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三十章 完成
    “理论上是如此……但是我真不喜欢跟你用我族的方式交流啊……”

    王崎听了这句话,立刻立正站好:“师姐,请你放心,只要你控制好你自己,弥师兄那种事情就绝对不会再生!”

    弥的眼神当中难得闪过一丝杀气:“挺好,如果你管不住自己的手,使出‘不受控’的心魔手段,我的肉身也会失控……我好歹也是仙人一级的生灵,隔着半个神州杀死一个个体非常简单。㈧㈠Δ 中文Ω网wwㄟw.『8⒈zw.com如果你做出什么我允许以外的行为,你懂的。”

    看起来,神瘟咒法确实很让她心悸。

    王崎举起手:“喂喂,师姐,别这样绝情啊,我……”

    他这句话还未说完,弥就到他身边,然后按住他的胸口:“那么,下去吧你。”

    王崎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一把“按”进大海之中。

    他融化了。

    紧接着,更加广阔的天地向他敞开。

    肉身施加在思维上的限制在一瞬间就消失了。

    他不再是“王崎”那个局限在可怜肉身当中的小小人族。“自我”的概念一瞬间就得到了延伸。在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精神变成了一道乐章。原本他的思维应该在某一个“章节”结束,但是,另外一个“乐器”的共鸣却使得他的精神改变了。思考的终末与起始混合如一,他的思维变成了某种非线性的环。

    但是,更多的杂音涌了进来。

    这就是海神类的思维。作为一个纯粹由微生物构成的集群生灵,他们不知道如何固化自己的思考,也无法像正常的生灵那样将思考固定在一个特殊的结构当中。

    而表现出来,就是精神上的不稳定与杂念的无限增长。

    对于王崎来说,在这一瞬间,他就好像要溺毙在这无节制的嘈杂海洋当中了。

    这个人类仿佛在穿越纠结在一起的线条组成的迷宫。但是,千锤百炼的意志却将这些思维的段落连缀成了整体。

    ——现在,可以思考了。

    ——原来就是这种形式吗……

    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的思维过程,就是这种状态之下的“对话”。

    这种感觉……王崎是知道的。他的心灵深处,仿佛就隐藏着这样的一面。他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海神类。

    然后,新的“激流”涌入了。那是来自于艾轻兰那个灵犀瓶的文件,是某种人工生灵的全部秘密——用二进制表示的生灵血脉的密码,双螺旋的长链,还有螺旋长链被原子间电磁作用力所左右的形态,那是数以千计的绳结。

    这里面蕴含了一个生灵从最初、最内层到最终、最表层的全部。

    如此庞大的信息量,并不是一般的生灵能够处理的。别的不说,光是计算从血脉根到生灵源质的折叠过程,就能够拖垮级计算机。但是在这一瞬间,王崎的思维接纳了它,完整的思考着它。

    逐字逐句的阅读,与扫一眼记下文字之后在大脑当中读取并处理,这二者之间的效率有着几十倍的差距。后者,通常被称作“一目十行”。而当一次性能够处理的数据越多,两种方式之间的效率相差也就越大。

    而到了这个数量级,量变也就积累出了质变。

    然后,某种“尴尬”的情绪莫名其妙的就出现在“祂”的心底。

    ——看不懂啊……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

    ——好像完全没有相关知识储备……你和我……

    紧接着,类似于灵光一闪的情绪出现了。第三个、第四个意识被拉入了这片激昂的涡流当中。

    曦。春。

    “王崎”并不熟悉这两个意志,但是他就是可以肯定。

    然后,世界就变得清楚了。

    刚才明明还一片模糊的数据链,仿佛突然被赋予了意义,变得无比清晰。王崎甚至明白了这里的“阴”控制细胞器的产生、那里的“阳”控制细胞膜上离子通道的存在。

    无数的信息,似乎将某种“生灵”的全部都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就是蕴含了一切的密码。

    但是在这里,这一段“阴”与“阳”交织而成的秘密,还昭示着另一个秘密。

    在这里,“阴”与“阳”在物质世界当中的对应,实际上就是一种碱基对。两种碱基对,构成了玄思体的全部密码。而单一的碱基对,结构是固定的,原子的数量只有数十个。如果将血脉根【dna】比作一条被扭曲的绳子,那碱基对就是这根生命长绳上的扭力与应力。

    如果是星河彼岸那个善于结绳的文明,这些扭力与应力的排布甚至可以被它们变成数以万计的繁复绳结。但是现在,艾轻兰已经提供了足量的资料——那是玄思体生命过程当中需要的一切生灵源质的结构。

    而现在,“祂”——王崎需要做的,乃是在这些“绳结”与那个“绳索”之间建立一个映射的关系,并将之转化为一个可以使用的法术。

    这是一个拓扑学与统计学的问题,也是一个语言学的问题。

    无数的绳结在王崎眼前划过,然后在虚空当中展开。一个个明明不相交却闭合的神奇几何体在虚空之中连续变换。“祂”伸出无数思维的触手,对它们进行刻画。

    “不会产生思维定式”的另一面,就意味着“不会被过去的经验所束缚”。于是,在这一个瞬间,无数的灵感如同两个相撞的粒子一般,引了链式反应。

    然后……

    ——法术最终效果,敲定。

    ——概念指向……确认……

    ——根据已知的天灵岭法术,指定规则……

    ——语言是形式,不是实质。

    人类社会在表达和传递有关周围环境和自身的认识成果时,有意识和无意识地使用了众多相对自足的形式系统。这些形式系统的共性在于他们不同程度的代替、代表、反映所要表达的主客体对象。这些形式以符号的方式表现出来,语言与文字就此诞生。

    人族语,龙族语,妖族语,莫不如是。

    而法术也是如此。

    任何一个文明的仙道法术,都来自于无数年的积累。最初的法术,必定只是简单的法力外放。但是,在研究法术的时候,他们也会有意或者无意的加入一些自己的引导。这些“引导”当中,有些有效,有些无效。有效的部分留下来。这些“有效”的成分,在漫长的过程当中也化为了“符号”。

    只不过,规定这个“符号”的规则,来自于天地自然。

    而现在,“祂”就是要生造出一个系统,以已知的萳族语言为基石,根据各个文明法术系统中流传的“规律”,展出能够将“人身”转变成“玄思体”的法门。

    符号排列组合。

    那是如同萳族结绳法一般跌宕起伏的三维文字。但是和同样注重表音的萳族语不同,这一串绳结与绳结的解析,是读不出来的。它是专为这个法术而生的。

    ——不过是锻造一个形式系统……

    ——不过是锻造一个无矛盾的狭隘的形式系统……

    ——不同的符号乃至符号与非符号之间,都存在很强的相互转化性。

    然后,这一步,完成。

    紧接着,便是将这一套法门与某人原本的修持结合起来。

    无数万象卦文如同瀑布一般落下。在这一瞬间,另一个思维占据了主导地位。某种王崎从未想过的思路控制了庄严的符篆大雨。无数符文落下,排布,最终形成一套新的转化器。

    万象卦文与新的形式系统之间的转化。

    完成。

    ——完成。

    于是,一切分开了。王崎的意识变成了一个独立的个体。他渐渐从“海”中脱离,以“人”的形象出现在弥的心象时空当中。

    一个复杂但是可以使用的法术浮现在王崎心底。

    这就是他最直接的收获。

    但是,远远不是全部。

    就在他使用算学处理扭结的时候,更多来自于弥的知识自然的流入他的心底,融入他的思维。那些算学当中,不止有离宗的,更有连宗的——准确的说,有他与算君最近的所有论文。

    弥似乎也有关注。

    而不受固有思维影响的海神类,可以自由的从不同角度看待这个问题。在这一过程当中,王崎越了自己的界限,越过离宗与连宗的分歧,从算君的角度看到了算学的另一面。

    弥同样收获巨大。在思考“语言”的那一瞬间,不知多少严谨而自洽的概念融入她的心中,将她记忆里那庞大到一般人不可想象的“语言”变成了某种韵律自在的乐章。文字在她眼中,简直就好像是跃动的音符。

    “多谢。”王崎诚恳的道谢。

    弥挥了挥手,于是,王崎被放逐了出去。

    过了几秒钟,弥才正视自己面前弹出的账单。

    她自身的计算力也不是无穷无尽的——考虑到神州海洋本身就充满了生物,绝大多数海神类都没恢复自己在故乡的体型与密度。尤其是弥。她现在本体也就只有一个内6湖外加一小片海洋的范围。

    自然,在数小时之内完全处理掉那个庞大数据的计算力,大多是万仙幻境承担的。

    在心象时空当中,小女孩咕噜咕噜的滚了起来:“好贵……老师,为什么不能便宜一点……”(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