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二十九章 远程结丹的雏形
    真阐子惊呼:“‘你好用户我是你爹’是什么鬼!”

    王崎惊觉:“不好意思,那不是对你说的,忘了吧。”

    他在刚刚遇到真阐子的时候,就经常“藏不住心里的话”。当初他还花了大半个月才掌握好区分“心理活动”和“在心里对别人说话”的技巧,不过真阐子还是可以知道他在想什么。随着他修为的增加,真阐子已经没法再向以前那样窥探他了。这次倒是罕有的失误。

    嗯,一定是想到自己成为垄断者之后,心潮澎湃所致。

    真阐子见王崎没有多说,还以为是玩笑,于是收了心思。

    不过,要不了多久,他就意识到,王崎真的不是在看玩笑。

    王崎收了法力,然后取出几把仙剑:“阿兹喵,帮我个忙,把这几把剑炼祭一下。”

    毛梓淼注意到王崎说的是“帮忙炼祭一下”而不是“送你”,顿时不乐意了:“小崎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吧?”

    “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王崎一副伤心了的样子,作西子捧心状:“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毛梓淼点点头:“是。”

    王崎叹了口气,换了个姿态:“帮帮忙。”

    每个法器都会留一个空白处,让使用者留下自己的烙印。只有这个烙印生成之后,法器之内的灵气才能运转如意,法器才能发挥出十成力量。这个烙印一般是杂糅了一个人的魂魄与法力的灵体,所以只有烙印的持有者才能使用。

    如果将法器比作防盗门,那么这个“空白处”,就是给你装锁芯的地方。

    除此之外,还有几种方法可以炼祭法器。比如,让自己的法力在法器之内自成循环、用自己法力凝结的法篆替换掉法器之内的某些法篆、将自己的法力气息注入法器之内的符阵中。等等。

    这方面,各门各派都有自己的秘法,但天灵岭在这方面更胜一筹。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天灵岭的弟子的法度是“活的”。

    王崎急得辰风曾经提到过,领悟了命之炎的万木谷弟子。可以将自身的法力烙印做成一道种子,让这道烙印随着时间成长,最后侵蚀掉整个法器,让法器炼祭得等若本命法宝,谁也夺不走<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500/" target="_blank">宠妻无道,总裁悠着点</a>。灵兽山略差,但是他们以气血祭炼、在法器中构造血脉的本事也算独树一帜。

    现在毕竟不是仙院的时候了。随着修炼的深入,王崎必然会有一些方面逐渐落后于他人。

    毛梓淼最终还是帮忙炼化了七柄飞剑。随后,她好奇的问道:“你要干什么喵?”

    “试一下最新的对法器专用法诀。顺便试一下贾维斯的能力。”王崎取出道心纯阳咒的记忆体,插入腰带上的插槽里。随后,他指尖弹出一道灵光。那道灵光侵入飞剑,一下子就显示出自己执拗到不近人情的一面,一股几乎盈塞天地的刚力将毛梓淼留下的烙印不由分说的挤了出来。然后,整个飞剑都泛出粉色的咒光,随着王崎的意志上下翻飞。

    第二把也是如此。到了第三把,毛梓淼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于是操纵烙印抵抗那股力量。但道心纯阳咒乃是真正的死力,无法挫败。即使被磨去也决不后退。僵持了五分钟之后,毛梓淼的烙印还是被洗去了。

    王崎见心魔大咒确实有效,于是又取出一个特殊的算器配件。这是他在神京用过的、专门用来插心魔大咒记忆体的。贾维斯曾经通过它接管心魔网络。而以王崎现在的技术,它也可以用作操纵心魔大咒!

    三道咒光不分先后的从那台装置中涌出,然后夺了三只飞剑。

    王崎又让毛梓淼炼化了七柄飞剑,又问道:“阿兹喵,你们灵兽山有一门‘破先天’的法术,你会不会?”

    “破先天?就是斩断联系的那个吗?”

    破先天,即从先天变为后天。这件事也可以暗指“脱离母体”,以及,“斩断脐带”。

    天灵岭强者可以模仿斩断脐带的过程。自己与自身分出去的生机之间的联系斩断。如果王崎以命之炎点化树妖,然后用这门法术斩断他与命之炎之间的联系。那么命之炎就会转化为真正的生机,那棵树也会变成独立个体。

    这当然也能用在烙印上。不过毛梓淼不明白王崎为什么要这么做。

    “接下来我要试的东西有那么一点危险,我不希望你受伤——不不不,只要不要因为这个受伤。”王崎这次非常认真:“我不希望因为害了你而去受罚。”

    “喵?”毛梓淼有点手足无措:“小崎你这是……”

    真阐子在王崎脑海当中调侃:“你小子这种说法,好像在暗示你迟早有一天会因为生灵实证而‘进去’啊——原来你还知道……”

    王崎在灵识当中回忆恶狠狠的一句:“闭嘴!”

    毛梓淼依言斩断了自己与烙印之间的联系。王崎接过飞剑,突然纠结道:“如果那一招是斩断脐带,那这些烙印岂不是等同于阿兹喵你的……哎呀!别打!别用爪子!”

    毛梓淼愤愤不平的抓住王崎嘴角:“闭嘴喵!我就知道小崎你说不出什么好话!”

    闹了一会,二人才继续做正事。王崎手指指向一柄飞剑,口里低喝:“贾维斯!按计划!神瘟!”

    他暂时隔绝了对自己手部的感知,也不再感应自己的法力。他隐约感觉到自己的法力往手上汇聚,在指尖汇聚成团,然后灵犀从自己戒指中涌出,顺着经脉流到指尖,再注入光团。王崎努力不去读取这段信息,不去理解,不去计算。

    一道灵光注入了飞剑。毛梓淼只感觉飞剑上的气血迅速发生质变,变成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事物。

    “小崎?这是……”毛梓淼迟疑道:“我怎么感觉这把剑好像变得不能驾驭了?”

    “因为你的烙印被改造成另外的东西了,修士很难祛除<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7/17499/" target="_blank">诅咒之迹</a>。”王崎凝重的有手指勾了勾,那一把飞剑也飞了起来。

    “现在控制飞剑的不是我,是贾维斯。”王崎凝重道:“千万别碰,也不要用灵识感知。它很危险……”

    神瘟咒法是病毒,能够强行夺下法器的使用权。王崎怀疑他甚至可以顺着烙印和主人的联系侵蚀法器的主人。而且,冯落衣已经证明这种攻击就连仙人也无法抵挡,中招之后只能割舍掉一部分意识、记忆。

    在七柄剑都被侵蚀之后,王崎没有保留,而是挥手用天熵诀将飞剑内部的符阵连同神瘟咒法一起烧掉。毛梓淼有些心疼:“真浪费喵。”

    “阿兹喵,实证完成之后你必须处理掉危险品……”

    在确认神瘟咒和心魔咒都被销毁之后,王崎才松了口气。他可不想看到“天剑轰朗德”的景象。

    外置型法基不等于植入型法基。他想要使用外置型法基的功用就必须挪用自己本来的计算力进行兼容运转。以前王崎使用外置型法基就等于降低战斗。神京之战属于例外,那个时候心魔网络的力量空前膨胀,王崎自身的力量反而显得微不足道,所以他才舍了自身而专门驾驭心魔大咒。现在,王崎收不到心魔wifi,自然没用。另外他,已经将大部分功法软件化,计算力等若战斗力,更不能容忍计算力降低的事情。而神瘟咒法又太过恐怖,王崎自己在体内构建神瘟咒法,第一个倒霉的还是自己。

    而现在,贾维斯可以代劳。

    在完成人机一体之后,他又多了两个保命的底牌,心魔大咒可以侵蚀他人,神瘟咒法更是沾之即死。虽然应为它们具有传染性,只能作为禁招。但是,在生死一线的时候王崎可顾不了那么多。

    “很好很好,已经开创了一个新的体系,还有最后几步。”

    毛梓淼奇道:“最后?”

    王崎正欲开口解释,贾维斯突然提示:“先生,您的好友艾长元发来联系请求。”

    “来了!”王崎兴奋的挥手点击确认。半空中出现一道光幕,艾长元的脸就在光幕的正中央。

    “老艾,难为你在带女孩回家的时候还跟我联系啊。完成了?”

    艾长元点点头:“你的‘天堂制造’是相形之道的引力模型。我刚刚开发了一个缥缈之道的引力模型,正好一试。”

    “正好一试是吧。你等着啊……”王崎在一大堆东西当中翻找起来。毛梓淼看着他将算器配件、法器、草稿纸之类的东西乱扔一气,叹气道:“你们这些男孩子啊……”

    王崎终于翻出了一个法器。那是一个奇怪的阵盘,上面篆刻着密密麻麻的符阵。王崎取出一枚朱果,放在圆盘的中央,然后手按在上面,对艾长元道:“老艾,开始吧。”

    “嗯。”千里之外,裂巅岛上,艾长元离开算器跟前,将四百多枚灵犀瓶插入一个特殊符阵章,一一激活。这道阵法与算器直连,算器则是接入万仙幻境的。

    远在千里之外的灵犀顺着万仙幻境,进入仙盟的卫星,然后几乎未经处理就再发到贾维斯的接收器里。贾维斯借助王崎的力量,将之转化为实实在在的法术。霎时间,王崎面前的圆盘光华大作。

    毛梓淼惊到:“小崎你这是……”

    “远程结丹,和天生峰的远程医疗是一个性质的……”王崎笑道:“不,我们更高级。”(未完待续。)

    ps:第二更!月票!月票!双倍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