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中文 仙侠修真 走进修仙 第一百一十九章 无定剑
    一阶剑闪现。此剑乃是舍弃了一切后续的繁杂变化,由最简的得出的“成立”。单纯以“一剑”而论,王崎这一剑已经是极致!在月落琉璃化形期的龙族精元加持下,王崎剑气毫无阻滞的破开了那个元婴期修士的护身罡气,剑气入体,从肩膀至小腹,几乎将那个元婴修士剖成两片。

    若是常人,伤到这种程度早就死了。但元婴修士的生命是依赖元婴存在的,无论是心脏还是大脑都再非要害。那个元婴修士心脏被破,竟不致命,反身就向王崎打出又快又狠的一剑。

    但是,却落空了。

    他只觉得身后有无数个敌人在移动,仿佛无处不在,却又不在任何一个确切的点上。

    王崎转身,以一个未知的速度——或快,或慢,向着一个随机的方向——或左,或右,随意的晃过两位元婴修士的联手拦截,然后再次出剑。

    一阶,一剑。

    一群元婴完全无法阻挡住王崎。在他们眼中,出现了及其古怪的一幕——那个外道筑基的速度明明不快,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说清楚他到底有多快,他到底在哪个地方。而他手上的月落琉璃,论力量,论层次,那都远远超过他们这些古法元婴。元婴期的脆弱罡气都没办法抵御。王崎的身影每一次闪现,都必然会带出剑光一道,破开一位元婴的防御。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王崎甚至还有闲心去哼一支调子古怪的歌儿。

    最初的电光火石之间,与他交战的元婴修士抖只道这个古里古怪的外道筑基是在唱咒,个个凝神戒备——谁也想不到会有神经病在这种层次的交手当中哼歌。反倒是月落琉璃最先听出端倪。在王崎心神当中怒道:“你唱得太难听了!”

    “怎么可能?别不懂欣赏!”王崎嘴里哼着某支地球的歌儿,手上挥舞月落琉璃斩下一位元婴期修士的胳膊,心里还不忘回一句。

    使用妹中剑<div class="contads r"><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6/6787/" target="_blank">黑桃皇后</a>。就是得配拔剑歌不是?

    这时,弥的声音也在王崎心底响起:“确实很难听。”

    哼!毕竟异族友人。审美不一样,不懂的欣赏……

    这时,真阐子的声音也出现了:“小子……你就不考虑自己唱歌也没有跑调吗?”

    “混账!”见王崎如此放肆,完全不将自己这些分神期修士放在眼里,雷行空怒了。然后,雷声一震,这位分神期修士已然杀入了元婴修士阵中。

    此时,王崎刚刚收起一阶剑。还未使出叵测身法,故而位置是确定的。雷行空的拳头如同攥着几十条水桶粗细的雷蟒,一招直击王崎背心。

    王崎的法力已经运转到了极致。此时,他的法力承载了他一部分的思维,法力运转越快,就相当于他念头转得越快。雷行空刚刚出现,他就有所警觉,身子急旋,长剑回护自身。

    “糟了……意识还是跟不上分神期修士的动作……”

    雷行空的拳头最先是撞上了王崎的护身罡气,最外层的囚雷咒法依旧发挥着自己的作用。吸收了雷行空雷魔拳的一部分威力。然后,雷霆炸响,雷行空和王崎之间的空气被无处宣泄的雷力炸开。王崎被稍稍推开数丈。这又给了王崎一丁点反应的时间。

    “快……”

    一阶剑,刺。

    剑尖与雷行空的拳头相撞,两股力量相错,王崎只觉得一股无俦巨力顺着长剑传递到自己身上。他仿佛听到了咔咔几声脆响,手上的痛感告诉他,这条胳膊的臂骨已经断成三截了。王崎剑交左手,再次使出了叵测身法,急速后退,腾挪闪转。不给雷行空再次攻击自己的机会。与此同时,王崎手臂肌肉蠕动。将骨头导正,命之炎一闪而逝。新生的组织已经填补的受伤的部分。

    “分神期,果然可怕。”

    “我现在的反应速度,还是跟不上分神期的修士。其他的部分还可以靠月落琉璃来补,只有这一块,短板就是短板,没有什么弥补的余地。”

    “而反应跟不上,就意味着我很难对他的攻击做出有效防御,只能被动防御——而被动防御的效果,从来不如主动防御,而且被动防御需要消耗的力量更多。月落琉璃的精元无限,可也不是这么个耗法。”

    王崎左右闪转。他现在倒是有点庆幸,来的是雷宵宗的雷行空了。王崎现在正在使用叵测身法,谁也无法同时窥破他的位置与速度,就算是天仙下凡也不行。想要破解这一手,就只能使用大规模大范围的法术冲击。可是,雷行空偏偏就做不到这一点——由于有号称“克尽天下雷术”的囚雷咒法傍身,任何雷术对上王崎,威力都自弱了九分。大范围冲击的雷咒,威力本就分散,再被那囚雷咒法一阻,根本就伤不到王崎分毫。

    雷行空将王崎逼开的时候,诸多元婴期修士发出了一阵欢呼。王崎这一通乱砍,他们几乎没有人陨落,但是却人人带伤。

    他们并不知晓王崎身法的特异之处,只道是自家的前辈将那个外道筑基压着打。若非是那个外道筑基身法不错,早就被前辈一招灭杀。

    那些分神期修士的观点也差不多。他们倒是看见了雷行空与王崎角力的一幕。就那一次交锋,他们就看出,王崎在绝对的力量、速度上,都远远弱于雷行空这个分神圆满的强大修士。

    速度力量都不如人,他还拿什么跟别人斗?

    可饶是如此,这些分神期修士眼中都闪过一丝惊恐。

    他们怕的不是王崎,而是神州的外道。

    能够修炼到分神期的,哪一个没有千年以上的寿命?可以说,这些老怪物,根本就是看着那些外道一步步成长起来的<div class="contads l"><a href="http://www.365xs.org/books/6/6786/" target="_blank">小市民的宋朝美好人生</a>!

    最初打出“新法”旗号,喊出“救苍生”口号的灵兽山、万花谷、玄星观三门派,只是普普通通的门派。那些最古老的“新法”修士——今法修,战力并不比同境界的古法修更强。

    最初的逍遥修士天择神君,在成就逍遥的第一战中,也只有敌住数位大乘,并格杀大半的记录。

    而万法门加入、元力上人横空出世之后,那些外道就突然变得可怕起来。他们不再是在圣婴教面前勉强挣一点生存空间的小流派了。他们开始壮大起来。

    最开始的时候,今法修也只是挑战同阶古法修罕逢敌手。

    然后,今法修开始普遍拥有越阶战力。

    再然后,今法修越阶灭杀古法修也只是稀松平常。

    现在……现在……那些外道,终于有了越两阶杀人还如砍瓜切菜的本事吗?

    连一辰一念及此,顿时有些面色发白。这时,他还隐约听到那个天书楼分神修士的低语:“不可能的……只不过是一个特别擅长斗战的天才……不可能的……”

    他好像自我安慰一般说着这样的话。但其他分神期修士的知觉又是何等的敏锐,很快便有人附和:“是啊,只不过是一个妖孽人物……只要将他灭杀在这里,他就没可能成长起来。”“就是,不可能所有外道都是这般生猛……”

    “而且,他在怎么妖孽也只是一个筑基,仅仅是一个筑基。筑基期灭杀元婴期又如何?他哪里敌得过分神期……”

    所有的修士都这么低声的谈论着,那些分神期修士也只是相互安慰,没有上去帮忙的一丝。那些大妖也不例外。没有人认为雷行空会输。在他们看来,王崎再如何可怕,也不可能敌过分神期修士。

    雷行空也是如此感觉的。他看出王崎避免与自己正面交战的意图,只觉得胜券在握,越打越是振奋。

    俗话说,守久必失。叵测身法的根子在概率上,躲避也有一定靠脸的成分。王崎不可能每一次都完美的避过雷行空的铁拳。虽然囚雷咒可以剥去雷行空拳头上致命的雷霆真力,虽然月落琉璃精元形成的护身罡气威能不凡,但王崎的本身还是太过脆弱了,雷行空的拳头就算只是轻轻擦过,都能从他身上带走一块血肉。

    命之炎的白光不断闪现。王崎的身体不断受伤又不断修补。雷行空觉得自己距离胜利越来越近了。但他却看不到——或者说看不清,王崎的表情,始终很冷静。

    “这就是没有被削弱半分的分神期修士……很好,我知道了……”

    这般念头转过的时候,王崎发动了反击。

    “琉璃,收敛心神,千万不要感应自己的精元!快!”

    月落琉璃一收到王崎的传音,就立刻闭锁自身六识,自封五听,断绝自己与自身精元的感应。她的战斗素质很高,知道已经失去全部战力的自己现在派不上用场,想要活着离开,就只能依靠王崎。与其相互猜忌,还不如在这一刻将自身的全部力量交给王崎!

    月落琉璃撤除了自己的辅助之后,王崎就觉得手中的长剑变得沉重了起来,一身强横力量开始散乱,几个呼吸之间就会崩散掉。

    但是,够了,他所求的,只有一剑。

    只要一剑,杀分身,一个呼吸就够了!

    “吃我这一记,无定剑!”(未完待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浪迹在诸天  飞剑问道  超级妖猴闯西游  钧天图  会穿越的道士  凌霄之上  无敌暴虐系统  末世剑狂  鸿蒙元仙