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八十一章 非议与歧途
    在冯落衣开口之前,王崎就猜到了这次问责可能会对神瘟咒法有极大的限制。这也是他之前对其他仙盟之人颇有怨念的原因之一。

    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会这么严重。

    限制神瘟咒法的研究,可以。就现在来看,神瘟咒法已经大大的超出了仙盟对它的预期。无论是实际杀伤力还是其他掌控能力,都已经异常强大,至少在人类所能够理解的范围之内,还不存在有效的破解方法。因此,短时间内暂缓研究也没有什么。

    但是,叫停虚实两相修法的研究?

    那些家伙都是猪脑子吗?

    王崎脑子记闪过这句话,然后就直接说出口:“那些家伙都是猪脑子吗?”

    在已知的手段当中,虚实两相修法也是唯一可以防御神瘟咒法的手段。因为它自身就是一种更加高级的“神瘟咒法”。

    或者说,它本质上是和神瘟咒法是一种同性质的东西。这就像杀毒软件和电脑病毒都是“程序”一样。

    而若是对杀毒软件研究深刻,确实更容易做出强大的病毒。

    但是,禁制……不,哪怕是暂缓虚实两相修法的研发?

    淦!

    疫苗也是经过灭活、减毒的病毒或者病毒代谢副产物,若是有人得到了一种疫苗,也有那么一丝可能从里面研究出瘟疫或者生物毒剂。现在,敌人已经掌握生化武器啦,我们就停止研究疫苗吧!

    ——这是蠢吧?这是蠢吧?

    冯落衣出人意料的点了点头:“嗯,我也这么觉得。那些反对者,至少脑子是不大好使的。”

    王崎刚松了口气。毕竟,冯落衣现在还站在他这一边。

    这位仙盟的实权派的立场还是很重要的。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冯落衣是唯一愿意管理、也能够管理仙盟的人。他的意志,能够左右很多东西。

    但是,接下来,这位大人物却叹了口气:“但是,不管我怎么看,你的研究都不可能不受影响。”

    “怎么了?”王崎皱眉。

    “有人对这种咒术产生了恐惧感……是的,恐惧感。”冯落衣叹息:“他们觉得,神瘟咒法的泄密,有可能是万象卦文密级太低所导致的。尤其是连凡人都可以学习的乾坤卦文。这些东西,基本上是个人,伸伸手就能够搞到。他伽马觉得,至少这东西不应该这么处理。”

    “这……”王崎叹息:“这是不是……”

    好吧,这一次“是不是蠢”连他都说不下去了。

    在地球上,黑客的泛滥,有事还真是信息技术普及化的锅。一个人有心的话,可以依靠在网上找到的教程,自己就学会黑客技术。王崎在地球上念书的时候,甚至听说很多信息技术专业的同学会通过盗取他人的推特账号练手——不是为了窃取**或者讹诈等犯罪,只是单纯的实践自己的知识。

    在最初的时代,掌握信息技术的就几个大科学家。他们既没有当黑客的理由,那些原始的计算机里面也没什么东西好偷的。这样倒是称得上“安全”了。

    可地球的“信息时代”之所以发展迅速,也是建立在这种技术的普及之上的。

    只能说,地球和神州的环境不大一样了。在地球,你黑客技术登峰造极,也不一定攻得破核弹的发射系统。但是在这里,修士自己搓一个战术导弹级别的法术不要太容易,战略武器也就是多费些事而已。

    “那么,给予所有这个虚实两相修法研究者一个官方身份,让他们在监控之下做研究?”王崎问到。

    这也算是一个处理方法吧。

    很多顶尖的黑客,都有官方背景。fbi等政府机构,还有许多相关的公司,都有招安从良黑客的记录。

    冯落衣摇了摇头:“首先,我们与‘宇宙’的斗争,必须由我们少数人完成,将干净的土留给我们的根。这是原则。仙盟在这方面的审核一向很严苛。其次,就算审核合格吧,你的研究组能够剩下多少人?这和你最初的构思是不是大大的背离了?”

    王崎无言以对。

    他最初的构思,就是通过虚实两相功法,引发神州的“信息技术革命”,彻底改变仙盟的功法,让所有修士都从修炼当中解脱出来。这个计划是偏重技术的,需得全民参与,集思广益。

    几个人?那远远不够。

    “有没有办法让他们闭嘴?”王崎道:“我简直怀疑,那些家伙就是梅歌牧请来的逗逼,是仙盟叛逆,要我们仙盟自废修为!”

    冯落衣摇了摇头:“其中的许多反对者都被我劝说住了。只是,还有一些人打算在凡俗之中掀起一场自下而上的反对浪潮。他们打算直接公布一些秘密,将乾坤卦文说成是一种能够成就无法控制之诅咒的偏激手段、旁门手段,让人们自发的抵制它。”

    王崎这是真的火了。他没有料到,也没有想过居然还有这种手段。

    这种下三路的手段。

    或许在仙盟的一些有识之士眼中,这么做无损他王崎的伟大,但是在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眼里,他王崎和乾坤卦文、和虚实两相修法是绑定在一起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这些围观群众,偏偏是他之前视作推动虚实两相修法进步的动力。

    如果这种言论真的深入人心,那他王崎的修法就再也别想推广了。

    失去财富与名誉还是小事,就怕仙盟从此就失去这个科技树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蠢货才会说出这种话……”

    “他们的确很蠢,策划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依靠万仙幻境的。我紧急冻结了他们的仙籍,才制止他们的发难。”冯落衣道:“只可惜,这么多年大家习惯了万仙幻境,可也不是不用传统的通讯方式。所以,卧只能和在他们重新联络与前与他们谈判,做出一切妥协。”

    “妥协?”

    “暂缓乾坤卦文的扫盲与推广工作,将乾坤卦文、万象卦文从仙院、学府必学内容的那个中除去。”

    王崎懊恼了捶在地板上。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尽管现在传播渠道和舆论还在自己这边,可是他也拿对方毫无办法。

    “他们的思路大概是……神瘟咒法危险而且也没办法预防,所以我们干脆从源头上禁绝?”冯落衣道:“单一的谪仙,实力还远远赶不上仙盟。只要我们能够逮住他,反手就能消灭,就为了他,普及具备反制神瘟咒法能力的虚实两相修法,不划算。”

    所谓的杀毒软件,总的有“病毒库”才能玩得转。而这种反制手段,也需要记录足够多的神瘟咒法才有机会反制。也就是说,一个修士若是修炼了这一门修法,其法力不仅仅要承载意识,还要载入一个如此巨大的数据库。

    这就和天歌行越强大越复杂、对修炼者的负担也越大一样,平白载入这么一个记录了神瘟的数据库,对于修士的负担真的很大。或许王崎这样一路破关如破竹、破境如喝水的人不在乎这一点负担,但他只是个案,不能用来衡量仙盟的整体。

    对于今法仙道来说,绝大多数修士都还在元神天关上徘徊。这种做法,无疑是宣布了许多本来有望元神的修士此生与天关之后无缘。

    而若是使用“云数据库”,也就是在万仙幻境的云端储存神瘟咒法然后随时访问,那就等若是将万仙幻境化为一个另类的“神道系统”。而且,仙盟开始星辰大海之后,这种设定也颇为不方便。

    “‘就为了他’?他可是学会了神瘟咒法的谪仙,也有可能是第一个掌握元神的谪仙,是第一个试图掌握今法修法的谪仙!”王崎大声道:“他的意义不用我多说。他对仙盟的威胁,还有抓住他之后仙盟获得的利益,根本是其他谪仙无法比拟的。他……”

    “王崎。”冯落衣道:“弈天算当中,‘求和’是一个很重要的题目,我想你也研究过。”

    “求和是对其他博弈参与者的……”

    王崎刚要回答,就被冯落衣制止:“你不要说定义,要理解。咱们这神州就是一盘棋,没有棋手,或者说每一个人都是棋手。棋子与棋子、棋手与棋手遵循不同的规矩,但是终归是平等的。你不能掌控一切,也无需掌控一切,更没有必要对这一切负责——你的学会求得其中的策略组合,计算出哪一种利益更大”

    “规避风险就是利益……”王崎低下头。

    “这件事这么快发酵,很定有叛徒在背后做推手。但是,记住王崎,这一次我还是在你这边的。”

    “最后,王崎,将你关于预期概率模型的想法写下来,我想,总归是有一些正常人对他感兴趣的。”

    留下这些话之后,冯落衣也消失了。紧接着,神力辉光也消失了。王崎就这样一个人站在黑暗之中。

    然后,轻轻叹气,发出如释重负的声音:“好吧,终归是比最坏的情况要好。”

    “仔细想想应该如何翻盘吧。”(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