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十五章 寓教于乐【三】
    吃饭的时候,绿斯整个人都陷入了迷惘之中。八一中文 网wくw★w√. 8 1くzw.com显然,他还在试图理解王崎所说的“巨大环流”的意义。

    天地自然是什么?人族和更新妖族引以为傲的“文明”又是什么?

    而良锺则大口吃粥吃鱼,吃得好不畅快。每当王崎或者浭那玩味的目光看向他,他总会哼哼一句:“师命难为,这是至圣妖帝的教育啊。、”

    “且不说师命不师命的。”王崎摆摆手,问到:“对于人族,你现在是怎么看的?”

    或许是为了表示“郑重”,良锺咕咚咕咚将手中的粥喝完,然后道:“王先生,你真要听?”

    王崎点点头:“你这不废话嘛,我不想听,问来做什么?”

    良锺叹了口气,道:“……你们这些裸猿,倒是做出了很精致的……用你们的话怎么说来着?工艺品?”

    “怎么说?”王崎有些奇怪:“工艺品?”

    “缺乏灵性,与缺乏目的性。”良锺看了一眼四方:“我觉察不到你们万众一心的理念……你们的想法呢?”

    “你大概还没有理解,我得跟你好好说道说道……”王崎双手撑在桌子上,站起身,想要跟这个学生好好聊一聊。良锺却示意他坐下:“稍安勿躁,王先生。我不是说你,或者你们人族修士没有理念。就我来看,你们人族的许多修士都有坚固的心壁,能抵抗许多外魔。但是,这层‘壁障’也仅仅是壁障……你们没有一个上行下效的想法,或者说从上而下的理念……”

    良锺细细解释了自己的看法。王崎这才意识到,对于更新妖族来说,所谓的“观念”“理念”其实是一个可以看得到的东西。

    就连皇极裂天道都有天子望气术,神道文明几乎已经到达另一个层次的更新妖族又怎么可能没有所谓的观望气运之法?

    “人族高层都有坚固道不可思议的道心,但是,底层就不一样了。”百万年前的来客低声说道:“你们的新是散的。那些由这强大心灵的家伙掀起的浪潮,而其他的人则只是被那些强者裹挟着滚滚向前。他们的心和那些强者都不在一个方向。你们构建的这个巨大环流,也没有显现出凡的神道意志。”良锺道:“它仅仅是存在着。”

    王崎一怔。他似乎是第一次听说这一点——整个更新妖族文明,居然存在一个主旋律。而这个主旋律,就只有“跨越莫名之障”。

    更新妖族文明就是为此而诞生的。

    王崎忍不住笑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更新妖族从骨子里就透露着一股“设计”感,不只是龙皇划定了最初的方向,就连他们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们的使命就是跨越莫名之障。

    “仅仅是存在,又有什么不对呢?”王崎道:“对了,对于天演论,你应该已经有些了解了吧?”

    “林先生教过……”

    他口中的“林先生”是那南溟学府的另一位教师,天禄琳琅出身。

    王崎点点头:“你喜欢这个论调吗?同意吗?”

    “与圣族所教、我族所见,并无不同之处。”良锺道:“自然是支持的。”

    在这个灵气宇宙,物种的变迁很慢。因为在这里,生物个体除了变异与淘汰之外,还有“妖化”这一条路,而妖化是一种获得性的能力,不可遗传,充其量就是幼体在母体之内受到淬炼,获得一部分力量。妖化使得优势血脉扩张与劣势血脉消亡的度都慢了许多。在这里,想要观测到“演化”可不容易。

    也只有龙族或者古老妖族这种历经了千万年的文明有资格观测他

    “这是最好的。”王崎笑着点点头:“那么,你觉得演化是什么?”

    “变强。”良锺毫不犹豫的说道:“你们人族有一句话叫做‘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我觉得这就是很好的……”

    王崎还摇头:“对天演论的经典误读。须知,演化不是养蛊,所谓‘变强’,不过是演化的一种策略,一种选择,是手段。而演化的目的,却仅仅是‘活着’。”。

    “演化的前提就是‘变’,如果你死了,又谈何变化?”

    良锺皱眉:“若是跨不过莫名之障,又如何‘活着’?这就像你不踏入仙道,终究会死一样。”

    “你可以让你的血脉灵犀延续下去——比如说,生个孩子,又或者,让你的精神延续下去——著书立说,立功立德立言。”王崎道:“你的血脉会在代代遗传当中演变,你的思想会与后世贤者的智慧交流,生出新的智慧。当然,你也可以完全不管这些,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然后在死亡的那一天痛快的说出——‘我的生涯,一片无悔’。这样,实现自我的满足。。”

    “个体和集体终究是不一样的……”良锺意识到王崎在偷换概念。

    “啧,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呢……”王崎摇摇头:“正是因为生活是没有地图的,所以我们拥有自由啊。”

    “行走没有规矩,又怎么走得到远方?”良锺反驳。

    王崎再次在桌上画了一个十字——平面直角坐标系:“先,你要明确,所谓‘远近’,都只是相对概念。再者,方向又不是只有一个。你能够定义什么是‘远方’吗……”

    “停停停!”良锺还记得王崎一所谓“测度论”差点说死奥流的剧情,为了保护自己的三观,急忙叫停:“总之啊,总之——我并不认可你们人族离心离德的方式。”

    王崎摇摇头:“离心离德?若是推一个神站在神坛上、万民同拜才算万众一心,那我人族还是散乱一点好啊。我让你看看我们人族是怎么交心的好了。”

    仿佛是为了呼应王崎的话,有一个人走过来,将一盅汤放在王崎的手边。他的声音当中蕴含着某种压抑布置的激动与难以置信:“您是……王崎先生?”

    他的声音很轻,似乎不希望打扰王崎等人谈话。

    “没错。”王崎眨眨眼睛:“虽然之前就交流过,但是,面对面还是第一次吧?”他喝了一口汤,然后抬起头笑道:“杜贵。”

    “其实,见倒是见过。当年您忽悠杜斌少爷的时候。”杜贵道:“您当年一时玩闹,骗杜家投资的东西,如今已经成为神京城的命脉——这真的很了不起。”

    杜贵在一年之前倒还不知道王崎在这件事里面的角色。只是,随着与龙族妖族的合作、接触,尤其是与更新妖族的技术交流,就让仙盟加快了神道之法建设推广的计划。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先要做的,就是塑造心魔玄网与神道系统的正面形象。因此,当年的许多幸存者,就被告知了一些事实——当然,经过精心筛选的部分事实。

    毕竟,仙盟的未来之心不遵守实验室守则结果玩脱了制造出灭世灾难什么的……说出去他真不好听啊!

    杜淳还是在一个月之前知道的。

    他激动的说道:“有段日子里,有一部蜃戏特别火,叫《道之歧途》……”

    “啊,我知道。”而王崎点点头:“对于这种歌颂我的作品,我一向很关注。”

    这话一般人说,只会让人感觉自大成狂。但是落到王崎身上,却让杜淳觉得“高人行事古怪,不落俗套”。他激动的说道:“看了那蜃戏,我才知晓王先生你的不凡。想到自己曾经在杜府与这样的人物失之交臂,就异常悔恨。之后,我又知道所谓‘圣光’之法,也是先生游戏之作……原来我是得了先生教诲的……”

    “正好给你道个歉。”王崎道:‘当年我也算骗了你。对不住。’

    “先生救我性命,又让我领会善良真谛,知晓‘利者义之和’的道理。现在的我,不再是当年井底之蛙,对先生就只有感激……”杜贵眼神澄澈,其中饱含着对未来的向往:“在这,先生诳我,也是为了人道,为了人族,我也未曾被损害。这种事情,再来多少遍我都愿意。”

    王崎大笑:“那你可要小心,以后不要被骗了。天灵岭的那群人和我不一样,他们做事很没计划,就是看天吃饭的,不要落到他们手里啊……”

    良锺困惑的看着这一幕。

    杜贵——这里的领班,自然是真的领班。他上一次路过这家店的时候,就见过这家伙而且他不过是相当于蓄气期的低阶修士,心念在他良锺面前根本无所遁形。良锺自然之道,这个小子并不是王崎找来的托儿。而这个领班的感激之情,也绝对不是伪装出来的,他是真的感激王崎。

    “可是……”

    ——为什么?

    ——为什么时间会这么巧?为什么王崎刚刚说“证明给你看”,这证据就来了?

    难道说对他心怀感激的人族很多?

    浭眼神中也闪过一丝忌惮。

    这太可怕了。

    杜淳走后,王崎才转向良锺:“看,不过是觉悟而已,人人都有。”(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