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陶偶,循环【第三更】

第一百一十四章 陶偶,循环【第三更】

    我是唯一,却能分身变化;我是我,我似我,我非我。

    当王崎触及到下一层境界的时候,他第一个感受到的感觉,却是这个。

    或者说,最适合用这句话来形容。

    这并非是精神分裂,因为他作为“王崎”的人格,始终如一,没有变化。

    但是,“王崎”的每一个副本,又都在各自的记忆里经历了不同的事情。

    记忆告诉他,他已经在这里,在弥的心象时空当中度过了八年的时间。但是,他真正的体感时间,却只过去了区区五十天。

    “错乱啊……”王崎感叹着,这才知晓,为什么弥说,人族的时间感简直没有意义了。

    心理时间,记忆时间,居然真的如此靠不住。

    在每一次重置之后,他记忆当中的时间可以积累到下一次重置,但是直观感受到的时间会被清零。

    当然,也可以说是“上一个他”作为王崎的复制体被消灭之后,积累下的经验会被“下一个他”继承。

    他们其实都只是王崎的陶偶。

    但是,王崎本人并不抗拒这种事情。他一向是自诩理性的。或许他的行事有些癫狂,但是,在这种问题上,他却是十足的冷酷。

    对自己冷酷。

    看见王崎在思考,弥感叹道:“师弟,你还是少思考一些比较好。这样子会增大记忆的体积……”

    “是啊。”

    王崎笑了笑,然后毫不犹豫的结丹。

    接着,接受弥的心理测评。这是她从阳神阁弄到的测评方式。完成测评之后,弥再次伸出了手。这个时候,她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是想要说什么。

    王崎笑了笑:“再见。”

    然后。“王崎”就被弥抹消了。弥最终也没有对着“这个”王崎说什么。

    “王崎”再次诞生在弥的面前。

    他是唯一,他却不是唯一。

    他是王崎,他似王崎。他非王崎。

    “中午好啊,弥师姐。”新诞生的“王崎”友好的向弥打招呼。但这平平常常的话语,却让弥有一种心颤的感觉。

    真奇怪,海神类明明没有心脏,弥暂时也没有闲暇为自己化形一个。但是,她就是笃定这种感觉叫做“心颤”。

    对于弥来说,王崎其实正在和她发生冲突,怒斥她,攻击她。

    与此同时。王崎也在和她促膝长谈,引她为知己。

    无数次的轮转之中,并非所有的王崎都是这样冷静,也并非所有王崎都像现在这样和煦<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4/34244/" target="_blank">意浓</a>。

    有的“王崎”,突然就觉得自己其实属于独立的生命,不应该这么消失。

    对于在外面的王崎本尊来说,这其实是一个愚不可及的想法。对于绝大多数“王崎”的副本来说,这种想法也很可笑。

    只要回归,他们就又是“王崎”了

    可是,尽管“这种王崎”出现的比例非常低。却也足以给弥留下特别的记忆了。

    当为生命奋战的时候,你没法温文尔雅。

    哪怕你的生命一文不值。

    哪怕你不过是一个可以复制粘贴的文件。

    这也是王崎感觉自己斗法神通精进速度快到离谱的原因。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在心象时空当中杀死弥,挖空心思。

    有一些“王崎”甚至丧心病狂的想要夺取弥的身躯。在这里复写出心魔大咒、神瘟咒法,不惜同归于尽。

    当然,这是徒劳的。弥很强。她是海天最后的贤者,最近的思想者,是腾灵谜的创造者,劫神谜的传播者。在这个心象时空里,她近乎无所不能。反过来,王崎连阳神阁的弟子都不是。而他现在面对的,也不是什么蒙昧妖兽。什么反智古修,他所倚仗的心魔大咒、神瘟咒法。弥同样也会。

    绝对一边倒的反抗。

    但是,在一次次的碰撞之中。弥对某个概念的想法却在逐渐扩大。

    她意识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

    在完成了新一次的心理评估之后,王崎又一次笑着对弥说道:“那,师姐,待会见。”

    弥伸出手,然后……她轻轻的捧起王崎的脸。

    “师姐……”

    弥盯着王崎,轻轻叹道:“你真的……是王崎吗?”

    “我是王崎。”王崎笑道:“一直是。”

    弥点点头:“也许是我犯蠢了……”

    她手上轻轻用力,消灭了王崎。

    然后,进入下一次重置,面对下一个副本。

    ————————————————————

    我是唯一,却能分身变化。

    王崎这么想着的时候,再次出现在弥的面前。

    然后,按部就班的修炼。

    他已经开始知晓了,海神类对于时间、对于空间的概念,与人族并不相同。

    在他们的眼中,时间等同于计算,空间等同于浓度。

    这也是弥能够轻轻松松的制造出六千倍时间流速的心象时空的原因。

    对于海神类来说,体感时间是毫无意义的,只要计算力足够,她想要将自己的意识运行到怎样的地步都是随意。

    “直接越过了牛顿的经典体系,从相对论体系感知宇宙的物种啊……”

    对于这种时空观,王崎只能如此感叹<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4/34245/" target="_blank">神木挠不尽</a>。

    相对论当中,物质的聚散,决定了时空的分布。

    也就是说,物质的“浓度”,决定了空间。

    他们就是“科学”的“天命所归之子”。但是,他们却在点燃科学火种的前一步被卡住了。

    实在是造化弄人。

    按部就班的修炼,然后被抹除。

    ————————————————————

    这一次,他迷惘的时间久一点。

    如果他在心象时空当中经历过的“死亡”,通通炼制成分身的话,那么应该足够组成一支小军队了。但是,这并非是人格分裂。所有的人格都是“王崎”。所有的自我认知都是“王崎”。

    只不过是在面对相同境遇时,做出了不同反应罢了。很多人,就算面对相同情境。也会做出不同选择。心志这种特殊的算法,原本也是模糊的。是混沌的,充满了随机性。

    只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有机会面对一模一样的情境,就像他们无法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但是,弥给了王崎如此多的机会。

    仅此而已。

    王崎发现,弥的忧色越来越重了。她似乎发现了集群智慧和个体生物之间某些认知的不同吧?

    她并不具备人族那种唯一线性的观感。对她来说,在自己的心象时空里,设置种种情境。完成种种思考,是正常不过的行为,就像人族看书消遣一样。

    删除自己的负面思想,也是天生本能。

    对她来说,这些被灭杀的“副本”,都从属于“王崎”这个更大的概念。她只是在修正王崎的思想——也就是教育。她没有杀死“王崎”

    但是,“王崎”偶尔爆发出的反抗,却让她意识到,她在“杀人”。

    她在带着“善意”杀人。

    弥是最先领悟到“生命美好”的海神类。她已经很久很久灭杀过同伴、或者曾经是同伴的同类了。

    但是现在……

    按部就班的修炼完成之后,王崎笑着道别。弥却不愿意下手了:“我已经杀了你无数次了,够了。”

    王崎惊到:“什么?”

    弥看着王崎,眼神中带着一丝悲哀。

    ——我说。够了。

    弥似乎下定了决心。这个想法是通过海神类的交流方式流入王崎心底的。

    可是,她心中突然冒出了完全与之相反的想法。

    ——不,不够。

    ——他是否真的是独立的个体?

    ——这个不重要。

    ——很重要。

    ——不重要。

    ——那他为什么要的反抗?

    ——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4/34246/" target="_blank">牛顿的万有引力</a>。

    想到这里,弥才意识到了什么。她抬起头,喝问:“你究竟是……”

    “你让我无数次的尝试,就是为了解决思考器官改变带来的缺憾。”王崎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可是我现在到底思考器官是师姐你……的一部分。”

    ——也就是说,如果我解决了这个问题,理论上是可以做到进入你的。

    ——或者说,这个“王崎”根本就是弥的分裂人格。只不过它与现在在西海的王崎有关联。是王崎的副本,所以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既然是分裂人格。那么反噬主人格也不是不行吧?

    弥捂住自己的额头,喝到:“滚出我的身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不只是王崎的副本,也是弥的分裂人格。

    ——只不过,你们根本没有“人格”,所以才会察觉不到吧?

    ——你大可不必有负罪感。对于你来说,你只不过是掐灭自己的念头,然后将自己臆想出来的经验传授给王崎罢了。

    弥后退两步,然后开口呵斥:“够了!”

    ——不要使用人族的方式,用这种方式啊!

    ——你是海神类,删除自己记忆,和呼吸一样简单吧?

    ——你复制的王崎的记忆,其实也是“弥的记忆”,只不过你不愿意去阅读吧?

    现在,两人当中,人族的副本正在使用海神类的方式对话,而海神类的人形,则在视同人族的方式交流。

    弥盯着王崎,然后微微摇了摇头。

    ——师弟,你已经变得像我们了。

    “你也变得太像人族了,师姐。”王崎微笑着回应。

    ——每一次重置,你都变得更加接近我们。

    ——你确实是人族的天才……你已经拥有了我们的力量……

    “因为我也是你的人格。‘我’只不过是在渐渐找回自己海神类的本能。”

    弥沉默了。

    ——我希望自己拥有一个稳定的人格,可不希望以这种形式拥有。

    “因为我是‘别人’。”

    ——是的。

    ——你以后会怎么办?

    “我嘛?作为一个经验包灌输给王崎吧?”

    对此,同时是“弥的分裂人格”与“王崎”的副本笑道:“这么做对我们都有好处——对弥和对王崎,也就是对我。”

    ——人族的人伦……

    对于弥的这个念头,“道种之耻”的副本咧开嘴大笑:“谁在乎啊!”

    “要我说,世界你是走错路了。”

    “你想要给自己找镣铐,也不要找人族那种低劣的‘感性’嘛!”(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