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五章 老同学的消息
    狂暴的灵气冲散了一切。那是刚刚从基态的场激发出来的最纯的灵气,对一切能量都有正面作用。在最近的范围之内,电子纷纷脱离原子核的束缚,空气在常温下被强制变成等离子态,电浆横行。最微小的空气流动被放大,并如同雪球一般越滚越强。异常的引力场加速扭曲,海水与空气朝着同一个方向被甩开……

    没有人的灵识能够穿过那片灵气暴乱的区域,没有人能够逆着强光看清那边。等一切平息的时候,他们只听到了最后的龙吟:“飘渺无定……”

    缥缈无定云剑。

    只用听到前四个字,今法修们就能自行补足后面的部分,因为这道剑法实在是太有名了<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4/24754/" target="_blank">武破魔天</a>。

    无解之剑,几近无敌之剑。

    大约十年之前,曾有缥缈宫的绝世天才来西疆历练,凭此剑以筑基圆满的水平斩杀数位化形大妖。那一剑的威名,就连妖族也有所耳闻。

    只见之前大战的地方,黑须蛟王的化形龙躯高速坠落,激起一大片水花。这是曾以妖丹层级击败多位金丹修士的海中蛟龙留下的最后痕迹。而一个身穿蓝衣的年轻修士静静的站在那里,右手握剑,左手则凝聚起一团高温的法力团,往海面上一扔。海水炸裂,传出几声巨响。俄而,数丈的高空之中出现了浓重雾气。

    寂灭焚天掌。

    那一团法力将海水蒸发成过热蒸汽,直到数丈后才形成云雾。这团云雾之中蕴含一丝天熵法力。这些微的法力还不至于灼伤他人,但是却可以干扰灵识。

    如果在暴露自己会无定云剑之前,大多数人都只会觉得王崎擅长什么偷袭暗杀的法门。但现在,所有人都猜到了,他这是隔断远距离探测的手段。若是进入那一团云雾。指不定就会碰上可怕杀招。

    量子云剑气不可观察,可一旦及身,一旦被观察。那就是无解的颠因果之剑。

    金丹期的妖兽是最奇怪的群体了。它们的灵智足够让它们理解缥缈无定云剑引发的现象,又不足以让它们生出“牺牲小我延续大我”的理智决断。它们是妖兽潮当中最消极的一群。表面上慑于龙族的的威慑力不得不冲击朗德城,实际上则是打着有机会就逃的主意。现在来充当督军的化形大妖纷纷被精英金丹截住,陷入苦战,它们的战意就又降低了一个层次。此时,见到王崎摆开这个阵势,更是纷纷绕开。

    反正云烟不过覆盖里许地方。大不了不靠近!

    刚才为王崎做辅助的那个女子却也不简单。她改变引力朝向,颠倒鱼群的方向感。低阶海妖纷纷中招,分成两股主动冲入王崎寂灭焚天掌掌力的作用范围。趋于混乱趋于狂暴。僵固妖兽撞在一处,便开始了惨烈厮杀。

    宇宙之中本就没有“方向”这一概念,生物认知当中第一个出现的方向就是“引力的方向”,也就是“上下”。现在,这个基准乱掉了,方向感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

    守疆使毛楷成看着远处的景象,感叹道:“宗门的天才就是宗门的天才,果真不一样。”

    随着战事的升级,守疆使们也渐渐退了回来。他们并不是“军人”,而是修士。虽然有着种种类似于“寸水不让”、“誓破妖族”的口号。但现在还不需要他们去拼命。

    “这次妖兽潮虽然大,但是化形以上的大妖真的如情报所说的,少得可怜。连神通、妖神都没有。”一名手上的修士忍痛笑道:“光靠那些来历练的宗门弟子就挡住了。其中还有一个是筑基期宗门弟子就可以挡住的水货!”

    往常化形以上大妖的数目可是很多的。那些人形的家伙一出现,战争就会升级为元神与妖神的战争。

    这次大妖开战几分钟就出场了,而且和往常比实在弱得不像话。

    这位修士的一席话得到广泛的共鸣。大家都觉得开战之前那番略带悲壮的表情简直就是做给瞎子看了。

    不过,还是有明眼人指出那个修士的错误:“那个龙化的玩意可不是什么二流化形大妖。它是黑须王啊!龙目蛟龙科毒蛟属的,已经分外接近真龙的,选择的化形之躯又是真龙之身,战斗力比得上积年的化形大妖了。”

    “什么?”众人皆惊。

    “这也太夸张了吧?”

    毛楷成笑道:“我就说过,那些大宗门的弟子就是不一样<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4/24753/" target="_blank">极爆武皇</a>。”

    立刻就有人嘲笑:“小毛你也是,不就是你闺女五年前考进了大宗门吗?至于天天这么说。”

    毛楷成呵呵一笑。那虽然看着年轻。但实际年纪已经超过一百五十岁了。在已经在金丹圆满卡了五十多年,心中对成为宗师的指望并不高。到了他现在的境地。倒不如指望女儿能够成就元神,然后他凭借父女之间的相似性借鉴道路。成就下品元神。

    下品元神之法并不受仙盟高层鼓励,兑换价格极高,通常接近百万功值,而且一种下品元神之法也未必适合所有人。出一个宗师,花几代人的时间摸索出一个适合自己家的下品元神之法,申请到这个下品元神之法的专利,这才是普通的中小型家族崛起模式。

    就连薄家那种代代出上品元神,三代十一人逍遥游的家族,都留了几个下品元神之法作为退路!

    在众人的观战之中,妖族逐渐越过了“镇压线”,再让他们接近就有可能出现漏网之鱼,危急城内普通居民。于是,镇守在边疆的元神修士悍然出手。

    刚才那个万法门真传弄出的惊天灵气爆在元神修士的法术面前又显得小家子气了。浩浩荡荡的法术淹没了一切。

    毛楷成对躺在地上的屠镇西说道:“屠头,我家闺女天灵岭的,对疗伤多少有一些心得,要不要去看看?”

    老执律使喷出一口气:“走……”

    一群人哈哈大笑,毛楷成和另外一个相熟的人抬着屠镇西往西北飞去。北昌港是人口流动最大的地区之一,毛楷成前几年才回到朗德。当时住房紧张,所以也租的这里。

    一个橙色头发的女孩正蹲在门口看着两个小孩子。那两个小孩子当中,女孩又比男孩稍微年长一些。正压着男孩的脑袋。

    毛楷成叫道:“淼儿!”

    毛梓淼一个激灵,道:“爹你回来了?没受伤喵?”

    两个小孩子闻言。立刻扑倒父亲的腰上。

    毛楷成顺势抱起小儿子,又揉了揉二女儿的脑袋:“看你说的,好像你爹我很弱一样。我好歹也是金丹圆满,大小算个人物了。”

    “是是喵。”毛梓淼摇摇头,问道:“屠大伯是受伤了喵?”

    “好姑娘,你屠伯伯这次……嘶……亏大了,骨头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还好海神鲸妖力不凝实没有伤到根本。”屠镇西苦笑一声:“这次居然被一个筑基期的顺手救下……”

    毛楷成将屠镇西放平。笑道:“我都说了,宗门弟子哪里能用常理衡量。我当时听一位归一盟真传解说了一段,那个筑基期修士可是中了化形期大妖一击之后,用命之炎一烧,呼吸之间就……”

    “好了爹!”毛梓淼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那是人家喵!”

    “你也不差啊!”

    毛梓淼手上泛起红光,注入屠镇西体内。这是也算是命之炎的一种下位神通,气血特化,只不过相对粗浅些,只能调动人体原本就有的治愈能力,将之加速。不能像高级一些的下位神通那样采撷周围的天地灵气甚至掠夺他人生机。她的法力顺着穴窍探入屠镇西的身体,检索伤势。与此同时,她还在自言自语:“不过。命之炎……那可是天灵岭的至高神通呀,能够在筑基期领悟的,除了艾师姐,就只有古灵崖的薛不凡,还有一位……”说道这里,毛梓淼脸上露出微妙的表情。

    毛楷成奇道:“闺女,最后一位有什么问题吗?”

    “我只是觉得最后一位应该不可能在西海吧喵?”毛梓淼纠结道:“门派里传言他没什么胆色,然后又有人告诉我他是一个很……很可爱的家伙喵,我想那位姓辰的师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4/24752/" target="_blank">对不起我也迷路了</a>。应该不是那种会上战场的……”

    艾轻兰至今不知道,自己为自己的未婚夫塑造了一个怎样的傻白甜形象。

    随着毛楷成而来的另外一位守疆使道:“可是。侄女你说的都是天灵岭的吧?我们见到的那个筑基,好像是万法门的?”

    毛梓淼嗤笑:“怎么可能啊。命之炎是天灵岭的至高神通喵!万法门没可能的……”

    这是,毛梓淼的妹妹大声说道:“我觉得王崎哥哥就完全有可能喵!”

    突然听到意料之外的名字,毛梓淼手中法力行错,痛得屠镇西大叫:“哎哟侄女你下手轻点!”

    毛梓淼看着自己的弟弟妹妹,问道:“王崎?他在西海?”

    ——————————————————————————————

    王崎坐在自己院子的屋顶,看着远处浩浩荡荡的元神法域。

    浓雾出现的时候,他已经脱离了战场,在那边阻挡妖族的就真的只有一团雾气。

    他也不是完好无损,运使天熵诀减速的时候,他自身也受到了冻伤。如果不是靠着“天堂制”的洞天尺生生抢出一刻钟的时间,灵气爆也会波及到自身从而将他杀死,最后缥缈无定云剑更是无从谈起。

    但是,此刻他的却是迷惘尽去,对着空处道:“我确实确认了,我们距离真正的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冯落衣显出身形,点头赞道:“很敏锐。这个法子之前也有人想过,而那些家伙都是高阶修士,涅槃接近逍遥了。”

    “在宏观尺度里,动量和位置的乘积与位置和动量的乘积是等价的,而叵测原理则表明在微观尺度里,这并不适用。三大天理描绘的运动,和叵测原理揭示的运动矛盾重重。我刚才的减速,应该是动量归零,位置无定才对——也就是说,我的存在会变成一团概率”

    “这不完全是飘渺体系的规律。我思考的时候,也想到了一些宏观方面的规律。在经典体系里,动量和质量、速度有关,但与位置无关。我的质量不可能减少,动量被天熵诀吸收、抵消,应该归零。那个时候它应该被确定,然后引发位置的无定。”

    “但是,实际情况是,我的速度减缓了,位置确定了,动量无定!这是宏观与微观规律同时发挥一部分作用的情况!”

    冯落衣道:“你是一个人,在没有触及更高深的东西之前,无法做到让自己也概率化。”

    “宏观的规则阻止了这一切,真空无量海反补了抵消掉的动能与灵气,我的位置固定下来,然后作为后续影响,就是那一场灵气爆发。规律本身帮我完成了这道法术。”王崎道:“‘打通不同尺度’果然玄妙,不同尺度规则交织、矛盾的现象也是千奇百怪——我们离大道果然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不过,至少我没必要强迫自己接受观察者效应这种解释了。

    因为被引导在宏观尺度的微观规律,必然会与其他尺度的规律发生作用,而不是纯由一个规律就支撑一个剑法。

    缥缈无定云剑真的不能代表观察者效应的正确性!(未完待续。)

    ps:第二更接近4000字,病中的在下只能做这么多了……请不要忘了二十九号的双倍……双倍……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