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十二章 生擒元婴
    那是人类所能发出的最狂最傲的心意。它是武道真意,又非武道真意;它是道心,又非道心;它是灵力,又非灵力。

    天下地下唯我唯心的霸道,以我心代天心的狂妄。

    道心纯阳咒化作最为刚猛的攻击。在它的作用下,金光充斥着这片天地。在这黄金一样单纯光芒当中,法器如同雨点般落下,被心魔大咒激发的符篆更是铺天盖地。

    皇极裂天道的元婴修士师天都面对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皇极裂天道秘法划域封疆,双手画圆与天地绝。法域之内即为另一番天地。赤金的光膜不断凹陷一块,以抵挡对方堪称强大的攻击。他也并非是一味的防御。皇极裂天道“天无疆、地无界”的无边剑意剑威伴随着一道金色的气剑飞舞横扫,将袭来的法力尽数扫开。

    其实,真按照这一招的愿意,王崎所驾驭的法器起码要破碎一半才行。但是,师天都却有着不得不改用柔劲的理由。他每次损毁法器,那部法器之内的精元与以一部分符篆就会爆散开,然后又汇入其他法器,重新炼祭,使得那些还存在的法器更加强大。师天都一开始的时候没有防备,直接以剑气毁灭了王崎一半的法器,但是王崎剩下的一般法器却强了将近一倍。

    而且,这些法器之中仿佛沾有什么恐怖诅咒。哪怕是低阶法器的一次撞击、低阶符咒的一次冲击,都有会带着一股奇怪的力道,渗入他的五脏六腑。

    王崎就悬浮在半空之中,身上披着一件从皇极裂天道抢来的玄金衮服,整件法衣都被道心纯阳咒重新炼祭。他头顶上还有一座黄色的小塔,高约三丈。功三十三层,同样被道心纯阳咒侵蚀殆尽。道道金光垂下,形成以重重光膜。毛梓淼就躲在他身后。战战兢兢的看着那位元婴期修士受虐。王崎则依旧是没什么表情,视线的焦点也完全不在师天都身上。

    在心魔大咒压制住对方之后。王崎就再也没有看他一眼了。有观察敌人的功夫还不如多写几行代码。到了现在,区区一个元婴已经不足以让满状态的王崎提起兴趣。

    尽管他现在还是筑基。

    似乎是发现了对方几欲喷火的视线,王崎瞟了对方一眼,仿佛背台词一般毫无情感色彩的说道:“区区一只趴在地上的蝼蚁,谁允许你抬起头的,虫子就要有虫子的样子,低头伏地然后去死。”

    死鱼眼一般的表情,不带一丝负面情绪仿佛陈述事实一般说出的话<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7/7644/" target="_blank">仙时人间</a>。让师天都眼角眦裂,几欲疯狂:“外道!我只不过是不想下杀手而已!你不要太过嚣张!”

    毛梓淼疑惑道:“小崎,这个不想下杀手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只不过是想生擒了我们,然后逼问我们究竟有没有报官;如果报了官,根据我们的身份判断仙盟究竟会派什么等级的修士过来救援,那修士需要几天才能过来,他们还有多少时间撤离龙流群岛,或者向妖族求援。”王崎随口应答道:“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吧。既然知道我们身上有算器,那再怎么说也得确认一下这些。”

    王崎好像已经完全将对方当成死人了,完全无视师天都。师天都怒道:“小辈。你自找的!”

    怒斥之间,师天都已经催动极招,丹田之中一股千锤百炼的极致真元被他一口喷到剑上。这一道真元他在身内藏了一百年、养了一百年。也淬炼了一百年,早已带上了绝对的个人烙印,与他的心意绝对契合。然后,一颗帝王仙心轻轻一转,一切心中贼伏诛,所有念头收摄一处,一念成城。凌驾天地、霸绝一切的武道真意应机而发。毛梓淼被这股真意冲击,眼前显出幻景,好像这一会。师天都已然黄袍加身,君临天下。剑招剑意剑气化为一道绝世神剑。极招与极元寸寸相合。水乳交融,天地也要为之臣服!

    但是。他傲,有人比他更傲。

    王崎依旧没有抬头。尽管贾维斯已经弹出了好几个“警告,前方高灵反应”,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种依靠武道真意增幅的招式是绝对伤不到他的。心魔大咒是最纯的人心暗面,最纯的疯狂。王崎可以从数学层面保证这一点。在力量相当的情况下,没有修饰能够攻破心魔系统的防御。

    他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在虚空当中轻轻一点,仿佛按下回车键:“我想那些未至元婴的修士应该接触不到这次任务的核心问题吧,那么他们不软弱绝望也无妨啊。”

    道心纯阳咒立刻贯穿了所有被俘的古法修。他们原本神中五瘟总咒,对道心纯阳咒有一定的抵抗性。但王崎压制了五瘟总咒的反应,让道心纯阳咒长须植入。短短片刻,那些修士身体元气、法力就被心魔大咒尽数侵蚀,化为心魔咒力。

    粉色咒光蒸腾,然后在王崎面前化为金光。由于真阐子的存在,王崎洞悉皇极裂天道绝大多数剑招——他们的剑法一万年来都有打得突破。贾维斯在剑的轨迹上布下重重道心纯阳镜。

    当横绝天地之剑与至愚至痴也至狂的法镜对撞之后,师天都打了个冷战。他的心神全部京剧在拿到剑气剑光之上,这一击相当于他感知的延伸,他亲身体会到了心魔大咒的可怕之处。

    师天都轻轻抖了一下。他曾经领受过皇极裂天道祖师的真意传承。他以为那就是狂妄近邪的体现了。但是,心魔大咒的程度,远在那之上。

    就这一抖,让他的剑出现了一丝不该有的破绽。

    王崎眼中精光一闪,急忙抬头,十成功力一记大象相波斩出。

    刹那间,金光消散,天地归静。极致之剑撞破了上百道道心纯阳镜。每一道道心纯阳镜都会反弹一部分力量抵消,用对方的攻击抵消对方的攻击。这一招距离王崎的脖子只有三尺左右,宝塔通体金光闪烁,仿佛快要破碎,这才挡下这一击。

    但,王崎终究是毫发无伤。

    师天都由左边胳膊自右边小腹被切除一道不深的伤口。这并不致命,甚至在一般情况下不会影响斗法。但是,师天都却惊出一身冷汗。他意识到,那个区区筑基的小辈,其实是有能力杀灭自己的。

    不……

    刚刚被道心纯阳咒正面撞破道心的他已经生出畏惧,心境不满,心魔摇曳。他毫不犹豫的发出一声长啸,与此同时转身就逃。法剑化虹绕身而行,以剑气破开长风。

    这声长啸是求救,亦是“点子扎手”耳朵意思<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7/7643/" target="_blank">土鳖领主</a>。他意识到,王崎并非是以自己本来的力量和他战成这样的,那或许是某种阵法,或许是某种秘术。总之,他不大可能追上来,也不能逃多远。

    等一下,只等一炷香的功夫,就会有三个元婴修士过来……

    到时候……

    嗯?

    他突然觉得心口一凉,,甚至居然停下了遁光。低头一看,他的法剑居然插在自己胸口!

    他是高阶修士,即使心脏破碎也不会死,只会受到重伤。但是,这个情况却让他觉得比死了还可怕。

    我的剑,我的本命法宝,为什么会受他控制?

    刚才那一招极限之剑摧破了几百到道心纯阳镜,之前又与王崎指挥的法宝对撞,早就在不知不觉间被道心纯阳咒染透。王崎早已取得那柄剑的控制权。

    一点幽光从赤金之剑上爆发开来。五瘟总咒顺着道心纯阳咒开辟出的后门进入法剑,有进入对方身体。师天都只觉得护身发冷,整个人如坠冰窟。转瞬之间,心魔大咒进完成了对这位修士的侵染。

    缴了师天都的法器与储物袋,又扒了师天都的法袍。之后,王崎才踩着师天都,随口问道:“你刚刚那一嗓子,是什么意思?”

    中了心魔大咒,不等于言行都落入王崎的操控。只不过,五瘟总咒会让人心丧若死,对一切都感觉无所谓。这样的人再用上一点小技巧,肯定有什么说什么。”

    “敌人很强,我暂时撤退。”师天都如同木头人一般。他的道心已然破灭,心智被扭曲。

    王崎又问道:“下一波元婴什么时候来?多少人?”

    “大约三人,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

    王崎眉毛一挑:“你们这次来的元婴很多?”

    “几十人。”

    王崎又问道:“最强者是谁?”

    “皇极裂天道,分神期大圆满的强者,傲君神剑聂天人。另外还有神降期巫祝,洪元教神师之一的王土根……”

    “神降期巫祝!”毛梓淼惊讶了:“神降期相当于分神期。那就是说,至少有一个大乘期神灵了!这怎么可能?”

    “洪元……又是洪元。”王崎摸摸下巴:“如果是洪元掺和的话……我大概知道他们是为了什么了。”

    也就是说,这里和外道魔像有关。

    大白村的外道魔像,神州流形的邪教,还有那个疯狂的李祭酒……无数信息在王崎脑海之中闪过。

    毛梓淼急了,问道:“洪元神师到底是什么目的?”

    “不知道。”师天都木然道。

    王崎追问:“你们的来意呢?”

    “洪元与西海龙族一起找上我。西海龙王要排除异己,洪元要遗迹当中的宝物。他们说,若是我们肯帮忙,这遗迹就可以送与我们作为领地。”师天都道:“海外,寸土寸金……”

    王崎对其他信息没什么反应。但唯独有一条让他特别在意。

    “洪元教的人,和西海龙族搅合在一起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