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十八章 黄衣之王
    聂天人赶到现场的时候,情况已经被控制住了——起码看上去是这个样子。

    皇极裂天道的元婴修士韩涛正虚弱无力的吊着,包括丹田在内的诸多要穴都被打入禁法钢针,重重缚魂锁甚至连他的元婴都锁住了。而最令人奇怪的还是他的腹部——此刻,他的腹部比临盆孕妇还要恐怖。修士身体强韧,倒是不用担心性命之危。

    聂天人厌恶的看着这个自己原本很看好的年轻人。这个家伙野心很大,是块好苗子。可现在,这块好苗子居然两眼留着泪水,嘴里还在微弱的哭喊着什么。

    ——“我不想吃屎……”

    “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聂天人愤怒的咆哮声传遍了整个遗迹。

    咆哮之间,帝王威严自现。

    架着韩涛的两位元婴修士心里一颤,回到:“我们也不知道。韩师弟回来之后,也不知发了什么疯,就在这里吃起泥土来……”

    “吃土?吃土?”聂天人一把拽过韩涛,分神化念,一道皇极裂天道至高心法修出的天子帝气法力,承载着他“万人之上天之下”的王侯贵气攻入对方体内。这道法力运行几位气啊秒,竟如春风化雨一般不动声色的越过了封禁,在韩涛体内巡视。

    他不知道,此刻的地面上,王崎眼前前一亮,低声笑道:“好了,咬钩了。”

    天子帝气在韩涛的体内不断流转。有道是“天子出巡神鬼辟易”,不拘是何种咒怨绝蛊,只要遇上了皇极裂天道的霸道功法就是一个“破”字。没有邪法可以在这至尊之气面前抬起头来,一切污秽都会被涤荡干净。

    但是,聂天人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神瘟咒法是用数学手段堆砌出来的思维,和神经信号原理相似。它不是咒术。也不是心魔,在法术领域和一般的念头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在聂天人的检查当中,这位弟子没有中幻术也没有外魔入侵。他想吃屎。就好像天生的一样。

    再说“这不可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外道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法术的。他们做出什么都不足为奇。

    但是,聂天人还有一件事很在意:“为什么韩涛体内精元亏空。法力也只剩一丁点残渣?”

    所有人都摇摇头:“或许是斗法当中消耗了吧?”

    实际上,这位韩涛并没有进行太过激烈的斗法。他的法力并没有消耗多少。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完全是因为心魔大咒夺去了他的力量,转化为自身。而当心魔大咒是处于神力状态的时候,很难被感知到。

    聂天人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摇摇头,收回了自己的法力<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137/" target="_blank">狂野生长</a>。他下令道:“我们手上不还有个活的吗?问问解法。如果不行,那就将那两个活的当做人质。向另外一个交换解法!”

    “是!”

    他们并不知道,询问解法其实已经来不及了。

    在路上,韩涛就已经通过间接的方式,感染了二三十个金丹修士。他们最弱,仅靠心魔大咒的辐射作用就可以解决。然后就是六名元婴。最开始为了阻止韩涛吃土而与韩涛撕打起来的一人、架住韩涛封住他体内力量的两人,还有曾经试图救治韩涛的三人。这六名元婴修士与韩涛之间有直接的法力交换,所以体内也潜伏着不弱的心魔咒力。

    然后,分神修士聂天人,体内也有一丝微弱的心魔咒力。

    这一次的收获实在太大了。

    心魔网络可以窃取他人的感知。王崎已经可以知晓地下的事情了。

    “那么,发动吧。”

    地面上。王崎微笑着,手指在虚空当中轻轻一划,好像开启手机屏保。

    神瘟咒法“饥荒”与“吔屎吧”就像某些不要留的后台捆绑下载软件一般。顺着心魔大咒,落入所有人的脑海。

    一股古怪的气氛突然出现在一众古法修中间。为数不多的正常人突然发现,周围的同门都变得表情古怪。有几个心性差的,眼睛就直接盯着泥土地了。就连分神期大修士聂天人,都眼神闪烁。

    率先引爆着一股狂潮的,是一个天书楼的金丹期修士。他看着泥土地,口中喃喃:“这位师叔拼命吃土,难道是因为这禁地的泥土有什么破邪的功效?”

    “荒谬!”他的师长立刻就出来呵斥。

    可另外一个中咒的修士反驳道:“这里是封禁那什么‘净世使’的地方,石头或许有点神效吧?”

    “怎么可能?”无双剑宗的元婴修士反驳。他是锁死韩涛的两位元婴修士之一。和韩涛之间的接触最大,中咒很深。他目光闪烁。伸手在遗迹的岩壁上抠下一块:“我就给你们看看好了。这不过是普通的破石头,哪有什么神异……哎呦。还,还……”

    还挺好吃……

    元婴修士,哪怕不刻意去炼体,法力也会将身体内部的分子间联系强化到另一个层次。而更新妖族遗迹是千万年之前建立的东西,主要的功能部分在更深的地下,地上的部分也就是普通的岩石。对于元婴修士来说,这东西就是硬一点的大饼。

    但是,味道却更像松糖。

    那位元婴修士不禁想起了自己还没有入道的时候。海外天地极少,全家吃不饱。但是,自己过生日的时候,母亲会给自己吃一种树枝上收集的糖露。那时远海地区为数不多的带甜味的东西……

    这个粗豪汉子口里不断涌出唾沫。不知不觉间,他就咽下了那一块石头。他不由自主的拿起第二块,对着别人说道:“有点灵力的样子。但是,应该没有破邪破咒之能。”

    在那段他自己都快淡忘的记忆之下,他吃下了三块石头。

    这一下,中了术法的的几个结丹期修士再也忍不住了。他们纷纷放下了矜持,慌慌张张的跑到石壁前,扣着石头。实力较弱的、不善炼体的,则蹲下来抓起一捧泥土。

    有一个没有中咒的元婴修士很好奇,他抓起一点泥土,放进嘴里,却只引发了强烈的呕吐感。

    在中咒者当中,聂天人是唯一一个意识到真相的人。

    越是恶心就越是甜美<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42/42138/" target="_blank">人类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快穿]</a>。

    越是不能吃就越是好吃。

    越是臭烘烘就越是香喷喷。

    ……

    不……不不不不不!

    聂天人在心里默诵清心咒,却发现自己怎么也没法祛除这股欲念。他没有加入那群已经半疯的小金丹,而是向内心深挖。

    然后,他看到了几乎让他内心崩溃的丑恶欲念。

    “都别吃了。”

    分神期的威慑力还是很足的。他一出生,绝大多数人都停止了动作。只有一个金丹修士吃得太过入神,手里还捏着一块石子往自己嘴里送。

    聂天人手指轻轻一点,毫不犹豫的夺去了这位金丹修士的性命。那位金丹修士如同百炼钢一般的身躯在这随意一指面前跟风化了的草纸一样,立刻破碎成渣。聂天人低声呵斥道:“你们已经中咒了!着了暗算!还不明白吗?你们现在吃石头,吃泥巴,就是郑重敌人下怀!都给我忍住!”

    他的话,若是在没有心魔大咒的时候,确实是一剂良药。心魔大咒却不是能够靠毅力挺过去的。因为,越是强忍就越是偏执,道心纯阳咒就会滋生。而倒向虚假的美好感觉,自欺欺人说没事,那就会引发千幻神咒。

    而现在,每个人心头都出现了一丝对未知咒术的恐惧。五瘟总咒长驱直入,将这一点心魔无限扩大。

    任何人都会对未知存在一丝恐惧。如果是能够从心而欲的修士,智慧一转就能灭掉这等杂念。但是,现在却有三道心魔大咒虎视眈眈。

    这些古法修已经无法扭转局面了。

    在暂时稳住场面之后,聂天人盘膝坐下,运转帝王仙心,坐镇*,天下莫敢不从,慑服一切杂念。他的意识完全放到了自身的法力上,希望可以找到咒术的根源。他是分神期修士,念头已经可以与法力相合。现在的他,是唯一一个有可能挣脱心魔大咒钳制的人。

    但是,准备好一切的王崎又岂会给他这个机会?

    虽然他现在在上面,但别忘了,“黄衣之王”的本质是神灵,神灵的本体是系统,那个人身,则是它的人机互交界面。这个界面可以出现在系统的任何一个地方。

    一阵欢愉而刺耳的笛音响起。白色的咒光凭空涌出,然后转化为五光十色,在半空之中凝聚出一根长笛。然后,则是触手缠绕而成的“爪子”。两个“爪子”连接这一局丑恶的身躯。只不过,那些古法修就看不到了,因为一袭黄衣挡住了古法修的探查。

    现在的黄衣之王,又得了几十个金丹、六个元婴的力量,实力再度暴涨,比着和韩涛交手的时候,足足强了六倍多。

    “你是谁?”聂天人一皱眉,似乎很疑惑:“神灵吗?为什么要与外道同流合污?”

    王崎听到了这句话,操控黄衣之王震动空气,发出刺耳的奸笑:“同流合污?又有何人比我更污?”

    仅仅是声音,就还蕴含心魔咒力,使得听者心魔丛生!

    “中土有碑刻,籍籍大无名,暂称黄文书,读之至我宫。”黄衣之王以庸俗的语调,唱着可怕的歌谣。他大笑道:“我的本体在昴宿星团中的天星昴宿增十六的地星之上,王崎以黄色文书将我召唤至此。”

    “我是深空星海之主,于遥远之地恣意欢谑……”

    “我,无可名状!”(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