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六章 真刺激
    椒很快就反应了过来。√八一中文★网w ww.81zw.com她鬓角的辫子好像昆虫的触角一样伸张开去,原本是作为饰的头花也爆散,每一片花瓣都化作一个符文。两根藤蔓轻轻柔柔的将奧流包裹,紧接着,粉色的符文围绕奧流层层环绕,最后化作一道花骨朵一般的环流。

    “树海花”这个姓氏源自于草木妖类的大家族。虽然这一系的妖兽偶尔也有鸟兽开灵、鱼虫化形,但总还是以草木为主。他们最擅长的,乃是只身成林。这一族也主导天下“灵政”“灵利”,如同人族的治水部门一般,总领天下灵脉,调理天下灵气。

    那一瞬间,众人就感觉以这个妖族女孩为中心的庞大区域内,所有灵气都开始氤氲、汇聚,精纯的草木精元丝丝缕缕的投入奧流体内,化作生命的养分。这些精华如同根系一般结成气脉,锁住动荡的力量。

    但是性命灵光的动摇却是无可挽回的。这就好比是中央陷入混乱,四方揭竿而起,就算借助外力一时维持稳定也无济于事。

    “奧流公子!”其他两个更新妖族也齐齐出手。树海之法最是平和,能兼容万千法度,其他妖族也不怕法术冲突,帮忙镇压奧流体内溃散的灵力。

    月落琉璃站起身:“倒是不用这么麻烦。”她身形一闪,就出现在奧流身边,接着扬起巴掌,就是一个耳光。“啪!”

    “给我清醒一点!”月落琉璃才说第一句话,就反手又甩了一个耳光:“你好歹都是化形期的妖兽了,意志给我放坚定一些,不要被人两句话就说死了。”

    月落琉璃的胧魔道水平稀松平常,可这句话是混合着她天生的龙之威仪喝出,对于非龙族的生灵来说,简直就有“指令”一般的作用。奧流双眼当中光芒迅黯淡,混乱的内息也平息下来。

    “我……”奧流方挣脱月落琉璃龙之威仪的影响,又复迷惘。他捂着脸,眼里也流了下来。

    “又哭!你还有没有用啊?”月落琉璃语气之中还有轻微的愤怒。如果奧流真的被骂死在这里,人族和更新妖族的关系说不定会急剧恶化,那对于龙族亿万年的大计来说,不啻于一个“蚁穴”。

    这些话简直就像是刻进了奧流的的心灵之中。奧流再次被强行振作起来。

    尽管这只是权宜之计,但是却给了奧流心灵缓冲的时间。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同样,一个人一时的想不开很容易做出不大好的事情。但只要他有了一点点“思考”的余地,事情就会大不一样。

    奧流颓唐坐倒,哽咽道:“多谢殿下相救……”

    更新妖族并没有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之类的话,他哭起来毫无做作的意思,非常自然。

    月落琉璃叹道:“我说你啊……你好歹也是一个化形期的了吧?道心不说圆满,起码也得稳如磐石啊。你倒好,怎么会被……会被人家几句话就骂死呢?”

    “智慧之道……智慧之道啊!”奧流哭道:“殿下,圣族的智慧可是如同人族一般?他们那样的才叫做智慧吗?你们和人族都是先天有灵的,你们一定是懂的吧?智慧之道到底是什么?到底什么才能叫做智慧啊!”

    “我不知道。”月落琉璃别过脸:“对于这一类问题,我族自己都不知道,又怎么去教你们?这不现实。”

    龙族有可能已经走入“莫名之障”,甚至有可能已经在“莫名之障”前跌入深渊,所以对这一类问题,他们从来都是不会回答的。

    龙族的任何回答都有可能干涉其他文明的方向。既然龙族不希望其他文明走上自己的道路,那最好的方式就是闭嘴看着,然后在其他文明走向歧途的时候出来警告。

    “我以往所信的,究竟是什么呢?人族和龙族的灵慧都是天生而成,那么我们妖族呢?如果认知是灵慧带来的幻觉,那我对‘自我’的认知,是不是也是幻觉?我们妖族是不是就是虚假之物?究竟有什么是真实不虚?”

    他看着地上王崎留下的剑痕,忍不住跪下:“世界上真的存在直线吗?世界上是存在‘点’的吧?”

    他的呢喃声低沉又绝望,其他更新妖族甚至是部分的始新妖族也面露迷惘之色。

    奧流并不是蠢货,他只是想的太快太多,所以才第一个陷入崩溃当中。

    而现在,他将让自己陷入崩溃的思考说了出来。

    这其实是在否定妖族一切。

    要知道,妖之所以为妖而不为兽,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这个“灵智”。因为“灵智”,所以他们与同种属的同族还有天材地宝有了明显的区别。可王崎却说,人心不过是智慧铸造的幻觉。这对他们的打击相当可怕。

    月落琉璃面露难色:“喂喂,这我可扇不过来……素铮,快来帮忙啦!”

    “哼!”就在这时,始新妖族的“奇迹少年”浭出声了。他修成的妖身乃是开明兽。在更新妖族的诸多妖身修法当中,开明兽身也算是别具一格。此法先得要修炼之妖在微末之时历经万劫,炼就一颗有情有信,无为无形,自本自根,未有天地的自在根本仙心。浭本就有几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本事,故而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

    而对于开灵兽来说,威慑百灵实乃天赋,与龙族的龙之威仪没有什么区别。

    只一声,其他妖族就已经冷静了下来。

    “你们看看吧,你们究竟成个什么样子”他环顾四周:“人家只是几句话,你们就开始怀疑我们妖族的一切成就了吗?难道妖族往日的荣光也是错觉?”

    “你……”奧流咬牙:“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动动你的脑子吧。看起来,那个人族至少有一点没有说错,你们简直就是在践踏自己好不容易修成的智慧!”他道:“你们为什么不好好想一想,如果人族真的在‘智慧’二字的领悟上远远前,那他们又为何需要与我们合作?再者,若是那个人族真能笃定自我是幻觉、智慧带来的一切都是幻觉,那他又如何站在这里讴歌智慧?他自己不应该崩溃吗?”

    奧流想明白了:“或许他只是说说,知易行难……或者,这里面还有更深层次的道理……”

    浭叹息:“或许……他真的是有点东西的吧……”

    奧流站起来,道:“不,我绝对不会承认那种人是我的后天之师的……”

    浭眼中闪过奇怪的神色,却没有反驳。

    这一点是肯定的。

    不管王崎有多么厉害,他都不承认那种性子乖戾而不沉稳的家伙是他的后天之师。

    …………………………………………………………………………………………………………………………………………………………………………………………………………

    在一片混乱之中,没有人注意到,王崎和赵清潭只是缓缓走出门。之后,他俩一直在加,最后干脆架起遁光。

    几分钟后,两人砸到雪地里。王崎哈哈大笑:“装完逼就跑,真特么刺激。”

    “先生啊,咱们以后做这种刺激的事情,能不能先说一声!”赵清潭哽咽了:“我真的觉得咱们差点就出不来了!他们那是真的想要动法撕了我们啊!”

    “嗯嗯,娘的那个奧流·神岚皎——这什么破名字?就是这个破名字,刚才好像要使用两伤之法了。我的天,两伤之法!为了打老师,居然连这种伤敌一万自损八千的手段都用上了,就为了打老师!”王崎摇头:“他们真的是我带过的最差的学生!”

    由于感知敏锐,他感受到了奧流体内混乱暴走的气息。这被他当成是两伤法术的前奏。所以在撕了教案之后,他毫不拖泥带水的跑路了。

    “两伤……我觉得破名字那家伙真做得出来……”赵清潭也是个损的,干脆将“破名字”当成奧流的代号:“不过,人家修为强,损得起八千,你这一身连一千都不到吧?”

    “吓死爹了。”

    赵清潭点点头:“吓死爹了。”

    过了一会儿,赵清潭问道:“话说,你教过其他学生?元神期以下教书是违律的。”

    “给小朋友补过课。”王崎道:“说实话,比起这些化形期的妖怪,而且还是有传承的妖怪,我更喜欢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因为你嘴再贱,小孩子最多也就哭给你看,不可能将你生撕了?”赵清潭猜测。

    “呸!”王崎苦笑:“小孩子只是一张白纸,你教给他们什么都不费力。这些家伙就困难了,你在教他们真东西之前,还得洗掉他们旧有的观念……”

    他叹了口气:“你要这么想——咱们现在面对的,不是真正成熟的聪明人,更不是白纸一张的小孩子,而是一群在江湖上厮混多年的文盲……”

    仔细想想,新中国能在一代内基本完成全民扫盲,也是个奇迹啊……

    赵清潭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娘的,幸好跑得早。这话要是被妖族听去了……

    死无葬身之地,死无葬身之地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