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一章 可口
    艾长元这次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夸张,夸张到了所有人都觉得荒谬的地步。刚才与他相谈甚欢的天书楼元婴立刻就沉下脸,呵斥道:“艾公子,注意言行。你可知你面前是谁?”

    “我管他是谁!总之被他碰一下肯定生不如死。与其被他碰到,染上这不可饶恕的咒术,我宁可去死!”艾长元歇斯底里的吼道。

    武诗琴倒是露出一丝玩味的表情,语气带着一点点讥讽:“说得好像这个老头是个色魔一样……还带上我,男女通吃吗?”

    她虽然知道艾长元实在暗中策划反击,但还是很不齿他将家传功法暴露给古法修的行径,尤其是他还专门为那些古法修创出专门的古法。所以现在,她对艾长元说话都有些带刺。

    那个天书楼元婴脸都绿了,他觉得自己是对这两个俘虏太好了,抬起手想要教训那两个俘虏一下。

    但是聂天人伸手拦住了他。

    不同于其他人其他人以为的,这位分神期修士正在酝酿怒火。实际上,此时聂天人心里正有一种“我的病终于有救了!”的狂喜。

    但是,眼前这两个小子是敌非友,不宜暴露出这种情绪。于是,他僵着脸,问道:“你知道我中了什么?”

    艾长元沉默了片刻,问道:“你已经被打败了,对吧?”

    聂天人沉默片刻,点头道:“是的。只不过,那是因为你那个朋友手上有个分外歹毒的咒术,还能够召唤天外神灵的投影……”

    “什么?这不可能!”那位元婴期修士也顾不得不合理,惊呼出声。

    筑基?打败分神?

    这这这……外道和正法的差距有这么大吗?

    金丹到元婴的“丹碎婴成”是一次本质性的提升。元婴之前和元婴之后甚至不能视作同一个物种了。而金丹与分神的差距,不比蝼蚁与人的差距小多少。筑基击败分神?这大概就相当于螨虫击败人类一样不可思议啊!

    艾长元低下头,脸皮抽动。表情扭曲,极度不自然:“朋友?他看起来是想把我和你们一起干掉啊……”

    武诗琴皱眉:“你说什么呢?王崎不是这种人?”

    “你知道这是什么咒术吗?”艾长元反问:“你知道这咒术多歹毒吗?”

    聂天人语气之中已经透露出一丝急切:“你知道这咒术?”

    艾长元想了想,道:“他不仁就不能怪我不义了——你知道神京吗?”

    艾长元的反问让聂天人有些吃不准:“就是今年年初被外道仙盟夷平的城池?”

    艾长元点点头:“我记得。你们这些古法修也有人在哪里掺和,对吧?为首的还是一个皇极裂天道的合体期修士。”

    武诗琴瞪大的双眼。对于大多数今法修来说。这可是机密。

    聂天人沉重的点点头:“早些时候我也听说过那个任务<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887/" target="_blank">网游之风行天下</a>。秦师叔以身殉道,正是我辈楷模。”

    看起来这小子是真的知道点什么了。皇极裂天道修士给他的话增加了不少可信度。

    艾长元接着问道:“你知道那玩意是怎么被毁的吗?什么样的灾难,可以瞬间灭杀包括两名合体期修士在内的神京之人?”

    天书楼的元婴修士呵斥道:“少卖关子了!说!”

    “天剑。”艾长元轻轻吐出两个字之后,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

    聂天人第一个反驳:“不可能!天剑法宝,一击足以灭杀大乘修士,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因为合体修士而动用天剑?而且还不惜自毁城池!”

    艾长元哼了一声,语气之中带着不屑:“你以为你们派去的那一点修士就是天剑的目标吗?呵呵,他们也配?告诉你。那批天剑的目标不是你们派去的修士,而是这道咒术!仙盟想要消灭所有中了这咒术的人!”

    “什么?”就连武诗琴也捂住了嘴。她根本没想到,神京那件事的内幕一个比一个劲爆。

    天剑毁城、灭绝咒术……这些都是真的?

    艾长元冷哼道:“上面那个家伙是个疯子。他创立的这门咒术,是纯粹的斗战之法,不能养心,不能长生。它会迅速传染,一切有灵之物、有情众生都逃不过这股力量。而且,这股力量根本无法拔除……”

    “你说……根本无法拔除?”聂天人的语气有一点古怪。他身上蓝光渐渐转强,然后,这位分神期修士站了起来。盯着艾长元,问道:“无法拔除?”

    心中生出的绝望感使得这位分神期修士体内的五瘟总咒势如破竹。

    艾长元装作往后退,躲避心魔咒光。心中却是半点不怕。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同王崎说过神京之事的详细经过之后,知道心魔大咒根本不会侵蚀今法修。他只不过是用语言试探一下对方,希望能够引动对方体内的心魔大咒,来看看王崎究竟做到了哪一步。见这位分神期修士心魔入脑,有失控的迹象,急忙喊道:“等等等等!虽说我发拔除,可也不是完全无救!神京方面有在研究如何中和这心魔大咒!”

    聂天人心中立刻升腾起一丝希望。然后,千幻神咒立刻将这一丝力量扩大,形成“虚假的希望”。聂天人几乎是立刻就信了艾长元:“神京……神京吗……”

    一个分神期修士偷偷潜入神州腹地而不被发现的几率很小。可终究不是没有希望……但是,就算到了神京。又如何弄到解咒之法呢……

    绝望与失望的思维同时在聂天人心中盘旋。他现在已经很难分清什么是自己的思维、什么是心魔了。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黑袍、用帽兜遮住头脸的黑衣修士纵了出来。他就是洪元教天师王土根。王天师此刻的心情同样不大好。他口中抱怨着。对聂天人说道:“聂道友,解放净世神使刻不容缓,你就是是害了什么病,才会要我停下手中之事?”

    聂天人耐着性子对王天师解释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歹毒咒术。艾长元则皱眉道:“姓聂的。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有哪里不对?我好知晓我那朋友到底下了什么毒手。”

    聂天人闭幕沉思,感应自己中咒之后的种种变化。一一说了。最后,他犹豫了一下。说道:“那边那个小畜生实在歹毒。我们除了会饿得受不了之外,还……还想……还想吃屎……”

    “吃什么?”这下子艾长元也懵了。

    “吃屎。”聂天人咬着牙说出这句话。

    饶是以周围几位元婴的修养,也被膈应得说不出话来<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0/886/" target="_blank">美女如云之国际闲人</a>。艾长元则不动声色的再次后退半步。这次他是真的怕了。心魔大咒被改造的不染今法修,可神瘟咒法还是敌我不分的。玩意被染上,然后吃了那般秽物,那可是……那可是……一身的心理阴影啊!

    “怎么了?”聂天人敏锐的察觉到了艾长元态度的变化。

    “您最好快一点罢……我想,这个咒术的影响是会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加深的。你很快就会抑制不住想要吃屎的**……”

    聂天人身子一颤,想起了肚子里塞满泥土的韩涛。仿佛是为了印证艾长元的说法。有一个金丹修士哭喊这跑了过来:“前辈,不好了!不好了!那些龙五岛来到元婴期老祖都疯了……他们……他们在咬别人的屁股!”

    这个仅大修时脸色苍白语无伦次,嘴边似乎还有呕吐的痕迹。他仿佛看到了无间地狱,心灵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连道心都不稳固了。

    这回连武诗琴都觉得一阵恶寒。他主动站起来走到艾长元后面,双手忍不住护着自己臀部。她低声道:“为什么……以前还真没看出来,王崎是这种人……”

    王天师却沉吟了片刻:“我或许有法子?”

    聂天人看向王天师的眼神里几乎带上了泪花。他颤声问道:“敢问……敢问是何妙法?”

    “我神能接着净世使发挥出不可思议之神通。”王天师道:“只要能够挖掘出最底下的净世使,我就有把握请我神施法,净化一切邪秽。聂道友身上的邪术,自然也不在话下。”

    聂天人疑惑道:“和之前那两条龙一样?”

    “那两条龙?”艾长元注意到了重要线索:“那两条龙还真和他们有关?”

    洪元教……王崎之前也说过他们有问题。或许我应该继续跟上。另外。这位天师也是分神级数的,不暗害了他,看起来是很难逃出去了。

    “当然不同。那两条龙是西海龙王托我们除掉的对象。将之与净世使同化是自然的。可你是我们洪元教的朋友,自然不会给你那等待遇。”

    王天师的话让聂天人看到一丝希望:“敢问天师,你何时才能解放净世使?”

    “按照之前的进度,我破开一层大抵需要七到八天。”

    聂天人心中一凉:“那不是……”

    这是,那位天书楼的修士似乎看到了自己邀功的机会,连忙站出来,道:“二位前辈,我有一法,可以加快破除遗迹的进度!”

    他将自己与艾长元合创的法度说明了一下。然后道:“这新的法力格外神奇,可以无视一切屏障。穿过法度。我们可以靠着这一手,感应遗迹护阵的枢纽、感应灵力流转、探查看不到的区域。”

    王天师皱眉:“为何力量如此弱?”

    “引力本就是开天四灵之中最弱的一个。”艾长元道:“我都是靠着另一本法度。借取天地之间的引力,才能以之对敌。”

    那个天书楼的元婴也道:“我们不必练到那个地步。秩序入门,就能对周围一切有形之物生出种种神奇感应。至于之后……艾公子你会将后续功法给我们的吧?”

    正中下怀,艾长元会说不吗?此刻,他都有些想拥抱这位元婴修士了。

    聂天人点点头:“你们最好快点……现在,我觉得你们的屁股越来越可口了……”(未完待续。)

    ps:第二更,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