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一十五章 理性与疯狂
    “要我说,师姐你是走错路了。你想要给自己找镣铐,也不要找人族那种低劣的‘感性’嘛!”“王崎”副本坐在弥的对面,耸耸肩:“当然,我也不是说那些规范都是可以扔的。但是呢,有些有的没的的命题,确实是不必要的。”

    弥疑惑的看着这个副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副本确实也是她的一部分,相当于她割裂自己形成的独立人格。但是弥可以肯定,“自己”是做不到如此不假思索的进行这种选择。

    这种“个性”,一定是来自于王崎。

    也就是说,王崎他的内心里,其实是存在这样的想法的。

    王崎并不介意自己的意识被复制。如果“他”,或者说和“他”一模一样的副本意识到了自己是自己的复制体,那么他也会心甘情愿的接受这种这种轮回<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2/32403/" target="_blank">九鼎帝业</a>。

    确实存在反抗这种念头的“王崎”,但是这种反抗者出现的比例却低得可怜,只有不到百分之一。

    而且,越往后面,“副本”就越是趋向这种“毫不在意”的选择。

    也就是说……

    “在人族当中,你一定属于精神有问题的……”

    对于弥的评价,王崎点了点脑门:“嗯……我记得我做过评估的,问题不大——至少阳神阁没有抓我上青山崖。”

    “还是有的是吧……”弥汗颜:“我觉得我应该去找其他人学习怎样形成人格……”

    副本张开双臂,高呼:“师姐!太晚啦!你的意识已经染上我的色彩了!”

    ——真是够了……

    弥残念的心绪出现在王崎的心底。

    “不要这么悲观师姐。”副本左手搂住弥的肩膀,右手指向天空:“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正常人可走不到那一步!心中没有一点执念一点疯狂,怎么走得出去呢?”

    “这里是幻境,是心象时空,那个方向可没有什么星辰大海。”弥挥开王崎的手。然后思考:“让我仔细思考一下。作为一个个体生灵,你们应该是视主观意志为唯一的……所以说,反过来想要杀我。或者意志消沉,才是正常人的表现。那么。现在在我面前的你,又是个什么玩意?”

    “‘王崎’疯魔的一面?”副本沉思:“所谓不疯魔不成活。或许我就是剔除了王崎那家伙心中一切无聊感性与杂念之后,最纯粹的求道之心?”

    “想不到王崎居然还是这么自恋的人……”弥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过了片刻,弥盯着王崎,又复问道:“王崎……不,你,这件事‘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副本想了想,对弥道:“不知道师姐对神州的小说家言可有研究?”

    “没什么研究。”

    “那就好……我的意思是。且听我细细道来。”副本磕了两声:“曾经有人讲过这么一个故事,说的是有个修士突然创出了一桩神通。这神通却是一门抟土化生、炼制分身的本事。这分身可真真了不得,能够继承本尊全部的智慧心念,却只有一日的寿元,故而炼制极为简单。虽然这种分身法门不能用作斗战,但是却可以用作学习。一日过后,分身就会消亡,其经验、记忆则会回归本尊,乃是学习、修行或者探险的不二法门。”

    弥皱着眉头:“这不会是你现编的吧……和我现在做出来的这个心象时空好像……”

    王崎呵呵一笑,却没有说什么。他只不过是将一部地球上的科幻小说换了几个关键词说与弥听。委实不能算现编。在这六千倍时间流速的心象时空里,王崎花了一段不短的时间讲完了那个故事。然后,他说道:“其实我在看这个故事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的绝大多数纠结或者别的什么都毫无意义。如果我面前摆着这种法门,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了。”

    “毫不犹豫?”

    “与其纠结‘我之为我’,纠结‘分身本尊’,还不如先用了,试一试再说。”王崎道:“‘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可以靠纯逻辑界定的精确概念,而是一个模糊概念。既然是模糊概念,那为啥要纠结呢?”

    弥扶额:“话可别说得太满,你也有反抗我、攻击我的情况。”

    “那是意外,而且多半还是因为快速冲关。魂魄异变导致的思维倾向改变<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2/32401/" target="_blank">轮回之再掌乾坤</a>。”副本根本不在意:“实际上,我很稳定。”

    “所以你才会被称为道种之耻。不允许接触生灵之道的实证!”这个时候,第三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弥的心象时空里:“弥!王崎!你们两个给我出来!”

    “师父……”弥微微色变。好像是第一次做坏事被逮个正着的乖孩子一般。副本则大声喊冤:“这一次可与‘王崎’无关!严格来讲,我是‘弥’的分裂人格!”

    在副本喊话的时候,弥的心象时空突然变成反色,黑白颠倒,红绿相异。然后,在这片异象当中,心象时空出现了无数“皴裂”,最后轰然破碎。

    另一个王崎和冯落衣就站在弥和“王崎”的对面。弥惊到:“师弟……你怎么可以醒来……”

    这里是一个幻境,是一个时空流速和神州差不多的幻境。

    冯落衣看了看弥身边的“副本王崎”,又看了看身边的王崎正体,一副头疼的样子。他问自己身边的那个王崎:“你说你……你说,这怎么算。”

    王崎端详了副本片刻,然后摇摇头:“这无耻的小模样,确实有我的风范。”

    副本在心象时空崩坏的时候,试图将一切推到弥头上的话,王崎和冯落衣都听到了。

    冯落衣斜眼:“所以?”

    “对不起,老师!我把师姐教坏了。”王崎突然鞠躬:“师姐幼小的心灵居然被我玷污到人格分裂,而且还分裂出了男性的人格……真的不好意思!”

    副本举起手:“嗯,师父,我作为‘弥’在这里作证,这一切都与王崎师弟无关。都是我‘弥’的错。是我提出要做这件事的,一切与王崎师弟无关。他是被我‘弥’骗进来的。”

    弥跳起来掐住副本的脖子:“你够了!这种发言,这种利益立场。你敢说你是我?”

    “我确实是弥的分裂人格。而且按照仙盟律法,有一个二十岁成熟人格的我。比边上这个未超过十岁的豆丁更有行为能力。”副本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胡扯道:“另外,师弟,以后请叫我弥师兄谢谢。”

    “你是开玩笑的吧?你是开玩笑的吧?”弥恬静的表情终于彻底崩坏,化作颜艺:“你以为我真的不能删除掉你吗?不要得寸进尺!”

    冯落衣轻咳两声:“弥,王崎,够了。”

    王崎、弥和副本同时回到:“是!”

    冯落衣叹了口气。先是对着弥道:“弥,这次应该可以说是源自你们海神类和我们之间的观念分歧,也怪不得你。不过。以后需得小心,不要随随便便做这种尝试了。”

    “是,师父。”

    “是,师父。”

    弥和副本同时点头称是。弥怒视副本,副本则似乎是以此为乐。

    冯落衣觉得大如斗的脑门又涨了一圈,头痛的不行。他伸手禁锢住副本,然后继续对弥道:“你也看到了吧?得亏是你师弟没有歹意,要不然的话,现在你也不知道被怎么样了。”

    弥不服道:“其实我可以轻松的删掉整个副本的……对于我来说这很简单。就算等闲法子不能删去,我也可以命令承载了那个副本灵犀的那一部分身躯集体凋亡。从物质层面破坏掉它。”

    冯落衣摇了摇头:“若来的人不是你师弟,而是一个在魂魄、心灵、逻辑领域比他精深十倍的人呢?若是你被骗去了身子……这话真古怪——总之,以后不得做这种事了!”

    “是……”

    “王崎啊王崎……”冯落衣又转头看着王崎<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32/32402/" target="_blank">三国之大汉雄风川军威</a>。想说什么,最后又化为一声叹气:“天灵岭的禁令到底是有道理的啊……若是任由你胡闹下去,总有一日你会死在自己的实证里吧。”

    见王崎似乎还想说什么,冯落衣怒斥道:“刚刚你的副本和弥在心象时空里说的,难道不是你的心声吗?‘如果我面前摆着这种法门,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用了。’你又不是没有听弥说!你的副本当中也有反抗的!”

    王崎嘟囔道:“我没有听弥师姐说啊,师姐的分裂人格倒是听师姐说了。”

    “你真的不怕死吗?”冯落衣怒斥:“你要面对的,是有着十足心智的自己!”

    “难道我就对我的分身完全不设防?”

    冯落衣最终只得叹息:“我原本还以为你能够了解到实证伦理的重要性……现在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弥。你以后切不可学他!”

    弥赶紧点点头。

    冯落衣又解开了对副本的压制:“你又有什么想说的吗?”

    副本耸耸肩:“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弥第一次体验到了她想要体验的人格,而王崎则将得到他所想要的、能够适应高级思考器官的思维方式。”

    冯落衣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诧异:“那么。‘你’是谁?”

    “从道理上来讲,我是弥。我也是王崎。不过从心理来说,我还是愿意自称王崎的。”副本扣了抠脸:“哦对了,刚才以弥的身份说出的证词是真心的。”

    弥绝倒:“你没救了,‘王崎’!”

    副本看向王崎,王崎也盯着副本。

    副本道:“好了,‘我’,完成最后的预定计划吧。”

    王崎点点头:“是啊,‘另一个我’……啊,这个称呼,总让我有种做一个积木型的储存器,把你储存起来的冲动。”

    副本因为“自己”的话而被逗乐了:“没必要,你的发型又不疯狂——我是说,我们本就是一个人,归一之后,我就会以‘我’的形式存在于‘我’当中,这又有什么不好呢?”

    然后,毫无留恋的,副本将自己崩解成了数据流,汇入王崎:“感受一下……海神类的视角吧!”

    …………………………………………………………

    看着这一幕,冯落衣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那个副本,是真的,以一种绝对理智,不含半点感性的态度,舍弃了自己身为海神类的存在,与王崎合二为一。

    他以最理智的态度,理解了“我之为我”,并自信自己就是王崎。

    弥一开始就将“王崎”与“自身”泾渭分明的“归档”,也就是说,这不是弥的素质。

    王崎本质上,就是这样一个绝对理性的人。

    但是……王崎绝对理性?

    险些引发大灾难的、恣意妄为的道种之耻,绝对理性?

    笑死人了好吗,这家伙根本就是疯的!

    理性与疯狂,这两种矛盾的素质,真的能够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  洪荒之孔宣道君  花都透视仙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