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十九章 冲突爆发
    ——到门口还有七步……靠,快没话说了……

    按照江湖规矩,“装完逼就跑”之前,总得留下几句场面话,证明自己犹有余力,不是被别人打回去的。八一中文网w★w★w.81zw.com不然,这“装完逼就跑”就是失败的,和逃跑也没什么区别。

    王崎必须走一步说一句场面话,镇住那些妖族的学生,然后再行逃跑之事。只是……他现在快没词了。

    幸好,他不是一个人。

    赵清潭也在数步数,但仍旧没有忘了捧哏:“您也没有想到第一局就赢了?我觉得您把握还是蛮大的……”

    ——还有五步……

    “公式就是智慧,能够向人传达前辈所跨过的路。这是语言、法力和器械都做不到的。”王崎视线向下滑,看着讲堂的门槛:“计算太过依赖法力、算什么都依靠修为暴力破解,就会被剥夺获得这种感觉的机会……”

    ——还有两步……

    “而这种感觉啊,就是你通向高深算学的唯一桥梁。”

    ——出来了……

    就在王崎运转法力想要架起遁光逃走时,奥流喝到:“你给我站住!”

    王崎法力急运,心念如同电光石火一般转动,权衡弊利,然后觉得自己若是不停下来有失风度,这样无助于自己在这些妖族学生心中建立威信。他停下脚步,问道:“你到底想要……”

    这句话没有说完。奥流此时全身散出七色的妖光,整个人像是天神化身一般高高在上。他光是靠近,就给人一种绝大的精神压迫。显露出神威的奥流伸出手,压住王崎衣领将他整个提了起来。可不知为何,王崎却感觉是由一个巨人伸出遮天蔽日的手握住自己。

    “说这么多,不还是废话吗……”神光缠绕中,妖开口,喷出黑色的吐息:“任何不能落实到手上的本领,都与空谈无异……”

    “来啊……让我见识一下你们人族的道啊?”

    神力冲刷之下,王崎只感觉一阵晕眩,就连赵清潭也觉得不适。他终究是小看了奥流,小看了更新妖族。这一族在“心”的修为上,走上了和人族截然不同的道路。神道系统中信力流转带来的杂念,对于妖族而言并非是外魔,而是修心的“补品”。他们的心境也非是如磐石如明镜,而是如渊海——看似不定不平不稳不静,实则深沉。任何外魔侵入,都会被其扑灭、淹没、同化,了无痕迹。而更新妖族依靠后天修行得来的“自我意识”,也和人族存在微妙的不同。这就导致了他们在精神冲击类的法度上与人族完全不是一个方向,让人防不胜防。

    奥流神力再催,几有洗掉王崎抵抗心,让王崎臣服的架势。

    就在这时,空气流动,变化,数道透明的气刃出现在奥流身边,对准了他肉身的几大核心。奥流本能的感到一股危机。这些元磁彩光流转的气刃,看似是与普通的冰刃无二,可实际上,他几乎感觉不到这东西的质量、强度,也探不出这些气刃的任何性质。但他至少知道,这些东西总不可能是为了帮他针灸而出现了。

    “放开你的讲师,奥流·神岚皎。”一个身着大红长袍的男子语气森然:“这里不是你撒野的敌方!”

    “他不是吾师……他不配!”奥流愤愤不平的放开手,可神力依旧缠绕在王崎身上。那个焚金谷的炼虚期修士脸色一沉,似要下手惩戒。可是,王崎周身突然喷薄出赤金剑气。剑气一转,就将神力扫灭。王崎神色如常,道:“让他说下去——我倒要看看这些顽劣学生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要挑战你!”奥流盯着王崎,一字一句的说到:“我要亲手试一试你的资格……”

    赵清潭脸色古怪的望着奥流,就连新来的焚金谷炼虚宗师也是无语。他看着奥流,冷笑:“你挑战他?”

    奥流点点头。

    “化形期挑战结丹期?高阶挑战低阶?”焚金谷宗师大声呵斥:“你不羞耻吗?”

    结丹之前和结丹之后根本就是两个境界。这一等级植根于所有借鉴了“金丹-元婴”体系的修炼法当中。人族是,妖族龙族也是。

    “你们知道这一点,为何还要派他来教我们?”奥流脸上写满了屈辱:“为什么?”

    “因为我比你强啊。”王崎整理了一下乱掉的衣领子:“学无先后,达者为师——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家伙能不能理解这句话。在这个领域,你们找不到多少比我水平更高的教师,向我学习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比我强……除了算学强你又有哪一点像一个为师者了?你甚至……”

    王崎竖起一只手,示意他暂停。奥流以为王崎又有什么话要说,本能的住嘴。王崎低声下达指令:“贾维斯,记录……关于性灵与美的教育疑似不够,对于势利或者说实际的人群,必须佐以力量。尤其是对于那些不听人话,一个简单概念都需要重复好几遍的差生,除了向他们展现那些最深刻的东西,也需要向他们展示拳头……”

    然后,算器投影出的光幕浮现出一个圆圈——这是“确认”的标志。光幕消失之后,王崎才看向奥流:“说实话,我觉得你们只是一时的别扭……你们都化形了,靠着后天的修持,心智也比得上我们人族先天了,有修为傍身,见识也更多了。我向你们展示了算学的至境,你们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之后,就自然会用功学习的。我原以为我不必向蒙学讲师那样,隔三差五做小测验,用这种哄小孩子的手段激你们上进。我原以为,你们应该和那些认清了现实的少年一样,知道自己读书是为了改变命运——改变你们这一族的命运。现在看来,或许是我错了。”

    “我高看了你们,也高看了妖族。”

    不等奥流作,王崎就到:“之前经验不足,教得不好,这确实是我不对。我有错就认错。现在呢,我就要纠正我的错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奥流不禁皱眉。一股奇异的气魄似乎从这个不堪一击的家伙身上散出来。他道:“说了这么多,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啊,我这个人有点轻微的强迫症,每天要研究算学八个时辰以上。我不研究数论,生灵之道浅尝辄止,每天晚上凌晨入定,入定之前,我一定会先做一道算题,然后搬运周天二十分钟,接着快静心,如同婴儿一般胎息,绝不把错误和麻烦留到第二天。”王崎道:“最后一点是一个非常宝贵的品质,所以……为师现在就要纠正自己的错误,为你们这些学生言传身教一番啊!”

    他伸出手:“你的挑战,我接下了。”

    奥流大笑:“等的就是你最后一句话啊!”

    “最后问一句哈。”王崎道:“你,应该是更新妖族当中最强者吧?应该不用再换人了吧?”

    奥流正要点头,椒的枝条拉住了他:“小心,奥流。”

    奥流退回去,几个更新妖族当中的精英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一个名唤良锺的少年道:“奥流,不管此人如何讨厌,你都必须得承认,他是一个劲敌。他就这么答应了,这里面肯定有诈。不要去。”

    椒也道:“虽然可能有失面子,但是,此时最好从长计议。”

    “我一定要扳回一局……再能说又怎么样?还不是要被我打……”奥流神色反常,好似入魔一般。他笑道:“此人再怎么样也仅仅是一个结丹期……就算再强也只是与我相当、我最多吃点苦头,很快就可以将他打倒的,很快……”

    “我真的觉得你需要洗练一下自己的心灵了。”月落琉璃从后面走过来。她双手抱胸,一脸不喜:“你知道吗?那个低阶修士,曾经战胜过可以一只手将你碾死的强者。”

    “在充分准备之下,以弱胜强实在不罕见。”奥流笑了。

    更新妖族是神道文明,个体和集体的力量具有高度的一致性。只要时间充足而且高层足够重视,那么一个个体想要借用多少力量就有多少力量。弱胜强真的不稀奇。

    月落琉璃耸耸肩。这话倒也没说错。如果花个两三年的时间建立祭坛神殿、布置种种法度、日夜祭拜,同时妖皇钦定你为抗仙先锋,就算是奥流这种货色也能够在短时间之内与仙人级数的强者相抗。

    ——但是,像王崎那样,连转劫的机会都不留的,根本不可能。

    想了想,她又走到王崎身边,道:“你那些有越阶之能的本事,都是一使出来就是非死即残的,尤其是上次你用的那两个……对于更新妖族来说伤害很大……”

    对于更新妖族来说,神瘟咒法比什么都可怕。这东西若是沾上了,他们就有灭族之祸。

    王崎笑了笑:“我很有分寸的。而且……”他看了一眼奥流:“这种土鸡瓦狗,我还不需要动真功夫。”(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