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九十二章 安全感、辫子与猪肉
    王崎后退两步,叹道:“你以为我想这样吗?如果不是梅歌牧,我觉得这件事……这个问题至少还要好几年才能爆出来。㈧㈠中文网wwΩw.ㄟ8⒈zw.com那个时候,这个体系已经有足够多的人才啦,也不需要我这种天才亲自出马……只能说,这一切生得太快了。”

    陈由嘉眨眨眼:“可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不是这个?”

    “你,以前根本就不会做这种事……不会什么都一个人扛。”陈由嘉低头:“神京那时候也是……当时你自己未必没有一分的可能解决这个事情,但你的第一反应却是找仙盟,最后虽然落到被天剑指着钻研反心魔咒,可你始终会毫不犹豫的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啊。”

    王崎扶额:“现在没有可以利用的力量啊。”

    “很糟糕?”

    “算是……很糟糕。”王崎点点头:“智障太多,多得你没办法理解。虽然冯老师还有希门主、图灵真人他们还是支持我的,但是反对派藏得太深,我都不知道有谁。而我之前掀起的‘大势’,居然就被这股莫名其妙的力量生生遏止下去……莫名其妙,真是莫名其妙!”

    陈由嘉摇摇头:“很糟糕?”

    “这还不糟糕吗?”

    女孩看着王崎:“有你刚被我父亲流放那会儿糟糕吗?我们刚见面那会儿,你该怎么放肆,还是怎么放肆的。”

    王崎苦笑:“严格意义上,有吧?说不定更加糟糕?”

    “那个时候,至多有冯落衣前辈暗中挺你,而整个仙盟都觉得你是一个谪仙,不可信。”陈由嘉道:“现在,支持你的逍遥期修士从一个变成了三个以上……”

    “但是我的敌人变了。”王崎按住陈由嘉的脑袋,打断了她后面的话:“那个时候啊,我至多面对来自你父亲的责难,还有仙盟的隐性歧视,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死人。而我在仙盟之外的敌人……呵呵呵,这么说吧,当初我遇到的、来自仙盟之外的危险,加起来也不会过冯老师一个念头。”

    “甚至在西海也是。不管我到哪里,不管我面对什么样的敌人,我都知道,在数万丈高的地方,有仙盟最强大的法器护佑我。”

    “但这一次,我面对的不只是一个谪仙,而是一个‘可能性’——来自天外的敌人可以学会我们的手段、在瞬间颠覆我们的可能。考虑到宇宙长达几百亿年的时间和半径几百亿光年的空间……这种事可能性太大了。”

    说到这里,王崎醒悟了。

    这其实是他第一次面对……真正不可预料、有可能毁灭他的力量。

    在神京的时候,他知道冯落衣始终盯着他,所以不惧怕任何危险,再可怕的敌人也敢先斗一斗。而在西海的时候也是这样。至于灵凰岛,看似是他暴露在圣帝尊的攻击范围内,是以弱击强。但王崎自己心里清楚,当初他带着弥,就算生了最坏的情况也能全身而退。而他在暗,圣帝尊在明。他了解圣帝尊的大多数手段及原理,圣帝尊却由于谪仙的缺陷,对今法没有什么研究。这种情报与技术的双重碾压下,王崎完成的实际上是一次有保险的“以强凌弱”。

    但是,这一次,王崎面对的是来自仙盟。来自神州之外的力量,是“未知”的敌人。

    他这是……

    “害怕?恐惧?”王崎摸了摸自己的脸:“我被吓到了?”

    ——不,不对啊……我也不是没有遭遇过“有可能会死”的危机,为什么……

    “还有,压力。”陈由嘉看着王崎:“不知道为什么。你好像,觉得神京事件,和你关系甚重,你有责任了结这一切……”

    王崎再次抚摸自己的脸:“有吗?”

    陈由嘉点点头:“来龙去脉,我大约听你说过一些。虽然那个谪仙是在你手下逃出去的……”

    “恐怕不止。”王崎苦笑:“我觉得,在梅歌牧动的神京袭击里扮演重要角色的神瘟咒法,也和我脱不了关系。”

    “可是,神瘟咒法是当时知道的,唯一能够有效杀伤谪仙的法术。”陈由嘉道:“你,不必自责。”

    ——不,绝对不是自责。我有一种模糊的感觉……

    对于这种怪异到自己也说不清楚的责任感,王崎也没法告诉陈由嘉。

    陈由嘉摇摇头,靠在他身上:“真是的……你一旦揽下了不该揽的东西,又丧失了锐气,就会失掉了方寸——真是个靠不住的东西。”

    王崎哑然。自己这五天的做法,确实欠妥当。推掉实证部的合作、推掉讲课,就是为了往死路上走。

    “你说得对。”王崎抱住陈由嘉。

    “没法让人放心。”

    “嗯。”

    “你现在应该怎么做,知道了吗?”

    王崎摇摇头:“我依旧不知道……怎么说好呢?我现在能够想出来的应对之法,都是死路。只是,这确实也不应该由我来做。我会整理出来,将之交给仙盟去做的。仙盟内的智障,同样不需要我亲自去解决。我……啧,确实应该好好做自己的事了啊。”

    再严重,还能怎样?严重得过当初辛岳陈景云宣布他是谪仙的那一刻吗?

    陈由嘉点点头,笑逐颜开。

    “我先回去将我这些天的收获整理成论文……不,也不能说‘收获’,这些天根本就是一无所获啊。”王崎转身就想走,陈由嘉却拉住他的衣角:“再陪我,坐一会儿。”

    两人在一段相对平缓的冰面上肩靠肩,紧挨着坐下。这原本是一段波浪的顶端。被冻结之后,它一直保持“翻卷”的态势。在王崎看来,这简直就是上好的“长椅”。

    陈由嘉心满意足的靠在王崎身边,翻动自己的笔记。王崎则有些无所事事地拨着陈由嘉的头。他看着陈由嘉的笔记。那些都是陈由嘉学习更新妖族神道法的时候记录的笔记。

    突然,他指着一副奇怪的拓扑图问道:“这是什么?”

    “一点……用代数拓扑解析的东西吧。”陈由嘉突然有点脸红:“呐,上次……上次你乱玩我头,因为说在研究什么辫群,所以我就了解了一下,然后当时正好在思考妖族集群与神道法门的关系,所以就顺便……”

    王崎吹了个口哨:“上课开小差!”

    “你!”

    “不过,如果是在想我的话,就没问题。”王崎笑道:“放心,这一点,王先生是和由嘉同学站在同一立场上的,不会找其他老师告状。所以啊——喂……喂!别推!”

    二人笑闹一会,王崎捡起陈由嘉的笔记本:“做的挺粗糙的。”

    陈由嘉哼了一声:“开小差的结果。”

    “这样做不大好。”王崎取出一支笔,快写下一些公式:“嗯,我想一想,应该可以这么改……”

    大约三五分钟之后,王崎放下笔,一脸无趣:“嘁……”

    “怎么了?”

    “这就是算君编写的兽机关运算网络拓扑结构……应该说是一种变种吧。有那个算法的样子,但是在这之上,还有更高一层的法门……就像我们划分了应用层、表示层、会话层等层次一样,你所记载的东西在这种混沌运算集群的基础上还有更深的东西,但是根基还在这里。”

    陈由嘉惊叹:“原来已经有类似的算法了啊……教习让我们模拟神道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什么大现呢?”

    “模拟神道?”王崎皱眉:“还有这么一回事?”

    陈由嘉点点头:“就是大家在妖族教习的指点下,彼此气息相互勾连,组成一个临时的、模拟的神道。”

    王崎有些惊讶:“等一会儿……等一会儿等一会儿,你刚才说,妖族教习,是用他自己的强大修为,强行让你们这些原本没有任何神道修法傍身的今法修士,组成了一个临时性的神道集群?”

    陈由嘉点点头:“不过只能模拟神意,却没有多少力量……”

    王崎刷一下站起来:“那杂念呢?不同人心念不同,一个人再正常不过的心念对于另一个人来说,就可以算是魔念、杂念。这个怎么解决?”

    一般神道就是依靠严苛的戒律以及种种冥思、观想之法斩掉一个人的个性,防止这种“杂念”的产生。

    但是,对于崇尚思维个性的仙盟来说,这种事想都别想。更新妖族对仙盟子弟宣扬这类思想,就过仙盟容忍的程度了。

    “嗯,教习自己就解决了。”陈由嘉道:“更新妖族的修心,神道的修心,和我们截然不同。”

    王崎眉头再次皱起,不久又舒展开来。

    “我的运气果然不错。”王崎振奋道:“原来方法这么简单。”

    陈由嘉一脸震惊:“这么……这么俗套?我一席话就启了你?”

    王崎摇头:“不不,你的话对我之前研究的那个问题没有一点儿帮助,只不过我突然知晓应该怎么绕过那群智障了!”

    ……………………………………………………………………………………………………

    三天后。

    “呃……”冯落衣无语的看着王崎:“你来找我,就是为了猪肉价格的事情?”(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