入新的定义之后,一切都改变了。纸上似乎出现了另一番景象,浑天之内,直者变弧,圆者变直,纵横不再,交错相异。而我曾经也在这里面得出一点心得……”

    他话语当中总免不了两分陶醉与伤感。那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他低头想要看看同伴的表情,最后正好看到绿色少女椒那见鬼的表情。

    “怎么了?”他疑惑的回头,就看见王崎慢条斯理的操控佩剑,以打印机的度在墙壁上刻下种种公理、定义以及延伸的理论。

    “看一看你想问的问题是不是在里面。如果有不懂的就来问我。”王崎的死鱼眼里,充满了“你特么在逗我”的意味。(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