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七章 吞食者
    原落尘剑宫的四长老司马珏在梅歌牧的手段之下,几乎是瞬间屈服。八一中文网w w√w√.く8★1 z w .com和浣纱夫人一样,他也是梅歌牧口中的“废物”,面对这个不知深浅的谪仙,他根本就兴不起抵抗的心思。

    很快,加入谪仙阵营的人道诸神,又多了一个。

    “大人。”司马珏第一个跪下:“敢问大人此次来神京,到底是为什么?”

    “洪天大君——也就是我吧,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凭着那个‘宝藏’呢,我勉强从一个不可饶恕之法咒中活了下来,还因祸得福,修成了手段。现在呢,我想要将那个密库运到天外老家去,可是,仙盟可恶。所以,我需要一批人为我提供战斗力,好让我冲破阻碍。”

    司马珏一怔:“劫掠人口?”

    梅歌牧毫不犹豫的一脚踹了过去,踩在司马珏脸上,还碾了两下:“说得愣是那么难听。这叫解放,解放知道不?解放神京百姓,让他们能够自由自在的追求正法的道路。”

    司马珏捂着脸叩:“是,大人教训得是。”

    浣纱夫人则有些担心:“这一次……这一次是要我们做什么?”

    “什么也不用做。”梅牧歌笑道:“我呢,还希望你们两个废物能够作为我验证理想的助手呢,怎么能够死呢?你们呆在这里就行了,我自然会施展妙法,利用你们体内的神躯反侵蚀神京的神道力量,然后将更多的人拉入我的秘境。这一切呢,不会过二十秒。”

    “二十秒……”浣纱夫人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也就是说,我们必然有二十秒是要暴露在仙盟的眼皮子底下的……”

    “不要紧。”梅歌牧成竹在胸:“我已经准备好了吸引火力的道具了。”

    梅歌牧一抹手中戒指,一道灵光闪过之后,地面上多了一具奇怪的铠甲。它的形制有些古怪,头颅居然是流线型的。此铠甲的上臂与大腿都很短。而它下臂和小腿,则全部被换成了一柄长剑。

    若是王崎在这儿,肯定会大呼“画风不对”。这扔机器人动画里都十有**能混个精英机待遇的造型,实在和仙侠画风不合。

    看到这四柄长剑,作为剑修的司马珏打了个寒颤。这四柄剑,每一柄都不是凡品。譬如右臂上的那一柄长剑,内中蕴含无数强大意志,仿佛万千武道宗师一心同体修炼拳意,最后挥出浩浩荡荡一拳,仿佛能打碎一切。这就是先天气运大道的体现。而左臂的剑仿佛是无穷哀歌,仿佛来自礼崩乐坏的时代,一剑斩下就再无文明。右腿那一柄内,气机滞涩,仿佛劫难重重,乃是先天劫运之道的体现。最后的左腿,却不是常见的先天杀运,而是先天截运,仿佛要截天下之大运,成我一人之神。

    这里面的每一柄剑都不是凡品。其中任何一把,价值都过他过去的佩剑。单论威力,他司马珏的长剑倒是不弱,可若是论到灵性,他的剑和这四柄就差远了。这四把剑的灵性,甚至还要高于许多妖族,也不知道梅歌牧是使用了什么手段,让这四把剑在保持灵性的同时不背主化妖的。

    “只可惜啊,应该还有一柄先天杀运的魔剑洗尘缘的。这样的话,就可以将先天气运的恨天低熔铸成无上剑心,植入这个傀儡的心脏之中了。”梅歌牧叹了口气,然后低头问到:“帝尊,这个道具,你可还满意?”

    “这是……”

    “我也不记得是不是我的布局了,但总之就是有那么回事吧。”梅歌牧道:“应该就是前一个我在验证神道与先天五运相结合时候的布置。也有可能是单纯想要修炼先天五运,或者欺骗五个凡人用自己的心灵为我温养出有灵性的宝物,最后为我铸成仙器——甚至还有可能是你的布置啊,帝尊。”

    “我的?”

    “果然是不记得了。”梅歌牧摇了摇头:“当初,我和你联手,暗中洗脑了一批仙盟的成员,然后让这些被洗脑者配合你在魔皇之乱中做出了布置,形成了一张情报网。当初王崎攻陷灵凰岛的时候,直接灭杀了皇极裂天道所有高层,又一剑斩了那一个圣帝尊,所以这个情报系统,仙盟并没有得到相关的情报,很多人都隐藏了下来。当初,你也有可能利用这些人,将自己的神道系统延伸到神州大6上。”

    “看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都不记得了。”戒指自嘲:“我们两个,脑子都不好使了啊。”

    “不管我们记不记得,反正就是有这么个东西。然后,我就找到啦,做了这么个东西。”梅歌牧叹气:“原本应该还有一柄的,应该还有一柄的啊。如果最后一柄剑和其他魔剑没有什么区别,那洗尘缘根本就不可能被跟丢……”

    司马珏连忙跪下:“还请大人不要介怀……”

    “不要介怀个屁啊,如果洗尘缘在我手上,这玩意的战斗力还能暴增三成,我们至少可以多撑二十秒。二十秒,你知道足够我多带走多少人吗?”梅歌牧恨铁不成钢的踹了司马珏一脚:“滚一边去!”

    紧接着,他走到浣纱夫人的床边,托起那个女子的下巴。女孩子虽然赤着身体,但意识显然模糊了,也不知道害羞,嘴里嘟囔道:“主子……你还想学什么?我教你,我都教你啊!”

    司马珏和浣纱夫人再次吃了一惊。这个女孩子他们是认识的。她名叫娄晓,是暗部宗师楼半鸣的次女,虽远不如王崎以及同门的薛不凡、艾轻兰那样妖孽,但也是小有名气的天才,前些日子还在母亲的推荐之下加入神京研究集群理论。

    五六天之前,浣纱夫人还听这个女孩子说自己要去找几个同门出去玩几天,想不到再见却是这样的一幕。

    “真是条好狗儿。”梅歌牧宠溺的揉了揉女孩子的脑袋,右手拇指则插入女孩子的嘴里。女孩子一脸媚笑,很熟练的吮吸起来。

    “现在啊,为我死一死吧。”

    梅歌牧这么说着,然后从女孩子的嘴里抽回了拇指。他拇指弯曲如钩,如同钓鱼一般,将对方的魂魄整个勾了出来。而他的右手,则轻轻柔柔的掀开女孩子的头盖骨。他的手法很温柔,血都没有洒出来。在他法力的托举之下,这个大脑被完整的剥离出来。紧接着,铠甲的面甲打开,露出半空的头盔。

    司马珏的视角正好可以顺着头盔、脖子看到胸膛。这一下,他吓得直后退。这个铠甲内部不是什么都没有。天材地宝、血肉、法器、符篆、不知道从哪儿摘下来的器官被人硬生生的凑到一块,形成一种地球称之为“后现代”的效果。这种另类的艺术品挤满了整个胸腔。

    梅歌牧小心翼翼的将娄晓的大脑放进去,然后道:“区区命之炎,我也是有的……好吧,这个其实还没有,不过……”

    他将娄晓的魂魄放在自己鼻子边,深深的吸了一口。顿时,他脸上就露出了一丝陶醉,一丝恍惚:“哦哦哦,这知识的感觉啊,真是,真是……比滚床单还舒爽啊!”

    这一幕彻底惊煞了浣纱夫人和司马珏。梅歌牧的这种行径,就等于是全盘接受一个人的记忆、人格、思维方式。仙道之所以会展出搜魂的手段,就是为了先对对方记忆进行破坏式检索,挑选出其中不涉及道心、不涉及三观的,避免这种“吞噬”对人格、对道心带来的巨大压力。

    就算是仙人,也没法对着修士反复玩。可是看梅歌牧那个熟练程度,他恐怕已经做过好多次了。

    但是,对一个原本就没有人格的家伙,或者,一个人格本来就是靠人工手段写进去的残缺病毒副本的家伙来说,这么做也就无所谓了。

    “啊,知识,知识在我体内流动……噢噢噢噢!”梅歌牧的脸上显露出迷乱的神色。但是在这一阵迷醉之中,他身上的气息却开始缓缓涨高。不止如此,原本弱小的肉身精元也开始如同火焰一般膨胀,蒸腾。

    “只不过是一个……谁?娄晓……娄晓……我……娄晓,啊,只是一个普通的天灵岭内门精英,就有这样的本事,如果是真传弟子呢?”梅歌牧向着没有人的方向张开双臂,似乎在寻求拥抱:“哦哦哦哦哦,只是她就这么厉害了,如果我这一次抓到的是艾轻兰的话……或者,如果,如果——啊!爽啊!”

    戒指向那两个一脸惊悸的古法修说道:“他似乎对天灵岭有着特殊的执念,阳神阁弟子就是他选的吞噬目标,其次就是缥缈宫。只可惜啊,缥缈宫的修法全与他本身的性质不合。在来之前,他专门去寻找过两个天灵岭弟子,似乎还是一对夫妻,一个出身阳神阁,一个出身集茵谷。只是,无论是去那两人事业所在的西海,还是他们的故乡,都找不到人。”

    辰风和艾轻兰半年之前就离开神州前往天萳了,梅歌牧就算将神州翻遍了也找不出什么来。(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