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四十章 所谓言传身教【上】
    数道遁光落在了南溟学府外的冰原之上。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在出来之前,王崎还以为会有学府高层阻挡自己,要求自己“大局为重”。毕竟,一个老师拉着学生出去开片,怎么想都是有问题的。这样子顺顺当当出城,反倒是让人觉得不正常。

    可到了学府外,王崎才明白为什么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挡。

    前些日子还如同镜面一般平整的学府周边地界,现在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斗法留下的痕迹。王崎站了好久,憋出一句:“原来这个学校师生关系这么紧张啊……”

    “妖族传统,师长是有权利体罚的,然后不服气的妖族学生也多。”之前替王崎解围的那个焚金谷炼虚期修士就在王崎身边。他低声道:“其实这事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了。”

    “唉……”王崎摇摇头:“对不起了,霍老师,累得您的课都被冲掉了。”

    这个修士名唤霍桐青,他的课正好被安排在王崎的课的后面。每一次王崎上完课之后,接着就是他的课。只不过王崎第一次上课就提前早退了,之后也是,改完四则运算题就直接离开,毫不拖泥带水,所以两人之间一直都没有见面。王崎还是从课程表上知道这个人的名字的。

    如果不是奥流闹事,王崎被耽搁了,两人这一次也见不着。

    “嗨,别提了。”霍桐青摇了摇头:“更新妖族的学生普遍不听话,对于咱们的教育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抗拒心理。这些日子爆的冲突里,有九成都是咱们人族和更新妖族之间的。”

    王崎道:“始新妖族闹事只占一成吗?”

    ——联想到开明兽少年浭那隐而不的敌意,这个结果到也可信。

    “不不不,还有一成是龙族看得技痒,和我们提出的切磋。”霍桐青道:“更新妖族几乎不搞事情。”

    王崎眨了眨眼,点头道:“我大概明白了。”

    “王道友倒是肯为这些妖族投入心血。”霍桐青道:“若是你能够改变他们的学风,我倒是不会介意被占了一节课的。”

    “要不就调课?”王崎道:“两天后我的那节课你去上,上个大连堂。”

    “啧,难。”霍桐青牙疼的样子:“要是他们这德行不改改,大连堂就是增大冲突的可能性。”他又看了王崎一眼:“您应该不会是担心自己被打得上不了课吧?”

    “他们若是围攻,我自然不敌。但是一对一?”王崎轻蔑一笑:“我会怕他们?”

    百丈之外,奥流已经站定。他的声音浩浩荡荡传来:“怎么了?来啊?”

    “感觉就好像是面对熊孩子一样。”王崎摇头,走了出去。

    霍桐青一边后退,一边对王崎的身影说道:“明明还在自己种族的辉煌时期,却被告知文明已经没有了希望,然后被迫沉睡,将最后的可能**托给下一个文明——这对于谁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吧?养生阁认为,更新妖族道心普遍存在问题。”

    ——问题学生啊,难怪。

    王崎叹了口气。除了学过一些不成体系的知识之外,几乎什么都不会,基础差,思维差也就算了,还没有上进心,对老师有明显的抵触。更糟糕的是,这个学校近半的学生都是这种人——这到底是什么烂学校啊。

    王崎瞬间对自己的教师生涯失去了信心。

    “咱们怎么打?”奥流的声音打断了王崎的思索。

    “给我一点时间,我毕竟没有经历生命本质的根本蜕变,还是低阶的存在,需要提前布置一些法度。”王崎轻甩袖袍,无数的兽机关散步出去。他接着道:“你是不是也要请唤神力,然后再变·态成适合战斗的身姿?”

    奥流狞笑:“我觉得没必要。你就算能够暂时使用高阶的力量,又能支撑多久?”

    王崎思考片刻:“我的极限是二十四分钟左右。这样吧,如果到了第二十四分钟的时候,我没有占到上风,我就认输,如何?”

    “很好。”奥流点点头:“二十四分钟,如果不在你最强的时候将你打成筛子,我赢了也没有意义。”

    “就这么说定了。”王崎全然没有自己在规则上占便宜的自觉。其他人也就默认了,因为他的修为确实是远低于奥流的。他道:“等下我会挥手。在我右手抬起又落下之后,你就可以开始进攻了。”

    单个的兽机关行动能力非常弱,不随风而行的话,几个小时都未必能够移动一米。而在单个的情况之下,它的灵力运转甚至做不到自给自足,几个时辰之后就会耗尽灵力,法篆失效,整个机体都解体。

    王崎想要让散布出去的兽机关集群覆盖一定范围,也需要时间。

    灰色的雾霾从王崎身上飘散出来,然后消失在空气当中。但是在那些灵识敏锐的高阶修士感知里,那一片空气已经被某种诡异的灰色雾霾占据。这种雾霾明明没有半点生机,却隐隐有种“食肉兽”的贪婪气势。

    月落琉璃最后一次传音入密提醒奥流·神岚皎:“人族在假物之能上做得很好,不要仅凭表面上的修为判断他们的战斗力!”

    奥流点点头,身上七色神力流转,身后隐约幻化出神灵的法相。

    ——如果那种灰色的雾霾是针对实体的……

    王崎举起的右手:“我有一把剑,不过那把剑实在是太强了,我还控制不来。杀了你,我也有麻烦,就用这一把吧。”

    他袖子上喷出了一股灰色的浊流。这股浊流落到他手上,快延展,渐渐幻化成一柄双手剑的模样。紧接着,兽机关彼此相勾连,整个剑身突然就出现了一层金属光泽。

    霍桐青皱了皱眉。这个手段,倒是让他觉得有些古怪。

    然后,王崎挥手。

    几乎是同一时刻,剧烈尖锐的爆破声响起。冰面一瞬间承受了震荡,纷纷开裂。飞溅的冰屑化作白色的浪涛。而在一片白色中,有一个如同刀锋一般的流光在分开大气,持续向前。

    奥流身上的音障在地面上犁出一道沟壑。他的拳头面前,大气震颤,然后如同玻璃一样破碎。真空泡中,他的拳头自如的挥洒。地球上任何热武器的子弹都及不上他的度。

    但是,他的拳头却扑了个空。

    与刚才自封法力,所以根本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不同,王崎已经全力施为。法力奔腾之中,他的思维也运转到了极限。他轻轻错步横挪,腰用力一拧,上半身以尺许差距避开奥流的第一击,与此同时长剑横举。奥流鼻子轻蔑喷出一口气,弓背挥拳,两只爪子向下砸落,不料却正好砸在王崎剑锋之上。王崎却借力荡起。奥流吃痛的同时没有退缩,两只虎爪连环拍出,却再一次击到空处。王崎的身体好像滑入了一个不可视的空间……

    ——不,空间法术!

    奥流念头刚刚转动,就感觉自己后颈一凉。他一回头,正好看见王崎头下脚上的悬在空中往后退。

    奥流知晓,王崎这是示意自己手下留情了。如果他刚才不是随手捡起块冰碰一下,而是用什么法术,他奥流就已经受伤了。对于高阶修士,颈椎断掉也不致命,但是战力确实是要锐减。

    他受不得这个刺激,大声咆哮,神力化作铠甲覆盖于身,身后神祇法相则合身一扑,身上蛇饰化作甲上花纹,而法相自带的双翅则实体化。奥流再一次合身扑向王崎,度居然是第一击的数倍之上。王崎身子轻晃,依旧是恰到好处的避过奥流拳头之击,长剑则总是劈开对方拳风,直接往对方脸上招呼。奥流虎吼,后退然后再次欺进。由于他动作实在是太快,众人只看到一道虹色流光在地上急转一匝。而王崎则化作灰影,左支右绌,不断摇晃身体躲避奥流的攻击。

    “说得好听,什么善假于物,连我直击都接不下……”

    奥流心中窃喜时,王崎的声音响起。

    “诸弟子,这就是我要给你展示的第一个知识点。运动的规律。”

    即使是在如此激烈的攻防之中,王崎的声音也是丝毫不乱。他仿佛正闲庭信步,自在的躲避风雨。

    “我族贤者元力上人最为著名的著作为《大道之算理》。此奇书第一次以算学为根基演化大道。而他当时表述的,便是元力之法——运动的规律。”

    “运动是一种可计算的东西……”王崎一边讲述,一边避过奥流居高临下出的攻击:“人所有动作都是在力的作用下才完成的。元力上人以三法而蔽之。自此,力可算……”

    他的眼睛,时刻捕捉奥流的位置,身体、拳头的动向。

    “当然,凡人是没法在激斗之中使用这套法门的,因为他们算得不够快,元力三道远不如他们日积月累形成‘近似算法’——也就是武修的直觉、直感。但是对于修士来说就大不一样了。只要你算得足够快,‘运动’就对你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而在这个时候,我刚才说的‘对数字的感觉’就很重要了。你只要算快了一步,在这里就是生与死的差距。”(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