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四十章 兄妹、同门与同学
    生灵因为什么而成为生灵?

    智慧因为什么而成为智慧?

    弥天昭心中思考这个问题,手中的笔微微颤动,似乎想写什么。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不过,他也只是偶尔写上几个字。

    现在,仙盟可以单凭构造,赋予任何器以记忆的能力,赋予任何器以处理许多情况的能力——这并不是像古老的时代那样,靠自然赋予自己的生命、魂魄,与孕育器的生命系统【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器灵】,更不是器在偶然的作用下妖化,而是从无到有的制造出来。理论上,仙盟也可以赋予器以自我复制的能力【当然,无关人员并不会知道仙盟已经在遥远的星系将兽机关这种东西造出来了】。

    那么,仙盟尖端的“器”,和生物的差距到底在哪里?

    这个问题,似乎蕴含着生命与智慧的最终奥妙。只要将这个问题研究透彻,说不定仙盟就可以让任意个体立地成仙。

    “按照王崎道友的说法,这似乎是一个对‘结构’的研究……算学吗?”他思考着。

    但是,现有的算学是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就连逻辑领域最顶尖的算家王崎也说过,图灵真人的理论,也不曾完全约化“智慧”——纸笔计算可不是智慧的全部。

    那么,智慧、生命与灵力的关系……高灵状态下,“法器”应该是一个什么立场呢?

    这样的问题,贯穿了弥天昭的思考。

    直到敲门声将他惊醒为止。

    “进来吧,门上没封印,自己推。”

    门无声的开了。一个身穿黑色便装的女孩子走了进来,怯生生的叫了一句:“哥哥……”

    “天月啊。”弥天昭不着痕迹的抬起头,语气平静:“嗯,回来了?”

    “我回来了,哥哥。”女孩绞着手指。她看了一眼弥天昭散落着稿纸的桌面和握着笔杆的手,低声道:“看来我影响你了啊。”

    “没什么。”弥天昭笑了笑:“只不过是一些零散的思考,顺手记下来,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七天之前我和一位万法门的道友谈了一些东西,觉得有用。”

    女孩舒了口气,拍拍胸口:“那就好……”

    “比起这个,你……结丹圆满,未叩开天关……”弥天昭眼球上下转动,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嗯,慢了点。”

    “哥哥,未踏天关即叩天关的天才,一百年也未必有一个啊!”女孩跺了跺脚:“你有点过分了。”

    “一百年也未必有一个……啊。”弥天昭温和的笑了笑,嘴上却毫不留情:“可仙盟现在就有三个呢。还有一个和你同门。然后……”

    他指了指自己的脸:“你哥哥我半步元神的时候,距离现在有一百年吗?”

    女孩鼓起脸:“本来听说哥哥你现在自开新领域了,想要跟着你学习的……你还是这样欺负我,我就不理你了!”

    说着,女孩气鼓鼓的离开了弥天昭的书房。

    弥天昭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淡定的坐着。只是,他微微侧耳的动作出卖了他。当脚步声完全消失之后,突然一拍桌子。

    “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天月她终于回来了!”

    如果他实证部的下属看到他这幅样子,定会大跌眼镜。平时弥天昭也是一个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家伙。除了零号元素制取法阵成功的那天,他乐得有些疯之外,其他任何时候他都是一副淡定样子。哪怕外界盛传他极有可能成为下一届祥瑞之典的得主,他也只当清风吹过。

    可他现在没法不高兴。因为他的妹妹,弥天月,前些日子突然信来说要跟他一起学习。

    如果一个修士的父母双方都是修士,那他的确会有一些比他自身小几十岁乃至几百岁的兄弟姐妹。弥天昭和弥天月就属于这种情况。弥天昭的父母对于“子女”并没有特别的兴趣。弥天昭的诞生也只是一个意外。可这个漂亮的孩子不知为何,一直就希望自己有个妹妹——理所当然的,因为父母的关系,他的愿望一直无法达成。

    直到弥天昭成为元神期修士十多年之后,困守金丹的弥氏夫妇才觉得有些紧迫感,决定走下品元神的道路。而在进阶元神之前,他们决定再去生一个孩子,凑足一双儿女,这样才算圆满。

    弥天月也就是这样出生的。

    对于这个妹妹的诞生,当时还是元神期修士的弥天昭自然是无限欢喜的。

    但是,在妹妹选择门派的时候,弥天昭却被来自父母的一刀给搞懵了。

    弥氏夫妇虽然是焚金谷的修士,但是,他们入道与修行的年代,却是缥缈宫最为辉煌的年代,在那个时代,几乎所有人都觉得,焚金谷已经注定日薄西山,会逐渐被缥缈宫合并。就连弥氏夫妇这种焚金谷弟子都受到了这种思潮的影响。

    弥天昭乃是一等一的聪明人,自是有主见的。他意识到“微观粒子”这个课题似乎并不是缥缈宫一家专美。他选择了焚金谷的道路。但是,弥天月是个听话的孩子,所以选择了缥缈宫。

    嗯,二十八年前,弥天月就离开了家,选择在缥缈宫度过自己求道生涯最初、也许也是最璀璨的岁月。

    但是,对于弥天昭来说,这个决定……可恶啊!

    而现在,风水轮流转。缥缈宫从“观察者效应”诠释的出现开始,就被拖入了玄思诡辩的泥潭。观察尺度的限制与修士灵识的扰动,也使得更进一步的研究几乎进行不下去。但是,反观焚金谷,弥天昭已经用自己的双手开辟了一条路;而前年,算君更是从理论层面粉碎了缥缈宫曾经“吞并焚金谷”的妄想。

    ——所以啊……天月当年的选择简直是不可理喻嘛!

    在一个人独处的时候,弥天昭偶尔会这样碎碎念一番。

    而弥天月真的从缥缈宫来信,告诉他说她想要回来的时候,弥天昭顿时就有一种“梦想照进现实”的喜悦。而当弥天月真的顶着结丹期大圆满修为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弥天昭又觉得由衷的心疼,紧绷的脸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但是……

    “天月啊,你总算回来了。”弥天昭扑到书房角落的落地镜前,快整理起自己的仪容。

    “淡定,淡定……这一次,一定要拿出兄长的威严。”漂亮的大宗师对自己说道:“一定要让天月看到我看到过的世界,让她乖乖的留在焚金谷!”

    …………………………………………………………………………………………………………………………………………………………………………………………………………

    当焚金谷那一对兄妹重逢的时候,黎京,这西岚故都,正在下雪。

    一座既欠缺活力、也无高贵气质,但是却笼罩着厚重人情味的城市,已经被大雪装点数日了。由于有修士定期清理积雪,所以道路行走并不受阻碍,街上依旧车水马龙。

    而在这个城市的中轴偏北的地方,由前朝皇宫改建而成的黎京仙院却又是另一副景象。

    年关将近,黎京仙院已经放假了。除了极少数无处可去的新入弟子,整个仙院都没有多少人。曾经专有宫女太监清扫的宫闱楼阁,如今却布满了积雪。

    魏沧并不讨厌这种状况。他记得自己当年在黎京仙院求学的时候,雪似乎也是这么大的。他专门温了一壶酒,就着最新的论文,回忆起三十年前的记忆。

    直到高狄走进来,极有礼貌的跟他请教问题。

    现在,缥缈宫已经有八个人在跟魏沧学习了。由于黎京仙院现在放假而魏沧本人又有教师权限,所以他就利用自己的权限,申请了几个房间,让缥缈宫的那些师兄弟暂时住下,也方便他们平日里来往、讨论。

    在解决了高狄的问题之后,魏沧现对方还是愁眉不展。虽然那些来这儿住的缥缈宫道友平日里都是忧心忡忡兼苦着脸的造型,但是相处久了,魏沧还是摸索出跟这一群苦瓜脸打交道的办法。

    比如说,他现在就可以分清,高狄是郁闷,还是很郁闷、抑或是非常郁闷。

    所以,他出声问道:“怎么了?”

    “又有一个同门因为信心不足而离开了……说是回家过年,可过完年之后也不会再过来了。”高狄有些难过:“弥天月……还是一个小我两届的师妹呢,平时关系也很好。”

    “弥天月……”魏沧莫名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他看了一眼自己桌子上还没看完的论文,问道:“这个名字真耳熟啊,和焚金谷的弥天昭先生有什么关系么?”

    “弥师妹和弥……天昭前辈,正是亲生的兄妹。”高狄苦笑:“回去……回去也好啊。回去也好。至少她哥哥很厉害……弥天昭前辈乃是焚金谷不可多得的人才呢,总好过在我缥缈宫日复一日的等着飘渺的结果……哈哈哈。”

    他说的这个笑话,真的冷得刺骨。(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