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八十章 问责
    月落琉璃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是总算是总了一口气。㈧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而诸多妖族心中却开始翻江倒海。

    他们刚刚知道,自己这位王先生最擅长的手段,其实是一门特殊的咒法。这道咒法恐怖程度堪称逆天,能让他杀死快要登仙的寄生兽。

    而在刨除这种厉害咒术之后,这位王先生居然还能用常规手段击败他们。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更新妖族的话,或许还有可能在无限制的神力支持下做到这一点。但是,王崎是一个仙道修士,他单枪匹马就可以做到,不需要什么特别的支援。

    就留奥流看向王崎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冯落衣看向月落琉璃:“琉璃殿下,这些消息足够了吗?”

    月落琉璃点了点头:“嗯。”

    “诸位还请回避一下。接下来我们要商讨一下仙盟的机密事宜。”冯落衣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还有,方才听到的事情,最好也不要到处去说。”

    众人点点头,乖乖离去。

    而妖族众人对王崎地位的认知再一次刷新。须知,无论在哪一族没有成为高阶就意味着没有丝毫话语权,不足以处理正式的食物。但是看王崎的样子……他好像也算人族的核心成员?

    冯落衣看向王崎,表情转为严肃:“你觉得,这个神瘟咒法能够说明什么?”

    “有两种可能。第一,他是直接从我们仙盟压倒神瘟咒法的资料,然后自己研,并立刻过我们所有人研究的水准。就冲他这个构思,我就做不到。”王崎冷静的分析:“第二,他的思维过程和我们完全不同,或者说,他是从最上层开始构建,一直通往底层,而我们的思路则是相反的,是从底层一直通向上层……”

    “你觉得哪一种的可能性更大?”

    “毫无疑问是第二种。无论是洪元教主、赵青峰还是我认识的梅歌牧,都没有表现出越我们想象的智慧。相反,他们的思路,确实是从现象到现象,而非我们编织路秩是的‘从本质构建现象’。”王崎思量:“但是第一点也不得不防……”

    梅歌牧的做法,就相当于是将一块木头劈成牙签,然后凭借自己高的力学造诣,硬是用牙签拼出一把可以坐人的板凳。这固然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可对于一般人来说,正常的用榫卯结构拼一把椅子就是了,完全没必要做这种事。

    除非这个人的思考回路与其他人不大一样。他只是见过椅子的图像,却不知道结构,只能靠这种手段细微的还原自己看过的那一把椅子的样子。

    若是以仙盟的思路为“正常人”,那梅歌牧无疑就在做那样的事。

    “如果是第一点,那我们就没有必要防了。”冯落衣道:“他没有限制,也不需要担心这个世界会不会灭亡,更不在乎有没有其他人族为她创造新的价值。所以,他做事毫无顾忌,完全可以抓人来验证他的神瘟咒法。若是他一个人就有那么高的研究能力,只消几年,我们就彻底看不懂他的神瘟咒法了。”

    王崎叹了口气:“是这样没错……那我就来实际体验一下吧。”

    说着,王崎就将这道神瘟咒法载入自己体内。

    神瘟咒法是冯落衣开创、由他完善的能力。在神瘟咒法的基础上,他又开创了虚相功法的系统。所谓虚相功法,甚至可以看做是另一个层面的神瘟咒法,因此,虚相功法对神瘟咒法存在一定的克制作用。

    冯落衣也有类似的能力。但是,他以身合镜,目前与万仙幻境融为一体。他出现意外,万仙幻境就会出现巨大的崩溃。所以,目前敢做这种事的,还真只有王崎一人而已。

    过了半晌,王崎下达指令:“贾维斯,删除掉它。”

    “好的,先生。”

    数秒钟之后,王崎道:“关于清除这种神瘟咒法的咒法,我还需要思考几天。不过……如果法门上没有巨大突破的话,他们以后可以就必须要修炼虚实两相修法了。”

    神瘟咒法是没办法彻底拔除的,除非连同人格、记忆等等一并格式化。而所谓的反制,也只不过是使用另一种神瘟咒法将前一种的不良影响化解掉。

    冯落衣叹了口气:“只能这样了吗……”

    “白弦素铮是龙族的,或许这种办法有不妥当?”

    冯落衣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过了许久,他问道:“怎么样,查出来了吗?”

    王崎在这里,除了是要借助这里的ifi信号控制元神化过程之外,还有检索神京神道系统记录、追查梅歌牧痕迹的意思。

    王崎调出一组算符:“喏,这个,就这。”

    “这是什么?”

    “一种外来的法术,具体效果未知。它和梅歌牧的神瘟咒法很像,都像是有人用一种陌生的高级语言写出了一个与万仙幻境格格不入的路秩,然后奇迹般的让它在万仙幻境当中存在。”王崎摇摇头:“就是它在最后关头阻断了浣纱、司马珏那两个反骨仔与神道的联系,害我们现在没办法处死他们两个。”

    “可怕的手段。”冯落衣叹息。

    “不过,我很奇怪,他到底是用什么手法植入的……”王崎皱眉:“我没有现神道系统有被从外部攻破的痕迹。”

    “有一位有希望进入暗部的天灵岭修士遇害。我们在圣帝尊的铠甲里找到了她的大脑。那个孩子……甚至有生前被抽去魂魄的痕迹,手段极其残忍。”冯落衣叹息:“梅歌牧就是使用她的神道权限规避神道力量的。”

    冯落衣放出了一组灵犀。这个就相当于“娄晓”这个个体在神道网络之中的识别灵犀,类似于万仙幻境当中的仙籍。最近五天,与“娄晓”相关的请求被找了出来。

    “从内部……”王崎先是一惊,继而焕然大悟:“我们自身相对于谪仙还是太脆弱了。我们的造物可以碾压他们,但是一般人还做不到。如果是使用自己的手段……等一下,如果有了这个线索,我或许可以从这里入手,找到跟多的线索……”

    冯落衣点点头:“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王崎也叹了口气:“老师……问责已经完了?你已经有精力处理这些事了?”

    冯落衣笑了笑:“没那么简单,没那么简单……现在各方都在抱怨呢,我起码分出了十分之一的精力在处理。”

    对于冯落衣来说,十分之一的精力是一个可怕的数据。除了研究本身,也没什么是他需要动用这么多计算能力的了。

    “毕竟死了这么多人……”王崎叹息。

    一位下品元神死亡,一位天禄琳琅内门弟子死亡,三位元神期执律使与化形龙族白弦素铮受到咒法侵蚀,完全丧失能力,而他们再被月落琉璃制服之前,已经造成了近千的伤亡。梅歌牧又带有了数以万计的凡人。另外,刚刚建立的人道神灵系统中,两神叛逃。

    损失惨重。

    另外,无论是心魔玄网的安全隐患,还是神瘟咒法的意外泄露,统统都与冯落衣有关。

    尤其是神瘟咒法。真正使用这门手段对敌的修士,目前也只有三人。其中,辰风还是在若干光年之外使用的。生在神州的泄密,肯定与王崎、冯落衣脱不了干系,而王崎又是冯落衣的学生,所以不管怎么看,冯落衣都要负责。

    “其实这事也得怪神京这帮子蠢货啊。”王崎叹息:“居然不实时开启对那些投降者的心念掌控,这样是不对滴。”

    在大战之前,冯落衣是有机会随手击毙浣纱夫人的。若是浣纱夫人死了,神京平民疏散没有失败,那不死龙魂一出现就会被天基剑阵的剑气彻底剿灭,根本没机会冲击顶住心魔玄网持续燃烧。而没有不死龙魂自毁式的冲击,冯落衣也不会被绊住手脚长达十分钟。

    就那一个瞬间而已。

    “规矩与原则在长期的运转之中,能够为群体节省大量的成本。因此,规矩是很重要的。”冯落衣道:“监控他者心智,还有更进一步掌控他者心智,都是仙盟所不容的。今天你这样对待敌人,明天是不是就可以这样对待学术上意见不同的人?那大家在一起做事的意义也就没有了。”

    “但是那也得看是什么人。”王崎道:“就我绑回来的那几个,真可信?”

    “大约也是因为有”

    “关于我之前的那个建议,与阳神阁展开合作,根据人的面部神情建立一个数据模型,然后根据预期概率对这个模型进行判断……”王崎再一次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冯落衣摇摇头,制止了他:“你先别这么振奋……这次神京神道系统重建的阻力都不小,而你受到的责难与非议就更大了。这类建议……很难通过的。”

    王崎摇头:“没见识的东西……”

    “另外……”冯落衣也有些不满:“你的虚实两相修法,同样与神瘟咒法相关。因此,这一门修法或许会在传播上……嗯,受到阻碍。”

    王崎怒了:“凭什么?”(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