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十六章 思想钢印之吔屎啦梁非凡

第五十六章 思想钢印之吔屎啦梁非凡

    那小子是个怪物。快逃吧,快逃吧……

    只有活着的人才能称王称霸。

    留得青山在。

    ……

    “赢不了的。”

    韩涛拼命的飞速逃跑。远海的修士多是从最底层一步步拼上来的,但作为元婴期修士的他再如何也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了。逃窜这件事,他已经很久不曾做过了。

    但是,那个今法修士,却让他后退了,逃跑了!

    至尊心持破碎,一颗帝王仙心不知还存不存在,心神如同残烛一般摇曳,心魔则如同那根风烛之下的阴影一般随时生灭。

    或许是那个今法外道很擅长心魔之法或者幻术吧。不过不要紧了,因为他知道,他短时间内是没法维持战斗力了。

    精神、意志这种东西,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说清楚的。或许在有些人看来,他不过是选择了保命的策略,但是,他自己却清楚,自己的骄傲已经被击碎,自己的手再也驾驭不了那愿列天封疆、自封王侯的剑。

    因为,在道心纯阳咒系统宕机、一部分心魔咒力重新回归神力状态的那一刻,他的灵识恢复了作用。王崎没有掩饰,将自己的气机完全展露了出来。

    真的是筑基期。

    区区筑基后期的微弱法力,面对三大元婴联手,生擒两人,然后吓退一人。

    “绝对,赢不了的……”

    不过,尽管连同自尊都被击碎了,但理智还剩一点。韩涛还是小心翼翼的在低空急掠,几番转折,确定没有人跟踪,才偷偷回到那个隐蔽的遗迹入口。然后用幻术掩盖好它。

    这个过程当中,他没有察觉到他脑内多了一个想法<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8/28765/" target="_blank">无休止吞噬</a>。

    这是远处的王崎勾动指头的结果。在已经制造出“后门”与“端口”的情况下,释放神瘟咒法比呼吸还简单。对于他来说。意志就是一套算法,不考虑稳定性和效率而增加点什么“功能”的话。真的很简单。有的时候,他甚至打算对自己的意识动手,让自己变得更加接近自己的理想状态。他觉得,这其实和修身养性的性质是一样的,只不过更省时。

    他现在没动手的唯一理由,也只是神瘟咒法太过暴虐而致命,不好控制,技术手段不理想。毕竟。精神、意志这种东西,不是简简单单就能说清楚的。

    而现在,他在强迫韩涛思考:

    ——我饿了。

    筑基期修士就可以不依靠吃喝来提供生物能了。为了摆脱**的影响,古法提倡辟谷,身为古法修元婴的韩涛已经很久没有生出这种念头。

    大概是生死一线,所以才有了这种想法吧。

    ——我饿了。我想吃……

    虽然解放食欲等于屈从欲念。但是,这次大劫余生,回去之后,就吃三大碗饭庆祝庆祝吧……用那些死间从神州偷运来的灵米。

    韩涛是这样想的。

    可怜的他至今仍不知道,他想要吃的。可不只是米那么简单。

    ——————————————————————————

    结束了思考之后,王崎兴致勃勃的走在龙五岛的稀树林里,似乎很期待验收战果的那一刻。不过。他也知道,这种事急不来。

    最有可能灭绝物种的病毒,不是即死的,而是潜伏期足够长而且刚好致命的。

    王崎一路漫步,顺便看看风景。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海外岛屿的生态,只觉得什么都新鲜。这里的树木多为棕榈科,但却棵棵怪异,不仅没有寻常棕榈科笔直、挺拔,反而歪歪扭扭。有的树木生得非常粗大。有些则非常低矮而且多分叉。几乎变成了灌木。

    王崎可从没想过世界上还有这种棕榈科的灌木!

    地上的地衣、苔藓之类的,种类就更多了。除了大路上就常见的绿色之外。王崎已经看见了一种鲜红的、一种绛紫的和一种淡蓝的。

    走了一会之后,王崎突然停住。问道:“阿兹喵?”

    “喵?”

    王崎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看看新奇的物种很有意思,但你不跟我说话就让我觉得没意思啦!”

    “诶?”毛梓淼笑道:“没有啦!这座岛的灵植都很有意思,很起卦啦。如果我能带回去,说不定就能因为发现新物种而得到大笔奖励呢喵!”

    王崎盯着毛梓淼看了两眼:“你是不是觉得我刚才的手段很过分?很像魔道修士?”

    “不是喵!不是!”毛梓淼激烈的摇头:“我好歹也是天灵岭的修士啊,这点学术素养还是有的!”

    王崎一记手刀敲在毛梓淼脑门:“别再我面前说谎啊你个笨猫!你发现自己有成百上千的功值拿的时候,会是这个表情吗?”

    毛梓淼捂着头顶,有些委屈:“喵……”

    王崎摇摇头:“算啦。我刚才使的也确实属于禁术。你作为天灵岭修士,看不惯也正常吧……真是<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8/28766/" target="_blank">丑小鸭不哭</a>。不过我可说明了啊,我平时是不会用这么激烈的手段的。”

    心魔大咒不可拔除,但效果去可以抵消。王崎甚至希望有一天,全人类都能够用上去除了负面效果的心魔大咒。但是,夺去一个人全部的魂魄、元气序构筑心魔系统,也确实有些残酷。

    王崎又想起了艾轻兰那毫不留情的一拳,转身就走。

    算啦,天灵岭嘛,都是这种性格——真是,朋友少一个了。

    毛梓淼在他身后,小声的说道:“虽然……真的有点像魔道啦,但是,小崎你不是那种人的。而且,诗琴还在他们手里,想要救出她,还有艾师兄的话,手段激烈一点也不是不行。还有,我知道小崎你很讨厌古法修,因为故乡……如果我遭受到同样的事情,说不定会更加过分……”

    王崎诧异的回头:“你不介意我摧毁魂魄的事?”

    毛梓淼眨眨眼:“我在刚进入门派的时候每天不知道要解剖多少小白鼠呢喵……”

    王崎扶额:“差点忘了……”

    在地球,任何手段都无法证明“灵魂”是一个物质性的东西。也无法说明如果存在这个物质性的东西,那么它的必要性何在。因此,在地球。大多数语境里的“灵魂”都被默认为等同于“思维”“意识”。

    但是,在这个宇宙。魂魄是物质性的。在今法仙道揭示了魂魄的本质与转劫的真相之后,魂魄已经不具备神圣性,没人顾忌泯灭魂魄这种事了。这和攻击大脑是一个性质——神州也从来没有人权机构宣布斗法攻击敌人头部为不人道不是?

    王崎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理我?”

    毛梓淼低着头:“我总觉得,刚才的你好奇怪喵……还有更早的时候,你和那条巨龙斗法的时候……”

    总觉得,又被你甩得更远了……

    你不管在哪里都活得很精彩呢,但是我都不知道……

    王崎挠挠头,觉得女孩子有时候真是矫情得古怪。他叹了口气。决定使出最终手段。

    “喵!你干什么!放手!”

    王崎一边揉着毛梓淼的耳朵,一边笑道:“啦啦啦啦……就为这事不跟我说话害我无聊?”

    “喵!放手!”

    闹了一小会之后,王崎这才后退两步。毛梓淼红着脸,捂着耳朵,眼角带泪,一言不发的盯着王崎。

    “额……阿兹喵,你这么看我,我很尴尬的……”

    “哼。”毛梓淼扭着脖子。

    王崎叹道:“我们赶时间救人……”

    虽然等那个“木马”爆发需要很久,但是,那个。救人如救火呀!

    毛梓淼这才瞟了王崎一眼:“哦。”

    二人又走了几步。这次,毛梓淼主动发问:“那个禁术,到底是什么名堂?”

    王崎勾出一丝微笑:“这个啊。是我在神京鼓捣出的一点‘小玩意’。”

    心魔大咒是会在未来推广到全神州的划时代技术,也不是特别需要保密的东西,只要不说出神京事件的真相就行。王崎就捡了一些能说的,将心魔大咒的妙用说了。

    毛梓淼听得一愣一愣的:“那诗琴他们岂不是有危险?”

    “放心,这个咒法有个最底层的甄别判定,不会沾染道今法修身上<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28/28767/" target="_blank">异世第一高手</a>。”

    这是冯落衣在神京完成编写的机制。要不然,他未必敢把心魔大咒记忆体交给王崎这种无法无天之辈。

    “可是,按你说的,这也无法击败一个分神期修士吧?”毛梓淼想了想:“或许分神期修士无法再短期之内摆脱心魔大咒。但是遏制住影响却还可以……小崎,你笑得好古怪哦。”

    “因为我认识一个阳神阁的家伙。学了一些强暗示的本领。如果对于脑或者魂魄特定区域给予刺激,就会形成凌驾于本能的强暗示。这种玩意比一般心魔还能动摇修士心神。而且比心魔还难以控制。一旦中了它,集中施法的能力都要下降几成”王崎道:“本来这种强暗示是很容易解除的。但将之混入心魔大咒施展的话,它就如同烙印一般不可磨灭。所以,我管它叫‘思想钢印’。”

    对于毛梓淼,就没必要说神瘟咒法什么的了。不过,某些特殊的应用之道还是可以说一说的。

    毛梓淼好奇道:“你给了那个修士什么暗示?”

    “就结果上来说,一个是‘这把会输’。一个是‘饿’。”王崎笑了:“还有一个……”

    ————————————————————————————

    这个时候,韩涛刚刚走进甬道。明明是不长的飞行,却让他感觉快要虚脱了。他手扶着甬道,然后才发现手上沾满了灰尘。

    “韩师叔,你回来了。”两个金丹修士看见了韩涛,恭敬的对他行礼。

    韩涛点点头,眼睛却看着自己的手。

    沾满灰尘的手。

    ——我好饿……

    玉简同门之后,韩涛整个心神都放松了下来,整个人好像刚刚行完房事一般,精神恍惚,却又有一种特别的畅快感。

    ——吃……

    恍惚之中,他不自觉的舔了舔手。

    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如果有被本能判定为“不可食用”的东西进入口中,那喉管就会自动紧锁,然后出现呕吐感。有些人即使是强迫自己也没用。

    灰尘、泥土自然也是其中之一。

    但是,韩涛却有一种舔绵白糖的感觉。

    他看了看地面的一层薄土,感觉像是踩在一大块摊鸡蛋或者烤鸡肉上。岩壁在他看来好像松糖。

    越是恶心就越是甜美。

    越是不能吃就越是好吃。

    越是臭烘烘就越是香喷喷。

    这个时候,韩涛才发现石壁上映出的幽幽蓝光。那是五瘟总咒的光彩,而光源,正是他自己。

    “不……”

    ————————————————————————————

    王崎笑得非常恶心:“还有一个……很特殊。我管它叫‘吔屎啦!梁非凡!’”

    说真的,这招其实我也不怎么想使用。希望那群古法修全员辟谷,没有建厕所。(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