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八十四章 离去
    浭说出自己的疑惑之后,两人陷入了莫名其妙的沉默。㈧┡ ㈠中文『『网ww%w.Ω8⒈zw.com

    然后,王崎继续挪移两步:“这话得亏是跟我说。你要是在公开场合这么表态,无论是我们还是龙族、妖族,都得将你抓起来教育。”

    这话在神州就是最大的政治不正确。歪到没边了。

    ——不知道为什么生活在文明世界里,你是想要去做不死兽吗?

    浭点点头:“我大抵也是知晓的。但是,既然你是人族研究所谓‘人道’的先锋,那应当可以为我稍稍解惑。”

    “我方开灵之时……按照你们人族的理解,或者说‘幼时’,只是浑浑噩噩一牲畜,蓄气结丹——也就是你们人族观念中的‘少时’,则是工具。直到荧惑之上觐见陛下,我才第一次知道有所谓的‘文明’。可是,这对于我来说,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真的觉得那样子的日子很好?”王崎斜眼。看不出,这位少年居然还是歌德斯尔摩综合征患者——俗称抖m?

    “倒也不是——我毕竟不是蠢货,自然不会觉得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有什么好的。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向前。”浭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们认为,开灵之师的个性会影响到后代——就如同你们人族的血脉联系一样。不管我有多想否定,我的开灵之师,卑劣、愚蠢而物质。若是在你这样的人眼中,他大概就是满足于杀戮与破坏欲、成天什么都做不成的虫子吧。但是这种妖,确实是我的开灵之师。我的第一位后天之师则是一个冷酷的家伙,岁不至于无情无耻,可也很冰冷。直到在荧惑见到陛下之前,我都只能算是一个东西。这样的我,大约是一个倦怠的人吧。”

    “那两个人活到今天了吗?”王崎问到。

    “并没有。”浭摇了摇头:“我先就说了,那位吃妖的先天之师已经被杀了。那一位将我培养做杀手的后天之师,心性还达不到圣族的救治标准,所以只是被打散大部分修为,在神州大地自生自灭罢了。更新妖族也有这种个体,所以无论是我们还是他们,文明灭亡之后都有一些东西靠着个体与个体间的口耳相传保留下来。”

    “喏,这不就结了。”王崎道:“他们死了,你还活着。他们只不过是你记忆当中的一个概念。如果没有你,几千万年后的今天甚至不会有人,咳,有妖记住这两个家伙。他们已经不可能对这个世界造成任何影响了,你还可以认识世界,改造世界,创造新的未来。他们是他们,你是你,多么简单的事情。我都不明白你在烦恼什么。”

    浭苦笑着,点了点自己当年脑袋:“那您觉得,我应该渴望什么呢?”

    “安宁的生活?”王崎摇头:“我怎么可能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浭叹息:“我的先天之师是那种家伙,我真的会从心底里希望自己生活在文明世界吗?我至今都在疑惑这个问题。若是‘复兴更新妖族’这个念头对于我来说,不过是‘陛下的渴望’,那和妖皇因圣皇的期望而经营又有什么两样?我可不认为自己有妖皇陛下那样的耐性,可以陪着子民玩上几百万年的游戏。”

    王崎沉默了片刻。他问到:“你觉得,在自然界,宏观的世界当中,有什么是绝对精密精确的吗?每年的春秋两分、冬夏两至会精确到秒到来吗?雨水会精确到每一滴的质量都相同吗?龙卷的转会精确到恒定不变吗?”

    “这怎么可能。”浭笑道。

    “是啊,这不可能。天底下就很少有东西是绝对完美的,人和妖会犯错,自然也一样。”王崎道:“亲代将自己的血脉复制给子代的时候,总会出现一点儿错误。这种错误若是在血脉的容错率范围之内,那个孩子就能够获得与父母大不一样的性状。子代绝非亲代单纯的复制品。哪怕是蘑菇和蕨类这种无性生殖的也是一样。看似一成不变且稳定的血脉尚且如此,思想就更不会稳定的传递了。所以,你要弄清楚,你的那些爹妈是渣滓,你是与他们不一样的个体。”

    “而在作为一个更新妖族、作为文明的复兴者之前,你先是一个生灵。神灵啊,宗师需要活下去才行。所以,你先还是思索一下‘怎样才能活下去’啊。”

    浭沉默了。片刻之后,他道:“若仅仅是活下去,不死兽的活法也是活着。对于我这种没有什么伟大梦想的人来说,哪一种活法不是活着呢?”

    王崎反问:“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不管是做文明的传火者,还是成为不死兽,对于个体来说,都是活着。”浭道:“我并没有您那样远大的梦,也没有什么非要借助‘文明’的力量才能达成的梦想。所以,对我来说……”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王崎却按住了脑门。

    本来以为是个好搞一点的,没想到啊,居然也是一个问题学生,中二加文青的那种。

    简单来说,他因为身世灰暗,所以从小没没接触多少阳光积极向上的东西。而在好不容易有机会接触正规教育——也就是妖帝的指点之后,他反而开始怀疑“课本”上的内容。

    说真的,这种时代,每个人都经历过。王崎上辈子初中二年级还真经历过“觉得历史课本都是假的,地摊杂志上写的才是真实史料”的时期呢。

    可偏偏又有妖皇这个最后放弃的例子在前,所以他自然而然的将自己的感情视作类似于妖皇对龙皇的责任感,而非自内心的力量。

    人民教师叹了口气:“该怎么说呢?梦想是个好东西啊,它让人时而激情澎湃,时而忧伤不已。你没有梦想没关系,你可以守护别人的梦想啊……不不不,你容我理一理,这个应该怎么说……”

    这个学生,真的很难教育啊!

    “说到底,你为什么突然会想要跟我说这些事?之前你明明是不想说的。”

    浭低头:“大约是触景生情吧。尽管五天之前生的争斗和我族终末之时神州的惨状相比,根本就不再一个数量级上。但是……那些家伙逃生的时候的样子……”他指着凡人:“他们求生的样子很像过去弱小之时的我,再加上……刚才奧流说的那些消息,其实我也听说了。我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您因为一生心血被否认,所以正失落并愤怒。我希望能够通过徐闻被否定的你,来印证我等一些想法。但是……看起来您并未失落。”

    “哈,一生?你老师我还没有三十,放在凡人哪里,也当得起一个‘年方弱冠’,还未到而立之年呢。一生的心血?我的一生才刚刚开始,这些哪里算是我的全部了?”他笑着用力拍了拍浭。浭也笑了。

    笑过之后,王崎才认真的说道:“我且问你,前些天在神京城游玩,你可觉得快乐?”

    奥流点点头:“这里虽然古怪且别扭,但至少不让人反感。”

    “那就好。”王崎道:“在解决了生存与展的需求之后,你还是要面对自己的精神追求的。就你这修为,想要当不死兽也得修个几十年吧?在这之前,神州大6还能够足你生存与展的追求。而在这个前提下,文明世界的生活能够让你觉得快乐——至少不会让你觉得不快,那你不妨暂且先接受他,然后自己取思考答案。”

    浭有些失望。但说真的,王崎确实不好回答对方。、

    在地球的宇宙,生存与展是人类最先需要面对的事情,其他都是建立在这之上。但是在这个宇宙,完全不一样。灵气就像是无处不在又可以随意开采的珍贵资源,任何人都可以轻易的获得。只要“技术”足够,“生存”的难度远小于地球宇宙,“展”甚至比“生存”还要简单。

    这个世界演化缓慢的原因也是这样。当还有“妖化”这一条路的时候,“进化”的内动力就相对较小了。

    不死兽单独一人就可以生存和展。文明的意义,还真不好判定。

    如果不是今法修法已经在实际运用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想必很少有人会觉得这一条路线才是正道吧?

    时至今日,今法也只是原则上排斥不死兽,而未能从学术角度彻底将不死兽路线的合理性驳倒。

    “好好看看这座城吧。将文明的样子记下来。”王崎背负双手:“明天,霍桐青先生就会带你们回南溟。我在今天晚上就要到万法门一趟,就不跟你们一起回去了。再过三五天,我才会回去上课。”

    浭点了点头。

    入夜之后,一道遁光径直往西方飞去。在器官元神化之后,王崎就连“持久”这一项都大大改善,单靠自己飞,就越了绝大多数灵舟。第二日天未凉的时候,霍桐青开始安排这些妖族弟子登船,而王崎则已经推开了自己房门。

    “耽搁的时间真多……”(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