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机械与生命与智慧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机械与生命与智慧

    那个占地足有数千公顷的“计算机主板”波光嶙峋,一道道小旗上下翻飞,却又几乎完全不同步,如同大海上跳跃的浪花。㈧㈠『中Δ『文『网wwㄟw.ㄟ8⒈zw.com

    不需要什么太过复杂的动作。实际上,单个的妖族神使,所需要进行的动作只有两个——举左旗,或者举右旗。而他们需要进行的判断也只有三种。自己前面的两个,是一个左旗一个右旗,还是两个左旗,或者两个右旗?

    共计三种状况。而根据这个状况的不同,自身身份的不同,单个的神使只需要做出“左”或者“右”的判断。

    而这个神使和他身边的另一个神使,就会成为他身后其他神使判断的标准。

    每一个神使都只需要面对另外两个神使。

    如此,一层一层的进行数据的处理。

    启动计算主控。加载差分模块。加载有限元模块。加载谱方法模块。

    无论是算器还是计算机,一切运算在简化之后,都可以看做是“零”和“一”、阴和阳的变化。

    从远处看,在总线之上负责传递结果的那些神使如同小小的长龙,他们的动作最为简单,也最统一——不过是模仿前面的人罢了。但是,他们好像是一道长河,不断的将一个模块的结果传递到下一个模块。而储存器与虚拟内存的动作最为机械——他们的作用是记录自己的结果,在一段时间内只需要一动不动。

    从远处看,总线如同是一道巨大的、激荡着阴阳变化的河流。这河流沿途又分成无数条细小的支流,渗入到各个模块阵列之中。很快,黑白旗的涟漪演化成汹涌的浪潮,激荡在整块主板上。

    璀璨的燃烧,催生出了最终的结果。

    奥流看着地面上写的公式。这个公式他曾经见过,乃是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学的变天式。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东西应该如何运算——尽管在刚才与图书搏斗的过程当中,他死记下了这个式子。

    然后,那些在他眼中低能的神使,遵循几条繁复但是看上去却无用的规则,推导出了他都没办法解出的算式。

    “这是……”奥流颤颤巍巍的指着自己的神使大军:“这是兽群种?”

    低能的个体,在某种手段的统帅之下,挥出乎想象的智慧。这是兽群种的标志。

    但是瞬间,他就推翻了这个想法。

    “不,不对……那些神使根本就没有遇到需要思考的环节,更加低能的存在也能做。”

    想到这里,奥流瞪大了眼睛:“传说中的天妒种?”

    “现在西海里还泡着两个天妒种呢,你见过……你大概没见过。”王崎摇摇头:“这根本就不是智慧。还是那句话,你现在会在这里分析对面那东西是不是兽群种天妒种,但是那东西可不会分析你是不是血肉种”

    奥流茫然了:“那这是……”

    “一种会计算的死物,一种‘器’。”王崎道:“因为它是用来计算的器,所以我们称之为算器。”

    “而所有能用的算器,都可以归入‘图灵式’的概念。”

    “所谓的‘图灵式’,乃是我族智者图灵真人提出的一种算学概念。最初的时候,它是一种对人进行纸笔运算的抽象概括。”

    说到这里,王崎停顿了一下:“知道什么是抽象概括吗?”

    奥流摇摇头。

    王崎俯下身躯,抓起一团雪,然后随手搓成一个尾相接的圆环,并将之溶化后冻住。

    “喏,你若是人身的话,那么在高度抽象的情况下,你和这玩意是‘拓扑同构’的。”

    奥流指了指那个环:“看不出来。”

    “你身上有一个洞,是从一面通到另一面的——也就是嘴和***在拓扑学上,你和这玩意就是同构的。”王崎道:“至于其他的‘这里凹一块’或者‘那里多一块’的问题,都属于细节,可以忽略。”

    奥流脸色诡异:“可以……忽略?”

    “这就是所谓的‘抽象’啊。”王崎道:“除却本质,其他的东西全然不要。”

    “我刚才给你展现的,分别是以‘机械’和‘集群’达成‘图灵式’的情况。而从本质上讲的话……一切可以执行那种运算的机械,基本上都可以归入那个概念。”

    奥流突然有一种明悟:“也就是说,你缔造的神道,实际上也是……”

    “嗯,一样的原理,只不过那一件神道算器执行的算法要复杂很多倍。”王崎点点头,指着奥流的那个神列算器:“但是本质上一样的。它执行的,也是那种左与右、是与否的变化。”

    奥流后退,半跪在地上:“我就要学这个。”

    “还没学会走就不要想着跑。”王崎摇摇头:“还有,再回到我们最初的问题好了。我且问你,你现在明白什么是智慧了吗?”

    奥流摇头。

    “那你觉得,我摆出来的那些机器有智慧吗?”

    奥流依旧摇头。

    王崎拍手:“很好,看起来你还没有被我忽悠瘸……我是说,绕晕。这一段确实是有一点绕。嗯嗯,话说回来,图灵式的器,不管是木石支撑的提花机,还是更先进的万仙真镜,本质上都是没有智慧的。图灵式约化的是我族进行‘纸笔运算’的过程,而不是‘思考’的过程——虽然图灵真人一开始确实是以魂魄为目标就是了。图灵式的器,具有记忆的能力,具有一定的处理能力,但是它们并没有‘智慧’。”

    奥流糊涂了:“你又自相矛盾了吗,它们……”

    “它们有了智慧的部分要素,而如何将智慧的另一部分要素赋予它们,我们正在思考。”王崎道:“也正是因为它们没有智慧,所以我们相信它们不会欺骗我们——只有死物才不会受到‘智慧’的欺骗,不会受到主观判断的影响。”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所以我族一直坚持使用这些死物进行对大道的求索——无他,仅仅是因为他们不受主观的影响,没有任何偏见,没有任何知见障。”

    奥流沉吟:“这就是我们两族的不同吗……这是你们对‘死物’的概念?”

    王崎点点头:“然也。”

    他指着奥流的神列计算机:“看好吧妖族的小子,我教给你的东西,是能够帮你将那些你无法理解的东西,拆解成傻子也能理解的东西的过程。好好学习吧,终有一日,你会窥探到我现在的水准的。”

    奥流一礼到底。

    妖族的少年收起那众多的神使就化作一道遁光转身离开。而王崎却留在原地,意识遁入算器当中,连入万仙幻境。

    在某个聊天室里,弥天昭对王崎点了点头:“王崎道友。精彩的讲课。”

    “天昭先生。”王崎道:“久违了。我还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来听我最后说的那几句话。”

    “刚才与你说话的那个少年到底是何人?为何会在现在的南溟?又为何会由你来教?”弥天昭有些好奇。刚才,王崎在他灵讯的回讯当中,邀请他来听一点东西。

    刚才,王崎阅读的灵讯就是弥天昭来的。

    当然,贾维斯自动屏蔽了许多景象,和谐了许多有可能泄露秘密情报的信息,所以弥天昭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抱歉,仙盟有命,我还真不能细说。”王崎道:“不过你大约也听明白了吧?我懂神道算器大约是怎么回事。”

    弥天昭点点头:“难怪仙盟最近连番动作大力养猪,原来是为了这个。”

    他也是一等一的聪明人,王崎的只言片语就足够他推导出真相了。

    王崎道:“你刚才来信问我能不能告诉你怎么造算器的时候,我倒是真的很想帮你啊。可惜并不行。我这算器材料特殊,也是上面肮脏博弈之后才得出来的。而且,也是因为我是万法门弟子,所以这东西才能握在我手上——这就像你可以以低于成本价的价格买对撞法阵而我不行一样。”

    “倒是我贪心了。”弥天昭倒不是真的很失望。对于他这样的实证部来说,单独占据的大型算器也只是“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只不过没人会嫌自己的东西太好,所以他才出来问的。

    “不过话说回来,王崎道友最后一句话还真是深得我心。”弥天昭继而道:“我们之所以让死物为我们求道,就是因为死物不会骗人。我们坚持让死物代我们进行观察,然后将现象变成可观的数据……”

    王崎点头:“是啊。”

    “我早有这个概念,倒是王道友你将它说了出来。”弥天昭有些兴奋:“这大约也是我的道路之一吧……赋予死物在高灵环境之下代我们观察的能力。你说我需不需要去千机阁进修一下?”

    王崎摊摊手:“不知道。我只是在感叹,我们在这条路上走得还真是够远的。”

    我们赋予死物记忆的能力,我们赋予死物处理信息的能力,我们赋予死物繁殖的能力,我们赋予死物观察的能力……

    那么,“死物”与“生物”的界限又在哪里?“智慧”与“非智慧”的界限呢?(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