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八章 切磋
    “小子,讲真的,你不觉得你有些得罪人吗?”

    “我在海上漂了半年,最近半年和我说过话的人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最近我得罪谁了?”王崎左手在空气当中划动,观看资料,右手则拿着一块烧饼慢慢啃,佐菜是鱼汤和酸菜:“如果你指我半年之前……我感觉我得罪的人太多了。”

    “你忘了吗?冯落衣是缥缈无定云剑的创始者之一。你昨天当面说他的理论‘扯淡’……”

    “是啊,很扯淡。仔细想想,谁特么会相信‘观察’本身决定世界?这很不合道!”

    真阐子觉得自己和这个小鬼完全无法沟通:“他没翻脸教训你,就已经是师道有度了!”

    “私以为,‘观察者’的解释乃是轻慢之心的表现,是一种‘得道’的妄想-‘今法已经接近天道了’!这种狂热的想法让一代人都相信了这个愚蠢的解释。”王崎摇头:“我说的没什么错。而且缥缈之道确实陷入了瓶颈。”

    “瓶颈?缥缈无定云剑已经是术法之巅顶了吧?那种逆因果的攻击……”

    “我以前一直想错了。战力高低可不能用来衡量一个法术的技术含量——不然大家打什么仙人呢?跪舔就行了不是?”王崎抿了一口汤:“缥缈无定云剑只不过是建立了一个自洽的解释,然后灵气将之体现了出来——而且这个解释还不是完全自洽。”

    哥本哈根学派在后期曾经遭受过恶评——“玻尔给整整一代人洗了脑。”年迈的天才最终沦单纯为信仰而战的信徒。但是,哥本哈根派解释还是免不了被主流所抛弃。

    而在神州,“洗脑”的效果要好很多。

    因为哥本哈根学派解释最终形成了缥缈无定云剑,而若是以mwi多世界解释来构筑缥缈无定云剑,事情就很尴尬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6/26398/" target="_blank">重生之奋斗在激情年代</a>。首先,修行者没办法证明自己这一剑砍下去。在这个宇宙砍中了对手,可也存在无穷多的宇宙没有砍中。而若是他飘渺无定剑尴尬的遇上了百分百miss的窘境,他倒是可以说:“我有九成九九九九九……的把握宣称‘多世界’是正确的。”因为还有很微小的概率说明——你特么就是幸运f还不点命中。

    许多地球上应有的波函数塌缩解释。在这个世界就被这一式剑招给砍掉了。

    真阐子听不太懂王崎的思路,但还是闷闷的说道:“就算不怎么……‘自洽’。剑招总归不是假的。”

    “剑招是真的,但剑招的解释不足,那不是‘道’而是‘法’。”王崎对戒指道:“缥缈无定云剑近道而非道。是‘天地’本身帮助我使出了不合理的剑招——我根本不是解放出微观的规律,而是……用法术再现了微观层面的一个现象,只是规律的一个特殊表现。”

    “哟,老王,你还对那一式剑法有研究?”艾长元大声打着招呼,直接坐到王崎对面。对店家叫道:“店家,一盘炊饼,一盅汤。”

    王崎面有得色:“实不相瞒,我可是学会的缥缈无定云剑的。”

    “哦哦!”艾长元见惯了大风大浪也是有些惊讶:“不是吧老王!可以啊你!”

    “过奖过奖。”王崎很享受同行的“吹捧”,说道:“另外,我最近觉得缥缈宫对缥缈无定云剑的剑招法理有些……扯,所以我打算着手改一改。”

    “嗯?”艾长元皱眉:“剑招之理的问题……”

    “怎么了?”

    艾长元摇摇头:“没。我只是听说过类似的话。”

    王崎点头:“世上总有懂的。”

    艾长元摇摇头:“缥缈宫首座弟子路小茜路师姐,最近被骂了。”

    “什么?”王崎惊到:“她不是天才中的天才吗?这种人也会……挨骂?因为,波函数塌缩的解释?”

    艾长元点点头:“她师从破理真人……额,破理真人之名。你懂?”

    王崎点点头:“喷子。”

    “形象生动。”艾长元竖起大拇指:“据说,路师姐以前没少挨骂,但是那一次。他没骂得特别狠……哼哼。”艾长元清了清嗓子,然后压低声音,怒斥道:“‘狗屎!你罩子里装的都是狗屎吗!我教你多久了?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这个解释,想一想就让人感觉臭不可闻!’……大概就是这样。”

    “呵呵。”王崎忍俊不禁:“路师姐多半是说了什么离经叛道至极的解释。”

    不知道是‘多世界’,还是‘多历史’?总之对于普通人来说,那都是毁三观的东西。

    艾长元终于等到了自己的早点。他三口两口吃完,然后说道:“咱们去活动活动?好久没和一个够分量的对手干架了——让我见识见识传说中的无定云剑!”

    “求之不得。”王崎活动手骨,道:“在海上呆了大半年,没化形的不经打。化形的不敢惹,就怕打的是龙族——骨头痒啊!”

    ————————————————————————————

    朗德西秦港。朗德城为数不多的民用港口。不过,这地方并不如何拥挤——由于又发达的储物技术。神州对于运输业的刚需一向很小,而且也没有哪一家商行会疯了在妖族出没地带开海运<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6/26397/" target="_blank">倾城婢妃</a>。

    长久以来,它便承担起了另外一个作用——斗法。

    新来的守疆使不习惯海上战,需要斗法;修士有了磕磕绊绊,需要解决;或者纯粹是武疯子兴致来了,想要切磋……朗德修士需要打架的理由实在太多了。这里是与妖族奋战的第一线,来的修士要么是纯粹的武斗派,要么是既能研究也能战斗的学霸型,心气高火气大。是以,朗德城的地方法规和辛岳、雷阳截然不同——这里是允许私斗的,只要不影响别人就行。

    而大海,就是最好的斗法场地。能上战场的修士起码也是筑基期,懂得飞行,不需要实地。而海水也能吸收冲击,起到良好的缓冲作用。

    久而久之,西秦港也成了武斗派修士汇聚的场所。一班子人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指点江山,自然会有人冒出来充当“解说”,以示自己见多识广,对于那些比众人不知道高多少的高阶修士、天才弟子也能一一品评。

    白君捷就是这样一个弟子。他是万法门外门弟子,金丹圆满修为,目前正在完成最后一段炼心,调整自己的心态,寻找那一丝元神契机。金丹圆满而未摸到元神天关的修士是最闲的人群,而白君捷好歹也是万法门出来的,见识过无数高水平斗法,实战且先不论,眼界也是一等一的毒辣。泡在西秦港茶寮里喝一杯酽茶,观看远处修士之间的斗法,再被周围一圈修士吹捧一下,简直就是生平快事。因此,他每日至少有两个时辰是泡在这里“灌水”的。

    “白大哥,你看那边!斗法好激烈!”

    白君捷看着自己同袍指的那个方向,懒洋洋的说道:“没什么意思。那个归一盟弟子明显没有出全力啊。你们感受到他法力真意了吗?那股包罗万象的气势,明显是天歌行呀!他现在只是当做烂大街的《雷霆真法》来使的。但是,天歌行修到筑基期,不可能不会电光两变、电磁一体对面那个……额,我好像看出不他是那个小宗派的,估摸着就是得罪了人。这是报仇呢。”

    果然,盏茶功夫,那个使用天歌行的修士就聚光成兵,破开了对方的护身罡气,然后被自己的随后按在水里一顿猛揍。

    “无聊。”白君捷叫同伴给自己续上一杯茶,腿翘到种子上,懒洋洋的看着海面。他占据了临海的窗子,海风吹得很舒服。

    现在刚刚日出,没多少人有心思打架,所以海面上斗法的人也少。

    就在这时,一个正在吃早点的修士突然指着海港港口:“看那边那两个,好像是一个归一盟弟子和一个万法门弟子!”

    两个大派修士勾肩搭背,一副狐朋狗友的架势走了过来。这种明显私交不错的修士过来,要么是交流法术、要么是切磋。而大派弟子之间的切磋,总是很能让人饱眼福。

    白君捷扫了那边一眼:“哦,两个筑基……筑基后期。倒是有点意思。他们有一个是我同门啊,希望那个万法门的能够赢吧。”

    “哈哈,老白,不是我说你啊,你眼瞎吗?”

    出言嘲讽的修士名叫黄师云,也是个喜欢在茶寮“灌水”的——不得不说,这群闲汉的存在,倒是带动了朗德城第三产业的发展,而且俨然有形成一种独特文化的趋势。

    白君捷放下茶杯:“老黄啊,你这是唱哪出啊?”

    “你说,希望你那个小同门会赢?不可能不可能啊。你也不看看将他拖过来的人是谁。”黄师云指着远处那个归一盟弟子:“艾长元!那是艾长元啊!”

    “艾长元……这个名字好像听过?”白君捷挠挠头:“啊,这不是那个……那个……”

    “道根之赏的提名者啊!”黄师云道:“练这个都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谈天说地?”(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