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十五章 开始入侵
    狂怒当中的那个皇极裂天道元婴修士没有注意到,随着他的猛攻,道心纯阳镜重重叠叠,已经渐渐阻挡住了他的视线。

    在更早的时候,心魔大咒就压制了他的灵识。他什么都观察不到了。

    在摒除了最后一个额外的观察者之后,王崎一共做了四件事。

    第一,输入指令,引爆积蓄在那个无双剑宗元婴修士体内的千幻神咒咒力,与此同时,五瘟总咒咒力顺着千幻神咒制造出的信道灌入对方体内。

    第二,用道心纯阳镜遮挡住这位已经毫无威胁的元婴修士视线。

    第三,运使叵测身法跑到那位天书楼修士身边。

    第四,一记缥缈无定云剑。

    在中剑的刹那,那个天书楼的修士感觉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地方。天书楼修法道顶点,可升华为先天五太之中的太素、太极以及先天命数大道,对于因果、变化也颇有涉猎。在最后的那一刹那,他好像真的看到了什么……

    好多……好多……

    好多的剑……

    然后,他才知晓了。

    “果在因前,颠因为果……”

    就在这时,一记光剑从天而降。道心纯阳咒的系统过载卡顿,王崎身上的法衣顿时化为一片信号不好时才会出现的雪花点——也可以说是不堪入目的马赛克。

    “刚才的那一招,是号称不可知不可测的叵测身法吧,然后你刚才那一剑……”他几乎是用喊的:“缥缈无定云剑……”

    哟,提醒同伴呢。

    王崎三件心魔大咒神装只剩下千幻长笛。但是,他却毫不在意的看了天上那个皇极裂天道的元婴修士一眼,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意思是,“还来吗?”

    那个无双剑宗的在与自己对剑的过程当中被心魔大咒高速演化的力量吓到。又被千幻欢谑笛音勾引出心魔,早已陷入恐惧,被五瘟总咒所摄。而这位天书楼的修士。则已经伤到脏腑,飞遁都困难。体内法力又被缥缈无定云剑打散,有失控迹象。

    这位皇极裂天道修士会怎么选择呢?

    王崎看着那位修士一言不发,转身后退。

    王崎笑了笑,然后看着那位天书楼修士。缥缈无定云剑已经打散了他的法力,他连自毁元婴都做不到。而且,刚才的斗法之中,也有不少心魔大咒的咒力侵入他体内,现在这货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不足为惧。

    那位天书楼修士心中发寒,摆出了搏命的架势<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8/28441/" target="_blank">离婚律师与百万新娘</a>。可王崎却没有搏命的心思,连连后退。天书楼是以法术繁多而闻名的,鬼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什么特殊的自爆技巧?他是真的对自爆有着浓重的心理阴影。而且,他又更好的选择。

    很快,那位天书楼修士就不只是心中发寒了。寒意好像渗入了他的血脉。

    当他倒下的时候,身上也是泛着淡淡的蓝光的。

    王崎这个时候顺手将黄衣之王的系统重启了一下。随后,他解除了毛梓淼身边的剑阵。他走近那个天书楼的修士,问道:“这位,你叫什么名字?”

    那位天书楼修士神色木然的看了王崎一眼:“我为何要回答你这个问题?”

    “你不怕我杀了你?”

    “早死晚死不都一样吗。”那个天书楼修士了无生趣一般:“落到你手里。我也没有打算活着……”

    绝望了,但是还不够。深度扭曲心智,又有可能丢失宝贵的信息……

    王崎皱眉。然后问道:“你觉得,我刚才那一剑怎么样?”

    谁知,王崎此话一出口,那位堂堂元婴修士却如同惊弓之雁一般,立刻从地上他弟,往后一跳:“可怕!可怕!”

    王崎一开始还以为这其实是一位内圣外王、安忍不动,能够抵挡住心魔大咒的圣贤人物,之前不过是假装中咒想要和自己同归于尽。可他的话一出口,王崎就意识到了。再也忍不住,抓住他的衣领。急切的问道:“你看见了什么?”

    “剑……好多剑……”那个元婴修士双腿无力的蹬着,口里嚷嚷道:“可怕……我中了好多剑……最后只有一剑……好多……”

    许多剑?王崎喝问道:“到底是什么?是无穷的过去?还是无穷的事件?”

    是多历史。还是多世界?

    这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刚才他并非是有意想要留对方一命,而是因为他真的没法杀死对方——他的剑招不够强。这不是说已经让王崎斩杀多名元婴修士的缥缈无定云剑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因为他使用的缥缈无定云剑是他自己私底下乱改的版本。剔除了哥本哈根解释,引入了其他解释。只不过还未完成,量子云剑气一时之间居然展不开,塌缩的时候也没有打中最要命的要害。

    这个等级的术法,已经不同于王崎平时改来改去的普通术法了。王崎估计,自己没个两三年还真无法完成这个问题。虽然真阐子表示王崎这是在用两三年完成一般人两三百年都完不成的东西。但王崎自己知道。他在术法上是借着缥缈宫的成法,理论是则是踩在费曼整整一代地球物理学家的肩膀上,两三年完成他还觉得慢了。

    而完成这一关的转化,也能够补完王崎对“灵气”的理解。按照王崎的估计,自己能够斩出“那一剑”的时候,也是自己晋升金丹的时候。到那个时候,元神之路也会在自己面前显现。

    “无穷之因,推出稳定之果……”那个修士尖叫:“可怕!太可怕啦!”

    王崎心知自己是问不出什么东西了,便用五瘟总咒将这名修士也彻底染了,夺了他的法力。真阐子看了,忍不住叹道:“心魔大咒还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元婴修士,最起码也是心境圆满,如明镜湖……”

    “对付金丹以下倒是无往不利。对付元婴有几分困难,还得再打斗之中慢慢将心魔咒力打入对方体内,麻烦得很。化神修士……估计一时半会还染不了。”

    修为越高的修士。其法力上个人烙印也就越重,用今法的属于来说。就是其法力的本征式就越是接近自身魂魄,法力也能成为思维的载体。到了赵青峰前世的那种仙人境界,就算是一道仙力也可以单独转世<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8/28440/" target="_blank">婚期29号,首席一品妻</a>。境界越高,对生命系统之中的“异物”感知也就越敏锐,心魔大咒也就越难侵蚀。

    如果是魔道修士,不讲心境不讲真意,估计察觉到了心魔大咒入侵也只能自灭部分魂魄。但是如果是玄门正宗的修士,或者皇极裂天道那种剑走偏锋的极道。都有可能不受侵蚀。

    当然,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如果王崎将心魔大咒撒遍天下,然后凝聚出无上心魔,就算是真仙也能斗一斗。

    真阐子有些奇怪:“那你还打算和化神期对拼?”

    “实在不行那也就是几发终天屠龙剑气的事。”王崎道:“等一下黄衣之王的系统好了之后,我至少可以可以抗下一招。之后维持着叵测身法……”

    真阐子严肃道:“别太天真了,你知道分神期修士有多强吗?上次那条龙,是因为有问题所以才被你轻易击中。若是真正的分神期修士,且不说他随手一击覆盖的范围就远远超过了你叵测身法概率存在的范围、人家的法体也稳固,不会被你筑基期的剑气引爆崩溃,单说反应吧。你维持叵测身法的时候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是什么速度,怎么瞄准?你退出叵测身法瞄准的刹那,人家就可以杀你十次……”

    王崎很平静:“我知道啊。”

    “你知道那你为什么……”

    “神京之战的时候又不是没有打过。”王崎回答道。

    那个硫基生物化的鲁纨多半是有分神期的战斗力。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死抱着“仙人特征”不放。非要与王崎比拼那什么“跳出长河,主宰自身”,然后将战斗变相拉入了比拼计算力的领域,最后被王崎打败。如果他老老实实用更加基础的东西和王崎打的话,王崎多半还赢不了。

    王崎只是耸耸肩:“谁告诉你我要刚正面了?”

    真阐子疑惑道:“你不是打算把艾长元和武诗琴救出来吗?”

    王崎点了点自己臂铠上的三根心魔大咒记忆体:“还记得这东西的原始用法吗?”

    “原始用法?”真阐子立刻想起了王崎当初逢人就送“波罗神焰”的德行:“阴人?”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放走那个家伙吧?现在的我可是满状态啊,区区元婴而已,就算不用心魔大咒这么作弊的东西,也能轻松干掉。”王崎冷笑:“他身上带着什么?心魔大咒啊!一旦染上就绝对祛除不了的心魔大咒啊!”

    “他会为我们带路的。贾维斯已经记录下了他的行动路线。他会为我们之处一条安全的道路的。紧接着,他接近了其他古法修时候。体内的力量就会彻底爆发开,让他倒在同伴面前。”

    “你说。那群古法修在看到同伴倒下之后,第一反应是什么?”

    真阐子立刻说不出话来了。

    看到同伴倒地之后。修士一般会用安全的方式将之扶起——比如用灵宠、傀儡、法器等等,仔细检验一下他们身上有没有奇毒、绝蛊、符咒之类的触发式陷阱,然后才会亲自接触基本上能想到的陷阱方式修士基本都有防范。但是,心魔大咒跟那些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

    一个古时的大盗或许知道如何破除任何一种墓穴的机关。但是,他们肯定不会防备阔剑地雷。

    王崎笑了笑,有添上一句话:“我其实还下了一道神瘟咒法。”

    真阐子惊到:“什么时候?”

    “刚刚。那个皇极裂天道只不过是自以为自己脱离了战线。”(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