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三章 问答
    “什……”一瞬间,奧流觉得口干舌燥。八一中  文网w w w√.★8 1√z w√. com

    “哦,这应该就是我知道的,关于双曲线几何的内容——毕竟我对这个领域研究得不是很深,这上面的内容,大约都是我们人族七百年前左右研究出来的东西,因为在一些修法里面比较常见,所以我就记下来啦。嗯,更新的东西,我也不是很了解。”王崎勉强挤出一个“和善的眼神”,道:“仔细看一看,我想你要问我的问题不会过这个范围的。如果你觉得这上面的内容解决不了你的问题,那你再来找我问详细的……”

    如果不是可以控制住自己的每一个毛孔,奧流肯定已经冷汗涔涔了。

    实际上,他看得懂的不过是第一列前七行内容而已。这里面就包括一个“第五公设”,一个奇怪的类似于马鞍的凹面,一个曲线构成的图形,几个垂直图。

    这些用人族语写下的最直观的东西,他还看得懂。而越往后,这里面的知识点就越深入,他甚至连算符的作用都无法揣测。

    或许是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窘境,王崎特意在旁边写下批注,说明每一个知识点的用处,命重点标明“老师的话”这几个大字。

    “这……这……”奧流举得很惊悚了。他自己想出的问题,不过位于王崎标注知识点的第一列第五行。当年他光是为了学习如何证明“海洋几何内部,三角形的内角和始终小于周天半数”就殚精竭虑。但是,这只不过是王崎列出算学知识当中非常靠前的部分。他本想再问一个更新妖族尚未解决的问题,但是那个问题……

    居然没有进入第二列的资格。

    王崎干脆就坐在讲桌上,毫无形象的挠着头。这形象在诸多妖族看来,活像是猴子捉虱子。他打了个呵欠:“喂喂,有点想法了吗?想问什么问题?现在上课呢。如果没有的话,就给我坐下。”

    奧流脸微微涨红。他看了一眼笑得抽抽的月落琉璃,还有一脸怪诞的白弦素铮,咬牙道:“你们亦是圣族看重的种属,从圣族那里学到这一门技巧,不稀奇。”

    “‘技巧’?”王崎眉毛一挑。对于万法门弟子来说,这话称得上冒犯了:“技巧啊……看起来昔年龙族对你们的期望不是很高嘛……”

    “雕虫小技……”

    听到奧流·神岚皎的话,白弦素铮想说什么,却被月落琉璃一把拉住。白弦素铮有些奇怪:“殿下……不说的话,好么……”

    她其实很想说,在这个领域,人族已经靠着后天的智慧,来到了龙族依靠先天的曲面空间认知与经验积累相同的地方。王崎列出的这些算式,大多数对她而言非常直观,一看就懂。但是,后面的也让她觉得有些困难——约等于高考数学最后一道大题之类的?

    人族在这方面与龙族相差无几,甚至还隐约过几分。

    月落琉璃传音入密:“看戏挺有意思的嘛。”

    奧流也现了月落琉璃的举动,他懊恼道:“这位圣族的殿下与你相熟,你懂得这些东西再正常不过了。我们再说点别的。”

    王崎点点头:“行啊”

    “与圣族海洋几何相对的,还有一种几何学。圣族虽然通晓,却未曾教授过我们,我想也应该不会……”

    王崎抓起身边长剑,往前一挥。众人只看见一片剑光。之后,寒冰制成的墙壁被抹平又刻上新的文字,冰屑簌簌而下。王崎轻轻一吹,室内就好像下起小雪一样:“行了行了,看看吧,你问的是不是这个?内容有没有在上面?”

    所谓“圣族的海洋几何”,不过是双曲线几何——在地球被称为罗巴切夫斯基几何。在海洋之中,“声音”是比“光线”更好的信息传递介质。许多海生生物都靠“歌咏”来定位。而声音在水中的传递度与水的密度息息相关。位置越深,音越快。因此在一些海生生物的感知当中,世界“看起来”是一个圆心在海面的凹陷球体。而这种感知再无限延伸,就成了双曲线几何。

    用地球的话来讲。按照他们听到的声音,他们生活在一个庞加莱圆盘上。

    最古老的龙族,就是靠声呐感知世界的。他们这一族先天的空间感就是罗氏几何。而等他们有了文明,修成手段之后,学会使用眼睛,自然很容易就能现欧式几何。知道欧式几何之后,现黎氏几何也就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了。

    许多海栖的种属,就是这样展几何的。他们在“用火”上落后了,但是在这方面算是得到了补偿。

    对于先天就只依靠眼睛的种族来说,这个过程反而要艰难许多倍。

    奧流刚刚问了双曲线几何——罗氏几何,那现在问的,就一定是黎氏几何了。

    神岚皎的继承者眼神恍惚,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挑战。他道:“这一门几何当中,还有时空的无穷秘密……”

    王崎都懒得嘲笑她的脸。他反手在所有知识点后面添了一些东西,那是包括闽科夫斯基空间在内的、黎曼几何在相对论当中的运用。对于黎氏几何,王崎的认知还要更加深刻一些,因为这个在物理上的运用更多。

    “我说,神岚皎家的学生啊,要不要我再写一个具体的法门上去?”

    奧流脸色一变:“会刷图图画画的,写符的作用有有限……你不是说算学是研究计算之学问吗?我们再来比一比计算!”

    他抬手写下一个公式,然后道:“解开这个!”

    奧流心中庆幸。幸好他的一位后天之师也是算学的大家,有秘传的解法,曾经破过三十三位妖族算家列出的天元式……

    这个解法都是他后天之师那一系秘传的,鲜有人知。

    就在他分神之时,王崎已经用剑气在他脚下刻录了结论。奧流甚至还没回过神来。他骇道:“这么快!这不可能……”

    王崎只不过是瞟了一眼就将他的算式解答了出来,甚至比他先定好数值然后推演算式的时间还要短!

    “你惊讶个屁啊,不过是三重天元【三次方程】而已。”王崎道:“有本事你出个更高层次的呀?”

    奧流脸涨的通红。他沉思了小半个时辰,王崎也不急,就这么满满的等着。之后,他写下了另一个方程式——四次方程。

    王崎依旧是扫了一眼,随手解答。

    “如果你出一个五重天元【五次方程】,我倒是还要高看你一眼。”王崎道:“还有什么道道,尽管使出来看看。”

    一开始,他还是真的希望对方能够问出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因为那就说明,人族对非欧几何这个领域或许还有没有认识到的部分——这个部分有可能就是因为“先天的空间感”的差异而形成的思维盲区。

    但是,现在看来……呵呵吧。

    奧流如同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道:“你口中的五重天元是不存在精确解的。”

    “呵呵”王崎翻了个白眼,道:“诸位,希望你们跟我学习的时候,可以摆脱你们脑海当中的旧有观念。按照我原本的计划,我大约会在明年教你们怎么解五重天元的……原计划呢。”

    有那么一瞬间,奧流很想让王崎真的解一个五次方程看一看。但是,他没有说出口。

    他至少还留有一点理智,知道王崎不至于在这件事上开玩笑。而且在说出来之后,他最大的可能还是自取其辱——他很有可能根本看不懂那个解法。

    王崎盯着奧流,最后有些遗憾。

    四次方程到五次方程其实是一个巨大的门槛。一次方程二次方程乃至大部分三次方程都可以用一种非常直观非常简单的方式解出来。这里面最大的突破,大约也就是“虚数”这个概念的引入了。

    负数的平方根,这在大多数古老算家眼中,简直无法想象。

    而四次方程之后,方程的难度就开始激增了。四次方程还属于能够用简单方法去解的,但是五次就完全不行了。

    就算你用事先准备好的数字去编造五次方程,那些数字也只能作为五次方程的数个解之一。

    五次方程的诸多解相互嵌套表达,而这种表达,又往往含有许多种“对称操作”。

    是的,对称。到了这一步,解方程就需要用到“群论”了。他基本可以肯定,更新妖族的算学水平是理解不了的。

    更新妖族的文明毕竟不是建立在数学之上的。他们自有一套思辨的体系。

    王崎跳下课桌,道:“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现在反问你一个问题,不过分吧?”

    奧流一愣,咬牙道:“若是你用无解之题来压我……”

    “放心放心,对付你还用不到无解之题。我可以保证,它非常简单。人族当中,研究算学的基本都知道。”

    奧流虽然知道王崎不怀好意,但还是点了点头。

    王崎问道:“什么是长度?什么是面积?什么是体积?”(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