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八十三章 浭的心结
    王崎转头去看,却看见奥流与椒一起跟了过来。Ω㈧㈠  『中Δ文  网wwΩw. 8⒈zw.com浭则在一旁,似乎是从另一边过来,和这两个更新妖族不是一拨的。

    王崎叹了口气:“奥流同学,我呢,现在心情很不好。我劝你最好不要来惹我,真的。不然,我不敢保证我会不会留手——对了,这一次我就算把你打死了,对外也可以说是因为我新掌握了元神法域,对自身力量将之有些不如从前。”

    直白的威胁让奧流勃然色变。但是,椒偷偷踢了他一脚。他咧着嘴,低下头道:“你到底是救了我的性命,我终究需要对你道谢。”

    “不用谢,译那位我本来也没有多希望你能得救。暗算那个寄生兽才是最重要的。”王崎挥挥手:“你的谢意我确实收到了,走吧。”

    椒扯了扯奥流,示意他快走。

    理论上来讲,奥流和王崎的关系现在应该是得到改善的。妖族不依靠先天血脉组成家庭,全靠后天的联系形成社会。因此,对于他们而言,后天的关系就相当于人族的“沾亲带故”。而“同赴战,共抗敌”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同赴战,共抗敌,生如一,死如一。

    “同袍”这种关系也是有资格标示“生死如一”这句话的。两个妖族若是有写手抗敌的经理,那么在他们的观念里,这两妖之间的私仇与不快也应该消弭。对于妖族来说,这是正常的观念。

    但是……椒觉得,奥流算不算得上一个“正常的妖族”,还真不好说。

    奥流却浑若不觉:“你真的杀死过寄生兽?”

    “还真不少。”王崎点点头:“这破地方寄生兽真多。”

    “你还杀了一个大的?”

    “貌似。”王崎不想多说:“问够了就走吧。”

    奥流笑了:“哦。话说回来啊……你觉得你的同族,真的值得让你全心全意庇护吗?”

    王崎耸耸肩:“不值得就不值得吧。”

    “你在与寄生兽殊死拼杀,而他们现在正要唾弃你的新血。我可是听说了。”奥流神色带着三分得意与三分幸灾乐祸,但还有四分试探:“你们真的是一族吗?”

    “先,我很少作‘殊死搏杀’的。除了修为低微的时候做过几次之外,其余的大部分战斗都是在我自身的充分准备下进行的。在不对等的战斗条件下,大部分谪仙对我来说只是实证动物,仅此而已。”王崎道:“至于‘值不值’……我搜不知道。不过,妖皇陛下他对你们是怎么想的呢?他觉得庇护你们值不值?”

    奥流一瞬间涨红了脸。

    在文明的后期,妖皇已经对更新妖族生出厌倦之心。

    或许那个时候,他的答案已经从“值得”变成了“不知道”吧。

    将军。王崎完成了反杀。

    他看了一眼椒。这个听话的女学生此刻神色也是有些古怪。看起来,王崎骂人揭短确实戳到痛楚了。

    王崎想了想,觉得自己有必要在椒和浭面前维护一下自己的形象,于是说道:“至于我的答案……我之前给你们讲过的,所谓的自我啊、智慧啊,只不过是我们这些卑微生灵的一种顽固幻觉。之于天体,我们不过沧海一粟。天体之于宇宙,甚至还不如沧海一粟。这样的我们所拥有的智慧,真的不值一提。”

    “我有一个梦想,想要渠道一个完全的境界,掌握最终的秘密。但是,那个境界以人的心智来衡量的话,远远比以斗量海夸张。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到达那个境界,也不知道自己会在哪一步放弃。但是,今日的我,至少是希望能有人带着我今日的心意与血汗抵达那个境界的。”

    他盯着三妖看了看,道:“我今日说的‘值不值’,大约于几百万年前妖皇的答案近似吧。”

    紧接着,呀有换上一副嘴脸,推了奥流一把:“至于你小子,想要这样撼动我的道心?还是想要就这样离间我?让我说出什么不大好的话?过于天真了些。滚吧。”

    这一次,奥流出奇的没有炸毛,只是带着愤怒的表情离去。

    王崎这才看向浭:“怎么了,你也有话想要跟我说?”

    “心中有些疑惑,来询问一二。”浭的声音依旧是冷淡的。他道:“这里不大方便,先生可介意换个位置?”

    王崎点点头。瞬间,周围天地变色,失重感与撕扯感瞬间出现又消失。

    浭没有抵抗王崎的这一手法术,只是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惊色。论境界、论战力,他比奥流强很多,更是远胜现在的王崎。但是,王崎这一手,却让他有些“看不透”的感觉。、

    这个家伙……明面上说“斗战之能不升反降”,可实际上,降的只有“综合实力”吧?这某些方面的能力,反倒是越来越诡异了。

    这里是神京城外的一个小小山丘。此时未到中午。诸多仙盟修士的哀悼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凡人。两三道炊烟点缀在城中,似乎在催促这城醒来。

    “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浭的语气依旧很平静,似乎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我曾与你说过,我作为牲畜诞生,作为奴隶成长,作为死士修行。这是真的。我最开始能够开灵,乃是机缘巧合。当时,通知我出生之地的一位结丹期大妖残暴,又是魔帝的党羽,就相处了‘以灵强灵’的摸到法门。简单来说,就是故意催生出开灵的牲口,然后将新生的灵性吞噬掉。这种吃法,在你们人族开来,大约相当于魔道食用婴儿姹女练功……但是当时已经礼崩乐坏了,什么道义都不讲,所以也没有人觉得这样不好——或许是因为先天受他影响的关系,我至今对他生不出恨意。对我而言,他就是开灵之师,也就是你们人族所谓的‘父亲’,‘生父’。然后今天,我想起他,也还是就是‘死了也好’的感觉”

    王崎点点头。别人的黑历史,听来减压也是好的。

    “只不过彼时,神州大地一片乱象,无数强者在相互攻伐。区区结丹期的修为自然不能维持多久。很快……也就是我在被吃之前,他就被另一个化形期的大妖随手灭了。而我们这些原本属于他的牲口自然也就被他接受了。这位大妖到底是多活了一些岁月,经历过文明奔溃前的事情,不愿意吃一惊开灵的我们。但是,我们毕竟是败军之将点化出来的,他不能用,所以就让我们作为奴隶,为他开拓洞府,维持洞天的运转。”

    “在那之后,大约是我完成开灵蓄气、即将结丹的时候吧,又有另一位妖王来到这位大妖的领地了。那位化形期的大妖,大约是这位前辈的后一个后代吧。总之,他看上了有天赋的我,决定带我去培养。不过,他并非是希望我成才,而是希望我作为一个杀手去杀人……”

    王崎忍不住挪了半步:“你精通杀人的法子?难怪没怎么见你出手,也觉得你很危险……”

    “确实。”浭谈到:“虽然他将我视作工具,但是也确实是我的后天之师。他教了我很多东西,直到妖帝陛下的使臣找我,让我前往荧惑。”

    “原来,我已经是整个始新妖族最后一批开灵的妖了。在我之后,整整几百年里,都没有新的妖物开灵。神州的生灵那个时候本来就不多了,蕴含灵性、适合点化的就更少了。而在那种全族都陷入疯狂与战乱的情况下,新出现的妖族也不像以往那样具有强大理性,而是行事乖戾。妖族算完了。在荧惑,我们见到了妖帝陛下,然后接受了陛下的传承,也接过了陛下的心念——要有文明的火……”

    “然后,又过了五十年,圣族说神州支持不下去了。他们出手清洗了魔帝的余孽,将我们封印。然后再出现,时间已经过去了千万年——我遇到了更新妖族。”

    “在那里,我第一次见到妖帝陛下所说的‘文明’。”

    ——我开灵的时候,魔帝已经大成,并成功策反了大批同族,战乱不止存在于这片大地之上,更波及了太阴、荧惑、太岁、太白。夜晚的天空都有恐怖的光在闪烁——那是长生者交手的痕迹。大地几乎寸草不生。一个又一个洞天如同泡沫一般破碎,大地向力——也就是你们人族所说的“引力”都一度混乱。

    这是浭曾经跟王崎说过的话。

    “这和你的心结有关系吗?如果有的话,说一说吧,我说不定可以帮帮你?”

    浭沉默了一会。

    “我有些……我有些疑惑。圣皇之所以需要文明,是因为那一场谁也不知道真相的战斗,陛下之所以追求文明,是因为他想要证明自己来过,不希望自己的心血消散在时间之中;妖皇渴求文明,只不过是圣皇希望它这么做。您愿意呆在文明之中,是因为你觉得文明对自己很好,有利,觉得自己……觉得自己的那个理想只能靠文明来实现。”

    “那么,我到底有什么理由生活在文明的世界里呢?”(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