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三章 煮酒
    虽然两个人豪言壮语说得很轻松,可无论是王崎还是范德都知道,反向破解妖族的手段并不容易。八一中文网w w w★.く8く1√z w .com这是一个巨大的项目。

    更新妖族和始新妖族授术不传道,因此人族可以很轻易的学习到妖族所有技术,但是他们却不会教给人族任何妖族自己的思维方式。

    从长远来看,古龙皇的考量确实没有错,他们无论是更新妖族还是始新妖族,在没有达到一定层次的时候就已经不能前行了。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屏障,牢牢限死了他们文明向前迈进的脚步,使得他们永远也无法以“文明”的形式展到更高的层次。这就是龙族所说的莫名之障。

    无论是更新妖族还是始新妖族,甚至都没有展到龙族原本的层次。他们的文化、思维、观念、修法甚至天性,都有可能存在致命的缺陷。而那个“缺陷”,就有可能导致致命的思维盲区。

    单从短期来看,这确实对人族的反向工程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在对原理研究不够深入的情况之下,顺着设计者的思路思考这一个修法每一部分的作用,就是相对简单的入手处。实际上,那些古法修要求体悟功法之中的“真谛”“意境”,也是这么回事——顺着创始者或者其他修炼者在功法名字、语句当中留下的些许线索,掌握他们的思路。《破天剑诀》就是要破天,《太极拳》就是要阴阳变化,《天地阴阳大乐赋》就是要干个爽……诸如此类。

    而人族现在就是得不到这种“捷径”,只能走暴力破解的路子。

    将这些妖族的法术分为无数个相对独立、各自承担一定功能的部分,然后解析每一个部分自身、各个部分之间的关联,等等。人族用自己的方式吃透别人的技术,也没有任何问题。

    今法就是这样诞生的。他们不过是用自己的思维,解析出了一些元婴法的内核,然后自己根据这些法门,开创了元神法。

    可对于人族来说,更新妖族的技术,还真有一重困难之处。它是神道之法,而神道之法就必然存在信众与神灵的问题。说白了,神道法度必然牵涉很广。这就决定了它没办法进行大规模的实证。

    灵凰岛那种一整岛的小白鼠,真的不好找。

    这一点,谁都想不出办法。

    现阶段大家能够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按照章程进行亲切友好的技术交流,以期能够擦出一点儿火星。

    在与范德略微探讨了一下之后,王崎就复制了一份《霓虹铸道根本宝藏》的总纲部分,准备回去慢慢研究。

    不过在自己家门口,王崎又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来客。

    “兄弟,你臭着一张脸站在我门口做什么?我没欠你钱吧?”王崎站在辰风面前,左瞅右瞅的。

    辰风表情有些无奈。他晃了晃手里的酒坛:“有点事儿,想问你拿个主意,顺便喝两杯,你出地方我出酒。”

    王崎严肃道:“抱歉啊兄弟,你夫妻之间吵架的经验比我丰富多了,冷战都冷战过。感情方面的事情,恕我无能为力。”

    然后他就被撼魂咒糊了一脸:“去你的!”

    进入王崎房间之后,辰风先吓了一跳。他指着房间中央一个合抱粗、一人高的巨大六棱石柱,问道:“这什么?桌子?这么高?”

    王崎拍掉了他的手指:“别指,很不礼貌。这是墓碑。”

    辰风脑子有些木:“你们故乡的风俗?”

    “废话,死者为大。你家乡用手这么指着别人墓碑,礼貌不?”

    辰风抠了抠脑袋:“不……我是在问……你为什么在自己房间里面摆放墓碑?谁死了?还有为什么要葬在自己房间里这么猎奇……”

    “哦,我自己的。”王崎抚摸着石柱,眼神当中满是柔情与壮志:“我为我自己设计的,因为仙盟的那个墓塔造型太过难看了,我不想被埋在那种没逼格的玩意下面,所以就给自己设计了一个。”

    辰风后退两步,双手结成伏魂法印:“兄弟,是谁杀了你?有什么未了的心愿?”

    王崎就用关爱傻子的眼神看他。

    “我们到底是谁有病啊!”辰风突然有种自戳双目的冲动:“娘的,你说这话的时候倒是有几分英雄气魄……可这事真不是一般英雄能够干出来的……”

    王崎笑了两声,手伸进自己外套的胸膛里,像是自插心脏一般。随后,他从自己心口抽出一把连鞘的长剑。剑鞘之上,金光流转。

    辰风呼吸一窒:“这是……”

    “天剑啊。”王崎道:“入天剑宫者,需自备棺木。不过我一向是认为,土葬是最浪费的行为,不仅浪费资源还浪费土地,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能留个尸体,供未来人研究。但是啊,在文明不断代的前提下,这毫无意义。所以呢,我已经签了遗体捐赠。如果我有朝一日意外死亡,尸体还能找回来的话,全部捐给天灵岭天生峰做求道之用。既然棺木对我没有意义,那就准备个墓碑好了。”

    “虽然我的第一反应是‘天剑宫真是瞎了眼’,但是……”辰风拍了拍王崎肩膀:“兄弟,说得好。就冲你这句话,我……”

    王崎汗颜:“其实天剑宫自己也觉得自己瞎了眼来了——我也不反对,不过我上头有人,我老师是天剑宫的创始人之一,好歹有点话语权。我是走后门进去的。”

    辰风扶额:“对自己有点信心……不,你也知道……不……这种时候我应该说什么好?”

    “只要微笑就好了。”王崎接过辰风手中的酒坛,然后将天剑剑鞘横过来,一坛子酒就放在剑鞘之上——这里是南溟极地,酒早就结冰了。而天剑剑鞘虽然封住了天剑全部力量,却依旧显得烫手,正适合用来温酒。

    辰风长叹:“现在我确定了,他们确实是瞎了眼。天剑乃仙道杀伐重器,决不可轻易动用,结果你温个酒……”

    “意境高啊。”王崎颇为自得。

    “你天熵诀明明就能办到……实在不想耗费这万分之一的心思维持,你也可以随手烧个开水啊。”

    “这小曲酒柔和醇厚甘甜,得慢慢化开才好。”王崎思量:“你确实不是又出现感情危机了啊,如果是那种情况,我觉得你应该拎一坛烧刀子之类的烈酒上门。说吧,啥事?”

    说话间,王崎双脚轻轻一点,身子悬在空中,顺手又将天剑放在自己墓碑之上,完全就是打算将之当做桌子使。

    辰风两只眼睛再次瞪大:“这不是你墓碑吗?”

    “用自己的墓碑当桌子使,也是一种意境啊。”王崎浑不在意的拍了拍桌子……咳咳,墓碑:“这不就是名士风范吗?来来来。”

    辰风一想也是。虽然这么做是怪了一点,但是王崎自己都不介意,他也没什么好介怀的。可“上桌”之后,他又觉得不对劲了。

    “为什么……不弄个普通一点的桌子?”

    “放不下啊。”王崎指了指自己房间:“喏,你自己看,我这人一张床,三书桌,几个书橱,哪还有地方放专门吃饭的桌子?”

    “那什么……为什么不用书桌吃饭?”

    “呔!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王崎痛心疾:“怎么能够在书桌上喝酒呢?这是对书的不尊重!”

    “那……为什么不我们坐地上,然后用法力托起酒和剑?天剑是你的法器,你应该指挥得动吧?”

    意料之外的暴击。王崎立刻硬直了。数秒之后,他道:“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果然,只是这货自己想这样啊……算了,不危害社会也没有恶化倾向的话,就不要深究精神病人行事动因了……

    辰风的心累上加累。他叹了口气,没有纠结刚才的话题,就顺着王崎的话往下说下去。

    他将方才生的事情全说了出去。

    “嗯……”王崎点点头:“我大概明白了。你这是气不过?”

    “‘汝当敬畏’……我呸。”辰风是个好人,但是不代表完全没有脾气:“你是没有看见妖族教习那个嘴脸。‘汝当敬畏’‘汝当敬畏’,然后一直拿我们当未开灵的蛮子看!还有,既然说叫敬畏,那就好好说为什么要敬畏,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这才是正确的态度。他可倒好,一句话就给打了……”

    王崎双手十指交叉,抵着鼻尖:“哦,我听明白了……话说,你是想要我怎么样?”

    “有没有办法,给他个难堪,但是又无伤大雅的那种。”辰风语气里有一种“做坏事”的异样兴奋:“我希望那个妖族教习能够正视我们人族,而不是用那种训狗的态度……你小子擅长以弱胜强,又够贱,肯定有法子!”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堪回的往事,叹了口气。

    王崎当然不知道天萳的事情。他拍下一个灵犀瓶,推到辰风面前:“来,神瘟咒法,一道下去,不留活口,居家旅行杀妖灭口必备之应用。”(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