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六章 真正的穿越者
    “预判机制?这套太过分了些。八一中 文√网w w★w★. 8★1zw.com”最先反对王崎的是庄学翎:“律法不审未犯之罪,这是原则问题。”

    律法不审判没有犯下的罪行。除非自己特别有钱,否则吸毒者几乎可以肯定会与暴力犯罪、盗窃、抢劫、贩毒、****扯上关系。但是,只要一个吸毒者还没有犯下这些罪过,法律就无权审判他。顺便一提,吸毒本身作为一种被定性为残害自身的行为,同样是无罪的。瘾君子入狱,多半还是非法持有毒品罪。

    而同样的道理,一个人就算详细的列出自己的杀人计划,展示自己的杀人工具,并预告自己要在什么时候杀死什么人,只要他还没有真的动手,他就不会被以“杀人罪”起诉。法律定给他的罪名就只有“恐吓威胁”或者“非法持有凶器”等。

    这是一种底线。

    而王崎这样做,显然就是要在一个人未犯罪之前就将他视为有罪。这甚至违反了仙盟律法的核心要义。

    王崎却摇摇头:“我也明白,严苛的刑罚不一定能够带来好的结果,律政必须留下适当的宽松,然后一次次堵上过大的漏洞。但是,道友们,这里是神京啊!”

    所谓“律法必须要有一定的宽松”,也是一个原则。这就好比是自动灭火器。若是将自动灭火器设置成温度过四十度就立刻喷水,那这个自动防火系统覆盖的地方确实不会生火灾。但是作为代价,人也很难在这边行走了,律法也是一样,严苛到偷窃则砍手的律法,固然杜绝了许多犯罪,但也对人的日常生活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封锁了群体变化的可能性。

    见王崎对律法非是一无所知,庄学翎问到:“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很简单,这里是神京啊。”王崎谈到:“这里是心魔玄网覆盖的地方,相当于全城百姓性命系于一法之上。万一敌人的攻击目标放在这个法门上,继而掌控了这个法门……不,他们甚至不需要掌控。只要他们知晓如何通过这个‘联系’攻击凡人,整个神京城都有可能陷落。只要一个谪仙在神京城里找到门路,他就可以在顷刻之间将无数百姓变作自己的傀儡。”

    放在地球上,这就相当于随时有可能蹦出手持亿吨当量核弹的恐怖分子搞事情。对于凡人、对于新生的神道系统来说,这个宇宙实在是太过危险。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我做出如下提议。先,要建立完善的监控与储存机制,时时关注每一个人的动态,并根据每一个人的行为,建立关于‘信任’的预期概率,并根据这个预期概率来进行权重计算,倾斜监视资源。”

    “相关研究,我在练气期的时候就有涉猎。虽然研究得不是很深,但是现在的我可以完善这个新的模型。具体的研究,我会在半年之内表。到时候我会通知神京方面进行改变……”

    “可以预见的是,当我们做出这样的改变之后,奥流这类事件应该就可以杜绝了。”

    庄学翎和霍桐青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最后,还是霍桐青开口:“王崎道友,你这是否有些风声鹤唳了?”

    “你没有与谪仙战斗过,自然不知道什么是谪仙,不知道什么叫谪仙,不知道那些寄生兽的可怕之处。”王崎道。这话虽然有几分炫耀资历的嫌疑,但他说来却无比恰当。在神京的时候,他先后与硫基生命谪仙、气态行星生命谪仙作战,又与洪元教主的一个转劫身争持,后又先后激战梅歌牧、圣帝尊。论到与谪仙交战的经验,除了那些个参与过今法修士与仙人的第一战又花了几百年满世界猎杀谪仙的逍遥修士之外,还真就属他王崎最为丰富。

    “我们的意志,在他们比人族历史更长的意志面前,简直苍白无力。若是被他们进入心魔玄网,后果不堪设想。我当初可以借着灭杀古法修打击圣帝尊,但是若是同样的手段落到自己人身上……啧啧。”

    霍桐青苦笑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起码要试着相信一下人族啊。”

    “我从不相信人族,我只相信智慧带来的愚蠢。”王崎道:“因为趋利避害是必然选择,所以对于智慧来说,诱之以利而胁之以害就是‘正确’——这是我所看到的。”

    …………………………………………………………………………………………………………………………………………………………………………………………………………

    “我从不相信人,更不相信人心,我只相信智慧生灵的自私愚蠢与短视。因为自私,所以她不会冒着生命威胁去推翻我。因为短视,所以她看得见我能给她的。因为愚蠢,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说到底,我这是自信啊。”

    戒指沉默了。过了片刻,他问到:“有些时候我很奇怪。你到底是谁?”

    “怎么?”

    “洪天大君是绝对不会说这种话的。”

    “啧。”梅歌牧哼了半声:“你真的认识洪天大君吗?”

    “自然是知道的,我记得……”

    “不,你不认识。”梅歌牧摇了摇头:“在被梅歌牧杀害之前,‘张晶’只不过是一个凡人,没有修为。而在这之前,他只是因为圣帝尊的秘法,而具有了一部分圣帝尊的记忆。可是,‘张晶’并没有见过‘洪天大君’。你只不过是知道圣帝尊见过洪天大君的张晶。”

    “那颗唤作张晶的人心,早就被你摧毁了。凡人的已知对于我们来说不过是一层面具,一层衣服。”戒指道:“我就是圣帝尊。”

    “圣帝尊被杀之时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戒指老实承认:“不知道。”

    “这还是我告诉你的。”梅歌牧总结:“所以,你不是圣帝尊,我也不是洪天大君。”

    “那么你是谁,我又是谁?”

    听到这个问题,梅歌牧右手五指张开,捂住鼻子和眼睛,用手腕遮住嘴,用力控制自己的笑。他反问:“你不是圣帝尊,可若是换一种情况呢?若是张晶得到的不是圣帝尊的部分记忆,而是整体记忆……就比如说最后一战当中吧,圣帝尊被王崎斩杀,然后其全部记忆通过一个玄之又玄的过程转移到你的身上,而作为同一个仙人转劫之身的你,思考方式又与圣帝尊没有明显矛盾。那个时候的你,算是张晶,还是算是圣帝尊?”

    “我看也没什么区别。”

    对于现在处于戒指当中的你或许没什么区别,但是对于你的凡人心性来说,区别可大了。”梅歌牧嘿嘿笑道:“我倒是知道许多凡人写的闲书,里面有一个被写烂了的桥段——仙道巨擘惨遭横祸被杀,其残魂失去一切力量重头开始。这叫做‘穿越’——兴许还有‘重生’的元素。你觉得现在的我像不像?”

    “像不像什么?”

    “啊,确实不大像。”梅歌牧道:“人家都是盖世仙君重生到废柴身上,再不然,则是已经强大了的自己重生到弱小的自己身上。我完全不同啊。我简直就是一个外来的智慧,寄生到了一个强大的仙道巨擘身上,然后逐步现这个仙道巨擘留下来的巨额遗产,并现这位仙道巨擘原本的财产足够买下一个仙道,但是都被这个不会持家的败家子败光了……大约就是这种感觉。”

    “不会持家的败家子?你好歹也算是用着洪天大君的仙人魂魄,一开始就是长生的异数,积点口德吧。”

    “看起来你也没法理解啊,帝尊……”少年揉了揉眉心,手指无意识叩击桌面:“怎么跟你说好呢……为什么,你们在见识了那么多东西之后,都不懂得去问一句‘为什么’呢?”

    “‘为什么’……是何解?”圣帝尊迷糊了。

    “天地灵气是如何变成法力的?最初的修法是从何而来?为什么法力会促成燃烧、构成雷霆?魂魄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天体具有吸引人的力量?为什么行星明明这么小,却可以汇聚比恒星品质更高的灵气?甚至于……为什么会打雷下雨?为什么有冬天夏天?”梅歌牧谈到:“你们记忆真是广大得可怕。这么庞大的见识,足以支撑你们做深入的思考。从不同文明学来的思维,可以让你们思维的广度凌驾于任何哲人大贤之上;从不同肉身出进行的思考,可以拓展你们的心。而那无数文明最为精华的修法,完全可以看做你们通向‘最本质’的捷径——这可是无数积累下来的‘技术’与‘现象’啊!”

    “结果呢?结果洪天大君这个傻逼,居然忘了!居然忘了!居然忘了!如果这些记忆还在我的手里,那安心种田一百年,仙盟对我来说还能算阻碍吗?结果呢?你们居然傻到一个人同时和无数人比拼修法的演变,比拼战力的积累。”

    “和现在的我比起来,不管是你还是洪天大君,都是傻子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