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二章 私有财产,真不厚道
    始新妖族以及的第一层甚至比数个运动场加起来还要大,几乎赶得上飞机场了。遗迹的第一层是一个巨大的迷宫。不过,根据王崎放出的测绘机关兽传回的情报来看,其实并非如此。这里的甬道,其实是用来引导灵力流转的。天地灵气在甬道的引导之下自然流转,在遗迹上空编织成镇压之法,封印着底部的灾难。

    甬道很宽,高三十米,宽约五十米。这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为人类准备的道路。

    “那是当然啦喵!始新妖族活动的年代猿亚目才刚刚出现啊喵!化形妖族也不可能是化人族啦!”毛梓淼解释道。

    王崎却沉思道:“说起来,我很好奇一个问题。人族诞生之前,妖族也有金丹晋升化形的吧?那他们化形是化什么形?”

    毛梓淼摇摇头:“小崎你的思维有误区啦喵!化形并不是妖兽修炼到化形期之后就可以自动产生的神通,而是需要后天学习的获得性能力。不是每一个妖族到了化形期都能化形的。人族没有出现之前,妖族的文明就已经断绝了,仅有的学习类能力都是靠着极少数几个个体口耳相传。在人族出现之前,化形之术根本不普及……哦,大洋里情况说不定有些不一样,因为龙族存在,所以一些受其庇护的水族还保持着一些文明,部分海洋妖族会选择化龙形的喵!”

    “这甬道,龙形也不方便啊……”

    “那是海洋妖族喵!”毛梓淼提醒道:“陆地妖族和海洋妖族完全不一样。龙族好像从来不上陆地的,对更新妖族和始新妖族的影响很小……”

    王崎却犹有意见:“可是在人族文明的初期,龙族文明确实对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啊。你看,现在,龙的形象还是权位、尊贵的象征……”

    “这个是还没有定论的事情啦……”毛梓淼正想好好给王崎讲解一下关于妖族文明的种种学说<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3/13716/" target="_blank">九夜妖</a>。王崎突然哟了一声。面露异色。

    “怎么了喵?”

    “我看到老艾和诗琴了……”王崎咂咂嘴:“我……真是……这真是……”

    “喵?”毛梓淼耳朵竖了起来:“他们怎么样?还好吧?小崎你不要吓我!”

    “很好……各种意义上……”

    王崎面色古怪。

    同一时间,王崎脑海之内的某一处幻境里,真阐子正困惑的看着王崎:“你刚才的表情有些不对啊。小子。”

    他是被王崎拉近这个幻境,来分析对面传回的情报、制定战术的。王崎弄出来的这个幻境是一个科幻风格非常强的作战室。四周悬浮着无数虚拟投影。那都是心魔大咒窃取到的视觉信号。

    他早就看到了艾长元和武诗琴。不过,他不希望给毛梓淼带来太大的精神压力,所以没有说出来。

    心魔大咒的感染方式并非只有“注入心魔咒力”这一种。倒不如说,这一种应该是最少出现的传染方式才对。它真正可怕的那一种,是传播范围最广、也最防不胜防的“人道系统传播”。人群之间的联系只要足够复杂,就会吸引并转化天地灵气,产生原始的人道之力。人与人之间交谈、买卖、欺骗、结约,都会勾动这种力量。而这种力量。也是心魔大咒的主要传播渠道。

    只要交谈、传信、交游,人与人之间就会出现联系,心魔大咒就可以通过这些联系传播。

    如果一个门派之中,有一个人中了心魔大咒,那心魔大咒迟早就染透整个门派。哪怕这个弟子对门派毫无归属感,遇到大事就逃跑,只要他认知之中存在“我属于这个门派”的概念,他与那个门派的人道系统就会出现联系。一年前,神京就是被这样快速感染的。这种方法相对于强行注入要慢很多,但是却防不胜防。

    “我看到了了不得的东西。”王崎嘴角抽搐。举起他手中的东西。

    那正是艾长元交给古法修们的新修法。

    此时此刻,对面所有金丹都沦陷了。而王崎也自然而然的弄到了这篇已经下发给所有人的修法。王崎发现这篇修法之后,第一时间将之解析。然后推测艾长元的意图。

    然后……看到老艾这么不厚道,我就放心了……

    真阐子对此也很有兴趣:“真的是古法修也能学的引力法门?这里面难道有什么鬼?”

    王崎别了半晌,感叹道:“这些土生土长的修士,太坏了……和艾长元这小子一比,我真的算是很厚道了。”

    真阐子鄙夷道:“想得出吃屎的你已经无可救药了!”

    “不不不,我那吃屎,真的比这个厚道很多——各种意义上。”王崎道:“心魔大咒可以运功抵抗,吃屎的**也可以靠意志力压制,但是这一招……这一招真的很恶毒。”

    真阐子悚然:“怎么说?”

    “淬炼内耳、涌泉、劳宫。永久性改变这几个穴窍的性质……凝练出神通法篆……修出一丝引力性法力……”王崎道:“修炼了这个法度之后,你整个人都会变成法器一样的东西。生死都操于人手。”

    “这么……可怕?”

    “他给了错误的修炼方法。在没有外力介入的情况下,那些古法修可以对自己的力量如指臂使。但是。他们对这道法力的掌控力实际上非常低下……一个简单的万象天引,就可以向、像控制寻常引力似的控制这股力量。”王崎道:“这就是可怕的地方了<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3/13715/" target="_blank">亲亲总裁轻一点</a>。引力是空间本身形成的莫名之力,几乎不可阻拦,寻常法力也没有影响引力性法力的可能,只有引力可以干涉寻常法力的运动。就算可以,你的法力系统不会防备自己的力量……明白吗?”

    “修炼了这个,就等于在自己体内埋下禁法……那就真是万劫不复了啊!”真阐子感叹:“这可简直就是……魔道行径……”

    王崎疑惑道:“这种力量又不会导致人性格趋向暴虐,有什么问题吗?”

    真阐子摇摇头:“老夫没有贬损此法的意思,只不过是感叹一二罢了。法力乃人身之本,长生之根,是一个修士最本质的东西。玄门正法,可是只会自己苦修每一分法力……”

    “那是你还没有认清法力是身外之物的本质!”王崎摇摇头。

    私有财产为何神圣不可侵犯?因为在一定的历史时期,人生存和发展的依靠就只有自己私有的财产。没有私有财产,一个人就肯定不能生存。在这个时候,私有财产就是“生命”与“精神”概念的外延。因此,私有财产才是“神圣”的。

    但地球的现代,即使是某个号称“民主灯塔”的国家,也没有在宪法当中强调这一条。因为私有财产和社会公益相比,本来就不是神圣的,社会契约,想要自由,那么人人均需让渡一定权利。当人从社会获得的部分大于让渡的部分时,私有财产就不再与人的生死、精神尊严发生关系。它就不再神圣,只是受到法律保护。

    有的文化尊敬尸体,他们相信在某一日所有人都会复活,尸体就是他们在人间复活的凭依。有的文化认为先祖的墓地关系到先祖在阴间的生活状况,也关系到子孙后代的命运。在这些文化圈里,“死者为大”的观念、亡者的神圣性,同样是“生存第一”这个概念的延伸。

    “法力”是这个宇宙里,由短生走向长生、由弱小走向强大的“本钱”。对于修士来说,它就是最重要的“私有财产”。什么“掠夺他人功力是邪道”,只不过是“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另一个说法。法力增长过快会使得魂魄动摇,心静不稳,会选择掠夺他人法力的人也多半是恶人或小人。但这并非“掠夺他人功力是邪道”观念形成的原因。毕竟这么多年发展,完美掠夺他人力量的魔道法门也不是没有。

    真阐子皱眉,似乎在思考王崎的观念:“那要你来说,一个人真正拥有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什么可以代表一个人的本质?什么菜能够看做“我”而不是“身外之物”?

    王崎耸耸肩:“这已经是哲学范畴的问题了。这个其实很难说清楚的。”

    “我”究竟是什么?是记忆的堆砌?是“思维”这个特殊算法系统?是这两者的综合?是这个肉身?是社会之中种种认知?还是,以上所有?

    略过这个问题之后,王崎感叹道:“其实,和老艾相比,我才是真正的拿天剑砸核桃,真个暴殄天物啊。居然像表层意识灌输暗示,还给那些人用意志力压制暗示的机会……我太天真了。”

    如果说“意识”是“生命”的操作系统,那么“显意识”就是一个不太友好的操作界面。每个人的思想都是自由的,但每个人都没法完全控制自己的思想。

    但从更加深层的角度来说,显意识也只是大系统的操作界面。所谓的“决意”“决心”,就是将某一个意识指令的优先度提升。“舍生取义”,就是将某一个指令的优先度提升到比“生存”更高的地方。“心防”“意志力”就是有选择性关闭恶意弹窗。

    但真正强大的病毒,完全可以在操作界面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下,让电脑物理性的烧毁。这种情况下,你就算将操作系统的说明说背下来也没用。

    “‘神瘟咒法’其实可以无视掉他人意志力,直接侵入潜意识的。”王崎道:“我让吃屎的**在他的意识里反复播放本来就是一种很弱鸡的应用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