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一章 被设计出来的种族
    “和演化的规律不大一样?”范德法师觉得这个说法挺新鲜的。八一中文网wくw w√. 8 1√zw.com他问道:“怎么个不一样法?”

    “演化……不止是生灵的演化,还有大而泛之的推广到一切事物的演化,都可以视作是由简单到复杂的过程,对吧?”王崎这么说着。

    关于进化/演化的思想,本身也是在不断进化的。达尔文时代的“进化”和现在的“进化”,除了一些核心部分之外,许多内容都完全不同了。

    因为进化理论不仅仅应用于生物系统中,而是一种在各种复杂系统中都适用的一般性理论。

    范德点点头:“拿过道种赏就是不一样,说这个都是头头是道。”

    王崎道:“我的老师苍生国手和机老前辈曾经有一项很重要的研究,就是用算学的思想去解释生命、解释智慧、解释文明。在这里面。老师最重要的成果应该就是兽机关与演化算法了,图灵真人则还在尝试构建后天意志。所以,我清楚演化的概念应该怎么用算学的思想表述出来。”

    范德大师点点头:“接着说。”

    “一个演化出来的系统,应该是具有极高自由度的。越是演化,就越是容易改变,也就越是容易进一步演化。”王崎思考了一下:“恩,举个例子,就说草木好了。古老的裸子植物是不会开花的,它们是清一色的无性繁衍。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遗传非常稳定。很多草木,都和自己亿万年前的祖先完全一样。而当草木学会开花之后,短短几千年就能够生巨大变化。如果人为干涉这一过程的话,这个时间甚至可以被收缩到百年之内——裸子植物可办不到这一点。就算是人工培育,也很难创造出一个新的种属。除非上法术。”

    “这就是因为,裸子植物不如被子植物复杂,它们的复杂程度还无法支撑有性生殖、受精后充能这样的生殖模式……”

    “我有两个问题。”范德大师道。

    王崎诧异:“您问就是了。”

    “改变最快的,不应该是瘟癀吗?”范德大师道:“尤其是非菌性的瘟癀,如果认真找,每年都能找出新的瘟癀。”

    王崎抠抠脸:“怎么说呢……演化和变异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变异仅仅是性状改变,而且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在个体身上内完成,演化则必然是长期的、针对集体的概念。而且,瘟癀那致病性变强的演化,对于瘟癀本身来说怕不是什么好的演化策略。”

    致病性、致命性越是强的瘟癀/病毒,就越是会被人类有意识的针对。在地球,天花这种传染性与致命性都很强的瘟疫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

    对于病毒本身来说,“致命性”同样是一个负面的属性。因为一种病毒的致命性过高,就会使得它很难大面积传播——感染者没几天就死了,你还指望它怎么传染?

    几乎没有致病性但是传染性极强,这才是病毒最理想的演化之路。实际上,真正能够长期存在的病毒,至少都会对一部分生物没有致病性。

    范德大师点点头:“原来如此啊……但凡是演化出来的东西,都是这样吗?”

    “基本都是吧。”王崎思量了一下:“越是复杂的语言系统,就越是能够表述复杂的概念。很多古老部落的土话,还有咱们仙盟在扶桑培养的妖族原始部落的语言,能够表述的概念就很是简单。修炼的法门也是这个道理。仙道文明本身的层次越是高深,修士修炼的方法也越是多样化。神道。炼体、器修等等,不一而足,而原始的修炼体系,反而就只有打熬气力这一项。”

    范德大师点点头:“这就难怪了。”

    王崎有些奇怪:“什么‘这就难怪了’?”

    范德大师打了个响指。王崎感觉身周天地灵气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但具体是什么变化,他又说不上来。范德大师道:“接下来说的话让人听去了可能不大礼貌,所以我就这样了。”

    王崎吓了一跳,觉得有种“密谋大事”的感觉。

    “从哪儿说起好呢?哦,对了。”范德大师问道:“刚才你说的‘自由度不高’,还有‘演化的特色’,那有没有什么与之相对的概念?”

    “嗯……人工产物?”王崎吐出这个词的时候,脑海当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

    人工产物,是了,人工产物!

    妖族的这个核心修法,充满了一种奇异的设计感。

    精密而冰冷,而且容错率很低。

    人工的系统可以精密,但是进化的系统往往复杂。进化的系统,往往达不到设计的系统那种精密的程度,内里往往充斥着许多对整体缺乏意义的“冗余”。

    对于设计的系统来说,冗余这种达不到最优的部分,根本不会出现——因为这个系统出现的原因就很明确,就是为了达成某一个明确的“目的”。对于这个“目的”没有意义的部分一开始就不会被设计者考虑进去。

    而演化的系统却必然存在冗余。所谓的“进化”就像是不断打补丁上去,而且不一定要是被最优化的,一般来说也不是完美的。因为进化的内因“突变”往往是一个随机的过程。

    就比如说语言。大多数的语言都是进化而来的,是靠该语言的使用者不断修改和使用而演变来的。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所有语言中不可避免的存在歧义,这是进化的系统本身的特点,如果从头设计一个新的语言来用来交流,则会尽量减少产生歧义的东西。

    比如说算符、算器语言、数学语言。

    “这更像是高屋建瓴的家伙直接搭好的体系……”王崎惊叹道:“妖皇!”

    好像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问题。更新妖族的万世师表,它自身似乎……不是一个更新妖族!

    他是龙皇根据古圣秘法,在太阳当中创造的生灵。简单来说,它恐怕也是一个被设计出来的产物。

    被设计成接近神州鸟纲生物的外貌,掌握光热的力量,可以简单获得冰河期生灵的崇拜……

    当初月落兰曦是怎么说的来着?

    ——他要塑造一个绝对的“妖皇”,以高度集权的方式统治妖族。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崎忍不住笑了。

    范德有些奇怪:“为何笑?”

    “啧,难怪更新妖族要完,原来……”说到这儿,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然后道:“他们在根子上就歪了。恐怕一开始,妖皇就已经订立了计划,要建立一个怎样的文明。他也试图留下一些前进的余地,但是奈何他起点实在是太高了,几百万年一直都站立在更新妖族的顶端。更新妖族直到毁灭,恐怕都还没有修炼到彻底越这个系统的层次,又谈何进步?”

    “什么‘汝当保持敬畏’,直接说‘我们都是臭傻·逼,参不透妖皇陛下的修法,所以按部就班来就可以了。’噗哈哈哈哈哈,装什么逼啊。”

    范德大师也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好家伙,还好我事先锁住了周围物质的种种变化,不然这要是被妖族听去了,还不得直接开战?”

    “您也有类似的想法吧?”王崎道:“不然怎么会事先展开这种法度?”

    “嘿,我口德比你这小子强多了。”范德大师嘿然:“刚才和天灵岭的道友交流了一下。他们也觉得这个修法充满了所谓的……不自然的感觉。不过,他们的视角就和你不大一样。”

    王崎道:“愿闻其详。”

    “妖帝是起始于微末之中的,是从无到有打拼到了结丹期,然后古龙皇才传授给他化形神通,让他继续修炼,开创妖族龙族共用且流传至今的化形-神通体的路子。始新妖族又为此而展出了许多的妖神。但是更新妖族就不一样了。妖皇是直接由龙皇制造的,而更新妖族修法很少有什么‘分支’、‘旁支’,所有的修法都是为了一个巨大的神道体系而存在。脱离这个神道体系的修法几乎没有。”

    王崎思考:“嗯?化形之法呢?”

    “让妖族可以化为同一个形态,增强文明的向心力罢了。哦,对了,应该还有让他们脱先天、不受先天兽性影响的作用。不然的话,我很难想象胡萝卜精、兔子精和老虎精共处一室的场面。”

    “噗……”王崎点点头:“恐怕还真是这个理儿。”

    “我仔细琢磨了一下,觉得这有可能是龙皇所处的层次太高,思维不大适合从零开始的缘故。一个层次有一个层次的规律,这不止适合天物流转之道。”范德大师道:“然后我就找你来参详了。”

    冯落衣与图灵都是当年尝试用算学思维理解生灵之道的先驱人物,王崎与这两位逍遥修士在学术上有深入交流,而王崎本身又是道种赏的获得者,对于生灵之道也有领悟,很适合讨论这个问题。

    “妖皇高屋建瓴的设计了一个文明,我觉得,更新妖族的莫名之障根子就在这。”(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