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六十九章 幽冥火咒【第三更】
    王天师觉得自己的意识中断了一小会。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刚才外面突然亮了一下,然后就用什么攻击击中了他。那道攻击来得实在太快了,快到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他最后记得的,只有一道杀意凛然的无边真意。那一刹那,好像有一个巅顶的剑修在用剑指着自己的头颅,似乎念头稍稍一转就会被斩杀一般。

    剑气之中的强烈杀意,比他想象之中还要恐怖。剑意冲撞根基,杀气染进真灵,竟让他暂时失去了意识。

    不过,王天师却咧嘴笑了:“呵呵呵呵呵……没有杀我,看起来你们是没法子杀我啊!”

    外道确实恐怖,但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最终还是我赢了!还是我赢了!哈哈哈哈哈,等着吧小鬼……我会抓住你,了然后将你慢慢炮制一番的……呕……”王天师按住自己的背部。终天屠龙剑气在他身上留下了一道可怕的豁口。开口在背部,他的整个胸腔现在都暴露在外面。伤口上血肉蠕动,但又不断炸裂。那是杀意剑气残留的威力。

    “我现在好得很啊……咳咳……你呢?和我大战一场,不会连路都走不动了吧……哈哈哈哈……”

    他站了起来,向前走了两步。然后,他停了下来。

    不对。

    有哪里不对。

    尽管是作为巫祝强行提上来的修为,但王天师能够被提升到了相当于分神期的神降期,多少也证明了天分不俗。他对着周围天地的变化还是有几分敏感的。

    空气当中散发着病态的气息,其中隐含的邪恶力量几乎让他心里发寒。

    有什么……

    王土根四下环视。地面微微泛着金光。这是那个“黄衣之王”的力量,他虽然本质上是邪戾心魔,但表面上却无比伟光正。不应该是那种感觉的源头。

    但是,这片金光下面呢?

    这种特殊的咒光有隔断灵识的力量,那些外道修士。还有那个黄衣之王究竟在掩盖什么?

    “克…鲁……”“克苏……弗……”

    突然,有什么声音。似乎在从地底向上接近。

    王天师凝神倾听。然后,他听清了,听清了那一半出自*、一半出自精神的呼喊声:“克苏鲁—弗坦”“克苏鲁—弗坦”。

    什么意思?

    王天师在恶寒之余还分出一丝心神思索起这句咒语的意思,在他想来,咒文乃是用特定神婆影响灵力流转的手段,只要仔细分析,应该不能认出对方是什么来头<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6/6020/" target="_blank">青春无情梦</a>。

    然后,他失算了——这真的只是某个穿越客的恶趣味而已。

    首先挤出地表的。是一团软塌塌的东西,好像是一团绿色的凝胶。那团绿色的玩意动了动,然后无数虚幻灵气组成的绿色触手从地面喷出。

    “哼”王天师冷哼一声,从鼻孔之中喷出一道末运剑气。剑意所指,礼崩乐坏,国家将亡,万物颓废,就连法术也就自然消散。这是他一直养在肺里的一道剑气,是最后的杀手锏。

    剑气与触手倾轧,无数触手崩溃了。但是这次涌出来的触手数量似乎比刚才的道心纯阳镜更多。而且其中的力量比道心纯阳镜更强。

    末法剑气崩坏、消散,又化为一道白蒙蒙的剑气圈。剑气圈一晃,又瓦解了一波触手。这个时候。那玩意的全貌在出现在王天师的面前。

    它的形象带着一点章鱼、蝙蝠和人的特征,全身绿色,身躯肥大臃肿,柔软的头部生有无数的触须,身上长着鳞片,前肢生有软塌塌的类似爪状物,背后有一对破破烂烂、似乎没有长成形的翅膀。

    “什么怪物?”王天师惊叫一声,双手搬出万道剑气:“天地皆暗,日月无光。”

    一时间。他双手如同喷泉一般,涌出了海量剑气。那剑气覆盖的区域比他的身躯大上无数倍。一时间竟真有遮天蔽日之感。万千剑气席卷了那个绿色的怪物。它悲鸣着,声音好像在哭。

    “你这怪物!”王天师斩落了所有的触手。准备切下这怪物的一只爪子,可这时,他的血液突然凝固了。一种特殊的恐惧感掌控了他。他呢喃:“你这怪物……”

    触须之间隐藏的并不是口器,而是一张小小的人脸。那张脸有些像聂天人,却又只有几岁模样,正是聂天人元婴的脸。

    这个怪物,居然是以为分神期修士的元婴所化!

    “你这……怪物……”

    在王天师的叱骂之中,聂天人的元婴张开嘴,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出现:“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克苏鲁—弗坦!”

    然后,绿光闪耀,分神期修士元婴异化的那个怪物自爆了。绿色的流光绚烂得好像一枚在地面上炸响的花火,席卷四面八方。

    远处,通过光镜术全程观看这一切的王崎吹了声口哨:“酷!”

    绿色的流光扑到他跟前的时候,贾维斯自动激活了一道道心纯阳镜。但王崎却伸出周,将奔流的绿光截住。那绿色光华定住之后才显现出它们真实的样子。那竟是无数道绿色的火星。

    王崎制造的第四道心魔大咒,幽冥火咒。

    碧绿的灵火在王崎身周绕了一周,然后自动消散。现在,王崎的臂铠里面已经插入了一枚新的心魔大咒记忆体。

    被黄衣之王架过来的艾长元也全程目睹了这一场面,他感叹:“老王……有的时候我真的很佩服你。你来晚了几秒钟就是为了炮制那个家伙对吧……”

    “分神期的材料多难得。”王崎打了个哈哈:“而且他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燃烧自我,留下了不得的东西啦!我不深入的玩一玩实在是对不起我的性格不是?”

    “你再深入几秒我就死定了……”艾长元跌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第四道心魔大咒并不是王崎有意识的产物<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6/6021/" target="_blank">重生之资源大亨</a>。在生命的最后关头,聂天人的不甘与怨念尽数化作力量。分神期修士已然可以称为天人,魂魄与法力结合紧密,心灵层面的种种都可以反映到法力层面。聂天人不甘死亡,生命的最后却生出一丝“错的不是我的,是外道”的自欺欺人之念。这道心念、怨念与法力、其他心魔算法发生了一点奇妙的演变,竟生出了新的心魔咒力。

    若不是王崎眼疾手快,用黄衣之王入侵了新生的心魔系统,只怕最后已经化为半咒灵的聂天人真的有可能翻盘。

    至于用聂天人元婴去炸王天师,这真的是无奈之举。在王天师陷入有无境际的几秒钟里,娃娃亲一空对着他射出三道终天屠龙剑气,将对方达成重伤。可就算如此,王崎竟然拿这个重伤的分神修士毫无办法!

    即使在重伤昏迷之中,分神期的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王崎试了许多手段,却发现通通没用,人家就算混过期了让他随便打他都打不动。分神期千锤百炼的肉身使得它内部的分一个化学键都饱蕴灵力,硬度和韧度都远超寻常天材地宝,只有函数的稀有宝物或者最近技术的合金炼材才能与之相比。

    不过,若只是肉身的话,王崎倒还可以用大象相波功、天歌行等玄功慢慢毁掉。王天师的洪元神力与在身内养下的寂灭真意,却让王崎隐约有些不敢碰的意思。

    在不借助外物的情况下,一个重伤昏迷的分神修士让王崎放手去打,王崎都有可能被反震之力伤到。

    “如果不是预先暗算了他们,这次真的要栽。”看着面前再聚首的小伙伴们,王崎不胜唏嘘。

    武诗琴和毛梓淼心有戚戚的点头。艾长元却切了一声:“老王,你爆掉那个分神期的元婴,其实不止这一条吧?”

    “为了活捉那个神降期巫祝。他体内的神力对心魔大咒有抗性,而且量也大于心魔系统,等闲污染不了,只有用这种手段。”王崎不假思索的回答:“另外,心魔大咒这玩意除了今法修什么都染。我要确定附近还也没有残敌。”

    艾长元盯着王崎,脸上表情古怪:“若是我猜得没错,其实你最根本的目的还是爆掉那个异化的分神期元婴。”

    武诗琴嗤笑:“怎么可能……”她看向王崎,想看看王崎的判断。可这时,王崎居然在装作看风景。

    武诗琴觉得自己嗅到了阴谋的气息。

    艾长元苦笑:“不愧是‘道种之耻’,道种赏几百年来最大的污点……你居然做得出来。难怪我最近听说要不是万法门这边有人挺你,天灵岭都在考虑追回对你的道种赏了。”

    毛梓淼惊到:“这个听起来就很可怕的称谓是怎么回事?”

    王崎仍旧是嬉皮笑脸的样子:“老艾,这事吧,虽然不是什么特别大的大事,但捅上去终归是个麻烦……咱们能不能不要当着……”说话间,他想武诗琴那边努努嘴,向艾长元示意。

    毛梓淼眨眨眼,不明所以:“小崎你又干什么了喵?”

    艾长元叹了口气:“下次手脚干净点啊,别做得这么明显。”

    武诗琴怒视艾长元:“我总觉得你的言语里缺乏对律法威严的尊重!”她有转向王崎:“还有你!你又干什么了?”

    “一个求道心切的人做了一个生灵之道的实证……呸呸呸,我没有实质性的俘虏他,他也在抵抗,而且我也没法以绝对实力压制住他,所以按照规定,我可以使用一切手段炮制他好吗?”王崎眼中精光一闪,换上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没错,那个不是实证!那个是一些特殊的斗法手段!我没有违律!”(未完待续。)

    ps:月票……推荐票……快点给我票啊啊啊啊啊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