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五十九章 深空星海之主可不只是叫叫的

第五十九章 深空星海之主可不只是叫叫的

    “黄色文书是什么?”

    “某种神道宝物吗?”

    “还是功法?”

    一瞬间,这类念头不可抑制的在所有古法修心底出现。

    如果它是某种功法、或者某种神道秘宝,那价值岂不是等若仙器?这个怪物所说的若是真的,那它的本体至少也是仙人一级。那个叫做黄色文书的石碑,岂不是可以轻易召唤出仙人的分身或者投影?

    如果能抢到手……

    “哼,装模作样。”聂天人哼哼一声,抬手射出一道天子帝气将黄衣之王击碎。不料,黄衣之王的身形只不过是破碎,很快就重新聚合起来。它悬浮在半空之中,呜呜的吹着长笛,既有些像庄严之巫祝天师,又俚俗如卖艺之人。

    聂天人庄泉左右开弓,各自举起一团天子帝气<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5/5900/" target="_blank">国王出逃</a>。气劲化形,法有真灵,其帝王仙心化出登龙之念,与天子帝气寸寸相合。两道气龙缠绕在聂天人的黄守之上,一套大开大合的帝王武学封死黄衣之王所有闪躲的余地。

    气龙咆哮,拳头如同雨点一般落在黄衣之王身上。每一拳都在空气当中激起尖锐的气爆,金丹修士甚至不得不祭起护身罡气,放出护身法器,才能保持自己的安定。但这气激波其实已经是最最温和的余波了。分神修士的拳劲高度凝实,每一拳都可以崩死一个元婴。若是真的打在地面上,那立刻就会掀起一场地震。

    但是,黄衣之王却没有退却的意思。他依旧唱着、吹着、笑着,任由对方狂打,却完全不受影响,如同水中月,镜中花。它只不过是一个界面。只要这位分神修士没有福至心灵的击杀所有中咒者。那么它就永远不会被消灭。

    聂天人甚至尝试用天子帝气将对方完全包裹住,然后挤压、封印。但是,对方好像视天子帝气如无物。直接钻了出来。紧接着,黄衣之内无数触手涌出。卷向那些还没有中咒的弟子。聂天人想要去救,一道掌风打断触手,但那些触手却好像有自我意识一般,在半空中四散开,卷向那些古法修。

    恐惧在蔓延,绝望在蔓延。五瘟总咒的侵蚀不断加深,而神瘟咒法的自我复制也越来越快。

    心魔大咒和神瘟咒法,在斗战上是属于一加一大于十的绝妙组合!

    “说得好听。什么深空星海之主,不过是个任人打的皮影啊啊啊啊!”

    在心魔大组的影响之下,聂天人已经不复最初的冷静。

    “凡人,遥远的欢宴者会满足你的!”黄衣之王尖叫:“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疯子”对着这一团不断尖叫的怪物,聂天人毫不犹豫的拍下一记“天子龙玺印”。拳化掌,带着不可悖逆的帝王威严熊熊压下。

    而这一次,黄衣之王却闪开了。

    ——————————————————————

    地面上,毛梓淼看着王崎拿出几道符咒和几个她看不懂的算器配件,问道:“小崎你在干什么?”

    “玩游戏。”王崎笑了。

    第一人称视角格斗游戏。我方无限命,boss的ai则是一位分神期修士。

    王崎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魂魄沾染上这个版本的心魔大咒的。他是接触贾维斯的计算力,将黄衣之王探查到的信息覆盖到自己身上。然后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黄衣之王,让它做出相应动作。这感觉上和他亲身面对聂天人没有任何区别,但就算黄衣之王的投影被破坏,系统被毁灭,他也不会受伤。

    受限于修士的提升速度极限,王崎近期之内是没办法和分神期修士正面刚的。但是,元婴修士已经不能让他提起兴趣了。

    幸好,他还可以借助外物,让自己提前体验和分神修士正面刚的感觉。

    第一回合。fight!

    ————————————————————————————

    飞散的黄衣之王再次聚集到一处。聂天人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怪物的气息好像变了。

    刚刚他一直在玩。但现在……他要战斗!

    王崎意识并没有进入这里,而是在进行实时远程操控。在地面上。他透过虚拟的感官,感觉了一下黄衣之王的力量。十二个元婴【在洞外抓的三个、韩涛、洞内六个,还有两个是刚刚侵染的】上百个金丹提供的力量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畅快<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5/5901/" target="_blank">迷失在地球的外星综合舰</a>。

    “很好。”王崎又注意到了视野右上方的一个血条。这是贾维斯根据某种特殊算法,量化聂天人攻击的伤害以及王崎预期的力量之后做出的血条。聂天人根本打不死黄衣之王,所以这游戏一开始就毫无难度可言,玩起来乐趣不够。这个绿色的血条不过是王崎为了提醒自己,一年内自己遇到分神期修士之后,需要有几条命才够人家杀的。

    “要战斗了吗?”聂天人愉悦而又狰狞的大笑:“好好好!我就来试试,你的昂宿神通!”

    接着,他就踏出一步。

    天子移驾,天下倾。

    这种感觉很像是艾长元改变引力,但是本质上完全不同。那是天地都受其武道拳意的影响,改变的灵力流转的方向。

    这相当于瞬间发动的元婴神通域,但聂天人真正的神通域却还没有出来。

    他用拳意,织就神通!

    随着他的动作,王崎视野里燃烧的“fight”彻底消失。

    仿佛托举神州之鼎的一双大手,刹那间倒垂下来,若垂天之云。此手一落,天下大势都要为之改变。劈劲、钻劲、崩劲、炮劲、横劲轮转相生,浑若一体。

    这一招,便是分神期的杀招!

    神天传世玺!

    面对这一招,黄衣之王伸手去抓。这一抓,它的左手超过了三维的界限,在更高的维度、莫名的方向抓向那传世之玺。抓向那象征人道文明的至高之权!

    “轰!”黄衣之王身子一震,王崎眼中的血条直接归零,然后第二条血条出现的瞬间也直接归零!

    但是。黄衣之王的感觉却不会中断。借助贾维斯的计算力,王崎补足了自己的反应能力。跟上了这样的战斗。他将刚才感知到的数据代入,用他从皇极裂天道修法中提取出的公式计算。这是专克皇极裂天道的算式,是杀敌算法,是王崎从数年之前就酝酿到现在的——

    怒火。

    右手的长笛瞬间扬起,带着心魔的涟漪。早在练气期,他就能驱使天下间任何兵器。这非是剑法,而是王崎根据长笛特性,代入专克的算式。求出的杀敌绝学。它还不属于任何成法,只有孤零零的一笛。

    这一笛,等若是一剑,却如同不屈的侠光,不灭的侠义,带着仿佛是草民的愤懑,带着舍得一身剐的痞气撞向传世玉玺。

    然后,玉玺,碎了。

    分神期修士,已经到了招式即心意的地步。招式被力量打灭不要紧。但被这样撞破却如同吃下一记心神攻击。千幻剑气应机而发,千幻神咒幻化对方剑气在静很和物质两个层面狠狠切削对手。

    这一击,却又耗去王崎满满一管hp。

    “破一招就要被他杀九次。有点麻烦……”

    虽然疼痛,然聂天人却依旧做出最冷静的应对,不受丛生心魔影响,仿佛心境上的裂痕不存在一般。他双拳如龙,贯穿长空。天地为之震颤。皇极裂天道,乃是得了三皇道的外道,曾是被排斥的邪道。但是,三皇道已经不复存在的今天,皇极裂天道就是神州最古老的门派之一。聂天人的每一拳都在书写历史。武道拳意将上古时期,人族生生在万妖群中杀出一片乐土的历史。搬到王崎面前。

    “人皇降世,群妖唳唳!”

    “啊哈哈哈哈!”黄衣之王却依旧在怪笑<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5/5902/" target="_blank">风流医王</a>。他的每一招都不成章法。每一招都是聂天人闻所未闻的。但是,这些招法或任侠意气、或邪气横流、或是充满掠夺霸道意味的匪气、或是瓦解王朝的末法显现……每一招给人的感觉都完全不同。但是,所有的招式都有一个特点。

    专克皇极裂天道!

    王崎所谓的“招式”,其实没有任何武道拳意。每一招的意境,或是源自千幻神咒,或是源自聂天人的自行脑补。真正支持他招式的,是一套算法,科学的算法。

    年轻的文明之光,在战胜年迈的历史厚重。

    在双方的对攻之中,王崎的hp条在不断的刷新。现在,他已经死了一百一十多次了。他早就放弃了控制伤亡的念头,心里想的只有如何解出最科学的“灭害方法”。或许是打得太过畅快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越死越慢。

    开始,接下一招就要去两三条命,到现在,一条命可以接好几招!

    心魔咒力不断的打入聂天人体内,这位分神期修士已经有些失控了,在高强度的斗法之中,他忽视了自身内部,心魔大咒已经根深蒂固。

    黄衣之王突然感觉到一股新的力量。那是来自聂天人的力量。他尖笑着,脸上黄色的面具逐渐换成白色。千幻神咒的防御力上不如道心纯阳咒,但是在幻术力量上却远远胜过。所有人都闻道了一抹酒香,千幻咒光幻化的美酒悬浮在半空之中。被王崎植入了“饿”的古法修肚中馋虫再也压不住,开始大口吃土。就连聂天人的动作都慢了半拍。

    “好酒出在咱的手,好酒,好酒……喝了咱的酒,上下通气不咳嗽,喝了咱的酒,滋阴壮阳嘴不臭,喝了咱的酒,一人敢走青刹口,喝了咱的酒,见了皇帝不磕头……”黄衣之王唱着。明明是很雄壮的歌曲,但是在它口中却呕哑嘲哳,如同丐女放歌。

    ——实际上是王崎唱歌跑调。

    唱了一会,黄衣之王又和聂天人拆了几招,然后再次进入虚化的状态,任由对方将自己打碎。它笑道:“有酒无菜,宴无好宴。”

    随着它的话语,恶臭席卷了所有人的嗅觉神经。每一个古法修身前都出现了一团秽物——顺便一提,王崎已经使用路秩自动打上了马赛克。

    时间凝固了一秒。聂天人身上突然传来肠胃蠕动之身。这位分神修士终于气急败坏,大喊:“欺人太甚!黄衣之王?深空星海之主?小丑!小丑!”

    他身上气度再变,已然用上了类似于自残的秘法。

    “天子守城门,君王死社稷!”

    “区区独夫,还是不要糟蹋好句子了。”地面上,王崎冷哼一声:“我就告诉你,深空星海之主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

    地面之上,王崎舒展双臂,将自己的肩胛、臂膀、手指尽数当成某种爬行类的脊骨,用力挥动。指尖则在虚空之中书写星辰的轨迹。

    就像圣斗士一样。

    地下,黄衣之王突然放弃了人形,所有触手缠绕起来,好像一条巨龙一样。若是有人能够同时观测地上与地下,就会发现。王崎拳头划过的轨迹,就是巨龙游曳的路线。

    王崎不使用龙族武学的唯一理由,只是因为他没有一根可以打结的脊椎。深空道的诸多绝学加权值都在六、七之间,寰宇天灾、星河战线等几个极招甚至可以列入加权8.5.

    正好,这龙族武学也有“深空”二字。

    “看我的,银河,星爆!”

    深空道之,寰宇天灾!。(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