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章 文化差异与自由度
    “我都教过你什么来着?”妖族强者如此斥责,语气当中带有一丝挥之不去的巨大愤怒。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

    大乘期妖族的强大气势让辰风的魂魄颤抖起来。他体内的金丹都开始动摇,法力的运转都维持不住。但是,他还是回答道:“宇宙无穷而我念有穷,汝当保持敬畏……”

    ——居然还有说话的能力?

    化作人形的妖族强者先是疑惑了片刻,继而恍然大悟。

    人族,不愧是圣族一般的智慧生灵。他们天生就是有能思考的大脑的。他这一手段是针对魂魄,动摇魂魄,是以能够让一切修为不高过他的妖族闭嘴。

    天生就能够思考的器官!这是何等巨大的优势?

    始新妖族当中许多神兽形象都长着多个头颅,或者看起来膨胀的头部,或者将脑子藏在身子里,就是为了修出一个后天的脑子。而更新妖族灵慧修开之后,还得苦修神道,直到神光稳固魂魄,智慧才能大大增长。

    而这一切,人族天生就能做到。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更加不痛快了。

    “凡物有终而长生无定,唯智慧方能永恒;宇宙无穷而我念有穷,汝当保持敬畏。”这位妖族的强者念诵这妖族先贤传下来的古老警句:“你以为你很伟大吗?你以为你可以生而知之吗?”

    或许是心中不平吧,他没有解除身上的气息压迫。

    “不。”辰风念头运转艰难,但还是能够做出基本的应答。

    “你……不,和你无关。我们更新妖族,是从血腥的大地之上一步步崛起的。这里面花了多少工夫、历经了多少劫难、付出了多大代价,你们这些历史不过八万年的裸猿能够理解吗?”他问道:“能吗?”

    辰风已经说不出话了。

    “你应当记住啊!”他说道:“神道可不是仙道。神道修者的每一步,都是建立在他人的付出之上。在行动之前,你都需要……不,是我们都会想一想,我忠于那位为我铺就成道之路的妖民吗?我无愧于妖族吗?我是否领悟了陛下当年立足的大慈悲?”

    “没有这种心意,你又如何走我们的路?”

    “法也是在推陈出新的。”辰风道:“我知道一些你们的历史。妖皇一开始传授给你们的,也不是直指长生的大道坦途,甚至连神道都不是。更新妖族最初所获得的,不过是化形神通、观想法门还有妖帝遗风。是当年的前辈一步步走出了你们更新妖族的昌盛之路……”

    ——所以,为什么不能抱有疑问?

    这位妖族的教习恍然大悟。他抬头四顾,现所有人族都在对他怒目而视。

    “怎么了?你们难道都是这样想的吗?”

    没有人回答他。但是,在同一时刻,所有元神期以下的修士都后退了一步,所有宗师修为的学生都上前一步。

    最重要的是,他在所有人眼中都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光芒。

    ——为什么不能抱有疑问?

    ——我们为什么要“敬畏”?

    “‘在保持敬畏之前,我必须知道我们为什么应当敬畏’……”教习孑然长叹:“真是了不得啊,真的……看到你们,我就想起很多年前的一个傻孩子。那个时候,别说你们这些小猿崽子了。就连你们的祖宗都还在山洞里窝着呢。”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不是在危言耸听,我也没必要危言耸听。虽然圣族不希望人族有灾难,但是就我个人来说,你们都死了,对我也没有任何损失。”他眼中带着一丝骄傲:“这是我作为师者的责任。”

    “那个孩子很像你们,他对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什么都想问一问,什么都想要知道。他想知道为什么我们说‘唯有智慧永恒’,想要知道我们为什么‘当保持敬畏’。他想要弄明白这些问题,所以这些问题也纳入了他的修炼之中。它用这样的念头铸造了自己作为神的规则,然后,他就迎来了自己的结局。”

    教习的语气变得很轻:“与他相关的民众,全部化为暴乱的根源,他所有关系亲密的同窗——在你们的文化之中,就相当于他所有的兄弟、血亲,都被他拉得跌落了御座,智慧灵光坠毁。他的恩师也被震怒的妖皇剥夺了长生道果,从最后一阶段重新修炼。”

    “你们都是修仙道常规脱法门的,这话听过也会跑到脑后去吧。我再重复一遍,我们所有的法中,都渗透着血与泪。你说你们自创修法也会付出血的代价,但我要说,我们付出的代价,是你们的千倍、万倍。”

    “我们是神,是集群的核心。我们不能犯错,因为我们犯错,就会波及所有供给我们成就我们的民众。”他说道:“在年轻人明白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之前,最好的办法,就是一步都不要失误——汝当保持敬畏。”

    这位教习又转向辰风。他拉起辰风的衣领,将他提起来:“至于你说的什么‘前行’——要我说,你现在配提这两个字吗?”

    “一个族群的前行,不永远都是一个或者几个伟大的个体带领着众多没有才能的凡人进行的吗?圣族的古圣皇,始新妖族的妖帝,还有我们的陛下……你们人族难道不是吗?真正领导你们前行的,难道不是最顶端的一小撮人吗?”

    “我曾经看见你们人族的讲师当中,有一个连高阶都不是的小东西——和你一样的修为,还不如你们当中的大部分人。他应当是被看做顶尖者预备役的吧?看,这就是差距啊。”

    “或许假以时日,你也可以成为大人物之一吧。但是现在呢?你不过是一个享受大人物恩泽的小人物。”

    “你们都一样……”教习感叹:“你们现在都是小人物,所以啊,保持敬畏吧。”

    ……………………………………………………………………………………………………………………………………………………………………………………………………

    王崎飞快的扫过卷轴。对于修士来说,逐字逐句的阅读和一目十行扫过、记忆然后再在脑中读出内容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阅读方式,效率天差地别。很快,他就读完了这一部妖族根本**总纲……的摘要部分。

    《霓虹铸道根本宝藏》无愧是妖族根本典籍,也确实当得起“博大精深”四个字。王崎估计,就是这一部总纲,就值得仙盟专门成立多个研究所进行研究。

    ——当然,在王崎心中,他要教授出去的“科学思维”,重要性还在《霓虹铸道根本宝藏》之上。

    范德问道:“什么想法?”

    “确实博大精深。他就相当于是一个繁复至极的公式,只要填入相应的数字,就能得到绝对的结果。如果加入具体的教义的话,就算是山野村夫也能修成神道吧……”

    简单来说,它简直就像是一个神道法门的“通解”。

    王崎的神道知识不可谓不丰富。他自身就身怀仙道焚书纲的神道篇章,又依托人道集群系统在灵凰岛上和一个半残废的长生者敌对过,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更觉得这一部根本宝藏简直包罗万象。

    无论是圣婴教的慈父圣子净风王还是圣帝尊的地上神国,都可以往它里面套,而且可以套出一个更加完善的系统。

    王崎甚至觉得,自己的那些来自地球的设想,在这个根本宝藏里面也能找到影子。

    “如果这个总纲摘要夸张的部分不是那么大,或许真的应该如那些妖怪所说——我们应当保持敬畏吧。”

    王崎脱口而出之后,又叹了口气。

    范德大师心领神会的笑了:“你也有这种感觉吗……”

    “什么感觉……”王崎下意识的问了半句,又转而问道:“您是说——”

    “僵化?”

    “僵化?”

    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一个词。

    “果然你也有这种感觉啊。”范德大师敲了敲桌子:“说句你或许不爱听的话。这个体系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算主的那个‘算学即算符排列’的调调一样,简直毫无美感。”

    “别说您,就算我也有这种感觉。”王崎笑了笑。他是很尊敬算主的,可是唯独不喜欢算主的这一个想法。

    莫说他,就连算主的传人何外尔都不喜欢。

    王崎又看了看这总纲:“按照我的想法,凡是看起来美的理论,才更像是正确的;凡是看起来美的法器,才有可能是好用的……”

    “虽然这话在仙盟是‘不正确’的,但是我喜欢。”范德笑道:“你们离宗不是最讨厌这种毫无道理的‘美感’吗?”

    “我讨厌将这种美感称为‘毫无道理的美感’,可不排斥使用它。”王崎纠正:“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是‘毫无道理’的。”他又将话题引回手上的妖族根本**:“在我看来,这法门简直就像是走偏了。”

    “怎么说?”

    “它的自由度……真的很低。”王崎找不到太好的词来形容:“这和演化的规律可不一样。”(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