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神列计算机
    “想要试一试吗?”

    面对王崎这样的提问,奥流自然是不可能做出否定回答的。㈧㈠中文网ww%w.%8⒈zw.com实际上,他早就想要试一试了。

    提花机说到底也是一种纺织机,想要体验,起码得需要许多不同颜色的丝线与打孔的纸片。前者王崎自己解决了——自从学习萳族结绳法之后,他身上就常备着这些绳索。想要线的话,也只用将绳索拆开,让纤维重构就可以了。

    而至于打孔的纸带,则由奥流拿出魂金,直接由王崎捶打而成。

    在铸造了十几根针之后,王崎将针、线与纹版放入提花机的一处。然后,他抬起手,示意奥流:“你按一下这里。就是这个地方。”

    奥流依他所言,轻轻按下王崎指向的区域。杠杆提升,齿轮咬合,最初的动力被这精巧的机械不断传递,并在这一过程当中改变了数块零件的位置。

    然后,花筒送出一块纹版【打孔的薄版】。在有孔的地方,针头钻过孔洞。紧接着,齿轮向下运转,将越过纹版的横针提起。而当纹板上对应横针处无孔时,纹板即把横针推向右方,同时推动竖针右移,使其离开提刀。

    如此,若干的线被拉出。

    然后,在机械的作用之下,有孔对应的经纱提升;无孔对应的经纱下沉。

    这个过程被循环往复。组织、纹版孔、运动、组织,循环往复,如同一个完整的循环体。

    然后,布帛上涌现花纹。

    但是,奥流却露出疑惑不解的神色。

    “我依旧没有看出来,它到底在哪里具备智慧了。”奥流盯着王崎:“你真不是在骗我?”

    “你现在还看不出来吗?”王崎摇摇头,将作为纹版的打孔薄片抽出,然后换了一批:“你再看看这个罢。”

    奥流依言。

    由于纹版更换了,所以,穿过纹版的针头也有所不同。刚才被提起的经纱被压下,而部分刚才被压下的经纱被提了起来。

    如此,花纹改变了。

    最终呈现在两人面前的一小段花纹,已然不同。

    奥流盯着王崎,再次摇摇头;看得出,这只妖的耐性快被磨光了——他依旧觉得王崎是在耍自己。

    王崎将第一批打孔的拨片换上:“再试……算了,也不用试了。我且问你,现在再换上这一批打孔的薄片,是不是就会出现最开始的纹路?”

    奥流点点头:“是这样,没错。”

    王崎拍了拍放置打孔薄片的花筒:“那这么说来,这些小薄片,不就是这个笨重家伙的‘记忆’吗?”

    “怎么可能?”奥流笑了。他觉得这个笑话有点意思。

    “怎么不可能?”王崎反问:“所谓的记忆是什么?是保存下来的灵犀啊。而这个玩意的这些孔洞,不就是起到保存灵犀的作用吗?而记忆的作用是什么呢?是为了给生物提供一个‘行为的准则’,告诉自己的主人,什么事应该怎么做,什么事不应该做。而这些打孔薄片,不也是这样吗?它告诉咱们这台纺织机,什么线应该怎么纺织,哪里的针不应该被提起……这不能算记忆吗?”

    奥流语塞:“这……”

    “我再问你好了,你在推这个部件,或者踩下这个部件的时候……”王崎手脚并用在提花机上比划:“你有没有想过这个提花机会根据什么样的规则运转?你有没有预料到自己的行为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奥流一脸懵逼:“你不是知道吗?我第一次看到这玩意。”

    王崎右手食指轻轻点了点额头:“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其实是这一台大家伙‘理解了’你的指令,将你的指令转化为行为?”

    “不可以!”奥流回答得斩钉截铁。

    王崎反问:“为什么?喏,少年,你若是想要学习今法,就得什么都问一个‘为什么’。”

    “唔……”奥流思考了片刻:“这台纺织机是你造的,它能够干什么,都是你规定的!”

    “实际上你不也差不多嘛?”王崎反问道:“难道你的行为都是毫无准则、完全自由的吗?你要进食,你要睡觉,这难道不是你血脉给予你的行为准则吗?你之前因为更新妖族的荣耀而跟我死磕,难道不是因为你长辈是如此教你的吗?”

    “不是……不,这不可能……”奥流脸上闪过一丝怒色,可旋即又转为茫然:“不……不……不不不,这当然不可能。可是我……我之前在做什么?为什么我会……可是……”

    他看了看提花机,又按住了自己的心脏:“我其实……和这样的玩意,其实没有本质上的差别……我……”

    他捂着胸口,神色痛苦,一副“我性命灵光动摇了我不行了”的样子。

    王崎一巴掌重重拍在自己额头上:“你这学生……你这学生怎么这样啊!够了!给我起来!”他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在奥流身上,同时大喝:“你会思考这个问题,会思考‘我是不是和它同类’,而它不会!这就是你们最大的区别!”

    奥流神色变了几变,最终趋于平和:“是……这样吗?”

    王崎叹了口气。他抽出纹版,对着灯光。光线穿过打孔薄片上的小孔,投射到地上,形成了一个奇妙的图案。

    “这些孔,同时传递着两种信息‘是’与‘否’的状态、以及这些‘状态’的‘位置’。”王崎道:“刨除血脉本能的话,许多生灵后天能够获得的记忆,根本就没有这一个打孔纸片所能传递的灵犀量大。而一个提花机,可以配备无数打孔纸片,能够纺织出无数种不同的花纹——因此,我们能说,提花机的记忆力比一般生灵更强吗?”

    “提花机能够纺织出精美的花纹,如果不开灵化妖的话,绝大多数生灵根本就不可能纺织出布匹,更别说精美的花纹了。因此,我们甚至可以说,提花机在某一方面的能力已经过绝大多数生灵了吧?”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确实可以说,他们具备智能了,对吧?”

    听了王崎的话,奥流谨慎的说道:“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王崎点点头:“确实,也只能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他举起手中打孔的金属薄片:“喏,就这个东西,就是我们人族第一次尝试与死物‘谈话’。知道吗?死物。我们通过这些小孔,记载信息,告诉一种死物应该如何运作。实际上,所谓的算器,也只不过是将这个过程,从凡人的层面搬到修士的层面,并将之加了无数倍。你在算器之上点击某个图标,和你触及提花机上的某个操纵杆,其实道理是一样的。而完成你目的的,不是‘打孔的薄片’而是‘打孔的灵力流’。”

    奥流点点头:“端是……神奇。”

    王崎摇摇头:“等着。我给你看个更神奇的。”

    他抓住奥流的肩膀。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王崎已经带着他挪移到了南溟学府外围。

    “嗯,事先问一句,你若是召唤神兵神将,那么那些神兵神将是不是可以进行一些自主判断?”

    奥流点点头:“是的。我族神使植根于我族神道,自有神道力量支持,智力大约相当于初开灵的妖族——按照人族的说法,大约是不满五岁的幼崽吧。”

    王崎点点头:“如果不计较战斗力的话,你一次性最多能够召唤多少?”

    “若是不计较战斗力……百万都没有问题。”奥流说到这里,微微挺起胸膛。这可是实力的象征。

    王崎点点头:“那么,你如此这般……”

    听了王崎那一通复杂的指令之后,奥流有些晕。但是,他强大的记忆力和对神道法度的熟悉程度却能够保证他完全执行这些法门。

    只见他不断吐出黑色烟尘,整个人好像漏气一般瘦了下去。然后,那些黑色烟尘飞上天空,围绕一个点运转,组成一个圆环。紧接着,圆环放出无量光彩,化作神道大门。无数流光从门中喷出,落地一滚,就成一尊神使。

    这些神使身形几乎是透明了,一看就虚弱不堪。而他们的手中,则拿着神力凝聚的小旗子。

    在奥流的指令之下,这些神使立刻整整齐齐的排好,然后,一个占据了数千公顷的“计算机主板”出现在众人面前。

    “啊,我教过你吧?或且非,并交补之类的基础概念。”王崎突然问道。

    奥流点点头。

    “或门、非门、与非门、或非门、异或门、同或门都只比这些概念前进一步——一步而已。或许三态门略微复杂一点,但是也不是太难。”王崎道:“按照我刚才教你做的,来,试一下吧。”

    奥流沉默的点点头。于是,第一排那些负责“输入”的神兵举起了手中的旗子。

    输入参数。

    然后,运算开始。

    神使沉默的挥舞着手中的小旗子。他们的智能来自于妖族的神道系统,乃是绝对理性的个体存在,绝对不会出错——况且,按照王崎的算法,再复杂的运算落到每一个神使身上,也就是一个“面对三种情况中的一种,从两种判断中选出一个”的运算。(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