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一十章 海神类所追求的镣铐【第二更】

第一百一十章 海神类所追求的镣铐【第二更】

    因为生命形式的不同,人族和海神类永远会存在一切分歧。很多人族天生就明白的道理,会与海神类来说就像是玄学一样难以理解。而海神类思维当中的一些简单概念,对于人族来说就如同计算机语言一般晦涩。

    最简单的一点,人族的时空观念是遵循欧式几何的,而海神类天生就是罗氏几何的视角。

    尽管这两种几何在一定程度上是等价的,但是,这却足以造成巨大的交流困难。

    在其他方面也是。

    比较明显的,便是“自我认知”。别看海神类现在与人族的交流已经没什么障碍,至少人族很难弄懂他们对于“自我意识”这个问题的看法。

    至少王崎一开始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对于弥的这种做法,他稍微有些觉得“胡闹”。

    但当他思考弥师姐的问题时,他才发觉自己其实从来没有思考过“我”。

    ——不,其实是下意识的避免思考吧。

    最初穿越的那些年,他曾一度以为自己陷入了缸中之脑的实验,疯狂的想要找到通往“真实”的线索或者证据。

    而现在,王崎发现自己好像真的陷入了“缸中之脑”。这个时候,他反而不知道如何证明“我是我”了。

    如果“现在这个我”是弥制造出的大脑的思维,那“这个我”记忆当中,来自于“王崎”的自我认知,又应该怎么算?

    这个时候,弥站了起来。

    弥的相貌,不超过十岁,而且非常娇小,站起来之后也只略高于坐着的王崎。但是。她恬淡的表情,坦然的态度,却让王崎觉得。她才是主导者……

    ——好吧,再怎么说师姐也有几百万岁了……

    王崎几乎是下意识的想着。

    这个时候。弥盯着王崎的脸,道:“你还是被你自身的‘狭窄’限制住了。”

    王崎错愕:“狭窄?”

    “刚刚完成这个大脑的时候,我曾让自己的意识进入过那个里面。”弥道:“对我来说,那真的是可怕的体验。”

    “你居然还会因为尝试了人族的思考方式而掉精神健康值啊。”王崎惊叹道:“到底是什么感觉?”

    “狭窄。”弥心有余而戚戚焉:“窄得可怕,好像思维完全被捆缚住一样。”

    “狭窄?捆绑?”

    “万法门的地下,有一座为我开凿出的湖泊。对你们来说,应该不小了吧?但是……我的身躯,曾经覆压五千万平方公里。如果不是舍弃了绝大部分身躯。我甚至无法进入那边。”弥道:“如果要我全盛时期的身躯挤进那个小小池塘的话,大概就是那种感受吧。”

    中国的面积是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8/18057/" target="_blank">都市之生化狂想</a>。亚洲,则是四千四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弥全盛时期,甚至比欧亚大陆还要巨大。万法门就算开凿了地下湖泊,也不可能比这个更大。

    ——狭窄,狭窄,狭窄。

    ——整个思维都在挤压自己。

    ——狭窄,狭窄,狭窄。

    ——想要出去。

    或许是思维太阔强烈的缘故,王崎心底又出现了弥的念头。

    人族的大脑。对于弥的心灵而言是镣铐,是拘束服。她只是将部分思维注入其中,就产生了“动弹不得”的错觉。

    “我们人族脑子这么小还真是对不起了。”王崎摇摇头:“这么说来。您的思维,给我的感觉却是完全相反的。”

    大,太大了。

    比海还要宽广,比天空还要高远。

    那就是海神类的内心。

    王崎只是窥探其中的一角,就觉得仿佛要淹没在其中了。

    “你明白了吗?你们的自我,在我的意识眼中是多么狭隘、渺小与可笑。”弥看着王崎,道:“所以,我并不是特别理解你现在的纠结。连你们在破境时小心翼翼维护‘自我’的‘渐变’做法也是。”

    “既然你们已经明白,‘我之为我’这个命题的答案并非是固定的。而是随着时机而改变的,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打破这个‘我’?”

    “只要你的自我。一开始就能够驾驭思考器官改变带来的种种影响,那么完全可以以更快的速度踏过人世间三境。触摸元神天关。”

    王崎心中一惊:“你是打算……”

    “触碰一下我们的境界,你就会知道你的自我是如何限制你的了。”弥抿着嘴唇,微微一笑:“在这里,你会会通过种种形式改变自己的思考器官,在这个过程当中,你狭隘的自我会被粉碎无数次。直到,你的意识知道应该如何驾驭这种改变。”

    “譬如昨日之种种昨日死,今日之种种今日生?”王崎觉得,自己被说动了。

    一般人听到弥的提议,第一反应绝对是拒绝吧。因为,他们多半是无法接受弥这种在自我认知上动刀子的做法。

    但是,王崎却心动了。

    因为他一开始就有这种想法!

    ——总有人将自己的一些坏毛病当做个性,将不甚染上的恶习当做自我。明明他们自己也想摆脱那些恶习,却但别人劝他们,他们总是感觉自己的自由遭受的侵犯。这分明才是心灵受到物质条件钳制的表现……

    ——人性格的养成,个性的形成,永远受到物质世界的干扰。你们所觉得的‘个性’,其实就是外界感染的集合。你难道不觉得,很多人的恶习有趋同性吗?我的想法,就是将那种绝对的自由带给所有人,让所有人都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想法,主宰自己的个性。

    ——我想让每个人都有主宰自己心灵的自由!

    王崎一开始,就是准备在自己的自我意识上动刀的。他自然不会介意弥这种粉碎自我,然后重塑的做法。

    倒不如说,他还有一丝答应弥的冲动。

    但是,现在还剩下一个问题。

    “师姐,这个我,再怎么说也只是你想象出来的‘王崎’<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18/18056/" target="_blank">末世online</a>。你让外面那个‘王崎’去跟着我的经验修行,会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王崎,实际上是根据弥的空想,完成修行的?”

    弥表情有些无奈了:“跟你怎么说不信呢……这个确实是你,而且和外面那个你的大脑保持着联动。只不过那个你的大脑还承受不了六千倍的意识时间,所以我才制作出了这个大脑。”

    “相信我,因为这个,对我来说同样重要。我一样需要你们的人格。”

    王崎惊诧道:“为什么?”

    “你难道不奇怪吗?”弥悠悠叹息:“没有知见障的我们,明明是最适合钻研今法之道的种族,我作为一个群落,到已经续存百万年以上了,远远超过仙盟存在的时间,可为什么我们的文明反而不如你们?”

    “这个……”王崎思考片刻,然后摇摇头:“我对你们并不了解,所以并不知道。”

    “我们无法完成今法之道的前置。”弥叹息道:“劫神谜、天辰谜、腾灵谜……为什么这些思考、这些修法的名字都要用‘谜’来命名呢?”

    “因为它们,是一个谜,也只能是一个谜。”

    科学的出现,也是需要前置条件的。它并不是某一个或者某给偶个天才的灵光一闪,而是长期积淀的木柴,被天才点燃。

    在地球,那“木柴”的名字包括了古希腊哲学、逻辑、中世纪的方程、文艺复新的思潮。

    在神州,墨家之非命、天志,道门之师法自然,数家之学,都是今法之道的“炭火”。

    海神类没有知见障,他们本可以在后面的路上一帆风顺,但是,它们却在前一步上卡死了。

    “海神类,无法拥有那种积累。因为,没有人能够长期坚持自己的信条,形成自己的学说。”弥摇摇头:“我所认识的同族,都曾经推翻过自己的信条,否定过自己的言论;我所知道的学说,最后都会被创始者抛弃。”

    王崎皱眉:“为什么?”

    弥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我为什么要变成人族幼儿的模样呢?”

    “听说你是因为……人格接近幼儿,始终处在人格成型期……”王崎隐约记得,弥是说过这个问题的。但很快,他就吃了一惊:“不会吧……”

    “这就是我们的缺陷所在了。不稳定。”弥的语气很平静,好像不是在说自己的种族:“我们很难坚持一种学说太久的。或许某一天的心血来潮,就会放我们抛弃自己过去的心念,甚至与过去的同志生死相见。”

    “我们是做不成理论的。伴随我们的,只有越来越巧妙、越来越难以驳倒的逻辑,而没有实证……”

    王崎问道:“你们就没有想过改善这一状况吗?”

    “想过了。然后,怀抱着这种想法的海神类,大多都死了。”弥的表情上,终于蒙上了一抹悲哀:“我们是没法固定自己的身体的。固定,就是身体失去群落,就是死亡。”

    “当一个海神类觉得自己的想法无与伦比的时候,就是他走向死亡的时候。他体内的个体就会凝聚成块,成岩,沉入海底,失去活力,最终成为行星岩质地核上的一块化石。”

    “在你的脚下,任意一块石头,都沉积着那些逝者的思考。”

    “你刚才说的一句话很对。自由就是就是戴着镣铐起舞,它的真意,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是想不干什么就不干什么。现在,到了我为自己找一个镣铐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