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四十八章 结构
    陈由嘉回到家的时候,屋子里只是微微亮着。八一中文网wくw w√. 8 1√zw.com她以为王崎不在——教师的住宿环境比交流生好太多了,她自然会选择住这边不是——径直推门。

    然后,她就被一张细密的网挡住了。

    仔细一看,这就是一张三维的网,每一个节点就是一个小小的球体,节点与节点之间又有许多细小的黑线相互连接。这些黑线绷紧,又形成了精密的结构件。这些结构居然还在不断变化当中。

    而在这张细密的三维大网中央,王崎正在怡然自乐的翻书,他翻几页,手指就在空中挥舞两下,然后,那张黑色网格的结构也随之改变。

    他手上自带的微弱灵光照亮了屋子。这一点光芒甚至弱于屋子外微弱的极地阳光,所以陈由嘉以为屋子里没人。

    “你在搞什么?”陈由嘉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后退半步。

    如果这个网是王崎正在做的算题的话,她就不好碰触了。

    王崎这才意识到陈由嘉已经来了。他吩咐道:“贾维斯,储存结构。”数秒钟之后,黑色的网络轰然崩塌,然后化作流体,汇成几道手指粗细的黑色水流,汇入了王崎的衣服上。

    “今天遇到了一个愿意合作的焚金谷修士。”王崎很是开心:“虽然合作的时间不会太长,不过,我绝对可以完成初期的内容了。”

    “那位宗师也是可怜,居然招了你这种祸害。”陈由嘉很认真的说道:“不要开什么奇毒啊。”

    王崎上一次加入实证部还是在神京,在辰风的邀请下加入的。当年辰风想要证明“当好人是好的”,并在落实的时候将目光投向“神道”这个陌生的方向,而王崎就在辰风研究的基础上,搞出了心魔大咒这种物理意义上灭绝人性的东西。现在想想,这对于辰风来说才是晴天霹雳。

    王崎若是投入焚金谷的实证部,指不定开出来的东西就是种种奇毒呢。

    “金属,晶体。”王崎不满道:“你怎么觉得这个领域和开毒物有关?”

    “金属**是奇毒,毒物也是能够结晶的。”

    “你说得好有道理……”王崎沉沉一叹:“我都心动了……”

    陈由嘉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他耍宝,转而问道:“有什么进展吗?”

    “唔,很神奇的。”谈起这个,王崎立刻就兴致勃勃起来:“关于分子结构的……你知道分子的性质是由什么决定的吧?”

    分子的化学形式,是由分子本身的结构决定的。简单的小分子,就只有几个原子,能够变化的范围有限,玩不出太多花样。但是大分子就不一样了。

    比如,蔷薇目的许多名花都有诱人的芬芳,这种芳香就是来自于一种被称作“香茅醇”的物质,来自这种物质那十个碳原子为骨架、以氢氧为血肉构成的几何形状,还有原子间的化学键。但是碳原子左旋与右旋的差异,就造成了左旋香茅醇沸点和右旋香茅醇沸点之间过一百摄氏度的差异。

    晶体也不例外。晶体那种奇异的有序性,来自于它内部分子的有序排列。任一晶体总可找到一套与三维周期性对应的基向量及与之相应的晶胞。每一个晶胞都像是一个规整的格子,与其上下左右前后六个方向的其他单元形成一个有序的整体。如果将每一个晶胞都约化成一个质点,那么这个质点构成的奇怪网络应该就是一个严密的网格。

    ——应该。

    “我原以为但凡是晶体,就必然是长程有序。而只要是长程有序,就必然能够用群论处理。”王崎道:“不过现在看来,我思考得好像是简单了一些。”

    长程有序是一个相对于短程有序的概念。这说得是一个单晶体内,所有的分子都呈现有序性,周期性,全都以严密的形式排列在一起。而短程有序就没有这种特性了。对于具备“短程有序”的准晶体或非晶体来说,一些分子可能在局部表现出高度有序性,但是这种有序性也只会停留在一个局部上。

    这是在地球。而在神州,这里面的东西还要更加复杂一些。在灵气环境下,原子间的物性键【化学键】存在着更多的形式,能够蕴含更多的、甚至是变化的内能量。而晶体结构也是,有些结构,只能够在强大灵力的支撑之下出现,抽离了这些灵力分子结构就会崩解。更有些结构是随时处在周期性变化当中的。

    这让晶体的研究像是一团乱麻。

    陈由嘉一时没有理明白这里面的道理:“长程有序……群论……”

    “周期性就意味着对称呀。变天式的入门内容。”王崎解释道:“长程有序,就意味着晶体内部始终存在复杂的周期性,也就意味存在着对称。群论就是研究‘对称’变化的学问。”

    陈由嘉毫不客气的问道:“看起来这也不是特别难的东西嘛,为什么之前没有人想到?”

    “有人想到啊,这么明显的东西没人想到才奇怪咧。”王崎咧开嘴笑了:“只不过之前投入这个领域的人算学水平都远不如我啊!”

    随着王崎每日的苦学与研究,他算学水准亦是水涨船高。现在不说他原本就擅长的算理逻辑,就算是拓扑和群论,他都称得上宗师一流。

    这话他说出来,确实是不用脸红。

    “可你看起来没那么臭屁。”陈由嘉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核心:“你应该是遇上了问题。”

    “我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继续做一点实证,加深自己的积累。”王崎叹道:“我倒是能够将一些东西做出来,不过,那也称不上‘进步’啊。”

    现在焚金谷之所以感叹晶体难做,还是因为数学工具不够达,求道之器不够锐利。

    按照常规的群论去描绘简单晶体还好,可一旦涉及天材地宝,晶体的周期性就会变得异常复杂,焚金谷的诸多修士用算学模型表述出来之后,现这玩意一点儿也不直观,难以让人形成直观的想象,而且充满了种种变化,复杂得光是理解就需要花费好大功夫。

    对于焚金谷的修士来说,这等于是第一步就输了,输在起跑线上。当你理解理论时,光是在脑中构造那个晶体的直观印象就得费老大功夫,又如何去思考?

    焚金谷和归一盟一样,同样也很渴求算学水平高绝的合作者。

    陈由嘉坐到王崎身边:“哦。”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这个问题才显得有价值呀!”王崎振奋道:“若是一个只要有点子,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解出来的简单问题,那还有什么意思?”

    “哦。”陈由嘉靠在王崎身上。对于王崎的这个神色,她早就见怪不怪了。甚至在王崎说自己想要研究物性之道的时候,她就看到了这一幕。

    精准得如同已经接到了来自未来的启示。

    “看起来你挺累啊……”王崎搂着陈由嘉。

    “心累。”陈由嘉叹息:“我又不能将妖族教习打一顿出气……”

    除了王崎这一组之外,其他班级,妖族教习与人族讲师的实力都是远高于学生的。讲师的最低标准,就是“刚好能够镇压所有学生联手攻击”。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教师自己都不好意思和学生打在一起了——除了王崎。

    “受了什么气啊?哪个妖族?”王崎思量道:“正好,我研究妖族的神道修法有了一些新的点子,想要试一试……”

    “得了吧,我是打不过你,但是能够碾压二三十个我联手的强者,绝对比你强。”陈由嘉就在王崎肩膀上蹭啊蹭,同时手上还拿着一个笔记本:“今天的笔记,副本……”

    和辰风一样,陈由嘉也是跟随更新妖族学习神道的知识——当年的神京事件,她妥妥一帮凶,助崎为虐的大罪人,在仙盟高层眼中,她同样是神道的好手。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王崎才要陈由嘉记录笔记。陈由嘉在神灵之道上的许多观念,都是来自于辰风和艾轻兰。这一点上,与王崎算是“一脉”的。而陈由嘉的算学思维,也深受王崎熏陶。对于王崎来说,陈由嘉的笔记有着很高的研究价值。

    “唔,这就差不多了。”王崎点点头:“过些日子我就回去一趟神京,稍稍验证一点东西。这就足够了啊。”

    陈由嘉轻轻一叹:“你最近研究的东西够多的……妖族神道法门,兽机关控制法门、晶体,还有自己本职的算学……跟得上吗?”

    “我一点也不觉得精力被分散了。”王崎道:“这可是同一个领域的事情啊。”

    王崎的所有研究,都被一个核心贯穿着。无论是兽机关的驾驭,还是晶体,还是妖族神道法门,都是由这个核心延伸的。

    “对了,我还要顺便回万法门一趟,去看看魏沧他们的研究进度——你跟我回去不?”

    ——万法门……

    陈由嘉突然没由来的一阵心虚,兔子一般的摇了摇头。(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