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八章 出现
    “快一点”戒指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妮子死亡之后,其权限会再一刻钟之内注销,你如果还像平安离开,就在一刻钟内做好……”

    “呼,呼,呼,哈,爽……吗哒老东西,轮不到你来训我。也别说得那些东西是你自己搞明白的一样,仙盟的情报,哪个不是我告诉你的?”梅歌牧明显出来异常亢奋的状态:“啊啊啊,啊!啊!生灵之道!集群,冗余,演化、流变……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手按在铠甲的额头上,然后赤红色的火焰激而出。这一种火焰没有热量,却往外喷薄着生命力,并带着扑鼻的血气。

    命之炎下位神通,气血之光。

    铠甲内的血肉迅蠕动。这个时候,梅歌牧取下手上的戒指,从上面分下来一个环,放进那个大脑里。紧接着,快增殖的脑组织包裹了。

    生命的力量是残酷的,它来自于摄入低熵物质,吸取其中的秩序,维持自己的负熵。铠甲内的血肉,仿佛出现了兽性,疯狂的吞噬周围对于一切。就连品质不低的铠甲也开始被它们侵蚀。

    血肉与非血肉,有机物与无机物,被强大的力量融合成了一个个体。

    “帝尊!”梅歌牧哈哈大笑:“我为你准备的身躯,有趣否啊?”

    回应她的,是钢铁碰撞的声音。

    铠甲人站起来,道:“我去找到那个妖族的神道高手。”

    ………………………………………………………………………………………………………………………………………………………………………………………………………

    奥流静坐在班房里,而椒啧在外面,试图跟他说些什么。但是这一次,奥流连口都不想开了。

    椒走了出去,对着其他妖族摇了摇头。良锺叼着鱼干,有些委屈:“这家伙,脾气有些烦人了啊。”

    “奥流公子毕竟是曾经为我族而奋斗了长久岁月的人。”椒摇头,又看着他手里的鱼干,皱眉道:“你怎么又……”

    良锺不动声色的将鱼干收起:“就和爱喝水差不多嘛。”

    椒叹了口气。这两天,他思考了许多,虽然没有放弃妖族的道路,但至少也开始正视一些人族的想法。若是在以往,这种被视作“屈从于血脉本能”的行径肯定是要被她训斥的。

    突然,钢铁透过墙面,传到了班房里。良锺竖起耳朵,向奥流的牢房里探了探脑袋,没有现什么。

    “怎么了?”椒问到。

    良锺摇头:“不知道……嗯,是不是外面有什么……庆祝还是促销?”

    神京城的商业已经非常达,很多商家为了博眼球,什么都做得出来——他们甚至能够请到一些修士来揽客。这也是仙凡融合的特色之一了。

    但是,一阵让让人牙酸的声音却否定了这个猜想。一柄长剑从奥流身边的墙壁上冒出。七色的流光闪耀,但是在作用到长剑上的时候,都被一展即收的剑威消除。似乎此剑之下,道统不存,末法时代。长剑破开了重重仙盟手段,将一段墙切碎。

    随着墙面的破碎坍塌,一个身着铠甲……不,一局长者血肉、四肢被四把长剑代替的铠甲出现在众人眼前。流线型的头盔下,一对赤红的双目盯着奧流。它的双“足”离地有一寸,就这样悬浮着。

    刑律司内,警报大作。

    “你不是从正门进来的,应该不是仙盟的人吧?”奧流面无表情:“你是什么人?”

    “想要复仇吗?”如同剑鸣一般的话语从铠甲下面传来:“王崎那家伙,你想要杀了他吗?”

    “什么人?”就这两句话的功夫,已经有过十多个执律使将这里团团围住。和数年前介法修控制神京、刑律司执事也只是金丹期的时代不同,这些执律使全部都是元神期的今法修。这就是随着大量今法修涌入神京而做的调整。而奧流这位化形期的更新妖族进来之后,这十多位元神期修士就严阵以待,警报一响就全部到场。

    为的刑律司执事方成华已然是元神中期的强者。他抽出长剑,厉喝:“你到底是什么人?”

    而铠甲人却丝毫不理会执律使,执事问奧流:“怎么样?要来吗?”

    “你到底是什么人?也和王崎那家伙有仇吗?”奧流张开眼睛,露出玩味的笑容:“话说回来,你是到底是什么东西?”

    “不管了,先拿下再说。”一旁的元神期执律使见得不到回应,便有些不耐烦了,将手依照,就要合身扑上。

    …………………………………………………………………………………………………………………………………………………………………………………………………………

    “开始了。”梅歌牧坐在院子里,仰望已经被灯光渲染的夜空:“感觉得到啊,风在狂躁……”

    浣纱夫人就趴在他膝盖上,一闪半褪,露出背脊。梅歌牧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后背。不知为何,浣纱夫人总是想起刚刚惨死的娄晓,心中惊惧莫名。听到梅歌牧的话,她努力应和,希望能够稍稍讨好一下这位主人:“您在说什么?”

    他扬了扬手中的戒指:“帝尊啊,已经和仙盟接触了。”

    “准确来说,是部分投影。”戒指冷淡的说道:“使用类似于神道核心的方法,我可以讲一缕意识投影到那个分出去的小环当中。另外,为了防备一种极为歹毒的咒术,我也可以随时斩断这种联系。”

    “歹毒咒术……”

    “啊,你只用知道洪天大君……也就是我,还有圣帝尊,都是死在那种咒术上的,就行了。”梅歌牧的手滑到浣纱夫人胸口处:“我虽然不知道其原理,但是总可以根据效果逆推一下作用的方式,然后展开防御——当然,我觉得很有可能没用就是了。”

    “您不是说,任何一个元神期修士都能够打到您吗……”

    “哦,我说的好像是……‘现在的我,随便一个元神期修士就有可能收拾掉了吧’。”梅歌牧扣住浣纱夫人的脖子:“不乖啊。我原本觉着你是个废物,没想到啊,你居然连话都不会听。我要你何用?浣纱,你说,我要你何用?”

    “主子……奴婢知错了……”浣纱夫人浑身颤抖,眼角泪水溢出。

    “总而言之,我‘现在’是打不过元神,但是有了那具铠甲就不一样了。许多妖神期妖兽的器官、筋肉,人族的结丹,法基,大妖,许多符篆、阵法,和奶油数不清的好宝贝——啧,最重要的,还有帝尊这个仙人级数的强者操控。由于没有凡心的限制,圣帝尊可以短时间内挥出完全的境界,只是由于魂魄不完整,不能够长时间清醒,出力一次就得存在很长时间。”

    “这要怪就怪灵凰岛的那个我做事做得太绝。我们踏遍神州,也没有找到更多的‘自己’。”戒指沉闷的说道。

    梅歌牧纠正:“也不是完全没有。帝尊好歹还找到了一个,我是完全没有了。看起来,这个我死掉之前一定很接近成功了。只可惜啊,仙盟实在是太厉害啦,我那个兄弟也实在是太厉害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真是浪费啊。”

    浣纱夫人尽管陷入恐惧之中,可还是努力听着梅歌牧的话,唯恐因为漏过一个指令而被梅歌牧杀死。但是接下来梅歌牧说的话,却让她无法理解。

    “这个宇宙,可没有那么简单啊。”梅歌牧说:“不管是哪一边……如果我有更多记忆,绝对可以推测出来的啊……啧,必须要弄到手啊!”

    …………………………………………………………………………………………………………………………………………………………………………………………………………

    那个古怪的铠甲人并没有理会仙盟的诸多执律使,但是当执律使攻过来的时候他却展现出了几位强大的灵活性,收身,拧腰,旋转,以躲避对方第一波攻击刺过来的三柄长剑。

    然后,举起左手,挥剑。

    如同莲花一般的剑影在牢房当中绽放。仿佛挽歌响起,礼崩乐坏文明不存、道统断绝仙道不复。周围修士法护身之法、牢房的诸多禁制全部如泡影一般消失,然后才是铺天盖地的剑气风暴。原本族裔困住元神期修士的牢房如同酥饼一样被切开然后粉碎。元神期修士当中,只有三人动过这一击,其余人都胸口喷着血倒飞出去。在先天末运剑气入体的情况下,他们就算能够继续战斗,也无法全力挥。

    “奥流!”椒离得较远,正好在圣帝尊剑气波及范围之外。她见众多人族修士败下阵来,急忙冲过去,与此同时身后幻化出道道藤蔓虚影袭向铠甲人。

    圣帝尊以右臂的先天气运之间击断藤蔓,又以先天灭运之剑挥洒剑气,逼得椒不能从容靠近。他接着问奥流:“你到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