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三百八十七章 永恒阶级下的唯一革命

第三百八十七章 永恒阶级下的唯一革命

    仙人,修士,凡人被天然的划分成了三个阶级。

    在阶级社会中,占社会统治地位的道德是统治阶级的道德,而同时存在着的被统治阶级的道德则总是处于从属的地位。这句话用通俗的方式来讲,就是“屁股决定脑袋”。由于拥有的力量不同,所以这三个阶级的立场不可能一致。

    只有背叛阶级的个人,没有背叛自身利益的阶级。或许有仙人慈悲为怀,或许有仙人喜欢红尘作乐。但是,他们都是“仙人”

    哦,不,地球的阶级和阶级之间,好歹还算是一个种族。但是,仙人和凡人已经不是同一个物种了,就像凡人和狗、和蝼蚁一样。

    赵青峰也说过,仙人“一身等种族,一心等文明”。他们不属于任何种族,任何文明。他们自身就是种族,就是文明。

    由凡人的社会文明,到修士宗门制的“部落文明”,再到仙人的“独行动物”。这在地球人眼中更像是退化的过程,却是这个世界的正道。

    想到这里,王崎突然惊到:“那我们呢?”

    “今法修的‘力量’,比古法修更加强大,应用面积更加广阔,那么今法修的社会结构……”

    “而且,仙人最初也是凡人,凡人总有晋升仙人的途径……”

    对于这个问题,冯落衣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今法一样有世家。有宗门。你熟悉的薄家就是其中典型。另外,合欢宗、渠梁书院、净风派那些也是由古法转变过来的。他们与神经贵胄又有什么不同?”

    王崎思索片刻,豁然开朗:“原来如此。”

    薄家和神京世家的区别有很多。但是。最根本的东西,大概只有一个。

    薄家没有所谓的“秘传”、“家传法门”。薄家子弟所创造出的成果,全部都进入了仙盟的系统,与所有今法修共享。它始终与整个今法仙道共荣。其他今法化的古法传承也都是这样的。他们共享了自身的法门。

    “我们走上了完全不同的另一条路。”冯落衣的声音中包含着崇敬:“你知道为什么‘从天外汲取灵气’与‘格物致知’的今法修法是歌白真人、天择神君起始,但是我们还是普遍将元力上人作为今法与古法的真正分野吗?”

    “元力上人创造了一个体系,一个能让我们将感悟完全表达出来、让另一个人完整理解的体系。‘他者’自此才显得重要,每一个今法修都是这个体系的一份子。不管是低阶还是高阶,不管是老者还是少者。所有人都在沿着这个体系一点点的向大道攀爬。更多的人会让路更宽阔,会让根基更稳固。”

    王崎问道:“所以,今法和古法绝对不能相容的地方……”

    “有一段历史,被参与者有意无意的隐没了<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3/23824/" target="_blank">毒女当嫁</a>。其实数百年前。魔皇之乱造成的损失几位巨大,神州人族百不存一,今法仙道伤亡惨重,几近分崩离析。”冯落衣手一挥,一卷古书悬浮在王崎面前,随着他的叙述而缓缓翻动。

    王崎惊诧道:“书中之说‘过半’……”

    难道之后地球科学家异世界同位体减少的根本原因是……他们都死了?

    “在那一场动乱之中,投降今法的古法世家受到的冲击极少。当时,今法门派不得不在那些家族之中招收弟子。可是很快,我们发现。那些被招收进来的古法后裔大多不肯公开自己的核心成功。不仅如此。他们还大肆窃取公共知识,将之据为宗族所有。”

    “他们修炼了今法的法门,却没有今法的心持。于是。第二次暴乱开始了。他们那些家伙竟然将心思打到了天剑上。彼时,不准道人使得逍遥之间的信任降到冰点,逍遥之间彼此掣肘,竟险些让他们成功。”

    “这件事让我们醒悟了,今法和古法的区别并不只在修法上。我们完全是,两条道路。”

    “在钱学深一剑灭五师。将所有有着古法内在的‘今法修’灭绝之后,我们终于改变了方针。仙盟成立。从形式上到实际上将仙盟统一取来;取消列国,统合为名义上的‘大廉’;从形式上毁灭古老的宗族制,改变门派制度;仙盟律成为仙道最高规矩;万仙幻境开始掌控一切。”

    “与此同时,我们做出了一个最狂妄的决定——向仙人开战。”

    冯落衣的声音不大,但每一句都容王崎觉得血脉贲张。他完全能够想象那是怎样一场伟大的变革。尤其是最后一句,落在王崎耳中,更是如同惊雷一般!

    “我们开始搜捕每一个谪仙。神京保留下来的唯一意义,就是为那些谪仙留一个‘放养地’。海外古法也因为类似的原因被保留了下来——我们需要一个地方,那个地方能够吸引到降世仙人的注意力。”

    “这是漫长的一战。在这一战当中,我们无法信任大多数人。由于技术手段不成熟,我们无法检测出每一个谪仙,所以只能本着宁杀错不放过的原则。即便如此,我们也不敢肯定仙盟当中还有多少谪仙存在。而且就算不是谪仙也不一定可以信任。仙人拥有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了,任何人都有可能拜服。虽然结果上,我们是为凡人而战。”冯落衣直视王崎:“只有元神之上的修士,才能确定他的利益与仙盟基本一致。只有成为逍遥的修士,才能确定可以信任。但是,就算是逍遥,也有心持沦丧,放弃今法的可能。”

    所以,从赵青峰手中夺取的那种手段才显得重要。

    王崎突然笑了:“突然觉得有点后怕啊。当初陈景云没有击杀我。还真是客气了。”

    地球上,中国古代的社会制度被称为“小亚细亚模式”。不同于西方封建模式,小亚细亚模式稳定得不可思议。后人分析这种模式稳定的原因是。认为科举制功不可没。因为它为固化的阶级留下了一根往上的草绳。

    在这个宇宙,阶级也不是完全固化的,凡人也有可能成为修士,修士有可能成为仙人仙人。这种情况下,下一阶级只会觉得上一阶级光鲜,将自己的立场放到上一阶级上,而忽略了仙人与凡人的比例。

    而灵气的物理规律。又决定了力量永远为上层阶级掌控。

    这个宇宙,是一个不会出现革命者的地方。

    不。不是没有革命者啊!王崎猛然醒悟,目光灼灼的盯着冯落衣。

    这个宇宙,已经有人做到了这一点!

    “智慧必将战胜愚昧。”王崎欢喜道:“我们终将胜利。”

    他觉得,自己能够作为一个科学家<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3/23826/" target="_blank">末世之重启农场</a>。参与到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战争,实在是不虚此生。

    只可惜,冯落衣并没有感受到王崎的热情。相反,他用一种奇怪的语调反问道:“智慧必将战胜愚昧?你又凭什么说我们一定是智慧?为什么我们不是愚昧?”

    “我们是……愚昧?”王崎觉得这个莫名其妙的笑话并不怎么好笑。

    冯落衣低声笑道:“王崎,拿出你的论据来吧。你是今法修,得讲道理的。”

    “我们用两千年的时间,战胜了八万年的古法修……”

    冯落衣指向天空。那是星空的影像。在冯落衣的控制下,这些影像疯狂的拉近。最开始的时候,王崎只觉得星空越来越大。他要一头扎进这个镶满钻石的黑绒。但很快,天空就空旷了下来。然后,他看到了行星系。看到了天宫【恒星系】,看到了星垣【星系团】,看到了天墟【超星系团】。

    然后,整幅图像都变成了带着红色的、瑰丽的图形。王崎认得它。虽然这辈子很少接触,但是上辈子每一个理论物理学家都免不了和它打交道。这是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图。

    “看着这个宇宙,王崎。”冯落衣呵斥道:“这个宇宙。已经存在了二百亿年以上。从‘道生一’的最初阶段,生灵就有可能存在了。有人猜测。最初的生灵甚至比第一批大日还要早。那个时候,这个宇宙还很小、很热,但基态的场已经被激发,质量和能量都已经出现,形成了弥漫在散发这红光的宇宙中的原始星云。灵场与氢元素就能构成的生灵。又或者,第一批大日之中,有一个两个开灵化妖……”

    王崎深深吸气,却已经保留自己的观点:“我们总能超过他们的。”

    “你确定吗?”冯落衣摇头:“你曾经写过一些综述,讨论技术的本质。你自己难道忘了吗?你为什么千方百计的夺取仙道焚书纲?刚才又是为什么去掠取神京贵胄的资料?”

    王崎如遭雷击。

    技术与理论之间并不存在必然的联系。就连地球那个没有任何灵气的世界,都有很多文明,在稀烂的理论体系指导下,发展出了精妙的技术。更何况是这里?

    一个原始部落走出来的仙人,观摩大日千年万年,一样有可能领悟核聚变。【他们叫“太阳之道”,也有少数文明称为“太阳法则”】

    虽然这种经验积累的效率低于今法体系,领悟出道理的几率也很低。但那些仙人,有二百亿年的时间。

    “而且,我们也未必走在最争取的道路上。”冯落衣轻轻摇头:“在我们眼中,灵气为大道蒙上了一层面纱。元力上人给了我们一根杆子,让我们可以将那层纱挑开。于是,我们见识到了道。那种至高的和谐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了我们面前。我们迷醉了,想要多看一些,所以才坚持这条路。”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这些逍遥和那些仙人没有什么区别。他们追求长生久视,然后在宇宙中追逐,满足自己的皮囊。而我们,则将神州投入了一场希望渺茫的抵抗,只因我们还想满足自己求道之念,或者说求道之欲。只不过。我们的最优策略恰好更有利于他者——只是恰好。”

    “但实际上呢?我们并未得道啊!在得道之前,我们如何干妄言自己近乎道了?”冯落衣告诫道:“你在觉得自身无比正确的时候,作为今法修的心持就已经落了下乘。每一个今法修都必须做好准备。做好下一秒自身所信所求就被推翻的准备。”

    王崎按住额头。他终于理清了这个宇宙的终极图景。

    “道生一”,这是神州对、大爆炸的称呼。在这个创世的最初几秒里,不知是什么原因,这个宇宙里的某一个参数变成了变量。

    “能量的指数”——灵气随着那一场爆炸、随着宇宙的膨胀,弥漫这里的每一寸空间<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3/23825/" target="_blank">无上武途</a>。

    灵气的存在,使得热力学第二定律不再不可打破,生命变得更加容易出现。二百亿年。这是这个宇宙里,生命有可能存在的时间。

    另一方面。灵气又使得宇宙的“现象”变得光怪陆离。它就像某部科幻小说中锁死敌人从科技的“智子”,弥漫在宇宙的每一个角落。复杂的现象几乎不可总结。科学从一开始就难以萌芽。

    而与此同时,灵气的物理性质使得它能够与肉身、与思维产生吸引。思维能够直接干涉世界,科技黑箱变得无比容易制造。在这种前提下。抛弃躺着睡觉就有可能得到成就的“经验”,或者说“直面大道之法”,转而将之用公理体系表述出来,简直不可思议。

    比起“个人超脱之法”,人多才能显示出优势的公理体系真的太难。

    ……

    王崎低声笑道:“原来如此啊……”

    ……

    今法体系只不过是一个巧合,一个可能性微小的巧合。它发生在了这颗星球上,仅此而已。

    在这么长的尺度下,凡事有可能发生的,就一定会发生。

    元力上人的体系让众人有了走到一起的可能性。以冯落衣为首的“修士阶级改良派”变革了神州,自己则将凡人的力量纳入这个体系。这已经是另一条路了。

    而旧有的三阶级本质上是在消耗整个宇宙所有文明的活力。它与今法体系格格不入。

    今法想要得道,或许得砸烂整个宇宙的旧秩序。

    这场战争。像是半径七千公里的星球与半径七百亿光年的宇宙、两千年的文明与两百亿年的经验之间的较量。

    冯落衣看着王崎,眼神里伴随着一点担忧。这个消息足以摧毁绝大多数今法修的心持。仙盟为此限制了一切宇宙相关资料的流通。

    王崎伸出手,在幻境之中制造了一个模型。依旧是元胞自动机。冯落衣闻弦歌而知雅意,开放了万仙真镜的使用权限,与他一起制定计算的规则。

    那是对宇宙图景的模拟。在冷漠的星空当中,无数的光点因为他们模拟出的准则而闪烁。

    最后。王崎最终看到了一个近乎静态的死寂宇宙。

    “冯老师,我们还没有遇到推测之中最可怕的敌人。对吧?就是那种星云生灵。”

    “如果遇上了,或许我就没机会教你任何东西了。”冯落衣笑笑:“我们运气好。”

    “这样啊。”王崎点点头:“既然一时半会还不至于死,那我还是当一个今法修好了。”

    “不要以为我们没有遇上真正可怕的仙人就掉以轻心。此方天地,至少已经是第六度文明了。”冯落衣郑重道:“一个仙人的传法,造就了古法的辉煌。一个谪仙魔皇,就差一点让今法夭折。”

    “新生事物弱小的时候,容易夭折在强大的古老事物手中。”王崎感慨道:“但是,运气好的话,我们将在一万年后,将我们做过了、以及正在做的事情扩大道整个宇宙。”

    他们现在或许是宇宙中唯一的革命者了。(未完待续)

    ps:大章节大章节!求月票,推荐票!

    说起来,这一章我都不知道玩了多少梗,《赡养人类》《朝闻道》《三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