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三十章 我不是针对你们中的某一个人

第三百三十章 我不是针对你们中的某一个人

    种生之宴,开始于黄昏之时。每一届的种生之宴都是在秋分之后、霜降之前的一个黄昏。这是一种非常古典的暗喻。农家会在这一天收获粮食,筛选出种子,然后等待下一年。

    经过一季的蛰伏之后,种子就会发芽。待到十年之后、下一届种生之宴时,被称为大道之种的“理论”、“问题”会成长成仙道科技树上的一个新枝桠,而这些理论的发现者,也将是成为新的元神大修。因此,对于天灵岭来说,这本该是一个十年一次的节日。

    嗯,本该。

    这一届道种之赏气氛就没那么欢腾了。许多天灵岭弟子到场时,表情都意外的凝重。刚摘的瓜果堆满的桌子,这些都是特殊的良种,不抗病虫害,也不耐旱涝,亩产低,但唯有味道是极好的。另外还有一些开封的灵酒,香飘四溢。高糖的水果、作物配上优质的菌种后,美酒佳酿也就不难得了。另外还有散养在山间的灵禽,烤熟后堆在桌子上。分子在空气中震动,传递着食物的芬芳。但是,却没有几个人去动桌山美食。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前来观礼的几个高阶修士也是表情严肃,隐有不满。

    张风淳进到芳菲灵天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他身上冷汗涔涔的。刚才王崎那一眼威力不低于筑基修士一记撼魂咒,让他愣在原地。那一击的余韵更是让他在原地心悸了很久,才恢复御剑的能力。

    这个时候,一个贱兮兮的声音凑过来:“喂,风淳。你不是说要去揍埋伏那个嚣张的家伙,揍他一顿出出气吗?看你身上这么干净,没打成?”

    张风淳挤出一分笑意:“是啊,辰风那小子对这块居然这么熟……太奸诈了!”

    他下意识就隐藏了刚才那一场冲突。如果一个眼神就击败他的人是辰风,那他还不至于觉得这么羞耻。可是。一个天灵岭弟子居然被一个同阶的万法门弟子吞噬生机,然后用魂魄攻击一下子秒杀——这说出去会成为门派之耻的!

    要知道,天灵岭弟子的长处就是基础素质强大、生机绵长、善于炼化外力、以战养战、斗中精进。而现在,他居然在魂魄力量、负熵力运用这两大招牌长处上被一个万法门弟子碾压了!

    那人叹道:“可惜了。据说他这次可是得了一个道种赏提名的。”

    “哼,得过提名的师兄也不少吧?”另一人不屑道。

    “每十年也就五到七个。”又有一个弟子加入对话:“也算是出挑了。”

    “呵呵,辰风这小子的成果我也看了。”首先和张风淳对话的那人道:“太过投机了。光看立意。确实前无古人,可也就不过如此了。”

    张风淳灌了一杯低度果酒。为了防止有人解酒撒泼、暗中泄恨,这种场合是不提供整流过后的高度白酒的。学些中混入一定比例的酒精之后。张风淳微微震颤的心脏才算停歇下来。他想了想,用符合主流的话语说道:“这次做断绝的前辈也是……立意新就给提名,有点过了。”

    不远处另一个大口吃肉的女修士发出讥笑:“你们几个啊。酸。”

    张风淳那个贱兮兮的好友不乐意了:“说什么呢?”

    “得不到就酸呗。”那个女子明显比其他几人年长一些。而她衣服上的双螺旋纹饰也说明她是隶属于集茵谷的。

    张风淳早就驱散了王崎带来的影响<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7/27812/" target="_blank">乔木相缠(gl)</a>。他对着那个女修大声道:“这位师姐,你说错了。一个道种赏提名而已,我也不至于眼红那个废物。”

    “还没出结果呢,说不定人家都是得主的。”

    另外一个弟子冷笑:“你们集茵谷的就是喜欢这种新东西,也不管他是不是真的。”

    张风淳周围这一群人也仿佛找回了节奏,纷纷附和:“就是啊。不过是将一些现象用故作高深的算学串联道一起了,看得人头疼。”

    “明显不是生灵之道的搞法。”

    那个女修不乐意了:“你们说什么呢?怎么就不是生灵之道的搞法了?《生灵何本》一书就提过,要用天物流转之道或者物化之道的思路思维来求索生灵之道。”

    “《生灵何本》是波动天君的著作。人家归一盟的。”

    “那书也未必全对呢。”

    张风淳也点头:“生灵可不是算家算几个数就可以拼出来的东西!这是道种之赏,不是道器之赏!”

    说这话的时候,张风淳感觉到一种别样的畅快。

    这里毕竟是天灵岭。不是万法门。

    “区区几个计算伎俩也想的道种之赏,这太小看我们天灵岭了!”

    “就是!”

    这句话多少引起了一点“同仇敌忾”的心里。研究领域不同的今法门派没什么可比性,研究天体的也未必研究微生物的高端。但是,低阶弟子总还是有些竞争心的。

    而在另一边,是一个稍微核心一点的圈子了。这些人都是金丹中后期的真传,已经开始跟着自己师父做研究。甚至尝试着领导一个实证小组。就是真传弟子也未必能在金丹期就做到这一步。

    一人指着张风淳那边,道:“听他们的样子。辰风师弟是回来了啊?我怎么没看见?”

    “估计是藏起来了吧?”另外一人冷笑:“我要是他,也会藏起来。”

    “不。我要是他,这次都不会回来了——一个提名而已。”

    “哈哈,也是。真为艾师妹感到可惜啊。”

    “他当初可是被逍遥修士看重的弟子啊,居然就为了赌气,离开门派。”

    “不自重。”

    “他说不定还觉得自己能够得奖呢。嘿嘿,要是他那能的道器赏,最先提出弈天算的苍生国手怎么说?”

    同行即是冤家。同门修士争夺经费乃至于科研竞争很正常。但是。一个共同的靶子很能拉近彼此的距离。在一片批判声当中,气氛越发快活了。

    直到一位老人站上大礼台。

    在大殿后面,王崎和辰风被带到了天择神君面前。

    王崎不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逍遥修士了。不算只通过化身接触的冯落衣,也有算主希柏澈、算君庞家莱两位。但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天灵岭的逍遥修士。

    每一个逍遥修士的气意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能够将自己所学缩写成一个短短的公式。可以根据那个公式推演出无穷法度。但是同样的公式在不同人手中衍生出来的东西也不一而同。

    在天择神君身上,王崎看到的是“积累”。

    王崎可以很容易的感受到这位长者的强大<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7/27811/" target="_blank">重生之影帝归来</a>。这种强大并非是高山仰止,并非是一成不变。天择神君的气意是流动的,是变化的。每一个呼吸,这个老者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尽管每一个呼吸增长的力量都微不足道,但是。千年的积累,足以让他战胜任何生灵。

    变异、多元论、机遇、不确定性、目的性程序、历史信息……这些东西是元力上人那个最初体系里不曾具备的东西。但是近日。,它们都是今法体系里不可或缺的概念。、

    而这些概念的开创者,就是这位老人。

    对着这位老人,辰风也表现出适度的敬意。老者并没有因为两人的年轻而轻视他们。而是给予了一些鼓励:“你们两个,做的很好。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可没有你们这么厉害。”

    “不敢,您可是……”

    辰风刚想谦虚,就被天择神君止住:“高度就是高度。就算是站在别人的肩膀上,你们也比别人看得更远。说真的,你们搞的那个证明,尤其是相宇算那部分,老夫也不是特别明白。不过。做的挺好。”

    勉励几句之后,天择神君先二人一步走上大礼台。

    老人往台上一站,地上的非议声就渐渐消失。

    天择神君笑了笑。对着天灵岭众多弟子说道:“十年了,老夫又站在这个讲台上了。”

    “这十年,生灵之道、天灵仙法发展得很快,快到老夫都仿徨了。萃药、种群、生态,这些老夫还算熟悉,可也逐渐陌生起来了。生灵源质的应用是一天一个样。还有瘟毒。有的时候,老夫都担心你们这些天灵岭修家。会不会做出掀起灭世瘟疫。”

    “而对于血脉的解析,真是一天快过一天。其实血脉根双螺旋结构刚出来的时候。老夫这样的老家伙就开始搞不懂生灵了。等老夫去向万法门的朋友恶补的几何,血脉根片段都解析不少了。”

    “每天都有新的血脉根片段被解析出来,现在,培育出新的灵兽灵植只需几天,而不像古时,需要几百年。”

    说道这里,天择神君脸上露出由衷的微笑:“对此,老夫感到由衷的高兴。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啊!能让老夫觉得逐渐不适,不就证明你们比老夫还要强吗?这便是人道的天演啊!”

    一股骄傲的情绪在所有人中间升腾起来。这是得了长者肯定的自豪,也是对求道之行的骄傲。

    不过,也有人隐隐感觉到了不妙。

    “人道”?

    紧接着,他们的怀疑,就变成了最可怕的事实。

    “今年,便有两位年轻人,以一种巧妙的方式,将规律展现给我们看。这无疑是生灵之道、是人之道的新华章!”天择神君说道:“天灵岭阳神阁弟子辰风,万法门歌庭派弟子王崎,上台来吧!”

    在一片死寂之中,王崎和辰风登台了。

    天择神君取出两个玉盒,赠与两位:“谨以此种馈汝,以彰埋种之德。”

    在颁发过奖品之后,天择神君问道:“两位,说一下自己的感想吧?”

    辰风举足欲向前,可是王崎却抢先一步走到前面。他从怀中取出一张纸,轻咳两声,笑道:“其实能够以万法弟子的身份得道种之赏,我还是很激动的,写了很多想说的话,不过……”

    突然,那张纸无火自燃。

    “有些好话,说给某些人听可是有些浪费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