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七十五章 你个傻叉
    圣帝尊刚刚将王崎甩到自己肩膀上就立刻飞起。八一中文网w w★w★. 8★1 z√w .★com奥流此人斗战本领确实不算太高,但是神岚家风神奥义却着实有几分奥妙,圣帝尊在空中轻轻两个转折,就甩开了大部分受伤的敌人。

    刚才梅歌牧已经给他提醒了,时间还有一分钟。虽然说他和梅歌牧想要的东西已经到手了,而这具铠甲回不回去都无所谓,但是窃取一些神道奥义,终究比不上绑着一整个神灵哦修饰逃跑,而且圣帝尊身上的四柄长剑也颇具灵性,不是常有货色,总得尽力回收一下。

    “帝尊,你好像很急啊……”在这个时候,王崎居然已然有功夫说话。他好歹也是一个修士,就算再怎么虚弱,起码也能顶着风压将声音传出去。

    圣帝尊却不准备理他,继续往黑雾当中冲去。但突然之间,他感觉自己失去了平衡感,原本的平缓的飞行轨迹突然被打乱。他一头往地下载去。

    圣帝尊整个人都转热奃之中。

    在一阵烟尘里,王崎咳嗽着站了起来。下一秒,刚才还在于圣帝尊交战的诸多修士齐刷刷的落到圣帝尊周围,将他团团围住。但是,圣帝尊却觉得自己失去了对铠甲的控制。他惊到:“这是……那个神瘟咒法……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下的神瘟咒法?”

    “你什么时候产生我没有使用神瘟咒法的错觉?”王崎逼出一口淤血,呼吸终于顺畅了。

    圣帝尊一惊,叫道:“你一开始阻止那个妖族自尽的一击……你居然在自己人身上下咒!”

    “第一,他是妖不是人;第二,他也不是‘自己妖’,充其量也就是邻居家不成气候的小子;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神瘟咒对神道修士是无害的——它惟独不会对神道修士产生作用。主修神道的修士伸长,缺乏适合这种法咒运转的‘硬件’。”王崎想要走尽圣帝尊,却被良锺拦住。王崎摇摇头,示意无妨。他走到圣帝尊面前,用力拍了拍圣帝尊的头盔,道:“说实话,你们谪仙的德行,我实在是太清楚了,你们一抬屁股,我就知道你们要拉什么屎。。吞进去,让他反抗,窃取法门、奥义?这都是我玩剩下的。你这种蠢货,还是需要学习一个。”

    “也也是神道修士,为什么……”

    “因为你蠢。”

    “王崎……”圣帝尊声音低沉:“你以为你赢了吗?没有?远没有!这道大阵已经展开,仙盟高层已经被我们绊住手脚,你根本就无法逆转这一切!”

    “也许吧。”王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向那篇铺天盖地的黑雾。此时,神秘的黑雾还在扩张,内里一丝光也透不出,好像黑雾对面是另一个世界。王崎举起自己带着臂铠的手,将手臂握成拳头。无数心魔咒力就往他手中汇聚。

    “你这是在做什么?”圣帝尊嘲讽道:“想要螳臂当车吗?不可能的!失去了计算辅助的你,也只是一个强大一些的结丹。这么多的心魔咒力,你根本驾驭不来,更别说用作和那个阵法向对抗了!”

    “尽人事而已。”王崎很古怪的看了圣帝尊一眼:“说起来啊,帝尊,我一直有个问题,你为什么恨我?”

    “你杀了我,我难道还不能杀你吗?”圣帝尊冷夏。

    “不不不,我是说,你不应该那么恨我。”王崎道:“据我所知,圣帝尊在最后一刻根本就没有残魂逃出去,也没有向外传递灵犀。而我出现道圣帝尊面前道圣帝尊死亡,也就那么个把时辰。换句话说,你不可能认识我。”

    “那又如何?”

    “就算你根据所谓的‘你杀了我我就要杀你’原则来杀我,你也不应该对我怀有多少恨意。可实际上,这个你一出现就对我怀有很深的恨意,而且也一直在冷嘲热讽……这很不合理啊。”王崎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心魔玄网和神京神道系统暂时瘫痪,王崎已经无法使用这两个系统来辅助自己。但是,单纯的积蓄力量,只需要记忆体就做得到。王崎依旧在蓄力。现在,他身周九丈之内,已经是极高浓度的心魔咒力。

    ——但是,还不够……

    “奇怪什么?那个我和这个我曾经交换过记忆。这个我就是那个我……”

    “你的性格完全不像圣帝尊。至少圣帝尊不是那个喜怒形于色的家伙。而且你想过没有,如果圣帝尊真对你使用过这种手段,那那个时候你就应该觉醒了。可是,仙盟并没有留下任何记录——你也好像是突然冒出来的。”

    圣帝尊突然感到一阵自心底的深寒:“你是……什么意思?”

    “你是梅歌牧唤醒的,剩下的记忆估计也是梅歌牧给予的——还有,谢谢啊。”王崎突然伸出手,卸下了圣帝尊身上的四柄常见。圣帝尊突然感觉自己对铠甲的控制力恢复了一些。圣帝尊这才后知后觉的惊到:“你原来我完全没有感觉到神瘟咒法侵蚀自身的痕迹……原来你的目标……”

    “一开始就是这些剑啊帝尊。”王崎道:“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看起来顶着‘圣帝尊’这个名号的家伙都是一样蠢。正如你所说啊帝尊,我这个家伙,没有合适的法器,就没办法使出出自身的力量,多谢你将最合适的‘外物’送到我面前啊帝尊。”

    “什……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法器会是……”

    王崎没等他问完,就反手取出一个小的密封容器,然后打碎。里面出现了许多金属碎屑。在王崎天歌行的作用下,这些碎片快重组,成我诶一柄长剑的样子。然后,王崎身边积蓄了许久的心魔咒力突然找到了目标,如同洪水涌向闸门一般冲向那病刚刚复原的长剑。然后,王崎在长剑长一抹,天熵诀运转到极致,勉强将这些碎片融为一体。

    “洗尘缘……为什么……”

    圣帝尊万万没想到,自己和梅歌牧找遍了半个神州也没能找到的最后一柄魔剑,居然会在这个地方!

    王崎也没想到,这玩意会由这个用处。当年他不喜此间,动用命之炎将之点开灵智,然后借助类似于神瘟咒法的原始手段将自己的心念烙印在剑的灵智当中,逼剑器自毁。之后,这剑又被送到刑律司充当物证,后用又被研究解析。王崎离开神京之前,这些碎片反而又回到了他的身边。理由是,这属于他个人所有。王崎就将之随便保存这,一直到今天。

    可没想派了大用!

    于是,剑成。

    先天气运之道剑,“恨天低”

    先天末运之道剑,“绝地天通”

    先天截运之道见,“掠风尘”

    先天劫运之道剑,“富贵绵绵”

    先天杀运之道剑,“洗尘缘”

    于此,先天五运之器毕集。

    圣帝尊心胆寒。这是,王崎再次看向了他:“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找你问话,为了防止你逃之夭夭……”

    王崎随手一指,一道黑白二色的光芒射向铠甲。

    圣帝尊只觉得铠甲有回忆变化,好像有什么睡着某种玄妙的联系流入自己体内。他哈哈大笑,道:“你杀不了我……不,不,不要!不!”

    圣帝尊说道最后一句,语气突然变化,仿佛突然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然后,铠甲的头盔突然炸开。

    “不是本体,而是投影,分身一类的吗?”王崎摇摇头。仙人残魂自爆,威力克不至于等同于小炮仗。此时,他已经取得了铠甲的控制权,虽然暂时无法控制内里的血肉,但足以操控铠甲打开。他吩咐其他人拉出奥流,然后取出一块仙道焚书纲:“小茵,检索,剑阵,先天五运之道。”

    …………………………………………………………………………………………………………………………………………………………………………………………………………

    梅歌牧手上的戒指突然震动:“洪天大君……你骗了我?”

    “怎么?”梅歌牧神色淡然。

    “你居然,你……我到底是谁?我虽然记得圣帝尊和我交换了记忆,记得灵凰岛的格局,可是……为什么我记不得一件具体的事情?”圣帝尊的声音有些惶惑:“不,不对,如果我知晓自己还有其他残片的话,应该会不惜一切的直接吞噬……为什么你会比我……比圣帝尊清楚‘张晶’的存在……”

    “哦呀哦呀,终于现了!”梅歌牧的表情很夸张,似乎还带着一丝惊喜:“我刚才还在想,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到最后你都没有现,那可真是太无趣了。”

    “你……”

    “正如你所说,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个土包子仙人的转接之身。只不过我在路边现了一个谪仙,然后禁锢了他,往他脑子里灌了点东西,然后杀人取仙。想必你也猜得到吧,我到底赋予了你什么记忆。灵凰岛的局势,灵凰岛的地图,神道修法——话说我在哪里弄出了破绽?请你务必要告诉我啊,我不想再犯一次。”(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