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四章 引力与时间的争夺
    f=gmm/r^2。

    原始的万有引力公式,适用于两个质点或均匀球体。引力的大小和物体的质量以及两个物体之间的距离有关。物体的质量越大,它们之间的万有引力就越大;物体之间的距离越远,它们之间的万有引力就越小。

    这在常规尺度当中是绝对用不到的。引力的吸引力和电磁力一比就显得微不足道。另一方面,星球的引力使得在其引力圈内,任何物体的引力都不明显。这甚至是仪器都难以测得的一种力量。假如两个人体重六十千克,相距半米,那么他们之间的引力大约是蚂蚁腿力的千分之一,而且这千分之一蝼蚁之力,还是以人体重心为重心,均匀分布的。

    但是,修士入微的感知力,以及艾长元自身对引力的感知,却使得这种微弱的力量无比明显。

    “刨除掉脚下星球的引力场之后,周围建筑的引力……将他们视作无数质量团块的话……”

    引力是艾长元精神的延伸。借着这种时空弯曲构成的力量,艾长元在脑海中描绘着一副无色的数学模型。

    向上。

    岩层是六米……上层的位置……

    艾长元清楚,这就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

    永恒真色并不是什么安全的玩意。而且最后一层封印的打开,一起来开启封印的那些古法修也会逐渐失去利用价值。所以,这是艾长元最后的机会了。

    他必须把握好。

    金丹期之后,生命就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层次。不管是丹碎婴成还是踏破天关,都是由凡俗向仙人、由普通生命向灵气生命系统的演化。分神期在反应速度上远远超过艾长元的反应极限,而速度、力量也全部在艾长元之上。

    只要那个分神期修士察觉到了艾长元不对劲,艾长元就会在反应过来之前被杀死。毫无抵抗力。

    这不同于王崎依靠心魔咒灵之躯面对分神期修士,无论灵体被粉碎几次都没关系。艾长元只有一次机会。

    下到第八层之后,所有要去搜寻节点的修士都散开了。每一层的通道口都不再一条直线上。聂天人和王土根手里都持有龙族赋予的简单地图。但节点仍然需要他们自己寻找。艾长元给予他们的那一门新秘法在这个时候无疑成了非常好用的工具。所有人都试着用手上射出一股引力性法力,去探查墙壁与墙壁的后面。

    而两位分神期修士、所有身中心魔大咒的元婴以及那个专门负责看守艾长元的金丹。全部都没有离开由第七层下到第八层的洞穴口。

    “不妙啊……这个距离,不管出了什么事,这些家伙都能在第一时间将我击碎……”王崎看了看周围。他和王天石之间的距离是二十丈左右。这个距离对于分神期修士来说几乎不存在。不,或许不需要那位出手。只要周围有个什么风吹草丛,或者自己摆出一幅凝神施法的样子,这位金丹期的修士就会一脚踢过来……

    是最糟糕的的情况之一。

    “分神期修士知道真相之后到将我击毙所需要的时间……远远超出我反应速度的极限。就当做瞬间来处理好了……”

    “我本身的法力远远不够护住两个人逃出去……不,即使一个人也不够。但是,我无论暗算哪一个人、从他身上窃取法力<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0/10444/" target="_blank">武圣开天</a>。都会在瞬间被识破。”

    “这座遗迹的材质是可以隔绝灵识的,所以这给我我一丁点时间缓冲……但也没多久。若是一个修士倒下了的话,他身边的修士肯定会去探查他体内的情况。到时候我修法的问题肯定会暴露……”

    “通过喊话……”

    “在那之前,可以使用的法术……”

    艾长元穿眼睛半睁着,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体内的引力性法力流已经运转到了极致,就等最后一搏。他又悄悄的向武诗琴那个方向靠拢一点。

    “以我的速度,到七层的话……”

    “那个位置是一道墙壁……从洞穴空到那个位置需要经过几次转折,所以那个地方最是安全……但是,考虑到那个人不顾一切破坏遗迹的情况……”

    “还不是解封的时机。”

    时间,时间。

    在这个场合。时间就是生命。算错一步都有可能导致死亡。而对于艾长元来说,力量可以用来换取时间。他必须得到更多的力量,这样才会让自己的计划多出一丁点作为保险的“余地”。但是。夺取力量又会浪费时间。

    必须等待一个“最佳时间点”的出现。

    艾长元又往武诗琴身边挤了挤。武诗琴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声,意思大概是“我知道你是好意,但是再过来就越界了”。

    搜寻的众人渐渐散开了。艾长元监控着每一个个体,监控着他们体内引力性法力的多寡,监控着他们的位置。

    与此同时,艾长元不时扫视分神期修士。王天师在等待的同时,偶尔还在探查那些中了心魔大咒的元婴修士,看样子是想要弄清楚心魔大咒的构成。他是神道巫祝,身上相当于已经有了一道心魔大咒。本身就拥有一定抗性。而高阶修士意志和法力结合紧密,心魔大咒也无法轻松侵染。而聂天人则盘膝冥思。脸部表情扭曲而狰狞,如同吃了春药一般。正在心里作最激烈的天人交战——只可惜他的**没有一丝旖旎的成分。

    “看什么看?”艾长元的目光又被那个金丹修士视作“小动作”。他赏了艾长元两记耳光。艾长元在迸着金星的视野边缘,看到王天师并没有看过来的意思。

    人群继续散开。众人用来探路的引力渐渐散开了。这表明他们分头行动,走向了不同方向。

    艾长元又看了那两个分神期一眼。

    这个引力性法力乱飚的环境里,那个分神期修士应该不足以察觉到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吧?

    人群继续散开。

    然后,艾长元感觉到,机会来了。

    一个元婴期修士独自转过了一个弯道。他现在脱离了所有人的视线。离他最近的同伴和他之间的距离也有几丈远。

    艾长元轻轻的、深深的吸气。

    死亡的计时与倒计时,正式开始。

    元婴修士黄离羽在临死之前。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安。分神期的修士就在自己身边,距离自己还不到三十丈。虽然他们之间隔着几堵墙,但是他只要出声呼救。分神期修士就能再极短的时间内赶过来。

    他刚刚伸出手,想要施展出自己刚刚学会的法力摸清周围。但是。他突然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使出来。这一瞬间,他失去了对自己新法力的掌控。然后,他就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疼痛。这种奇特的痛感并不是来自于身体的任何一个部分,却又无比真实<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0/10445/" target="_blank">校园大主宰</a>。好像这是什么性灵层面的痛苦一般。

    不翼而飞的法力扑入他的元婴,直接攻击他的真灵。这是来自体内的攻击,是他自己在攻击自己。性质上,这更接近“自杀”。

    这位元婴修士在临死的一瞬间想到了什么,但是他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只喊出了半身“哦……”就因为肺部、咽喉的肌肉松弛下去而喊不动了。

    就像是临死前的咽气声。

    黄离羽跌坐在地上,却并没有死。他按照艾长元的吩咐凝练出的一个细微的神通法篆在艾长元的指令下,开始掠夺这颗元婴期修士的法力,然后将之以引力波的性质传递给艾长元。

    这种力量并不为古法修所熟悉,他们不会去防备什么。而现在大多数古法修懂掌握了艾长元所给予的那一道法术,周围引力已经混乱了,一时之间古法修也未能发现什么。

    发现前面的同伴倒下之后,与他一起的修士并没有立刻刚过去探查。他们的第一反应仍旧是“遗迹里面有危险”,将注意力放在其他的地方。这给艾长元又挣到了一丁点的时间。

    艾长元体内的力量在缓缓积蓄。他没有试图使用这股力量去冲击体内的封印,那样只会让给他下封印的人立刻警觉起来。他将所有的力量导引向早已预定好的路线。在体内编织成某个法术。

    无法依靠万象天引的情况下,引力非常弱。现在,这些力量也只能交换到0.1秒……0.3秒……0.5秒……一秒!

    王天师站了起来。皱起眉头:“怎么了?”

    聂天人也跳了起来:“那个小子的诅咒已经蔓延开了?”

    两位分神期修士的催促,让黄离羽身后的修士不得不上前探查。但是,他们已经知道了心魔大咒的诡异之处,哪里敢直接探入法力?

    艾长元的力量还在持续积蓄。

    两秒……两秒半……

    现在是弄死他们几个,还是直接遁走?

    一个元婴期修士颤颤巍巍的将手搭在了黄离羽的丹田之上,随时准备缩回。

    然后,他瞳孔一缩,呼喊:“艾家法门有问题!”

    而当他呼喊完这句话的时候,所有的事件都已经完成了。

    在“艾”字一出口的时候。艾长元就已经发动了早已准备好的“洞天相形尺”。那个陌生元婴期修士的声音被无限拉长,并且迅速低沉下去。艾长元好像在急速远离那个元婴修士。引发了多普勒效应一样。

    他现在不与任何古法修出于同一参照系之内。那些古法修的任何行动对他而言都没有意义。在这个个人的时空里,他是绝对安全的。

    而这个“绝对”的时间是……

    “三秒。掠夺过来的法力只够维持这么久了。”

    艾长元冷淡的看着慢悠悠飞向自己的一团乌光。那是王天师向自己打过来的攻击。这团攻击性法力的速度非常缓慢。但是到它在艾长元眼中是以千分之一的速度前行的。这东西足以在一般的金丹期修士反应过来之前就夺走他们的性命。

    此时,它距离艾长元的距离,只有两尺。(未完待续。)

    ps:各位,今天电信局对我家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导致第一更延迟,非常抱歉……尼玛快九点才来电是什么意思!!!!第二更……我尽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