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零九章 老友
    王崎在万法门的最后一天,消耗在了同一个焚金谷大宗师的商议之下。『㈧㈠中 文Ω『Δ 网ww』w.8⒈zw.com在走的时候,他面带三分笑容,三分肃穆,对着一众送行的万法门弟子说道:“同志们啊,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将会非常艰巨啊。不过,我可以这么说——我们的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啊!”

    他一边说着大家都半懂不懂的话,一边豪迈的踏上了前往南溟的灵舟。

    “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有人反复咀嚼王崎留下的这句话,最后不由得苦笑起来。

    前途的光明,早在半年之前、王崎草创基派的时候,大家就已经从王崎身上或多或少看到了一些。但是……道路的曲折……这个就有点……

    现在,算君基本上等于用睡前读小故事的时间,生生压制了整个基派的展。只要算君一天不停止对基派、或者说针对王崎的这种“压制”,基派的算学工具就很难得到重视——有更好的连宗方法了,为什么要使用这个离宗的方法呢?

    在关乎大道的事情上,修士都是意外的实用主义者。除了死硬的离宗算家之外,会选择王崎而不喜算君的人,恐怕不会很多。

    而不幸的是,,在王崎的登临万法门顶峰、提出不完备定理与不可判定定理的时候,这些死硬的离宗分子,就直接被王崎“清洗”掉了。

    换言之,王崎这是在无形之中扫除了自己的支持者。

    而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之下,这位基派领袖人物,居然还有闲工夫和焚金谷的大宗师达成某种合作协议。

    真是……难以理解。

    看着身后神色复杂的众人,王崎微微叹息。

    实际上,他和算君的争斗,真就如他昨日所说,根本就没有那么大的风险。

    算君确实阻碍着他的道路,偷走了他的“梦想”。但是,他的那一篇论文当中,又偏偏有另外一件事物,是算君学不来的。

    “一般性”的思想。

    来自另一个宇宙另一位稀世天才的思想。

    算君因为天分实在是太高了,近乎生而知之,任何算学领域的东西都是一点就通,所以他至始至终都认为,算家不是学出来的,而是天生的。一个人若是具备算学的灵性,就必然能够成为算家。反过来,若是没有这个灵性,则他必然不能成为算家。

    至于这个“灵性”是什么,算君并没有研究的心思。在他看来,或许“灵感”就是人的心灵偶然契合算学神秘实体的现象吧。

    而格罗滕迪克不同。虽然这位天才人物同样是能够在高中阶段独立现并定义测度论的怪物,但是,他却是生长在布尔巴基学派的世界里。而布尔巴基学派虽然是法国的学派,却继承了德国数学家大卫·希尔伯特的精神。他们整整一代人,几乎都是都通系统的学习掌握数学的。

    格罗滕迪克从来就不觉得自己是天生的怪物。他时常思考“数学是什么”的问题,并且希望能够通过这个问题,找到一种一般人也能够理解的方式,将数学的本质表述出来。

    也正是因为热衷于对数学本身的思考,所以格罗滕迪克的所有思想都在一个巨大却有轮廓分明的框架下。

    这就是“一般性”的思考。

    每一个问题的意义都不仅仅限于这个问题本身,更在于这个问题背后所揭示的算学本质。

    对于格罗滕迪克来说,工具也不仅仅是工具。

    这是一种乎技而近乎道的思维方式。

    可在格罗滕迪克的体系当中,这种思维方式偏偏是有迹可循的。

    算君不管如何对他的论文围追堵截,他都不在乎。表面上看,是他在不断的被对方压制,上蹿下跳狼狈不堪。可实际上,只要是他走过的区域,就全部变成了他王崎的根据地。

    算君获得了许许多多有用的运算工具,他吃下了那些数学。

    而或许王崎现在的论文依旧和格罗滕迪克的论文有了很大的差异,但是这个内核却是不变的。

    王崎的论文现在还没表多少,所以算君也看不出这个“一般性”的奥妙所在。

    这简直就像是……另一位绝代的天才在借着他的思绪,与算君遥遥对拼。

    ——偏偏我这么说,他们还不相信……

    王崎摇摇头,哀叹自己的公信力下降。

    …………………………………………………………………………………………………………………………………………………………………………………………………………

    在送走了王崎之后,魏沧就离开了万法门,直接飞遁前往黎京。

    五百年前,西岚故都。

    魔皇之乱后,为了防止谪仙利用凡尘动摇仙道根基,仙盟花了数百年的时间来消解凡人之中“家国”的概念,将整个神州统一成了“大廉皇朝”。而在这一朝之中,他们又不断的削弱皇权,让仙道世界与凡尘相融合,仙盟直接接管“组建内阁”“授予官职”的权力。而在数年之前的神京之战中,冯落衣这个先锋派干脆将皇族和贵族全部灭杀。

    至此,神州凡尘也在毫无动荡的情况之下,过度到了新的阶段。

    虽然有长达数百年的阵痛期。

    而现在,黎京已经仅仅是“前朝古都”罢了。它不再年轻,不再具有活力,也不再高贵。但是,在现在的十大仙城当中,黎京却是最具有人情味的一个地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里也是整个神州仙道“仙凡杂居”的示范根据地。

    而十大仙院之一的黎京仙院,自然也就在这里。

    黎京、雷阳、辛岳这三大仙院,历来就是诸多仙院中最为出名的。由于背靠万法门的关系,黎京仙院底蕴深厚。虽然近些年,雷阳的研究机构达、最好的应用算家多在雷阳,但黎京依旧由着自傲的本钱。

    虽然随着南溟学府和神京学府的试点,让仙盟改革决心越来越强。但是在学府制度正式代替仙院制度前,黎京学院始终还是神州最强的教育机构之一。

    现在,魏沧就在黎京仙院作为教师。

    这也是王崎的指令之一。

    “积累作为教师的经验……因为我们想要编篡的算经,是要面对任何一个有志于算学的学生的。”

    “我要求,算经的每一个小节背后,都须得附上一套题目,作为课后练习。”

    这是他的原话。

    虽然听起来很像是编写课本的要求,但巧合的是……布尔巴基学派还真是带着“编篡课本”的心思去写书的。他们也确实是在自己最核心的理论专著《数学原本》后面的每一个小节都负熵的题目。

    那些题目,每一篇都足够经典——这倒不是说题目很难,而是“只要打穿这些题目,就能够很好的理解这一章节内容”的感觉。

    想要编好这样一卷书,队伍里没有几个有丰富教学经验的家伙可不行。

    因此,王崎就有令,叫大家去当老师。

    “真的有用吗……”魏沧对此倒是又几分怀疑。

    他刚刚落下,就感到一道遁光从远处过来。魏沧没有微皱,这个家伙不过是结丹圆满,但却有些气息不稳,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而看对方的方向,分明是冲他来的。

    数息之后,他愣住了。

    一张熟悉的连映入他的面庞。虽然灵识一扫,魏沧就知道对方是老朋友,但是却又不敢相信对方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人。来者虽然是一副少年的面容,但是鬓角已经生出了白,头凌乱的扎在一起,眼神中也缺了些许精气神。

    直到对方落地,魏沧才有些激动的说道:“许久不见了啊……高狄。”

    魏沧看了看背后写着“黎京仙院”四个大字的牌匾,心中有些感慨。三十年前,魏沧正是黎京仙院出来的统试榜——就如几年之前的王崎那般。而他和魏沧是同一届,两人当年感情很是要好。只不过最近十多年,两人断了联系。高狄据说是进入了缥缈宫的核心,接触机密,不便外出。而魏沧也投身了渐渐接近**的离宗原算盛况,抓紧时间提升自己。

    现在再见,自然是激动的。

    魏沧这时很兴奋,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他心里头有许多话,想要连珠一般涌出:算题,理想、近况……但又总觉得被什么挡着似的,单在脑里面回旋,吐不出口外去。

    高狄看着魏沧,脸上现出欢喜和凄凉的神情;动着嘴唇,却没有作声。他的态度终于恭敬起来了,挤出一个笑脸,道:“魏沧……先生,我是来请教几个问题的。”

    魏沧似乎打了个寒颤。他终于意识到巨大违和感的来源了。

    魏沧居然还是结丹期。

    三年练气,六年筑基,九年结丹。加上积累元神、踏破天关的时间,二十年天关,就是天才修士普遍的修行度了。也有一些人,十八年就成就元神。

    三十年之前的统试榜,居然三十年未成元神。

    虽然不是每一个仙院统试榜都得像王崎那样逆天,但是……这……(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