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六章 筑基败分神【上】
    阳光在武诗琴和艾长元眼前起舞,燃烧。多日未见阳光的瞳孔一下子承受不住。武诗琴闭上眼睛,努力抑制自己的眼角的泪水。这时,她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力量。

    艾长元体内的法力在持续解封。越来越多的法力破封而出,或者化为引力性法力。他周身的法力全部鼓荡起来,以人造金丹为枢纽,打造新的法力体系。针对原有体系的封禁纷纷失效。这就好比是一座对外的防线,突然遭到了由内而外的攻击,竟连一刻也撑不住。法力激荡之间,内外循环激烈改变,天地灵力陡然失衡,小雷殛引发电光闪耀。

    金丹小雷殛,对于所有修士来说威力都是一样的,对于今法修来说,基本没有度不过的道理。而艾长元这种远远超过同阶的人物就更不用说了。他似乎是打算只用一只手来应付小雷殛。他的右手始终抵着武诗琴的背心,一道法力长驱直入,化解着种种封禁。

    可小雷殛的力量并没有如艾长元所想的那样落到他身上。武诗琴提前将这一道雷击给吸收掉了。她改变了身体的导电性,改变了身体不同部分的电阻,提高了部分脏器的电势,将小雷殛的威力导引向残存的封禁。这可是任何形式的法力封禁都没有对付过的情况——谁能料到有人会在封禁的情况下渡劫呢?灵力之雷以绝对的速度荡涤了武诗琴的体内。

    艾长元省下了对抗小雷殛的法力。他放开武诗琴,全力编织万象天引。

    这一次,他不再留手,使用的是仙盟秘传的版本。广域的引力被他借取。这一时刻,龙六岛上居然出现了一次小小的涨潮,时空以他为中心出现了凹陷。光线曲折,天地色变。

    “现在,走。”艾长元再次解除了洞天尺。改变时空曲率将武诗琴推到远处。武诗琴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海面之上。紧接着。她身上电光升腾,整个人化作一道电弧,向着龙五岛电射而去。

    艾长元的法度大多是限定“作用范围”。武诗琴身材再瘦,也不可能不占地方。艾长元光是护住她,维持洞天尺的消耗就至少要上升五倍。这个时候,她一个人逃命才是正确的选择<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8/8944/" target="_blank">挖坑毁灭世界</a>。

    至于能不能逃出去,那就要看艾长元能不能截住或者击败王天师了。

    “啧啧,算总账的时候到了。”艾长元用袖子擦擦脸。然后双手往下按。

    第八层,所有修士的哀嚎立刻上升了一个档次。

    “啊!啊!啊!我的法力!我的法力!”“不要!不要!”“艾公子!饶命啊啊啊啊啊!”

    法力,不同于法器或者其他财产,是仙道的基础,是长生的根系。对于修士来说,自己的根基,就是等若性命的东西。

    法器没了可以再去炼、再去买、再去抢,但是法力没了或者少了,就有可能代表长生之路的断绝。

    而艾长元,就在夺走他们的性命!

    殴打过艾长元的几个古法修哭的最狠。也不管艾长元你看那听到,就在那里叩首。

    聂天人呆若木鸡。

    一个筑基期修士,将他打得道心破碎。体无完肤。另一个,则摧毁了他残存的倚仗。

    这种沮丧感使得他没有发现自己身体里的凉意在变浓。等他察觉的时候,他至少有十分之一的法力都化作碧蓝的光雾流出体外了。不只是他,他压制着的元婴修士体内法力也在化为心魔咒力迅速流失。

    此时,第八层的古法修们绝望正达到顶点,与五瘟总咒相得益彰。

    看着手下毫无抵抗的就被那恶毒咒术染透,聂天人脸色一白。原来,他一直都没有逃过对方的手掌。他自以为来到了这里,另外一个分神修士暂时震慑住了那个筑基期的外道。他最多只能远程催动咒术。可是实际上,一切都在那个外道的掌握之中……

    “知道就好呀。呵呵呵呵呵呵……”

    让人毛骨茸然的尖锐笑声在聂天人正上方响起。分神修士抬头,却发现那个自称黄衣之王的怪物就在他头顶。黄色帽兜之下。白色的柔软面具裂开,张开一条满是触手的嘴巴。它咧开的嘴里发出一声犬吠,似乎是在嘲笑聂天人。

    聂天人明白了它的意思。他们之间已经无需语言了。他也是它的一个元件,它则是他与其他人共有的心魔。他已经失去了独立性。在这个心魔构成的交响之中,他也只是一段旋律。

    他一辈子都别想逃开了。

    “嗬……嗬……”他颤抖着将自己手中的长剑搭在自己的脖子上。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这种粉碎他认知的世界。此刻,自我了断似乎是唯一的方法。

    “我不甘心……”在生命的最后,聂天人的眼泪终于涌了出来:“我不甘心……”

    …………………………

    七道赤黑色的剑气从艾长元身边擦过。这是那位分神期修士的见面礼。每一道洪元净世绝心剑气都蕴含着一股奇妙力量,宁静、绝望,而又接近死寂。这是洪元神力的根本真意,也是世所罕见的诡异力量。中者多半会被这股近乎心魔大咒的力量染了神魂,陷入绝望,在潜意识当中自断生机自毁命火,就算侥幸不死,多半也会道心尽毁,被洗脑成洪元信众。

    但是,艾长元这位筑基期修士基本上是没有机会体验到那种针对心神的冲击的。因为他的身躯实在太过脆弱了,即使是作为净世绝心剑气附带属性的物质性伤害,也足以要了他的命。尤其是他将法力转化为引力性之后,身躯强度也有所跌落,挡下凡俗的刀剑棍棒轻轻松松,可绝心剑气的余波,就足以将他撕碎。

    但是,相差再悬殊的攻击,也得打中才能生效<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8/8945/" target="_blank">误落帝王榻:皇的奴妃</a>。

    “十一秒,比我想象中还要慢。”艾长元话刚刚出口,那位分神期修士就循着他的声音再度射出一轮净世绝心剑气。可不知为何,七道剑气全部落空。剑气撕裂大气,带起的白色气激波就足以粉碎岩石。奇道剑气当中。有三道落入海中,如同三条白线,笔直的向着天际线方向延伸。而上下的撒量则切入地面。海岛微微最懂,临近海面的一块石崖崩解,千吨的巨石像是猪油一般被轻轻松松的刮成碎片,载入海中,激起一道高大数十米的白色水墙。

    依旧没有打中。

    “眼睛和耳朵都不能信?”

    洪元天师皱眉,灵识扫射,却发现灵识和视觉感知到的位置是一致的。艾长元感知到了对方肆无忌惮的探查,大声嘲讽:“这可不是什么幻术!你知道吗?除非是仙人再灵识入微达到极限之后经历蜕变,否则灵识也只是一种特殊的灵波而已,更接近电磁波,同样是物质,同样受限于物质的运动规律……”

    多重引力透镜和空间曲折。这是艾长元在推开武诗琴之后就第一时间布置下去的。前者让艾长元的身影与艾长元本人的位置发生了微妙的偏折,而后者,则让声音的传播规律发生改变。

    空间告诉物质如何运动。

    随手布置下的引力透镜艾长元争取到了更多的时间。尽管这个时间只有几秒。但这个时候,艾长元正在同时收割两百多人的法力。即使只多了一秒,他增加的力量也是可观的的。

    “你是不可能打中我的!”

    在喊出这句话之后,艾长元立刻张开了洞天尺。这种手段也只是高级一些的障眼法。实际上,海岛的空间只有这么大,他还不足以无中生有出“距离”来。而王天师又在法力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他只需要使用大范围的法术冲及,就可以了解艾长元的性命。

    当天相形尺的相对时空当中,艾长元开始了反击。

    海量的法力已经在汇聚艾长元身边。如果仅仅以力量而计的话,艾长元所拥有的灵力刚刚够托举起百十斤的海水。百十斤的力量,甚至低于一个练气期修士的肉身之力。

    但是,这是因为他将法力,以四大基本力当中最弱的形式储存起来。

    如果将这股法力是以最常规的电磁力来表现,那么它甚至足以托举起一片海洋!

    引力和电磁力在绝对强度上,相差了三十八个数量级。

    这就是艾长元将部分法力以引力形式表现的代价。他的常规攻击力变得无比孱弱,甚至要低于他在练气期的时代。

    但是,这换来的,却是他在时间与空间上的——强!

    “从来没有这样感受过世界啊……”艾长元轻轻感叹着。他的神经好像连接上了无形的引力之弦。他感觉到了脚下的星球,感觉到了最近的卫星,感觉到了太阳的伟力,感觉到了附近行星的奇妙扰动。这些大质量的物体,有着各自轨迹,有着各自的力量。引力融通一根根长线一般,牵扯到了一切。那奇妙的牵动下,时间与空间以自己以前味增体会过的方式在变动。

    万象天引,借取的可不只有加下大地的力量。天空,也是他神力的源泉。

    掠取来的外力构成新的法度,艾长元用这些法力,去向天体交易时空的威能。

    他仿佛跌入了空间的最下方,尘土、砂石与谁纷纷往他这边用来,在他脚下堆积成小丘。这一刻,艾长元成为了引力的方向。

    艾长元的手,牵动着几股引力,连接上了洪元天师的心脏:“说起来,光速的攻击,我还真会那么几样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