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二十三章 补习【下】
    然后,战斗时在一灼热的金色剑气下结束的。㈧㈠Δ 中文Ω网wwㄟw.『8⒈zw.com

    在那个用作伪装的“王崎”消失之后,一金色的剑气贯穿了那个戴着指虎的女神小腹。然后,女神的神躯缓缓接触,椒一脸苦笑的出现在众人面前。

    奥流化作一道流光,转身就像跑,但是,周围的兽机关再次变化,在他体表形成无数细小的颗粒,演化出重重法度,他和神道、和大天地的联系被阶段。然后,三柄飞剑遥遥对着他。

    与此同时,在数百丈外的地方,爆炸掀起白色的冰雪,冰屑混杂在暴风之中滚滚而来。不一会,王崎拎着良锺走了过来。

    奥流恨恨道:“这个总是真的了吧?”

    王崎点点头:“嗯,真身无误。来呀,有种来打我?”

    奥流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那边那个装模作样的,怎么不动手啊你?你平时不是很狂吗?”

    浭的声音远远飘来:“看看脚下,我不傻。”

    地面上,兽机关已经铺成了大阵。看样子,大约是有困人之能的。

    如果双方都被困在一起,只能用法力对轰……持有天剑的王崎怎么看都是胜利的一方。

    “浭,看起来还是你比较聪明啊,老师我很欣慰。”王崎顺手将两种扔下,然后对奥流说道:“我说了,奥流同学,在你学完掌握天元式并学习初等变天式的全部概念之前,不不建议你碰触群论,也不建议你想我那样自造符篆体系。如果你使用的是妖皇传下的符篆,而不是那一套你自己瞎改的东西,说不定还能多撑一招。但是现在……我只能表示我很失望。”

    “切。”奥流鼻子喷气。

    王崎清了清嗓子:“诸位同学,我也很能理解你们崇拜我、模仿我的心理。但是,请记住,千万不要东施效颦。你们要知道,自创一个新体系这种事情,可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奥流和良锺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王崎,而椒和浭则沉默不语。

    “然后,一点建议。就算是我,临时生造出来的符篆系统,也肯定是不如我人族原本传承的那些符篆。但是,我临时创造的那些符篆,却是一种更加符合特殊情况的——比如我正在驾驭一种法阵、我手里有一个法器,等等,将这些考虑吧进去才行。”

    任何一种成熟的符篆体系,必定是考虑到方方面面的。或许两种不同的符篆体系相比较,很容易现彼此的长处和短处。但是,这两种符篆体系一定是完整的、能够适应绝大多数情况、施展绝大多数法术的。

    而王崎生造的符篆,则是只能适应单一的情况。只有在这单一的情况之下,他生造的法术才有意义。

    脱离了这个幻境,那个法术什么意义都没有了。

    “还有椒,你将神躯变成人族的模样、使用人族的神通倒是很有创意。但是,不要忘了,如果单论符篆之类的‘大体系’,我人族还是差你们妖族许多。刚才你的神道术法,都没有挥出自身全部的力量。说实话,这并不值得欣赏。”

    王崎接着点评椒刚才展现的手段。

    如果要比喻的话,一种“符篆体系”,或许很像是一种“高级语言”,每种高级语言都有优劣之处。而越是被人广泛使用的高级语言,就越是繁复,功能也就越多。而“法术”则是用这些高级语言编写的程序,而“法术的效果”,就等于这些应用的内容。

    一个不上学的用户,就算下载了“课程表”的应用,也根本没法使用。这也就是不精通电磁理论就没法使用奔雷阁高深法术的原因。

    现在,人族的许多法术涉及的理念不俗,而且近乎道了,但是人族才展了约八万年的符篆体系,根本没法和妖族、龙族相比。这种微妙的区别,就好像是“用原始的高级语言语言写成的经典游戏”和“用最新的高级语言写成的普通游戏”的区别。

    椒现在还没法领悟人族理论当中的许多精华所在,改换人族的法术体系,无异于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先生说过,我们现阶段重在理解。我在想,若是学全了人族的修行方式,会不会对我们理解人族修行体系有一定帮助。”椒的态度颇为恭谨。越是学习,她的这种恭谨就越含蓄,但也越正式。

    她隐约察觉到这个人族个体身上的“智慧”。

    “啊,那我补充一下好了。你们要学,也应该学习我们人族身上更加先进的东西,而不是那种可以等价于你们妖族的一些本事、却比你们妖族更加落后的东西。”王崎道:“重点可不再这儿。我似乎给你推荐过我之前写的一些论文啊。语言的‘所指’和‘能指’的问题,你了解了吗?”

    语言是一种“符号”,每一个符号都有“所指”和“能指”。其中,“所指”是指这个符号所联系的“概念”,而“能指”则是这个符号所代表的“音响”。

    比如“松树”这个词,它的“所指”是“一种多年生的针叶的木本植物”,而它的“能指”则是“嵩”“术”这两个读音。

    放到“法术”里也一样。一个法术的最终效果,可以视为“概念”,而这个“概念”,可以通过不同的符号表达出来——这个符号是“人族符篆”也好,“妖族符篆”也罢,“阴阳爻文”都没关系。只要它们最终达成的“效果”是那个一样的,那使用哪一种符篆都差不多。

    这个时候,使用比较先进的那一种,就是最好聪明的做法。

    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而王崎则在一边微笑。

    ——很好嘛。看起来,语言学这方面,暂时还没有人向我一样深入研究……

    ——毕竟神州统一早,人族都使用一样的文字,一样的语言,所谓的“外语”啊,不同的语系语族啊,统统都没有展的空间。

    ——而我在这里面潜移默化的植入一些离宗的理念……

    王崎现在还记得的为数不多的语言学理论,就只有被地球人誉为“现代语言学之父”的弗迪南德·德·索绪尔。而索绪尔,被认为是哲学上的“结构主义”的创始人。

    嗯,就是布尔巴基学派那个“结构主义”。尽管索绪尔本人的“结构主义”并非是数学上的考量,而哲学领域的结构主义也缺乏统一而明确的定义,但是,布尔巴基学派也确实受到了欧洲结构主义思潮的影响。

    因此,在他破解萳族绳结秘密的时候,没人对他的理论提出疑问。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王崎的破译法,确实充满了离宗的风格。

    而这带来了一个意外之喜。

    王崎他成为了“语言”与“符号”这个领域先驱级的任务。无论是谁,想要研究异族语言、想要更好的破译异族语言,就绕不开他的研究。

    这简直就是离宗在这个重要领域钉下的一颗钉子。

    而这一点,也是他在最近和这些学生交流之后才现的。

    与其让他们在系统了学习了代数和几何、集合、逻辑和拓扑之后再教他们,还不如在他们尝试与人族交流的时候,就将这颗钉子埋下。。

    他又看向浭。

    “你为什么不出手?”

    浭耸耸肩:“我不想被打。”

    “这样子,你来上我的补习班,意义何在啊!”王崎恨铁不成钢。

    “下一个项目我会好好做的。”浭点点头:“而且我只是对现在的进度有些不满了。”

    而这个时候,奥流再次叫了起来:“哦哦!我算是想明白了!王崎,你是不是故意三天两头请教走人,就是为了拖慢我们班的进度,然后让我们来上你的补习班,好让你达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

    傻子一般凛然的语气,居然让王崎生出几分心虚。

    没错,现在王崎干的,就是中国教育部门明令禁止过许多次的行为——补习班。

    而他现在,只不过是带着那些进度比较快的几个学生“开小灶”。

    ——仔细想想,好像确实很没师德……

    ——呸呸呸啊!我又不是故意请假的!那是科研人的事,科研人的事,能算偷懒?

    ——我心我行澄如明镜,所欲所为皆是正义啊!

    三个念头闪过后,王崎恢复了为人师表的压迫感:“居然还赖到我头上了?我图你们什么了吗?”

    这话,就连椒也别过脸去。

    “先生……这话说得,您不臊得慌吗?我族的修行,您都已经学得差不多了吧?都快到自创功法的阶段了……”

    嘛,既然是“补习”,自然也是要收“补习费”的。

    而王崎的“补习费”,自然就是这些妖族学生对自己本族修行方式的理解了。另外,还有一些修行上的指点。

    椒对此有些不理解。王崎如果真的想学,完全可以去找那些高阶妖族,甚至上长生境界的大妖——以他在人族的身份地位,这没什么问题。而且这也符合龙皇的政策。

    但是,王崎并不怎么需要成体系的东西。他需要的是妖族功法提供的“灵感”。太高深的东西,他无法解析,也没办法修改成自己需要的东西。

    不过总得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教师应该做的。(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