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四章 墓碑与证明
    辰风的手抖了一下。√八一中文★网w ww.81zw.com他强笑道:“这个……没问题吧?”

    他在天剑落神京的事件之后,又在神京呆了一年,亲眼见到了心魔大咒给神京带来的变化。而作为一个研究过神瘟咒法的人,他也看得出王崎虚实两相功法的路数。所以现在的他,到也不是那么排斥这种手段了——前提是这种手段确实安全可控。

    “哦,这是初代的神瘟咒,没有任何限制,插进去就是个死,没救的,而且连早现早预防都做不到——它的自我复制度太快了,灭掉整个更新妖族也只是时间问题。”

    结果,王崎介绍的方向和辰风期望的方向完全相反。

    好人一头撞在墓碑上:“你个……你个蠢货!我就是想让他们难堪一下,不是要杀了他们!”

    “喂喂,你现在要干的可是一个大约是妖神期到大乘期的更新妖族强者,考虑到修为根基、法度的差距,他说不定比任何一个古法大乘都要强大。我都没见过那个教习,根本研究不出专门克制的手段,怎么‘教训’?”王崎拍着桌子,或者说自己为自己设计的墓碑,大声道:“你突然拉我去打人,我能提出这个方案就不错了!”

    “收起来!”辰风吓得声音都变了:“快,这种东西……”

    “瞧把你吓得。这种纯破坏性的神瘟咒法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资格碰触,很不巧,我并没有。”王崎随手抛接那个灵犀瓶:“假的。像我这种级别的人,碰到这个就直接天剑灰灰,没商量的。”

    辰风松了一口气:“这种玩笑开不得啊,我刚才都在盘算干掉你然后夺下灵犀瓶了……”

    ——你妹的,你说这种话,太有说服力了!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崎大笑。正好酒差不多热好了。王崎自斟一杯,将酒壶推到辰风身边:“我无非就是告诉你,能够干掉一两个妖族教习的手段,我确实有,但是每一种都很极端。我觉得你应该不会想用吧?”

    “完全不想。”辰风也自斟一杯:“不是说你最擅长以弱胜强吗?我听说你曾经打倒过……很高阶的敌人。”

    “完全没有的事儿。”王崎摇摇头:“很遗憾,我从来就没有‘以弱胜强’过。在之前的战斗当中,我始终处于‘强’的地位。”

    “啊?”辰风有些不信。

    王崎指了指天上:“我其实一直都处于保护当中——你懂的,我这种天才人物死了。上面也会不高兴的。这是最基本的。接着,所谓的强大与弱小,并不单纯是指修为的强大与弱小,还有双方情报上的差距、修法的强与弱、克制的手段。我从未以弱胜强。我只是一直在通过算计,让自己处于比较强大的位置。”

    辰风苦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按你这么说,那我们修炼还有什么意义?”

    “自身变强的话,就可以很简单的将自己置于‘强大’的一方。”王崎到:“我曾经花了一整年的时间,调查一个强大对手的底细,研究克制的手段,布下杀人的陷阱。这样,我才能战胜修为比我高很多倍的人。而这是杀人。想要将一个人搞得灰头土脸,说不定比这个还要难一些。”

    “实在是……”辰风感叹:“一想到我只能忍受那些妖族教习的嘴脸,就觉得情绪低落啊。”

    “你怎么能这样想呢?”王崎又灌了一大口酒,似乎喝高了一般,做挥斥方遒状:“这样是不行的!”

    “不要假装自己喝高了。”辰风也喝了一口酒:“这酒不是灵酒,只不过含有灵力罢了,灌醉一个结丹期修士?不可能。”

    “不不不。”王崎到:“你真不觉得这个学府的学风需要改变了吗?在这里,讲师想要暗算学生,教习在压迫学生,学生则时刻盘算着打老师,想要让老师出丑!这怎么能行?这南溟学府,是为了推动几个文明的和谐共存在建立的。这样子,怎么体现我们南溟学府的精神?”

    “也是……”辰风只得点头:“哎,我也确实是狭隘了一些——但还是气不过啊!”

    “辰风,我理解你。兄弟。”王崎激动的说到:“你知道吗?今天,就在今天,我的学生还在策划着要打我,还不惜使用两伤之法……”

    “废话,有时候我都想打你。”

    “但是,我依旧打算和那群无法无天的学生和平共处。”王崎强调到:“和平共处!我要理解他们,架起沟通的桥梁!这一点,你也要身体力行啊!”

    “我觉得我除了忍不住想要让那个老家伙难堪一把之外,一直很和平的。”辰风默默别过去了自己的目光:“身体力行?刚刚才被公开批评的你?别开玩笑了!”

    王崎之前弄得一个更新妖族的修士性命灵光动摇,其他修士也有可能受影响。这可是不折不扣的恶**件,而且还是在南溟学府的第一天。这简直是为这个学府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虽然本来也不大靠谱就是了。对于这种事件,南溟学府的高层不可能毫无表示。现在,批判王崎的榜文都已经贴出去了。

    王崎摇摇头,斩钉截铁的回答:“那是那群想要打老师的学生的错!他们是我带过的最不听话的学生!我一直在试图打开局面!”他随手一引,书桌抽屉自动打开,然后一段复杂的绳结和一个图纸落到了王崎手上。

    王崎双手十指穿插,用翻花绳的方式固定住这个绳结:“你再看,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萳族语言。虽然表现形式有些奇怪,但是萳族结绳记事法中,等价的绳结具有相同的意义。与这个“翻花绳”等价的绳结……

    “起初,天地之结隐于晦暝之中。后,天索地丝扭转成结,‘哇嘁’诞生……”

    “王崎!”王崎纠正道:“这是我的名字!”

    萳族的结绳记事法,也具有表音的功能。

    辰风重新读了一遍:“起初,天地之结隐于晦暝之中。后,天索地丝扭转成结,王崎诞生,一切谜锁都解开了……”他抬头看着王崎,面无表情:“这是什么?”

    “我为自己设计的墓志铭。”王崎举起自己刚刚摄取上来的那张纸:“喏,我还专门计算了这种绳结的二相投影。通过冯氏代数延伸的一种特殊算子代数来表现扭结,可以在二相的图像上完整的展现出一个绳结的三相结构,可以完整的将这个绳结的形状刻在我的墓碑上——为此,我专门写了一篇论文,说不定可以开创一片新天地。”

    “啊,对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准备一个六棱柱的墓碑吗?我打算用人族、龙族、更新妖族、始新妖族、萳族的语言将这句话分别刻在六棱柱的一个侧面上。”

    ——我……

    ——这个时候……

    ——应该用什么表情……

    辰风感觉自己用来放手肘的“桌子”顿时散出一股“自恋”的味道。他后退几步,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那还有一面呢?刻‘王崎永垂不朽’?”

    “过一阵子我打算去焚金谷那边进修一下,然后在最后一面上刻下灵犀素语言表达出这句话的分子式。顶端的话,用海神类的二进制语言写。”王崎半是认真的说到:“我只是在思考,是只做针对碳基生灵的呢,还是做针对更广的……”

    “你……”辰风缓缓落地,看了一眼“墓碑”:“你就为这个,专门写了一批算学论文,然后……然后准备去焚金谷修行一段时间?”

    “哦,去焚金谷是我很早就有的想法了。”王崎到:“这篇论文也是迟早要出现的,不如就以我的墓志铭为实际问题,引出这一篇论文……”

    “你是怎么写的?‘我在解决用萳族结绳记事法写墓志铭的时候,写下了这一篇论文’?”

    “你对我读心了?”王崎很开心:“我就是这么写的。”

    辰风觉得自己和那一篇论文的审查者一定是全部都日了同一条狗。

    这家伙……别人花几年功夫都未必能够写出来的论文,他居然随随便便就写出来了,而且……还是因为这种逗比的问题……

    整个万法门都在哭泣啊!

    “因为萳族语言比较……我得到的版本算是比较原始吧,或者和其他种属的语言差别过大,很多词汇在他们的语言当中都不是那个味儿。”王崎到:“我原本预定的人族语言版本是‘初时,天道隐于晦暝,后,天地运转,王崎诞生。是以,大道明了’现在还要考虑,要不要迁就萳族语言改一改其他几个种族语言的版本。”

    “你也是……自爱到家了。”辰风按着额头:“不过,你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多语言的?你做这么个墓碑到底是为了干什么?臭美到异族当中?”

    王崎长叹:“你有没有想过啊,要是我族、龙族、妖族、海神类乃至于萳族,有朝一日全部灭亡了,那么谁来记载我们曾经跨越两亿年的时间、跨越不知道多少光年的距离走到一起过呢?”

    “这块墓碑,可以证明,我们曾经以‘文明’的身份交流过。这个宇宙,不只有个体的仙人,至少曾经有过文明。”(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