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八章 狗与冷笑话的正确用法
    王崎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的,就连做好事和为人民服务也是。√八一中文√网w√w w√.★8 1zw.com

    这一点上,他倒是和西方资本家一个性子,做慈善是为了企业减免税,建立慈善基金是为了规避遗产税。

    对于这样一个人来说,南溟之行前,他必然是给自己捞足了好处了。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焚金谷的诸多实证部了。

    王崎在搞起布尔巴基学派翻版的时候,就开始盘算着什么时候走一走焚金谷的关系,将凝聚态物理给做起来。

    布尔巴基学派包括格罗滕迪克前期工作的核心,包括层论当中的上同调,就是解决凝聚态物理拓扑场论的关键所在。

    王崎想要将自己的学派做大,提高学派修士待遇也很重要。真正耐得下心做纯理论的万法门弟子固然不少,但是纯理论的研究经费可不多,其中大部分还掌握在那些已经功成名就的修士手里面,比如说现在最为重要但是人不多的少黎派、人才济济的雪国派,还有已经衰败却是虎死威不倒的歌庭派。王崎不觉得自己能够从这些家伙手里抢食吃。

    所以,他就得从仙盟划拨给“实验”方向研究领域的经费上动脑筋。

    就比如说,如果他证明了基派的算学理论和凝聚态物理有很深刻的联系,那么焚金谷肯定会派人与他合作,当然,也肯定不吝啬往他身上还有基派身上倾注资源。

    只是,万法门和焚金谷的合作向来不是特别多,两个门派又山高水远的,王崎这半年也没找到机会去谈合作。而南溟学府这神州第一个综合性高等学府却给了王崎一个机会。

    所以,在来之前,王崎是特别申请了一笔不多的经费的,而且是经费跟人走的那种。他加入哪个研究物性之道的实证部,哪一个实证部就会得到这一笔经费。

    这就是他的“敲门砖”,也是上面所谓的“福利”。

    不过现阶段,他还没有到那一步。不是每一个实证部的负责人都跟当年的辰风那样寒酸又大方,双方谈合作估计有得谈了。

    王崎现在还要应付教学任务,以及……范德的传讯。

    王崎走进万法楼——也就是万法门在南溟学府的驻地。他一路穿楼过阁,走到最上层的大堂中。范德大师已经在那里等着他了。王崎先对着范德大师行了一礼:“范大师,多谢解围了。”

    “那群老古董见你好欺负,便说些难听的话,看着就生气。”范德大师呵呵笑了两声:“这件事与你没什么关系。”

    他的意思就是不受王崎的礼了。

    王崎道:“您找我过来有什么事情吗?”

    “咳咳……”范德咳了两下,面露尴尬之色:“我们刚刚接到一个投诉……这是南溟学府建立之后的第一个投诉,希望你能够认真对待。”

    “投诉……”王崎心中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

    ——卧槽居然恶人先告状,直接走官面的手段搞我!

    ——槽!不是说有事就告老师的学生是不受同学欢迎的吗?谁这么大胆子?居然先违背了学生之间约定俗成的观念搞我!

    “哎哟,您是不知道啊,那些妖族的学生,真是太过分了!”王崎打定主意倒打一耙,立刻换上一副中年泼妇的丑恶嘴脸:“这南溟学府的学生真是……一个二个的道心就是不行,说两句还有意见了。居然还来投诉我。您也是做讲师的,您说说,是不是这个理?”

    “咳咳……我这次不是讲师。我是万法门的传功长老……”

    ——也就是系主任嘛,懂。

    王崎咳了两声,继续道:“您也颇有桃李满天下的名声,应该知道师道之艰难。您说说,咱们都是为了学生好。结果呢?嘿,那些混账东西居然还不领情……”

    “那个……投诉者是龙族的月落琉璃。”范德道:“她向我们反映,你的教学法……太过激烈了,有妖族学生性命灵光动摇……也就是我们人族俗称的道心崩溃。”

    ——我勒个去这种下作手段都用上了!

    ——月落琉璃,友尽!

    道心崩溃是最难验证的“伤势”。出现道心崩溃的人,要么就是死了疯了修为损丧了,要么就是救回来了并好了,没有中间可能。只要对外宣称自己道心崩溃并稳住情绪,然后再找几个人证,这事情就铁板钉钉了。

    ——简直就是用来泼脏水的良好手段。

    “您可得给我做主啊大师!”王崎声泪俱下:“那些学生……那些学生真是太不像话了,真是太不像话了。我和赵助教才走一会儿,他们就弄出这种事来害我。咱们做事可得讲良心啊,我……”

    “行了行了……”范德只觉得好笑:“道友啊,我也没说要怎么样啊。你以后得注意一下……”

    “不行啊……”王崎抹眼泪,哭丧着脸:“这些学生真是太过分了……不上点手段不行!”

    ——吗哒,给我整事是不?我弄死你们!

    “说起来,你今天到底是讲了什么颠覆性的内容啊?”范德有些好奇。

    “我原本是打算从心算教起的。”王崎回答道:“先培养他们对数字的感觉,然后再从最基本的平面几何教起,让他们建立几何的基础思维。”

    “安排得……是不是有点简单了?”范德倒是道:“其他讲师都是从变天式开始讲的。”

    “我跟您说,”王崎举起一根小指头:“这些学生啊,他们……不行。”

    “不……不行?”

    “连最基本的算学理念都没有,必须从头开始。”王崎坚持己见。

    “……不要岔开话题。你今天原本准备讲这心算,那实际上讲了什么?”范德无语的看着王崎。

    “嗯……介绍了测度论,让他们体验了一把我们人族算学的态度。”

    “测度论。”范德大师笑了:“你这家伙,果然还是离宗的思维,改不这臭毛病啊。”

    用概念代替运算,甚至用概念代替图形,这是典型的离宗思维。

    而连宗的思维都是完全相反的。在连宗眼中,数论研究的也不是数字,而是数轴上特定的点,是数域,是图形。

    范德自然不怎么喜欢测度论这种东西。

    这也是王崎拼命想要转移话题的原因。娘的,这不就是自己赶着去给范德大师上自己的眼药么!

    “离宗独有的东西还是要少讲,我们也没有一上来就讲拓扑啊。”范德道:“虽然我们本身就是在体现离宗连宗的正统之争,但是在教学的时候最好还是放下连宗离宗的分歧,原原本本的讲述算学本貌。”

    “您看,我原本也是打算教心算和基础几何的……啊,教案被我自己撕了,不过不要紧,我可以默写一份给你。”王崎抽出纸笔,就要动手。范德大师道:“行了行了,这一点我信你。”

    王崎运笔如飞:“等着,现在默写出来,后天还能接着用。”

    一炷香的功夫后,王崎收起纸笔,问道:“您找我来还有其他事吗?”

    “我们这些没有具体教学任务的修士就是负责和那些妖族的高阶修士交涉一些教学内容的。”范德道:“我们互相确认教学的具体部分,并且互相提交‘秘籍’——虽然咱们给过去的东西根本没有密级,也谈不上‘秘籍’了。”

    按照龙族的方针,人族对妖族是授道不授术,妖族对人族则是授术不授道。人族弱小,需要一些法门保全自己。虽然按照仙盟给出的科学思维,总能研究出法门,但是仙盟总有一些今法法门技术上的先优势。而妖族已经走入了莫名之障,他们的道路已经被否决,不能教给人族,只好传授技术。

    王崎缩了缩膀子:“大师,你们雪国派的笑话都这么……冷?”

    “我可喜欢了。”范大师来劲儿了:“比如说,我在咱们讨论会的时候,经常讲笑话的。嗯……比如说,‘什么是传讯法术的原理呢?想象有一条狗,狗头在神京,狗尾巴在黎京,你在黎京踢狗屁股一下,狗就会在神京叫唤起来或者咬得人叫唤起来。传讯法术的工作原理和这个一样,只不过没有狗’。”

    然后,他等待了几秒,似乎在期待王崎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

    王崎嘴角抽搐,扯出一个笑容,身子一抖一抖:“对不起,我实在克制不住……”

    “没关系,在我面前不用紧张。道友,你我虽然年岁相差很大,道路有所分歧,但是我知道,咱们一定可以成为相交莫逆的好朋友。”范德大师笑道:“所以,笑吧,不用拘束。”

    ——笑你妹啊大师……平时你讲笑话大家都跟着笑纯粹是给你面子吧?是,‘没有狗’这个梗确实有点好笑,但是你用认真抖包袱的态度讲出来就很诡异了啊!

    “啊,我们研究算学的过程,就是相当于在没有狗的情况下找到狗叫……”范德大师似乎又说了一个了不起的笑话。

    ——放过狗吧,咱们又不是天灵岭……

    王崎提示道:“所以说,你们商量的课程呢?在哪儿?”

    “不,我不是找你商量课程的。”范德扬了扬手中的书卷:“我从更新妖族那儿牵了一条好狗回来,咱们得想办法让它叫起来哩。”(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