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九十一章 这才像你啊
    王崎的教育依旧向往常一样简单粗暴。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仅仅是教授几个最基本的规律,然后残忍又无情的使用题海战术淹没那些可怜的妖族学生。

    在王崎看来,他这样做才是唯一合理的做法。这些妖族的学生灵智已开,最起码是可以当成完成了启蒙的“小学生”看待。难能可贵的是,他们已经有了较为坚韧的心态,可以耐受住任何猛烈的题海战术——而且只要将他们忽悠瘸了,他们就会拼命的和题海作战。这一点,小学生基本上办不到。

    而伟大的题海战术,能够迅补足他们所欠缺的“基础”,让他们在千百次的“重复”之中,用自己笨拙的“智慧”寻找那自己也不曾觉察的“规律”。

    这是今法之道的起始。

    那些家伙正在向王崎期望的方向展。

    下课之后,王崎离开了教室,轻轻舒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带那些家伙去神京,确实是做对了吧。至少他们懂得去努力了……

    ——只是这打老师的毛病……可得改一改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回到了自己的小屋,继续缩在床上,开始新一轮的研究。

    或者说,还在找方向。

    对于修士来说,虚相修法过于复杂的话,行功困难,战斗力下跌还有晋升缓慢就几乎是必然的。因此,因此,提升“反神瘟咒”的“神瘟库”容量的做法,几乎是一条死路。

    但是……其他的做法也好不到哪儿去。

    比如说,比较流行的几种安全软件工作方法中,比较实用的校验和法、虚拟机法、和行为监测法,在这种情况下都存在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

    “校验和法”,说白了就是在文件运行的时候不断保存文件的数据,然后将数据进行对比,判断数据是否有变化。如果有变化,那就说明这个文件被改写了。但是尴尬的是,就算是在相对稳定的计算机环境之中,执行这种操作的软件也常常误报——这种方法很难有效识别是用户自行修改还是病毒暗中修改。而在功法环境之下,这玩意做出来就是时时刻刻报错、“错误”提示框分分钟覆盖视野的节奏——因为“功法”是基于“人体”这个基础的。而人身的秘密,今法修也不敢说自己尽知,“生命”本身更是一个充满不确定的过程。在这个环境下,有太多未知的、难以预料的变化。

    而行为监测法也存在同样的问题——误报。这个方法靠的是检测可疑程序是否修改关键的文件与数据。只是,虚实两相功法也只是刚刚创出来,与实相功法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相互影响,谁都不能尽知,许多神瘟咒法拥有的特征,普通的虚相功法一样拥有。另外,行为检测法也只能在受害之后才能产生作用。而神瘟咒法何其犀利,或许等受害之后,就已经来不及了。

    至于虚拟机法,说白了就是在系统之内用软件模拟一个带有完整硬件功能的、完全隔离的虚拟计算机,然后在这一台虚拟计算机之上运行可疑程序,进行检测。王崎在神京也是依靠这种手段检测新到的神瘟咒法。可问题是……功法这玩意是靠“整体”起作用的,就算是王崎那种层次,也不能在简化太多的情况下保证模拟出的功法具有现实的意义。王崎当时连着神京的心魔玄网,自身又是强化计算力的法基与金丹,这才能够推行这个法子。

    对于一般修士来说,让他们在体内建个虚拟机虚拟自己……还不如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加载注定越来越大的病毒库呢。

    “综上所述,死路啊……”王崎思量道:“其实,仔细想一想……地球根本就没有遏止住病毒过嘛。”

    “计算机病毒这种东西,始终在地球的网络上肆虐,只不过黑客个体力量薄弱,一般不作大死碰触国家机器的底线。另一方面,个人电脑感染造成的损失并不大。但是在这里……仙人是可以对抗仙盟,呃,至少是很难抓的个体,而且神瘟咒无论落谁头上都会酿成惨剧。”

    “换句话说,地球上的方法,其实都没怎么有效的防住病毒,走下去,基本都是死路。”

    “但是,如果不硬着头皮走死路的话,就连死路都没得走了。”

    “而且,除了我之外,也没有人回来走这死路啊啊啊啊啊啊啊!”

    王崎终于对着仙盟的政审制度以及那些反对派生出怒火。

    如果没有那个麻烦的政审,他分分钟就能在万法门拉起一个团队去帮自己搞事情。虽然理智上明白,这个政审制度是稳定后方的最好策略,但是在这种时候……分外不爽。

    至于那些叫嚣着“拆掉神京、取消特区”的蠢货……纯·傻·逼!

    挣扎了一小会,王崎又写入了几行万象卦文。紧接着,他将自己今天码的几百行全部删掉。

    ——不行,不行……

    他对虚实两相功法的理解也不够。到现在,这门功法的样本还是太少,修炼者也鲜有到结丹期的——说到底,它也只是一个诞生了不过五年的辅修功法,能有多少人修炼?又有多少人能够练到一定层次?

    尤其是仙盟的某些傻逼阻挠的情况下。

    想到这里,王崎又是一阵气闷。

    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坐到了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脸:“怎么了?”

    “由嘉啊……”王崎看着一脸平静的陈由嘉,没有来的一阵心虚。

    陈由嘉捏住他的脸,问道:“不顺利?”

    “不顺利。”王崎捂住额头和眼睛:“啊啊啊啊,快来安慰我一下!”

    陈由嘉哼了一声,没有理睬他,似乎还在因为早上的事情闹小脾气。但是,几分钟之后,她终究是不忍:“还是出去走一走吧?”

    王崎点点头。坐在这里干瞪眼也不是办法。反正思路已经连不上了,不如出去换一换心情。

    南溟之地的冰原上,太阳依旧是初升的模样,懒洋洋的散着微弱的光热。小小的寒风对于王崎和陈由嘉这两个结丹期修士来说,却算不上什么麻烦。两人飞出城外,到冰锥林立之地随意的走着。

    焚天候逆运功法,在惊涛骇浪之时冻结了这片海洋,将天剑降临后几秒的样子完美的保存了下来。凹凸不平的地面上,翻卷的冰似乎还在咆哮,诉说当年的可怕一幕。它们上还有一种独特的“动态”感,似乎随时会解冻,然后化作浪涛卷来。阳光穿透重重冰林,形成某种瑰丽的光学现象。

    美轮美奂。

    陈由嘉在这冰原之上慢慢的走着,脚步轻盈。王崎则跟在后面,一言不。大约走了半个小时,陈由嘉忽然叹道:“如果有一天,我出了什么意外,你会不会直接崩溃呢……”

    王崎一惊,总觉得这话是在暗示什么:“由嘉,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是不是……是不是上面有什么奇怪的任务交给你?”

    就算理智上清楚这不可能,但王崎还是瞬间脑补了从《独立日》到《星球大战》的众多独胆英雄执行任务的场面——虽然画风不大对。

    陈由嘉停下脚步,摇摇头道:“想什么呢。那个老……我父亲虽然不如其他大师,但确实是半步逍遥,万法门的领军人物。就算上面有这个意思,也会被我父亲推掉吧。这一点,我比你,还有其他人幸运多了。”

    王崎松了口气:“我就说……”

    “但是,从概率上来说,我们谁都有可能死掉。”陈由嘉双手用力拍在王崎脸上,固定这他的视线:“这个分支,还是当初我们一起研究的呢。”

    “辰风的事情,你应该也说了吧。他差点就死掉了。因为我父亲是修士而他父亲只是凡人,所以他比我早一点遇上这种事。但是,除非我们永远装聋作哑,否则,只要我们还生存于这个宇宙,那一天迟早会到来的,”

    王崎摇摇头,甩掉陈由嘉的手:“是,是,你说得都对呢,可是啊,我这个人太没心没肺啦……说实话,你不要生气哦。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如果你出事了,我会为你伤心,为你疯,但惟独不会失掉一切。”

    陈由嘉看着王崎:“可是,这一次你从神京回来之后,让我很怀疑……”

    “怀疑什么?”

    “你这个家伙啦,虽然行事百无禁忌,但是,却也很容易看透。”陈由嘉低头,低声道:“这样子成天窝在房里琢磨怎么破局,不像是你啊。”

    王崎挠挠头:“有吗?”

    “你平时都是……”陈由嘉后退两步,左手插腰右手向前平举,厉喝道:“你们这些蠢货哦!现在本大爷要去做一件大事啊!做成了好处大大的!够胆就跟过来!”

    王崎扶额:“我绝壁不是这样的画风我绝壁不是这样的画风我绝壁不是这样的画风我绝壁不是这样的画风……好吧,不要这样看着我……为什么看你这么做就觉得好二呢?”

    陈由嘉噗嗤一声笑了:“这才像你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